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行踪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19:43 字数:3570 阅读进度:80/1845

当夜,天陨城北城门。

石岩、韩风、枯隆三人,在三更的时候,悄悄出了北城门,到了天陨城北城的城外。

一辆四头大马拉动的马车,在北城外的乱坟堆孤零零的停着,车外一名老者抬头望着星空,神情木然。

车厢中,传出小声的嘀咕。

一座座高低不等的坟堆,在马车的周围散开,一些坟堆旁,时又奇异的磷火闪烁,在静谧的深夜,显得有些吓人。

“左家的马车。”枯隆来到乱坟堆,只是远远扫了一眼,便低声轻呼。

石岩点了点头,淡淡道:“看样子我们还来迟了。”

这边的讲话声,显然被马车上的老者听见了,他收回看天的目光,远远瞥了这边一样,扬了扬手中的马鞭。

石岩三人知趣的凑了过去。

“小姐,石家人到了。”老者压低声音,凑向那车厢禀报。

“等他们过来吧。”左诗的声音,从车厢内传了出来。

一名神态端庄,风姿绰约的素白美妇,悄悄从车厢内钻了出来,抬头瞅了石岩一眼,含笑对车厢内的左诗道:“那小子来了。”

“莲姨!”左诗娇呼一声,愤愤道:“我都说了,我和他没什么的,不准你老是调笑我!”

“呵呵,知道啦。”美妇笑了笑,站在车厢旁边朝着石岩挥挥手,待到石岩靠近之后,才道:“岩少爷,你们三个没有马车么?”

“等到了北边的雪莱城,那边会有安排的。”石岩神情淡漠,目光在这美妇的身上扫了一眼,心中暗赞了一下,旋即才不急不缓地走向车厢,将手上拧着的一个大包裹放入车厢,道:“小诗,这是你的龙龟灵甲,我爷爷让我还给你。”

“哦。”左诗答了一句,又小声嘀咕:“不识好歹的家伙,浪费我们一番好意,竟然都没有用……”

石岩哑然失笑,“你当初都说了,谁用这龙龟灵甲,谁就是乌龟,我可不想做乌龟。”

“噗哧!”

车厢内传来左诗忍俊不禁的低笑,“你这家伙,这种话倒是记得清楚。我当初是想将龙龟灵甲给你,这才故意气我爷爷的。你帮我解开了龟壳,让我得到了宝贝,这龙龟灵甲给你是应该的。”

“我石家武魂擅长防御,不需要额外戴这么一副龟壳。”石岩摇了摇头。

“小姐,可以上路了么?”那左家的供奉上了马车,挥舞着马鞭,轻声问道。

“嗯,走了。”

“等等,介绍一下,这位是褚平,涅槃一重天之境,我是吴韵莲。”那端庄的美妇,嫣然一笑,对韩风道:“韩大哥我是见过的,这位是?”她看向了枯隆。

“枯隆,涅槃一重天之境。”枯隆和善的介绍自己,挠头道:“我以前都在外城,这次是因为武斗会才回来,哈,你肯定没见过我的。”

“原来是枯隆大哥。”吴韵莲抿嘴一笑,点头道:“能和韩大哥枯隆大哥一起,真是小妹的荣幸,路上还请两位大哥多多照顾。”

“你客气了。”韩风和枯隆一起道。

这女人端庄秀丽,落落大方,却也有着涅槃一重天之境的修为,据说乃是云雾山脉的武者。

因为曾经受过赤霄的恩惠,才在赤霄的介绍之下进入左家,她深得左虚的器重,和左诗的关系极为亲密。

韩风和枯隆知道她的厉害,都不敢怠慢,言谈举止中,没有一丝轻视。

“那我们上路吧。”石岩抬头,望了望天,突然眉头一皱,指着月亮之下的一个黑点,道:“咦,那是什么?”

褚平、韩风、枯隆、吴韵莲一起抬头。

“云雕!”

韩风脸色微变,轻喝道:“是北冥家饲养的!云雕眼力极佳,在天上翱翔可以看清地下人的相貌!”

“北冥家在注意我们?”枯隆一呆,眼睛中闪过一丝迷惑,“难道北冥家知道我们会出城?”

“不一定。”褚平也有些诧异,看着那渐渐远去的云雕,道:“也有可能云雕是从别处返回北冥家的,恰巧路过这里,不一定就是专门盯着这一块的。”

“看来大家要谨慎一些了。”吴韵莲轻轻吸了一口气,道:“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尽快上路,就算是北冥家注意上我们了,只要我们小心一点,他们也难以发现我们的行踪。”

“嗯。”

……

深夜,北冥家,寒冰阁。

“爹,收到消息,石家和左家的人,悄悄从北城门离开。石家人有韩风、枯隆、石岩,左家有褚平和吴韵莲,马车中还有一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左家的小姐左诗。”

北冥锲匆匆来到寒冰阁,叩拜之后,急匆匆将最新的消息禀报。

北冥策也在寒冰阁,正在借助于寒冰阁的寒气修炼,闻言也睁开眼,惊声道:“竟然会是石家和左家!”

