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输赢很重要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19:46 字数:3228 阅读进度:190/1845

“有净瓶没?”

何洛一瞪眼,冷哼一声,满脸不悦。

小胖子何赖吓了一跳,偷偷看了莫断魂、石岩一眼,脸上肥肉堆积,挤出一个难看的笑脸,,。有净瓶,不过只是半成品。我材料聚集齐了,放在一座小火山的岩浆内炼了七天,可只是将净瓶雏形弄了出来,熔炼的密度不够,火候也不足,岩浆的温度有限,还不能将材料中的杂质淬炼掉。“小胖子哭丧着脸,从怀内掏出一个模样难看,暗褐色,斑点极多的小瓶子来。何洛眉头一皱”

有办法将这半成品炼制成品没?“”

只要找再更高的岩浆,给我半天时间,我就可以将它变成成品。“何赖眼睛一亮,”

只是,岩浆的温度太高了,我又承受不住,所以一直没有动手。还有,我也觉得我怕是没机会得到地火,后来就没废心思了。“。”你个混小子,什么事情都做不好!“何洛怒骂了一句,摇头叹息道:”你要是能将心思放在一件事情上,也不至于一事无成。“何赖也是武者,不过只是先天三重天之境的修为,何洛在他身上,也没少下功夫,何青曼每次从天邪洞天回来,也会将她藏起来的一些灵药,用在这个顽皮弟弟身上,可这小子着实不争气,到现在依旧只是先天三重天之境,让何洛、何青曼这父女伤透了脑袋。何青曼和何赖,虽然是同父异母,但因为何赖的母亲是何青曼母亲的丫鬟那丫鬟从小跟着何青曼母亲,与何青曼母亲的关系极好,加上何赖虽然顽皮,但对这个姐姐非常亲昵,也让何青曼非常喜欢何赖,对这个弟弟一直很照顾。

虽然不是同母,但这两姐弟却非常亲看着何赖这么不争气,何青曼也是暗暗生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何赖万般委屈,耷拉着脑袋,小声嘀咕:”你们又不帮我,你们要是帮我,我早将这净瓶炼好了。我以前还求过你们,让你们赔我去一个火山炼的……,“”闭嘴!“何洛呵斥了一句。

以前何洛知道他要炼制净瓶,只当他不学无术。净瓶炼制需要一些颇为稀少的材料炼出来不能收集地心火,也是废品一个,所以何洛才没有在意此事,当何赖求他的时候还被他大骂了一顿。

他也没有料到莫断魂需要这东西如今给何赖这么一自言自语,反倒是像他的过错了,当真是让何洛气的差点想要揍人。”无妨。“石岩笑了笑,”找个火山,重新祭炼一下便是我们一起走吧。“”

温度太高的火山,我受不了的。“何赖连连摇头,一脸惧怕,”

我试过的,差点被烤熟了没有人给我护法,我不敢。“”

这个给你。“石岩觉得这小子还颇为有趣,随意取出一块青月石扔给了何赖,笑道:”

你拿着这一块石头以后想要炼制什么东西,可以去一些温度高点的火山,不会担心会被烤熟。“这一块青月石,其中蕴藏着玄冰寒焰的寒力,摸着会浑身冰冷,有寒气护身,出入高温之地,的确可以无惧。”

咦!好冷啊!“何赖接过青月石,忙惊叫起来,急忙用一块厚厚的油布裹住,惊喜道:”

不错不错!里面有很强的寒气,有了这宝贝,我就可以炼制净瓶了,肯定没问题的。“石岩笑了笑。又道:”小心拿放,那玩意一旦猛烈碰撞,会发生爆炸,其中的寒气会全部爆裂开来,可以将百劫之境的武者直接冻死!“何赖吓了一跳,浑身肥肉乱颤,急忙抓紧青月石。”这东西谁炼制的?“小胖子看着青月石,端详了一会儿,突然摇头晃脑道:”炼的太差劲了,表面还有很多的杂质,里面的杂质更多!

