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淬体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19:46 字数:3277 阅读进度:196/1845

石岩并不知道。“极炼”的特别之处。

血纹戒中,玄冰寒焰不断地传来讯念,将“极炼”的详细修炼之术,一一传递给他。

按照玄冰寒焰的讲述,石岩引动于万年地心火的炎热之力,将充盈在身体中的炎力,一缕缕吸入身体筋脉中。

几条偏门筋脉,被炎力注入,筋脉似被焚烧,那种痛楚,非一般人可以忍受。

若不是当年在门罗岛的时候,他身体被玄冰寒焰的寒力淬炼过一次,变得坚韧异常,在地心火的炎力之下,他怕是会真的被烧成灰烬。

玄冰寒焰的寒力,只散溢在他四肢百骸、五脏六腑,当地心火的炙热火炎,在他身体流动的时候,潜藏在血肉中的寒力,也稍稍降低了一些炎力的炙热。

也是因为如此,石岩身体虽然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可肉身,筋脉,并未被炎力熔掉,这一点,玄冰寒焰早预料到了,它敢用地心火来让石岩修这“极炼”,也是因为知道石岩的身体异于常人,知道在石岩血肉中蕴藏着于它的寒力,那些寒力平日里看不见摸不着,不显山露水,但当石岩身体受到炙热炎力焚烧的时候,却会帮石岩悄悄抵消一些炙热。

玄冰寒焰知道那些寒力,足以保持石岩的筋脉、血肉不被地心火焚烧融化,但却对石岩身体的痛楚没有多少降低的作用。

他需要承受肉身焚烧的痛苦,不会发生变化,甚至那丝丝冰寒,会让石岩神志更加清醒,让他更能察觉到火炎焚体的痛苦,人在坚冰中,石岩从身体内部冒出缕缕小火苗,一眼望去,他身体似在熊熊燃烧,他身体也像是烙铁一般红的惊人,身体的水分,急剧流失,本来体型雄伟的石岩,变得和施展暴走武技时一样,肌肉干瘪收缩,逐渐消瘦了下去。

身体内火炎焚烧,石岩不断地咆哮着,双眸赤红,神情狰狞无比。

玄冰寒焰没有打搅只是悄悄感受着石岩身体的变化,感受着在火炎焚烧之下,石岩肉身自然产生的抵御作用。

石岩身体,早变成了暗褐色在火炎之力渗入体内的霎那他石化武魂立即发动了。

可惜,在汹涌的火炎之下,内部的火炎熊熊,身体内的焚烧,他那暗褐色的肌肤在火炎的焚烧下,被通红的火炎覆盖了。

玄冰寒焰悄悄注意着石岩身体的变化,它发现身体内部焚烧,火炎之力越来越重,石岩体内的石化武魂也越来越活跃似乎被催发了潜力,主动来帮助石岩抵御肉身的伤害,将火炎焚烧的破坏降低,同时石岩身体的不死武魂,似乎也被唤醒了也开始蠢蠢欲动,玄冰寒焰渐渐放下心来。

这“极炼”之术,它交给石岩也颇为冒失,本以为石岩承受不住,应该很快就会放弃。

哪知道石岩果然变态,神经的坚韧远远胜过常人,在“极炼”之术下,竟然能够一直保持着清醒,按照它的吩咐,慢慢引动炎力,真的已在淬炼肉身,两种武魂的渐渐发挥作用,让玄冰寒焰知道,只要石岩能够承受住火炎的焚烧,那两种武魂的潜力就会被催发,会在帮助他抵挡地心火的同时,获得能力的增长。

肉身被淬炼,武魂进化,这双重的好处,足以让石岩的实力,提升一大截。

自从和石岩达成了协议,玄冰寒焰又知道了石岩是遵守承诺的人,它和石岩间的关系,就变得友好起来。

如今,它被石岩手中的血纹戒封印,在血纹戒内,它的力量难以彻底发挥出来,在没有从血纹戒内脱离出来,它不希望石岩有事。

万一石岩出事了,它可能再也难以从血纹戒走出,就算是血纹戒有了新的主人,它也不敢保证那个主人能像石岩一样,会愿意放过它。

因此,以它掌握的知识,最大程度的提升石岩的实力,减免石岩出事的可能性,对它来说,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它也这么做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石岩觉得,怕是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外界不再有地心火的炎力渗透,身体内的炎力,在淬炼肉身的过程中,被消耗殆尽,逐渐减少,直到最终全部消失。

历经非人折磨,这难得的宁静,也让石岩竟生出恍如隔世的感觉。

“怎么了?”心神沉入血纹戒,石岩询问玄冰寒焰。

“暂时歇一下,你继续和地心火的灵魂沟通,在这个时候,你每次修炼的间隔时间,都要将精神意识和地心火连接。地心火在生命形态彻底成形之前,你需要在它灵魂中,留下你永远的痕迹,让它永远记得你。”