北冥伤脸色阴沉,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眼眸中却是寒光四溢。

许久之后,北冥伤道:“另外半份宝图,应该在左家和石家手中了,去缥缈阁抢图的,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赤霄了。缥缈阁那丫头心机厉害,竟然打了墨陀来声东击西,要不是我们谨慎,云雕遍布了全城城口,差一点真被他们给骗过了。”

“爹,怎么办?”

“我和策儿悄悄跟过去,看看他们究竟会去什么地方。”

“策儿也去?”

“最近天陨城有些乱,我这趟要带着阴奎和鸠山,放策儿在城内我不放心。”北冥伤点了点头,道:“你坐镇家族,对外宣布我闭关恢复,不要让人起了疑心。”

“嗯。”

“爷爷,左家、石家一定和缥缈阁达成了协议,赤霄要是和那女人联手,你一人面对他们俩,会不会有危险?”北冥策不解道。

北冥策吸了一口气,淡淡道:“我早有准备。”

北冥策眼睛一亮。

“暗冥的冥主,前段时间就送来了消息,指明要穆语蝶那丫头,我迟迟没有回话。”北冥伤沉吟了一下,深深地望着北冥策,道:“暗冥的冥主也在天位之境,加上他……就不成问题了。赤霄和那丫头就算是想要联手对付我,也难以得手,只有与我们一起探索天门。”

“暗冥的冥主!”

北冥策一脸惊愕,脸色有些阴霾,半响才喃喃道:“爷爷,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穆语蝶的武魂虽然厉害,可对我们北冥家无用,倒是那叫迪雅兰的丫头,才有可能和我们北冥家的极寒冰焰武魂融合变化。”北冥伤盯着他,喝道:“区区一个女人而已,你难道也放不下?”

北冥策眉头一皱,摇了摇头,道:“不是,只是有些意外罢了,为了北冥家的基业,我什么都可以舍弃。”

“嗯,你将来要执掌北冥家的,不要感情用事。”北冥伤满意地点了点头,又宽慰道:“你放心吧,那暗冥的冥主,只是想要用穆语蝶的武魂来练功,不会在意她是不是完璧之身,在把穆语蝶交给他之前,我会让你享用三天。”

“多谢爷爷。”北冥策忽然笑了。

“这一次,你把穆语蝶和迪雅兰也带上,事后穆语蝶我会直接交给暗冥的冥主,不会让那迪雅兰知道。”北冥伤吩咐道。

“孙儿明白。”

……

北冥策出了寒冰阁,不顾深更半夜,直接去了北冥家湖中的小岛。

穆语蝶、迪雅兰两人,并没有入睡,还都在静静地修炼。

发现北冥策过来之后,两女收拾了一下仪容,一起出来接见。

北冥策嘴角含笑,道:“你们收拾一下,天亮之前,我们一起出城。”

“什么事?”穆语蝶讶然。

“天门的宝图应该凑齐了,已经有人出去探索了,我们悄悄跟上。”北冥策一脸真诚,对穆语蝶道:“小蝶,天门之中可能蕴藏着秘宝,我爷爷觉得你和雅兰可以碰碰机遇,说不定能够从天门中大有收获,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万万不可错过!”

穆语蝶和迪雅兰眼睛同时亮了。

“多谢策公子。”穆语蝶躬身一礼,俏脸上满是欣喜的笑容,“若是能够在天门中有所收获,小蝶一定铭记策公子的恩惠。”

“说什么呢?”北冥策佯装生气,“我们之间,需要说这些么?”

“小蝶知错了,我这就去收拾。”穆语蝶笑盈盈道。

“嗯,我先去外面等你们,你们要快一点。记得,不要让人发现了,这件事要隐秘进行。”北冥策宽慰了一句,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很快出了湖畔。

“小蝶,我突然想起……”迪雅兰的神情慢慢黯淡下去,一脸凄然,“宝图合一,意味着丁岩肯定被找到了,以五大世家的做事方法,丁岩,他怕是已经……”

经她提醒,穆语蝶这才想到这一层关系,脸色也是微微一变,同样有些伤感。

不过,一想起天门中蕴藏着的秘宝,她有可能会在将来得到,穆语蝶心中的那些伤感,立即被冲淡了不少。

“别担心,他或许不会有事,人家只为宝图,不一定会要他性命的。兰姐,这次我们一定要好好把握!说不定能够借助这一次天门的探索,获得大好的机遇,能不能复仇,就看这一次了!”穆语蝶紧紧握着小拳头,野心勃勃道。

“哎,希望他真的没事。”迪雅兰摇了摇头,无奈地叹息。

“别想他了,我们好好合计一下,看看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获取最大的利益。”穆语蝶兴致颇高。

她仿佛看到了暗冥,在不久后的将来被她给灰飞烟灭,看到一个个仇人倒在血泊中。

每每想到这些,她就暗暗快意,——她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

……

ps:第三更奉上,大家记得多多投票哈~~我要推荐票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