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富贵险中求!(九千字)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19:48 字数:9891 阅读进度:265/1845

石岩落地,活动了一下手脚,旋即冲帝山等人淡然一笑,这才看向曹芷岚这些囚禁在笼中的熟人。

石岩出现的那一瞬间,曹芷岚、曾砚晴、古玲珑这些追杀者,有种精神崩溃的感觉。

一路从苍穹海域追杀过来,尚未进入深渊战场,在和杨家的交锋中他们便屡屡吃亏,好不容易踏入深渊战场,在那残破的宫殿群内,因为石岩的突然爆发,他们再次损失惨重。

仔细回想了一下,曹芷岚发现他们自从对上石岩,运气就一直背到底,从来不曾在石岩身上讨到什么便宜。

如今,他们被囚禁在这个鬼地方,石岩反倒是成了异族人的贵宾,不但能和帝山这类异族首领并肩谈笑,竟然还让帝山等人为了他,将自己一行人送过去,这是什么情况?

同样是人”差距怎么那么大?

不但曹芷岚这些人想要吐血,那轧吉也是郁闷非常,有心询问什么,却在轧猛的示意下闭嘴不言,一肚子的怨恨。

“石,石岩……”奕翠碧一呆,俏脸绯红,“那个,这三个女人是为你准备的?”

曹芷岚三女脸色一变,一个个咬牙切齿。

含笑点头,石岩淡淡看着曹芷岚,“想不到吧?”

“你早晚不得好死!”古玲珑娇躯微颤,眼中闪过恼怒和惊慌,“你若是敢对我们乱来,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做鬼?”石岩哑然失笑“我怕你连做鬼的机会都没有,我要杀你,必然要将你神魂俱灭,抹去你轮回的可能性,你连鬼都做不成,又怎么报复我?”,说这番话的时候石岩满脸笑容,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好似将人挫骨扬灰、神魂俱灭乃习以为常的事情。

帝山扬了扬眉头,暗暗点头,“小子倒是够狠难怪在那么多人追杀下还可以安然无恙。”

“那是当然,若不然,他也难以得到天火。”,白翼族的族长款款走向曹芷岚等人囚笼旁,素手一挥,一道道银白色光线如蔓藤一般钻入囚笼在囚笼中缓缓游动,一一没入曹芷岚、曾砚睛、古玲珑的身体。

曹芷岚三女神情骇然。

“嘭!”,囚笼碎裂了一个缺口,曹芷岚三女仿若被无形的大手提着,悬空从囚笼内被拧了出来,挪移到了石岩身前,旋即缓缓落下来。

三女站在石地上,娇躯微颤,眼眸中的光泽一点点黯淡下来,全身的力量被渐渐彻底封印。

“现在这三个丫头身上一点力量都不能动用,和常人一致不会再对你形成任何威胁。”羽柔笑盈盈望着石岩,“从现在起,只要你愿意,你可以随便折腾她们,呵呵为了我们两族的将来,牺牲三个小丫头很是划算。”

轧猛阴沉着脸,眉心中一点神光闪烁,三波奇异的灵魂波动,骤然飞逸出来,纷纷钻入三女眉心。

曹芷岚三女,脸上闪过痛楚之意,忍不住抱头低低呻吟了起来。

“我在她们脑海中种下来的,束死之意”她们只要一泛起自杀的念头,那印记就会发作,身体立即会动弹不得。”轧猛阴森森的笑了笑,对石岩道:“你可以放心大胆的在她们身上活动,不用担心她们会自杀而亡。”

石岩愕然”含笑点头:“多谢。”

“无耻!”

