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你不配!(恳求月票~)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19:43 字数:3468 阅读进度:113/1845

青血魔蝠身长七八米,后背宽阔,坐上两个人一点不显拥挤。

石岩坐在青血魔蝠脖颈处,一只手拽着青血魔蝠的细长耳朵,在烈风中稳如泰山。

从天上俯瞰下方,死寂沼泽的武者如苍蝇般大小,让石岩顿时生出一种睥睨众生的傲然感。

骑着妖兽翱翔天际,耳畔风声猎猎,这种感觉难以言喻,石岩突然都不想从青血魔蝠身上下来了。

青血魔蝠身上那一名杨家的修罗血卫,似乎看出了石岩的享用,微微一笑,道:“岩少爷若是回到杨家,会有更好的坐骑乘用,到时候怕是就瞧不上这青血魔蝠了。”

更好的坐骑?

石岩嘴角动了动,“什么样的坐骑?”

“当然是配得上岩少爷身份的坐骑比青血魔蝠要大,不但飞的更快,还能听懂人言,并且能在关键时候保护岩少爷的性命。要是岩少爷得到家主的欢心,被赐下双头蛟龙,嘿嘿,到时候还请岩少爷给我坐一坐,族内的双头蛟龙都是六级妖兽,和萧大人那一头六级的青血魔蝠一般等级,却比萧大人的青血魔蝠还要厉害呢。”

“双头蛟龙?六级妖兽?岂不是同等涅槃之境的武者?”石岩骇然。

在幽暗森林、死寂沼泽、云雾山脉中,六级妖兽已是一方霸主,拥有着不逊色人类武者的智慧,每一头六级妖兽都非常可怕,压根不是同等级的武者可以驯服的,很多妖兽天性高傲,宁愿死也不成为武者坐骑。

杨家随随便便就可以拿出六级妖兽作为坐骑,赏赐给族内的嫡系好手,从这小小的细节上,石岩便能想象出杨家的势力有多大了。

“嗯,双头蛟龙可以喷吐冰霜、烈焰,相当于拥有两种武魂的涅槃武者,并且可以畅翔虚空,绝对不逊色同等级的涅槃武者,甚至还更胜一筹。”那武者傲然一笑,“在无尽海,也只有极少数几股势力,才有如此财势为家族核心子弟配上六级妖兽,我们杨家,正是其中之一。”

不消这人多说,石岩已可以推测出杨家该是何等强盛的家族了,心中不由暗暗惊异。

“轰轰轰”

天际传来一声声震耳欲聋的爆破声,声音惊天动地,好似天灭地裂。

石岩注意力立即被吸引,不再端详身下的青血魔蝠,不由自主的望向前方。

前方。

修罗王萧寒衣魔神一样凌立虚空,操控着三条宽阔的血河,以无匹凌厉的攻势,逼迫的那北冥伤、冥主、暗主狼狈躲避。

三条血河中,蕴藏着无穷无尽的血煞气,凶焰滔天,仿佛三条长千米的血龙在虚空蜿蜒游动,给人深深地震撼。

北冥伤浑身结成坚冰,身旁缭绕着一簇簇极寒冰焰凝炼而成的冰焰,在一条血河内进进出出,神情凝重之极的抵御血河之水的磅礴巨力。

一道道血光冲天而起,血光如一条条灵蛇,成百上千条,仿佛从血河内诞生,纷纷缠绕向北冥伤。

血蛇栩栩如生,张牙舞爪,每一条都有着浓稠的血煞之气,不死不灭。

血蛇一旦被寒气冻结,落入血河内会瞬间重生,以更加凶猛狰狞之势扑杀上来,让北冥伤疲于应对,无可奈何。

冥主邹子鹤,身上绽放出一根根幽冥神芒,那些幽冥神芒牢牢将他围住,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巨大的刺猬。

在血河内,邹子鹤不断地爆射出幽冥神芒,抵御血河血气的入侵,且战且退,一路往南逃逸。

暗主看不见相貌,整个人处在一团黑暗中,她也被血河给吞没,在血河内不断地挣扎着,始终不能摆脱血河的纠缠。

萧寒衣当真如地狱深处走出来的魔神,一人对抗三名天位强者,还显得从容不迫。

他甚至还有闲暇桀桀怪笑,冷言冷语的讥讽:“不行还是不行你们这里的武者,真是弱的可以,放在我们无尽海,你们这种人只配成为供奉,还是很一般的那种……”

北冥伤气的几欲吐血,却无可奈何。

直到这一刻,他们才意识到无尽海的武者到底有多么可怕,这突然冒出来的一个,竟然已如此恐怖,以一敌三,还打的他们这么狼狈不堪。

——他们并不知道,在对付他们的时候,萧寒衣还曾抽空将爪岐逼的深入沼泽下千米,再也不敢从中冒头

“走”

