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洞悉先机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19:46 字数:3798 阅读进度:207/1845

西个磁殛域场,将六名魔人一起束缚了。

魔人在磁殛域场中,身体不由自主地随着绞杀之力旋动,身上的黑色鳞甲“啪啪”作响。

域场中,两种不同的力量相互冲击,足以影响各种力量。

魔人体*内的力量,一样受到影响,力量聚集的速度骤然变缓,难以将力量最大程度的发挥出来。

然而,这些魔人身上的鳞甲,的确极为的诡异。

在域场的作用下,他们肉身并未被绞的皮开肉裂,魔人肉身的强悍,在这时候完全体验了出来。

何青曼的一声娇喝,让天邪洞天的武者幡然醒悟,一起冲向魔人。

“不要靠近!”石岩一见这些人想要冲向魔人,立即暴喝起来:“远距离攻击!一旦靠近他们,你们一样会受到束缚力量的影响!会和他们一样,难以稳住身势!”

巴蒂等人脸色微变,急忙停了下来,和那些魔人保持了一段安全距离,施展出得意的武技,来轰击被暂时禁锢的魔人。

石岩催动起负面之力,身体力量暴涨一倍,突然冲向骨牙。

身为域场到构建者,他自然不受域场的影响,一落入域场中,他立即施展出指枪诀,锋利如刀的五指,直刺向骨牙的眼瞳。

黑鳞族的魔人,不但身上布满了鳞甲,就连他们的脸颊脖颈处,一样有鳞甲覆盖。

黑色的鳞甲,坚固无比,堪比石岩石化之后的身体”不借助于神兵利器,想要穿透那些鳞甲,非常的困难。

只有他们的双眼,没有丝毫鳞甲”遥也是最容易下手的地方。

骨牙暗绿色的瞳孔中,首次显露出惊慌之色,眼睁睁的看着石岩的五指刺来,他想要用手中骨刺阻拦,却发现手臂挥舞间,很难把握好方向和尺度,整个人仿佛在泥沼中”使不出全部的力量。

“刚刚你不是挺猛的么?”

石岩冷笑着,五指快速逼近,猛地刺向骨牙的双眸。

“哗哗哗!”

就在此时。

骨牙身上的鳞甲,突然一起抖颤起来,那些鳞甲仿佛活了过来,波玟一般荡漾。

在鳞甲之上铜钱大小的斑点中,一股暴戾的杀气”如尖药般激烈。

石岩霍然想起玄冰寒焰的一番话。

黑鳞族的魔人,在紧要关头,可以催动身体的鳞甲,令满身鳞甲爆射而出。

那些鳞甲,堪比刀刃”无坚不摧,冲击力极为猛烈,一旦被那些鳞甲射中,同等境界的武者,身体会被切割的支离破碎。

鳞甲,既是黑鳞族的防御屏障”也是他们最重要的攻击利器。

然而,黑鳞族的魔人,不到关键的时候,是绝不会动用身体的鳞甲对敌的,因为一旦浑身鳞甲飞射而出”他们身体也会遭受重创,还难恢复过来。

不到性命受到威胁的时刻,这些魔人,绝不会这么做。

骨牙暗绿色的眼眸中,满是疯狂,他直勾勾的看着石岩的五指过来,嘴角深处绽出一个残忍的笑容。

石岩对这种亡命之徒的残忍笑容,极为的熟悉。

就要射入骨牙眼瞳的那一只手,闪电般抽回,在这个时候,石岩非常冷静,不敢贪功,竟迅速从磁殛域场中暴退出来。

“闪入通道!”

一从域场内抽身,石岩眼睛一瞥,突然发现剩余三个域场中的黑鳞族魔人,都有模有样的浑身鳞甲颤抖,居然和那骨牙一样,准备殊死一搏,将保命的手段激发了出来。

围着这些魔人,正攻击的不亦乐乎的天邪洞天的武者,闻言皆是一呆,不解的看向石岩。

“怎么啦*……”

何青曼也是一脸讶然,她操控着那银色长矛,竟然已经穿透一个魔人身上的鳞甲,就要收刮掉那魔人的性命己在这关头,石岩突然说要后退,这让她心中大为疑惑。

“不想死的话,就快点走!”

眼见那些魔人身上的鳞甲,抖动的频率越来越快,石岩根本来不及多解释,已快速冲向过来时的通道。

“听他的!”

何青曼只是愣了一秒,从石岩的紧张,她立即意识到了不妥,知会了巴蒂等人一声,在石岩之后,她第二个闪入通道。

天邪洞天的武者,终于反应过来,开始急忙抽身退开来,往通道冲去。

“咻咻咻*……”

石洞中,骤然鳞甲乱飞,那些鳞甲仿佛锋利的刀片,携带着惊人之极的穿透力,纷纷从魔人的身体中射出来,朝着四面八方覆盖开来。

那些鳞甲,无视磁殛域场的束缚,纷纷激*射开来。

一时间,石洞内鳞甲乱飞,仿佛漫天箭矢无规律的投射,充斥在了整个石洞中。

石岩和何青曼两人,最先进入通道,巴蒂、周南深知石岩和何青曼不会这时候退避,也都识相的早早撤离,在那些鳞甲激*射之前,进入了通道。

然而,还是有两名天邪洞天的武者,却迟了一步进入通道,肉身挡在了通道口。

两声凄厉之极的惨叫,立即从这两人口中传来,石岩正对着两人,清晰地看到这两人的身体,被那些鳞甲打成了马蜂窝,旋即四分五裂,化为了一块块碎肉。

漫天鳞甲,还在四处激*射,那些鳞甲穿射开来,交织成密集的刀网,充斥在整个石洞。

石岩沉着脸,暗暗咂舌。

黑*族这殊死一搏,果然极为凶狠,这要命的一击,足以让不明状况的对手,被瞬间斩杀。

要不是他从玄冰寒焰那里,知道这些黑鳞族的家伙有此一招,他五指即便是将骨牙双眸刺瞎,自己怕也要搭进去被那骨牙身体*内激*射出来的鳞甲撕裂了。

漫天鳞甲飞射黑鳞族的这些魔人,肉身血肉模糊,身体显然受了重创。

在鳞甲激*射而出的那一霎这些魔人身体*内的力量,竟纷纷增长了几成!

