第1181章 观复(94)想要自由自在却总会被一个又一个的套索拴住

小说: 尚不知他名姓 作者: 吃碗大锅粥 更新时间:2019-10-09 13:46:12 字数:2324 阅读进度:1183/1187

江月心几乎纤尘不染的裙裾在劲风中飞扬着,仿佛下一刻这水人就可以乘风而去。

风有力且狂,不过只是被限定在围挡之内的方寸之间。

周游的目光从江月心身上慢慢挪开,移到了风暴的中心,那个被他们三人围在中间的大坑上。

他有些不敢想象,这场狂风,以及废墟之下被释放而出的东西,如果没有被他们压制在围挡之内,这条夜市街会不会就……

不光是周游,甚至就连比他见多识广多的多的苏也和江月心,看向那个被揭开了“盖子”的大坑,也都是一脸的震惊。

任谁看见了眼前这副光景,都得要吃一惊。

只见失去了废墟掩盖的大坑之内,霍然喷涌出来无数条的粗壮根脉,仿佛是地下一头巨型章鱼伸出的触角一般,向外招摇着,寻觅着它们的猎物。每一根根脉都在努力向上拔去,向往着脱离地下幽深束缚的、那飘在空中的自由;可是它们的须根分枝又混乱纠结着,结成一个无法分辨的大团,难解难分。

“这……都是根脉?”苏也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倒是和我在大潭那儿见到的怪物,有几分相像,”江月心沉吟一下,又道,“不过这些根脉……看起来比那怪物还要难缠啊……”

周游盯着那些狂舞乱晃的根脉,疑惑道:“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觉得,这些根脉还在往外长?”

像是在回应周游的疑问似的,那些怪物触手一般的根脉,蠕动着蠕动着,突然向上一挣,喀啦啦一阵乱响,越来越多的根脉争先恐后的,想要向上挤出头。

深坑的边缘竟被根脉挤裂开来,狰狞的地裂迅速从坑边向外蜿蜒延伸而去,像是一道道利爪,朝着周游等人狠厉袭来!

“周游你个乌鸦嘴!”

苏也飞身掠起,就在她起身的瞬间,原本站立之处骤然裂出一道巨大的口子,像是野兽大张开来的,犬牙交错的大嘴。

怪兽巨口一般的幽深地裂之中当然不会有真的獠牙,但是无数的,粗细不匀的根脉却仿佛是吃了化肥崩了下水道一般,呼呼的直往地面上面冒。

地裂不断蔓延,又在蔓延中不断交汇融合,这让围挡之内的地面,几乎在瞬息之间便破裂成了一张岌岌可危的蜘蛛网,几乎再没有人下脚的地方。不光苏也,江月心和周游也各自跳起,免得被地裂给吞噬掉。

但人既不是神仙又不是飞鸟,就算身手矫捷可以闪转腾挪,却也难以在空中停留太长时间。更何况地裂之中还有无数的根脉正一刻不停地往外喷涌着,每一根根脉都是尽被乌黑之色,比夜色还要深沉,比最恶毒迅猛的毒蛇还要不怀好意。

根脉在地上扭曲纠结着,往空中四围探寻,不管它们还抓在地上还是扬起了头在空中,都仿佛是在急切寻找着猎物的恶魔之爪。

就像是地狱之门被打开,群魔从罪恶的深渊里一拥而出,向着人间伸出了贪婪而满是毒液的爪牙!

还哪里有众人的落足或容身之地?

苏也不管落脚在何处,都只能是脚尖略略一点便立即起身,不然那些根脉就要缠将上来。这般闪躲极耗体力,而且她还得凝神化出气剑,将如影随形缠绕上来或者在空中纵横交错要打在自己身上的根脉斩断削去,几个起落下来,她竟是有些招架不住了。

目前看来这些根脉的招数还只是要缠人,像蟒蛇一般将人绞杀掉,按理说以苏也的修为,本不是个问题,可架不住这些根脉多啊!这就好比一只蚂蚁可以一指头碾死,可是一窝的食人蚁杀过来,手脚并用都不够使啊。

就眼下这种状况,恐怕得布下大阵才能将这些根脉收服。可是仓促之间,哪有时间布阵设阵呢?而且根脉源源不断,又有哪个阵法能将它们一网打尽呢?

就在苏也一边疲于应付,一边使劲儿琢磨着该使个什么阵术的时候,她的脚下猛然腾起一根胳膊粗的根脉,向她直击而来!

苏也急忙拧腰闪躲,咬牙弹出一支气剑,正中这条根脉顶端。纤巧的气剑约有一半深深没入粗圆的根脉之中,虽然没能切断它,却也让这根脉立时一滞。

苏也不敢停歇,双足就在气剑露出的末端一踏,借着这一点力,急忙向更高处翻身而起,想要往围挡边缘跃过去。

哪知,她翻身在半空中,正仰面朝天的时候,两条细藤似的根脉仿若鬼魅之手,一左一右,一前一后,两相夹击,径直要缠向苏也的腰颈等要害部位!

苏也大惊,可此时她的姿势却无从躲避,有心想要在手中化出咒印,却已然是来不及了。

这两道细根实在是太快了!

“小也!”周游虽然也是自身难保,但是在一回身的时候瞅见苏也遇险,仍是忍不住惊叫出来。

眼看着那锋利如软剑的细根已经触到了苏也的衣角,再往前一分,就要缠上苏也,将她切割成几块了!

就在这个千钧一发之际,在几乎要将夜空撕碎的墨色根脉的纵横交错的缝隙之中,一道银亮的光影迅疾又不失优雅地灵巧滑过,一把捞起了苏也,旋即迎风爬升而去。

是白义。这神兽海马在地面崩裂之时,先叼了张小普飞到了空中,它虽然有翅能飞,却大约是记挂周游等人,并未飞远,只是将张小普放在了自己背上,小心躲避着根脉。在苏也遇险之时,白义恰巧就在一旁,因此能迅速解救了她于危急。

两道势在必得的纤细根脉想不到猎物失踪,想要收势也是来不及,只得两相恶狠狠缠在了一起。也不知这是什么植物的根,也不知这根是犯了什么邪劲,两根紧紧绕在一起之后,狠绝之力不消,竟相互将对方绞断成了一截截的,从空中散落了一地。

“好险……”

看见苏也安然无恙,周游这才松了口气。可是他只顾着替苏也着急了,却忘了他自己也是脚底下无根,刚才跃身而起借的还是踏在围挡上的力。周游这口气还没喘到一半,才察觉自己身子已经在往下掉了。

周游急忙凝神敛气,可是周围密布的根脉却早发现了他的破绽,四五条根脉,有粗有细,齐齐朝着他奔涌而来,有的已经在空中绕了圈,有的则仿佛长矛利剑,直要刺穿他的心胸!

白义刚刚展翅飞到了高空,此时要来回护周游,已然是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