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空间崩碎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19:43 字数:3635 阅读进度:103/1845

漫天闪烁的星辰之光,雨点一样飘落下来,纷纷汇聚在石像心脏处的那一颗流光溢彩的晶块上。

此时,晶块中点点星光依循着某种星辰轨迹流动,繁星烁目,荡漾出让人目眩神迷的色彩。

晶块缓缓上天,慢慢来到那由阴气幻化而成的乌光大手,主动落入了乌光大手中。

石岩脸色一喜,急忙以心神操控晶块,小心翼翼地带着那晶块移向他。

晶块在乌光大手的拖动下,终于从那深坑中飞了出来,离石岩也越来越近。

“轰轰轰”

深坑内传出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只见那些晶壁在晶块离开之后,一块接着一块爆碎开来,激射出璀璨炫目的光芒。

漫天硕大星辰的光芒,在这一刻,都被比的黯淡了下去。

深坑崩塌,天上的诡异星河图案,也在缓缓移动着,慢慢虚化,天上阴气、毒瘴气、一簇簇的火炎云团,开始快速的消散。

从天上俯瞰下方,可以发现那如连绵山脉一般壮阔巨大的石像,坚硬的身体竟然也开始出现龟裂,也在慢慢的被瓦解。

同一时间。

被石像踩在脚跟之中的赤霄、北冥伤一行人,明显察觉到了空间的异常,发现那一直束缚着他们的力量,正在一点点的减弱。

北冥伤、赤霄等人神情一震,立即又卖力的催动身体的力量,试图从束缚中挣脱出来。

他们被困了这么久,不知道挣扎了多少次,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最终一个个也都安静了下来。

但眼看这奇异空间即将崩塌,束缚着的力量也在慢慢减弱,他们自然要再次挣扎一下。

石像两腿也在龟裂,脚跟处恐怖的压迫力,一点点减弱……

来自于石像的压力,越来越少,赤霄、北冥伤等人的挣扎逐渐显出成效,石像脚跟处的石块纷纷爆碎。

按照这个趋势,他们要不了多久,应该就能够从石像的脚跟出来了。

石像心脏处。

深坑塌陷,晶壁爆炸,一根根来自于晶壁的奇异光线,化为五颜六色的光芒,消失在这个奇异的空间。

不论是晶壁还是那些光线,仿佛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维护那一块晶块,当晶块从深坑中飞出,它们的使命也就完成了。

乌光大手托扶着晶块,那晶块慢慢移动过来,在石岩的头顶爆射出璀璨星光。

这晶块,仿佛是一颗天外的流星精髓,蕴藏着奇异的星辰之力,散发着神秘的气息。

抬头望着那晶块,石岩皱眉苦思。

怎么将晶块收起呢?

深深地皱着眉头,石岩沉吟着,半响,他觉得既然阴珠和晶块有着呼应,这晶块应该可以碰触。

这么想着,石岩不由伸出了手,直接朝着那悬浮头顶的晶块抓去。

“嘭”

晶块骤然破碎,爆射出蓬蓬星光,亿万星光汇集起来,骤然涌入石岩身体。

一丝丝清凉的星光,携带着神秘的星辰之力,从石岩毛孔涌入,全部在石岩心脏汇集。

“蓬蓬蓬蓬”

石岩的心脏,传出了擂鼓一般的沉闷声响,在亿万星光的汇聚之下,石岩心脏突然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亿万星光,生根发芽一般落入石岩的心脏,成了他心脏的一部分。

只是一瞬间,石岩的心脏仿佛成了那一块晶块了,一开始星光烁目,爆射出灿灿光芒。

不过只是维持了一会儿,石岩的心脏又恢复了正常,那些星辰光点则是深深地和石岩的心脏融为一体,只是不断地传出清凉的气息来。

“轰轰轰”

石像脚跟传来恐怖的爆炸声,数名天位强者一起发力,终于将石像的脚跟彻底震碎,从束缚中解脱出来。

天位强者纷纷飞上天,想要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奇异的空间,虚空崩塌,天上的神秘星河图案中,骤然激射出一道光柱。

光柱从天而降,准确地击中了石岩。

站在深坑外围的石岩,就此凭空消失

“轰隆隆轰隆隆”

这个奇异空间,仿佛破碎的镜子一般,慢慢崩碎

那壮阔的石像,在心脏处的晶块离开之后,也一块块崩碎,慢慢化为虚无。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周围的场景不断地变幻,赤霄等人发现自己像是从破碎的镜子内走了出来,在这空间崩塌的裂缝内,可以看到绝阴谷的场景。

绝阴谷。

谷内半空突然裂开一道道空间缝隙,电光激射,闪烁出五彩斑斓的奇异色彩来,其中一些空间缝隙内,则是光芒夺目,仿佛星河从天降落。

夏心妍一脸漠然,喃喃道:“七天了,终于出结果了。”

“小姐,你说里面会不会有那人的武魂源印?”

“等石岩出来了,只要看上一眼,就全知道了。”夏心妍神色淡漠,无悲无喜,淡淡道:“不过,我想他不会出现在绝阴谷。”

“为何?”

