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走失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19:47 字数:3367 阅读进度:239/1845

陨石阵中。

一块块陨石从天而降,每一块陨石,都有磨盘一般大小,冲击力极其猛烈。

一落人陨石阵”石岩就看到身旁的陨石降落,在这里,灰色烟雾极为浓郁,根本看不清身旁人,神识展开来,也察觉不出周围的生命波动。

踏入其中,石岩仿佛突然进入了一个陌生的环境,五官失聪,神识受阻。

谨记着姜湖泉的说,左边七步,旋即右边五步,石岩依循着简单的步,在陨石阵内奇怪的行进着。

看不见身边的人,察觉不出身边的神识波动,只能看到一块块陨石降落。

姜湖泉的步,果然奇特,依照这步前行,石岩可以看到陨石一块块落下,却并没有一块陨石可以砸到他身上,有几块陨石,甚至就贴着他的身体轰下来,仗着肉身的强悍,石岩还想硬抗一下,结果发现那陨石就在他身旁落下,并未击中他。

仿佛,只要按照姜湖泉给予的步行走,就真的不会被陨石击中。

石岩暗暗放下心来,就要加快步伐,从这陨石阵内通过。

突然,一波奇异的念头,霍然从血纹戒内飞逸出来。

石岩神情一怔,突然停了下来,用心感应了一下,脸色倏地一变。

万年地心火变得极其兴垩奋,竟然从血纹戒内挣脱而出,要脱离血纹戒的束缚。

不知道为何,在这陨石阵内”这家伙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

在血纹戒内,还有玄冰寒焰在,血纹戒似乎知道玄冰寒焰对石岩有威胁,一直以来,都用戒指内的某种奇奥力量,将玄冰寒焰给禁锢住,不准它的力量发挥出来,防止它对石岩进井攻击。

然而,在对待万年地心火的时集,血纹戒却非常宽松。

似乎知道万年地心火不会对石岩构成威胁,因此,血纹戒不但为万年地心火构造出舒适的进化环境,在血纹戒之内,它也不曾束缚禁锢万年地心火。

也就说,只要地心火愿意,它可以轻而易举从血纹戒中出来的。

这时候,地心火的异常,正是它在径外飞逸!

“不要!”

石岩神识传讯,试图拦阻地心火,却发现迟了一步,当他的神识念头才凝炼出来的那一刻,地心火已飞出血纹戒,朝着右边的方向急速掠去。

陨石阵中,石岩的精神意识,难以察觉出周围的生命波动,可在对待地心火上,却似乎不受这个限制。

或是因为他和地心火之间的精神联系太密切,情感交流频繁,才让他和地心火有着某种玄奥的联系,没有刻意放开神识探索,石岩就可以感应到地心火的确切位置。

“轰轰轰!”,

一块块天外陨石,在陨石阵内飞落,不按照正确的步行走,他将会遭受陨石的轰击。

地心火不听使唤的飞走,似乎被某样事物吸引,这时候,石岩要是保持原地不动,当他和地心火之间的距离逐渐拉远时,他很有可能失去地心火的方向,再也感受不到地心火的准确位置来。

深渊战场中,遍布着禁制和结界,在这里若是失去和地心火的联系,再想要找到地心火怕是不太容易。

此时的地心火,离真正进化完成,只有一步之遥。

这时候,若是有人有心收服它,只要懂得正确的方,完全有机会取代他,和地心火建立起深厚的联系,成了地心火新的主人。

石岩神情变幻不定,停滞在那儿沉吟了一会儿,毅然决定追上地心火。

脚步一变,催动着逸电变,将残余的精元爆发”犹如一道利剑,迅速朝着地心火的位置掠去。

“轰轰轰!”

天外陨石仿佛长有眼睛,在他步伐改变的那一刻,陨石如细雨,娄然向他砸来。

“咻!”,

身影如电,在陨石之中穿棱,试图已最快的速度,来避让陨石的轰击。

“轰轰!”

一块硕大的陨石,突然轰来,砸在石岩后背上。

狂猛之极的冲击力,在他后背爆发,石化后的身体,硬抗了这一块陨石的轰击,肉身不破,可身形却在这冲击力之下,再难保持逸电变的高速,石岩略显狼狈的跌跌撞撞前冲,被更多的陨石给当成靶子。