黑暗中,突然传来暗主的一声厉喝。

下一刻,那一团黑暗中,骤然爆出一团诡异力量,只听轰然一声爆响,那一团黑暗四分五裂,其中一道黑衣身影,在黑暗中仿佛电光,以极速迅速遁向了南方。

同一时间,冥主邹子鹤也咬牙催动秘法,拼着受重创采用了冥遁之术,化为了一道飘忽的鬼影,迎风一吹,便消失无形。

北冥伤脸色骤然一变,一见那两人突然拼着受伤遁走,也急忙想要催动秘法离开。

“你要留下”修罗王萧寒衣满是疤痕的脸上,挤出一个极其狰狞的表情来。

另外两条宽阔的血河,突然一阵疯狂的扭动,猛地灌入了缠住北冥伤的那一条血河之内。

三条血河融合为一,化为汪洋血海,无边无际。

血海中,北冥伤的身体被彻底淹没,似乎连遁法都施展不开,在血海内疯狂的惨叫起来。

“哼”萧寒衣神情冷冽,狞笑道:“想灭我杨家后人,我先斩杀了你”

萧寒衣骤然化为了一道血光,闪电一般飞了汪洋血海,在血海浓浓的血气之中消失,似在血海内斩杀北冥伤。

血海中,传来北冥伤不迭的惨叫痛呼,北冥伤惨遭蹂躏,似没还手之力。

石岩暗暗快意,嘴角溢出一丝冰冷的笑容,淡淡:“看来北冥伤要完了。”

“那人只有天位一重天之境的修为,自然不是萧大人的对手,大人的三条血河一旦合一,连天位二重天之境的武者都能斩杀,何况是他了?”石岩身旁的武者,不屑的接话,肯定道:“他死定了。”

“我们下去吧,我看到熟人了。”石岩伸出头,居高临下的朝着下面看了看,对身旁的武者道。

“好的。”这人欣然点头,轻轻拍了拍青血魔蝠的后脑。

这一头青血魔蝠厉叫一声,倏地从天上俯冲下来,很快就在赤霄、左诗一行人的身旁稳稳停了下来。

天上骑着青血魔蝠的修罗血卫,肩负着保护石岩的使命,一见他乘坐的青血魔蝠下来,这些武者也纷纷催动着青血魔蝠,一起从天上降落,再次将石岩包围在中央。

石岩下了青血魔蝠,笑着对左诗道:“你们还没出去啊?”

“正在回家呢。”左诗撅着嘴,略有些敬畏的看着石岩身旁的杨家武者,小声道:“石岩,他们都是什么人啊?”

从她师傅赤霄口中,左诗已知道了修罗血卫的恐怖,萧寒衣在天上的表现,更是深深地震撼了她。

因此,在面对这些来自于无尽海杨家修罗血卫的时候,就连左诗都有些忐忑不安。

“我也不知。”石岩摇了摇头,也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想来不会对我使坏,呵呵。”

“轰”

就在此时,天上传来一声巨大的爆裂声。

血海中,北冥伤的身体爆裂开来,头颅和四肢化为一块块血肉,从天而降。

汪洋血海,渐渐消散。

神情狰狞的修罗王萧寒衣,骤然从天而降,在石岩的身旁落定,手中还抓着一个血色玉瓶。

瓶中,北冥伤的魂魄一脸怨毒,在里面不断地挣扎。

“岩少爷。”萧寒衣一身的血腥味,渐渐朝着石岩走来,微笑道:“今日第一次见面,我也没准备什么见面礼,这人有着天位一重天之境的修为,等回到杨家,我会收集材料,用他的魂魄,亲自为岩少爷炼一样秘宝,就当是见面礼了。”

“这个……”石岩挠了挠头,苦笑道:“我还不知道你是谁,你杀了北冥伤,已经是大礼了。”

“这礼还不够大。”萧寒衣摇了摇头,一本正经道:“岩少爷将来会是杨家的中流砥柱,我不趁早巴结你,等回到无尽海杨家,岩少爷怕是就不甩我了,呵呵。”

穆语蝶、迪雅兰两人,一脸呆滞的看着萧寒衣手中的玉瓶,望着里面苦苦挣扎的北冥伤的魂魄,脑海中一片空白。

“前辈,石岩到底是谁?”赤霄沉吟了一下,突然问道。

萧寒衣眉头一皱,冷眼瞥了瞥赤霄,“与你无关。”

赤霄略显尴尬,讪讪笑了笑,便不敢继续多问下去,不过他看向石岩的目光,却充满了惊奇。

“岩少爷,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可好?”萧寒衣突然道。

石岩才准备点头,却看到那边穆语蝶突然一路小跑的冲了过来,俏脸上满是急切。

“嗯?”石岩脸色一沉,不耐的看着她,“你又要做什么?”

“石岩,我想做你的女人”穆语蝶咬着牙,佯装镇定,红着脸道:“你知道你喜欢……喜欢女人,我自问相貌不差,我……我什么都可以为你做。不会的,我,我也会去学,肯定会伺候的你满意,我保证只要,只要你为我复仇”

“不需要。”石岩摇了摇头。

穆语蝶娇躯微颤,俏脸苍白,殷红的嘴唇都被她给硬生生咬出鲜血来。

强忍着巨大的屈辱,穆语蝶又结结巴巴道:“做……做小妾也行,我发誓一定会让你满意”

“你不配。”

……

ps:月票月票,呼唤月票,我要月票啊啊啊~~~(回音不绝啊)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