“老家伙算尽了一切,肯定连后路都给他安排好了,如果老家伙法力还在,说不定能直接将石岩送入无尽海。不过,看这空间崩塌的架势,老家伙构造出这一切,应该也消耗了全部力量了。我估计他也只能将石岩送到死寂沼泽外围的某处,让石岩短时间可以高枕无忧。”

“我们怎么办?”

“走吧,离开绝阴谷,去死寂沼泽外围碰碰运气。”

“真要是找到他,小姐,要不要杀了他?”

“见到人再说吧。”

夏心妍一行三人,将绝阴谷内的变化看在眼里,似乎已猜出了大致的结果,没有知会左诗等人一声,就悄悄从绝阴谷离开了。

夏心妍离开半小时后,从绝阴谷半空其中一道空间缝隙内,突然射出了一道道身影。

“砰砰砰”

天位之境以下的人,纷纷从半空跌落,甩的是头晕脑胀。

境界较低的穆语蝶、迪雅兰,更是嘴角溢出鲜血,神情狼狈无比。

韩风、枯隆苦着脸,从地上站起来之后,立即叫道:“少爷少爷”

北冥伤、赤霄、爪岐、冥主有着天位之境的修为,四人悬浮着在半空,满脸疑惑的俯瞰下方,最终缓缓从半空落下。

“策儿”北冥伤暴喝一声,瞪着阴奎、鸠山,“策儿呢”

阴奎和鸠山也被镇压在石像的脚底,不过却没有和北冥伤在一起,所以在那奇异空间内,北冥伤根本没有见着两人。

“少爷也进去了,不知道去了哪儿。”阴奎脸色阴鸷,略有不安,“我们进入之后,立即被石像给镇压了,在那奇异空间崩塌的时候,才趁机解脱出来。”

“策儿策儿”北冥伤仰天大喝,急切道:“你在哪儿?”

“木辉”暗冥的冥主邹子鹤,发现木辉没有出现之后,也是脸色微变,和北冥伤一起扬声高呼。

这两人的喝叫声,响彻了整个绝阴平地,只要北冥策和木辉两人还在绝阴平地,绝对可以听到这两人的叫声。

可惜,始终没有回应。

“策儿还在里面”北冥伤耸然变色,抬头仰视苍穹,却发现不知何时起,那撕裂的空间缝隙已全部愈合。

空间彻底崩碎了

只是望了一眼,北冥伤便意识到了这个残酷的现实,他脸色骤然阴沉的可怕,仿佛被激怒的妖兽,双眸内极寒冰焰慢慢逸出来,神情狰狞可怖。

“小蝶,策儿呢”北冥伤双眸冒出极寒冰焰,凶神恶煞一般看向穆语蝶。

“我,我……”穆语蝶神情一滞,在北冥伤的骇人眼神下浑身僵硬,连话都说不全了。

北冥伤不耐烦了,双眸中异光闪烁,伸手遥遥抓向穆语蝶,一团蓝光飞出去,直接打入了穆语蝶的身体。

“策儿呢?”北冥伤再问。

穆语蝶被北冥伤手中的蓝光击中,俏脸呆滞,没了自主的意识,喃喃道:“被石岩杀了。”

迪雅兰脸色一变,想要尖叫,却看到了穆语蝶的异样,最终没有开口。

“石岩”北冥伤仰天咆哮,浑身青筋暴起,神情狰狞到了极点。

北冥策身怀双武魂,从小都被他当成命根子,肩负着振兴北冥家的希望,他被杀了,向来冷静的北冥伤终于暴怒了。

一簇簇极寒冰焰,仿佛云团一般飞逸出去,猛地罩向韩风、枯隆。

枯隆离他较近,立即被极寒冰焰武魂淹没,直接被冻成了冰人,旋即骤然爆碎开来。

韩风脸色一变,身影一晃,鬼魅般移开。

“我要诛你们石家满门”北冥伤妖兽一般怒吼,猛地朝着韩风冲来。

“师傅”左诗惊叫起来。

赤霄眉头一皱,心中一叹,有些不情不愿的出手,凝炼了一团团浓稠的雾气,将北冥伤的极寒冰焰武魂给裹住,道:“北冥伤,得饶人处且饶人。”

他知道,和此时的北冥伤交手,可能会是不死不休之局。

迟疑了一下,他将北冥伤的极寒冰焰武魂裹住,突然喝道:“韩风,走”

韩风不敢有一丝迟疑,鬼魅一般迅速朝着绝阴平地外围冲去。

在这个时候,他知道北冥伤绝不会善罢甘休,只能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他想要活着返回石家,尽早将消息送出去,免得石家全家被屠。

“赤霄你敢挡我”北冥伤状若疯狂,嚎叫道:“今日谁挡我,我和谁不死不休”

“穆家的丫头,可见过我徒木辉?”暗冥的冥主,以一种奇异的声波,问向了穆语蝶。

“也被石岩杀了,都死了,都死了……”穆语蝶依旧是一脸呆滞,压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邹子鹤脸色突然一寒,双眸蕴藏着九幽怒焰,猛地飞上了天,往死寂沼泽的外围冲去。

一股庞大的神念,骤然从他身上释放出来,往死寂沼泽的四面八方延伸。

——他隐隐猜出了石岩的下落。

与此同时,绝阴谷一处偏僻地,一团浓郁的黑暗也骤然移动,快速由谷内离去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