只是短短数秒时间,石他身体就承受了五波陨石的轰击,本来就疲惫的身体,在这番轰击之下,已摇摇欲坠,嘴角也再次流溢出鲜血而来。

石岩霍然停了下来,不敢再动一下,默默体悟了一会儿,感受着身体的损伤,暗暗心急。

之前和曹芷岚一战,他动用了暴走二重天武技,道内也吸收了不少的死者精气,如今反噬力发作,身体已越来越虚弱了。

在这个时候,又被陨石轰击五波,他现在真的受了重创,要不是石化武魂的存在,在那陨石的轰击下,他如今已倒在地上了。

地心火就在前方百米位置。

这百米的距离,对现在的他来说,却是一段极难越过的死亡之路,一个不慎,就可能被更多的陨石轰击的直接昏厥过去。

在这阵中,指不定曹芷岚等人什么时候会出现,要是真的昏迷在这儿,一方面他很有可能继续承受陨石的轰击,一方面也要承担被曹芷岚等人寻上的风险。

但他如果继续按照正确的步来行进,他还是有可能通过这陨石阵,进而避免陨石和曹芷岚等人的双重凶险。

然而,真要这样,他又有极大的可能将会失去地心火。

沉着脸,石岩一副犹豫不决的表情,脑海中不断地衡量着得失,要在短时间做出决定。

暂时不管宅了!

十秒之后,石岩做出决定,打算暂且放下地心火,等身体恢复到巅峰状态,再返回将地心火给找寻来。

他准备离开了。

“嗤嗤嗤!”,

炫目的红光,突然从地心火的方向传来,炙热的炎力,在那一块浓郁之极,地心火显得极为欢悦,已放出意识来催促石岩跟上来。

石岩愕然。

于地心火的意识,非常清晰明显,它似乎有所发现,在那儿用心神呼唤石岩。

地心火没有实体,在陨石阵之中,不受陨石的伤害,它也不知道石岩在里面每走一步,都将面临巨大的凶险,只是单纯的在呼唤石岩,想要与石岩分享它的某种安现。

心中艰难的挣扎着,感受着地心火的呼唤,石岩眼神连连变幻。

妈的,拼了!

半响,石岩改变决定,深深吸了一口气,吞了几粒回元丹入腹,感受着体垩内精元又浓厚的几分,这才再次催动逸电变,如一道闪电一般,朝着地心火的飞向冲掠过去。

“轰轰妾!”

三波陨石,又再次砸向他的身体,狂猛的冲击力,让他在空中飞掠的身体再次受创。

喷出一口鲜血,依仗着石化和不死武魂的强大,咬着牙,不管陨石带给肉身的伤害,忍受着精神崩溃的痛苦,石岩强行再次催发逸电变,在更多的陨石落下之前,终于飞到地心火所在的方位。

万簌俱静。

一入地心火这一块,漫天的陨石阵,似乎突然消失无踪了。

满嘴鲜血的石岩,身体落下来之后,直接瘫软在地,一脸惊讶的看着这儿。

这是一座一间房屋大小的古阵,古阵外围,形成一圈圈能量波动,那些能量波动的存在,让外面的陨石难以进入,将陨石飞掠轰击的声音都给掩盖了。

人在古阵内,石岩听不到一丝的声响。

那地心火”就悬浮在这个古阵中垩央。

一块赤红的晶石,只有拇指大小,静静地在古阵之间的一个凹槽内。

那一块晶石,似乎只是这古阵的一种能量基石,流溢出赤红的光泽,为这古阵输送着某种必须的能量。

古阵外围,还有许多凹槽,每一个回槽之中,都有各种颜色的晶石,每一块晶石内都有奇异的能量波动传来,似乎都在为这古阵来提供能量。

地心火悬浮在那一块赤红的晶石上方,欢快的跳跃着,似乎想要吸取那一块晶石中的能量。

石岩一落进来,将这古阵的状况收入眼底,才准备询问地心火这赤红晶石对它有什么用,却突然发现这古阵周围的晶石,突然一起亮出五颜六色的光晕来。

本来死寂的古阵,在他类进入之后,似乎自动运转开来。

吃了一惊,石岩知道这古阵怕是立即就要启动了。

来不及多想,他急忙向地心火传出讯息:先进来!

地心火跳跃着,似乎也发现了什么异常现象,只是略一迟疑,它立即钻入石岩的血纹戒中。

一察觉到地心火去而复返,石岩心中大定,就要离开这不知道通往何处的古阵。

然而,当他要离开的时候,却发现围绕在古阵之外的奇异波动,却在古阵启动的那一霎,变成了阻挡任何人进入的结界。

一头撞击在结界上,石岩本来就疲惫的身子,被结界的反推之力,给直接推入了阵中。

石岩骇然。

古阵周围的晶石,光芒炫目,古阵仿佛活动的圆盘,突然极速旋动起来。

在灿灿晶光中”一股非常奇异的波动荡漾开来,石岩的身体,在那波动迸发的那一刻,瞬间消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