火候不够,技术也太差了,可惜了里面蕴藏着的寒气了,我要是有这么好的材料,我炼制的要比这个好几倍!真是暴珍天物啊,炼制这玩意的家伙,也太菜了,浪费啊浪费。“小胖子摇头晃脑,唏嘘不已,没看到石岩脸色不好看。”少废话!“何洛从石岩脸上,看出了些端倪,气的在何赖头上敲了一下,怒道:”人家给你这东西,连个谢谢都没有,还敢挑三拣四,你活腻了?“何赖被何洛敲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肥脸挤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对石岩点头哈腰道:”大哥,谢谢你啊,这东西虽然炼的差劲,可对我很有用,谢谢谢谢。“石岩哭笑不得的看着何赖,摇头道:”不用谢,把净瓶给我搞好就行了,净瓶搞不好,东西我收回。“”放心放心,一定让大哥你满意。“何赖嘿嘿笑着,”净瓶很容易搞的,要不是我没有找到好地方。早就把她淬炼好了。“”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们可以出发了。“石岩点了点头。洛看向莫断魂,道:”莫大人,我们可以跟着一起么?“”可以。“莫断魂神情漠然,点了点头,”出去一起上青血魔蝠,何赖你带路,先找一处能够淬炼净瓶的火山。然后再去火云岛最大的万年火山。“石岩和莫断魂,坐在那一头六级的青血魔蝠身上,何洛一家。坐在别的青血魔蝠身上,一起从何家飞了出去,往最近的一座火山飞去。很快地,青血魔蝠在那火山口落下来。

何赖再一个薄薄的银手套握着青月石,从青血魔蝠身上下来,在那火山口望了望,胖胖的身子四处走动,过了一会儿,他扬声道:”我要下去一些。“那火山口,热浪滚滚,炙热无比,一个缺口处,还有石阶可以下去,石阶明显是后天挖掘的。也不知道是谁弄出来的。

何赖似乎来过,轻车熟路的走向那石阶,胖胖的导子慢慢往火山下行去。

何洛不放心,见他下去了,和莫断魂告罪一声,也跟了上去,扬声道:”混小子慢一点,你要是摔了下去,你这一身的肥肉,很快就会变成油水。“”爹,你别吓我好不好?“何赖在那里面惊呼一声,”这里我来过的,只是上次没敢下的太深,但现在有了这块石头。又有爹爹在,肯定万无一失。“”跟我小心一点。“何洛哼了一声,虽然嘴里在责怪,却也跟着何赖进入了火山,慢慢往下方行去。

何洛其实非常在意这个儿子。

虽然何青曼资质非凡,让何家获得了某大的荣耀,可何青曼毕竟只是女人,将来早晚要嫁人,又是天邪洞天耗费心血打造的高手。对何洛来说,何青曼可能会是何家将来最大的依靠。然而,何家传宗接代的任务,却不能落到何青曼的身上,反而是这个何赖,会肩负这个重任,也会是将来何家的管事。

何洛平日里虽然对何赖又打又骂,可心里却知道何青曼以后不可能留在何家,还只有何赖,才会安安心心待在何家,所以对何赖的安危还是非常着鼻的。很快地,这父子俩,在那火山口消失了。时不时能够听到何洛刮斥何赖,和何赖委屈的抱怨声。

石岩、莫断魂、何青曼三人,站在火山口不远处的一块凸起的火炎石头上,看着那火山口。

热风滚滚,何青曼秀发飘舞,妙曼的身子火辣动人,一双桃花眼顾盼生辉,妖娆妩媚。石岩一会儿看看那火山口,一会儿望望何青曼,心中止不住幻想何青曼脱光了衣衫,玉体显露时会是何等的惊艳场景。

他看着何青曼,眼神渐渐有些不纯,目光灼灼,似乎将何青曼已经扒光了一般。

何青曼无意的回头,轻瞥了石岩一眼,立即发现了石岩目光的异样。”臭小子,你看什么!“何青曼恼怒异常,顿时想起了和石岩的打赌,在看石岩那目光,马上意识到石岩想些什么,气的差点想要动手打人了。

石岩微微一笑,淡然道:”没什么,只是想起我们打赌的事情。“他不说还好,这么一说。何青曼满脸羞红,厉喝道:”不准想!“石岩摇了摇头,没有理她。

何青曼怒视着石岩,酥胸轻颤,暗暗咬着牙,冷喝道:”我们打赌的事情,我不准你对任何人讲!你如果敢乱嚼舌根,我定然不会放过你!“”我这人一般得了便宜,只会一人暗暗享用,不会那么无聊。“石岩哑然失笑,不知道为何,一想起要不了多久,这美艳妖娆的女人就会主动在他面前脱光,他便心情愉悦,连带着对何青曼的恶劣态度也不那么反感了。

何青曼瞪着他,”你以为你能赢么?“”

谁知道呢。“石岩淡然一笑,”什么事情都说不准的,自我为会赢的。不一定会赢,我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也不见得会输。世事难料。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结果如何,只是,我还真的有些期待呢,呵呵。“何青曼听他这么一说,不知道为何,芳心竟然隐隐有些不安,她十足的信心,因为石岩的从容淡定,似乎被消弱了一两分。他输定了!他绝不会赢的!我胡思乱想什么呢?我要对自己有信心!

何青曼甩了甩头,再次镇定了下来,不屑地看着石岩,仰头冷哼一声,又重新变得自信满满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