其中那骨牙最为强横,在鳞甲激*射出身体之后,他身体*内骤然迸射出一股汹涌澎湃的爆炸力,那爆炸力,竟然将磁殛域场撕裂一个缺。!

一身鲜血的骨牙,神情凶厉无比暗绿色的双瞳中,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忌恨。

他却不敢在石洞中久留,在搞不清磁殛域场的古怪之前,他并未依仗着力量短时间的提升来追杀石岩、何青曼,反而狼狈的朝着过来的另外一个通道冲去,连那些被束缚着的五名魔人都不管了。

石洞中,一异片鳞甲仿佛有着自己的生命倏地停止了飞旋,在虚空中停留了数秒,旋即突然朝着那骨牙射去。

骨牙的身体,仿佛突然成了磁石,竟然将那些射出身体的鳞甲又一一收回。

只见那一片片鳞甲,极为准确地重新刺入他的血肉中,在那骨牙在通道丰快速逃逸的时候,一片片鳞甲,又成了他身体最为坚固的屏障。

竟然还能收回!

石岩骇然,为这些黑鳞族层出不穷的手段而震惊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些家伙不但可以将鳞甲放出去伤人,还可以重新将鳞甲收回身体如此手段,果然非常人可比。

眼睁睁的看着骨牙逃走石岩却不敢追击。

因为在石洞中,来自于另外五名魔人身上的鳞甲,还在四处飞舞着。

这些鳞甲的激*射,没有任何的规律可言,又极为的密集,冒然冲入石洞,只会成为靶子,可能会被卑些鳞甲打成马蜂窝。

石岩、何青曼等人,就躲藏在通道中,神情凝重地看着那些激*射的鳞甲。

被磁殛域场束缚着的五名魔人,略有些惊惧,在域场中不断地挣扎着,试图从域场内逃出来。

可惜,这五人只有百劫之境的修为,在鳞甲爆射出来的时候,他们身体*内短暂形成的爆炸力,也不如骨牙那么恐怖,没能将域场撕裂一道口子。

石岩还是不敢轻举妄动,在那些鳞甲尚未停止飞舞之前,他依旧老实呆在了通道中。

“你,你怎么知道黑鳞族有此反击手段?”

何青曼美眸中满是异光,深深地看着石岩,“昨天的时候,你不是说没有听说过黑鳞族这些魔人么?为什么你突然之间,好像对这些黑鳞族的魔人,又熟悉了起来?你是不是一直在隐藏什么,没有真心想要帮助我们?”

石岩微微皱了皱眉头,并未看向她,依旧盯着石洞中飞射的鳞甲,淡淡道:“昨天的时候,我对于黑鳞族依旧一无所知。不过,我掌握的那种异宝,可以洞察出魔人的灵魂波动,隐约可以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刚刚我对那骨牙动手的时候,也是借助于那样异宝,发现了骨牙的意图,这才提醒你们。”

他将一切原因,全部推在持有的异宝上了。

何青曼黛眉深锁,对石岩这个解释还算是满意,“原来是这样,看来杨家的确厉害,真当是秘宴无数。”

“和杨家没什么关系,我还没去过不死岛呢,鬼知道杨家有什么奇异的秘宝。”石岩撇嘴道。

“啊?”

何青曼更加惊讶了,看向石岩好眼神,越加的怪异疑惑了,“你不是来自于偏僻之地么?那种地方,也有如此神奇的异宝?”

在何青曼来看,商盟那一块,算是神恩大陆的贫瘠之地了,那种地方出来的石岩,就算是身怀秘宝,应该也达不到这种级别吧?

“偏僻之地?”石岩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点轻视的意思,哼了一声,冷淡道:“任何地方都有神奇的地方,不要以为只有无尽海才是神恩大陆的武者中心。在很多地方,一样有着神秘的宝物。”

“我当然知道无尽海也不是神恩大陆的中心。”何青曼皱了皱眉头,略有些不屑道:“不过,你来的那地方,却绝对是边缘化的地方。哼,我可是天邪洞天的人,自然知道什么地方武者强者多,什么地方强者少*……”

石岩撇嘴,懒得搭理她。

“青曼!青曼!”

在石岩的身后通道深处,忽然传出了林楠的呼叫声,声音破远,那林楠等人应该收到了何青曼的传讯,现在终于赶了过来。

何青曼神情一震,美眸一亮,兴匆匆道:“我们的人到了,这下子可以乘胜追击了。“哼,这一趟,我们跟着那骨牙,直接找到黑鳞族魔人的大部队,一次性将他们全部给清理了,也省的继续在岛上浪费时间了。”

石岩点了点头,才欲答话,却忽然通过聚魂珠,察觉到了异常。

凝神感应了一下,石岩勃然变色,忽然暴喝道:“撤出石洞,立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