“好”。

没有废话,和玄冰寒焰交流结束了,石岩立即将精神意识凝结,慢慢靠近那万年地心火所在的火晶玉。

精神意识一碰触那火晶玉,那火晶玉之中的万年地心火,突然变幻成一张笑脸。

地心火不是死物,在火晶玉中,它一直在不停的变化着,变化成种种奇妙的形态,这一次,它变成了笑脸,似乎非常欣喜。

石岩的精神意识,也察觉到了于它的惊喜之情。

不知道为何,这一次的地心火,对他更加的依恋了,将他的精神意识裹住,玩耍了好一阵子,地心火依旧不想让石岩离开。

石岩无奈,精神意识只能留下来,陪着它戏耍,直到石岩精神意识变得疲惫不堪的时候,地心火自己也似乎累了,这才放过他,让石岩趁机离开了,“这次太累了,”

“有没有觉得,这次它对你更加的喜爱了?越来越依赖你,将你当成了至亲的人?有没有这种感觉?”血纹戒内,传来了玄冰寒焰的意识,“的确有这鼻感觉,”

“这就对了。”玄冰寒焰似乎知道会有这种结果,“你的身体,被地心火淬炼了一会儿,在你身体内,已有了火炎气息,就连你的精神力之中,也附带着炎热之力。而这些力量,恰恰于它,它理所当然的喜欢这股气息,会觉得你和它一样,甚至将你当成同类对待,自然会越来越将你当成亲人。”

石岩愕然。

“我让你用火炎淬炼身体,也是为了彻底收获地心火。只有在你的身体内,也充盈了它的气息,它才会将你当成同类,当成最亲的人,再也离不开你。”玄冰寒焰缓缓道:“所以,你下面要更加用心,你修,极炼,不但可以让你肉身更加强悍,也有可能会进化你的武魂,更能让你得到地心火,这么多的好处汇在一起,你没有理由不用心一点。”

“嗯,我知道怎么做。”

“很好,下面我继续帮你放入更多的火炎之力,这一次,强度再次加大!”

石岩脸色微变,却神情坚毅的点了点头,“来吧,”

下一刻,滚滚炎力,突然从四面八方涌入,这一次的炎力,极为的凶猛炙烈,一瞬间,便将他的身体裹住。

浓浓炎力,仿佛成了另外一层铠甲,附在他身体的表面,将他的身体和坚冰分开来,“开始吧!”玄冰寒焰传讯。

石岩倏地闭眼,引动身体表面的火炎之力,进入体内那几条特殊的经脉当中。

岩浆潭中,没有日月星辰,没有时间的概念。

在潭底,石岩疯狂的修炼着。,极炼、,,进行着自我摧残,每次休息的时候,又要将精神意识放出来,和火晶玉中的地心火交流。

没日没夜。

“极炼”淬炼肉身,精神意识和地心火的交流,又颇为损耗精神力,石岩又是炼体,又是炼神,没有一刻的放松,将自己的精力全部榨干,残酷的对待自己。

某一天。

他又在进行“极炼”苦修。

这一次,当他将浓烈火炎弓入身体,承受着巨大痛苦,了动火炎在经脉中流动的时候,精神力沉入体内,霍然发现了奇妙的景观。

精神力在血肉内探索,突然,他发现血肉被无限放大,他甚至可以看见每一个细胞,每一个血肉纤维……也不知道精神力增强了,还是肉身在“极炼”中发生了变化。他的确清晰的看到身体最细微的东西,一块血肉,被无限放大,石岩能看见肉身细胞,血肉纤维,和一滴滴乳白色的水珠!

乳白色的水珠!

它们比肉身的各种细胞还要小一点,却散发着不同寻常的气息,石岩精神力沉入一个乳白色的水珠之中,细细感受,神秘武魂中释放出来的奇异力量!

每一次,道在吸收了足够多的精气之后,经过净化,都会从道内流出那些奇异的力量。

这种力量,能够催发武魂,增强武魂,浑厚精元!

那一滴滴看似比细胞还小的乳白色水珠,正是那些从道内散溢出来的神奇力量!它们成了乳白色水珠的形态,散布在细胞、纤维之中,无处不在。

“那是什么?”血纹戒内,骤然传来玄冰寒焰的意识,“那乳白色的水珠中,蕴藏着神奇的力量,那些力量似乎…似乎对你的身体大有稗益,你可以试着将它们彻底熔炼开来,散溢在你血肉细胞、纤维中,定然对你很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