曹芷岚三女同声娇喝,眼眸中恨意滴天,将石岩恨到了骨子里,若是她们可以挣脱束缚,说不定会悍不畏死找石岩同归于尽。

“不客气,只要你好好为我们两族做事,别说这三个人类女人了,就算是我们阴魅族的少女,只要你想要,也是轻而易举。”,轧猛冷哼一声,“但若是你不能帮助到我们两族,嘿嘿,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不要浪费时间。”帝山皱了皱眉头,略显不耐。

“这小子的修为进境和我们两族未来息息相关”那个,我暂时留在这儿,好好盯着他的进境。”,白翼族族长巧笑盈盈,“我想大家也该多多出力,我记得我们两族有一些东西,对这个境界人类武者的力量境界提升大有稗益,嗯,为了大家的利盖着想,我觉得我们应该要大方一点。”

石岩神情振奋”呵呵轻笑。

帝山、卡巴等人面面相觑,一个个神情古怪,眼神闪烁不定。

“我们白翼族那边有白玉灵果,对于心境的平稳非常有效。白玉、灵树上千年一结果,每次结出三颗果实,我已传出讯息,让我族的人送一颗白玉灵果来,嗯,为了我们两族的未来,我可是下了血本了。”羽柔含笑道。

此话一出,帝山等人皆是神情大变。

“白玉灵果!”

轧吉、奕翠碧、雪菲等阴魅族的新一代青年,忍不住惊叫起来,那轧吉双眸中更是流露出不可抑止的贪婪之色。

白玉灵果乃白翼族领地的异宝,只有在这日月星辰全部被阻拦的遗弃之地才出产,每一颗白玉灵果都极其珍贵,对于灵魂的稳固和温养大有稗益,就连灵魂修炼困难的翼族,服用了一颗白玉灵果,都可以在灵魂心境上获得大突破。

对阴魅族的族人来说,这白玉灵果更是珍贵无比,本来就精通灵魂修为的他们,服用了白玉灵果之后,灵魂上的造诣将会获得大幅度提升!

一名刚出生的阴魅族的婴儿,服用一颗白玉灵果之后,灵魂会脱胎换骨,直接达到百劫武者的强度。

这是一种可以让灵魂为之蜕变的神奇之物!

在这遗弃之地,白翼族的白玉灵果绝对是极其稀罕的异宝一不论到翼族还是阴魅族,都有着极强的吸引力。

如今这羽柔发了什么疯?

为了一个人类的青年,竟然舍得拿出一颗白玉灵果来,她真的那么大公无私?为了两族的将来,真的要下血本?

轧吉呼吸急促,有些面红耳赤,看向石岩的目光凶厉异常,恨不得将石岩吞入口中咀嚼咽下。

暴玲天物啊!真是暴玲天物!这该死的人类小子何德何能?怎配拥有一颗白玉灵果?这白翼族的族长想干什么?莫不成看上这人类小子不成?不是听说白翼族的族长一直洁身自好,族长终生不能婚嫁的么?

一道道念头在脑海中掠过,轧吉心疼的牙痒痒,暗道要是自己有一颗白玉灵果”绝对可以发挥出白玉灵果的最大功效,将实力硬生生拔高一筹。

耳惜啊……

“羽柔族长,你不是开玩笑吧?”卡巴双眼圆睁,表情奇怪之极,“这人类小子值得你动用一颗白翼族的至宝?”

轧猛、奕天漠和帝山,也是有些错愕”愣愣地看着羽柔。

石岩一开始并不知道白玉灵果的奇特,然而,通过对轧吉、卡巴这些人的细心观察,他霍然意识到那白玉灵果必然乃是极其珍贵之物。

若不然,这些人不会那么惊讶,不会这般的表现古怪。

羽柔想做什么?

莫不成侵犯了她一下,她对我真的生存了情愫不成?我的魅力真的有那么大?

石岩暗暗想,却将所有惊讶之情收敛,表情淡漠正常,仿佛不知道白玉灵果的特殊,依旧是那一副不知死活的模样。

“你们不觉得阴兽山的变化很古怪?”羽柔俏脸缓缓凝重下来,神情肃穆道:“阴兽山外围禁制松动,内部禁制则是越来越强猛”难道你们没有想起什么?我们两族的祖先,对这种异常应该有着共同的认识吧?”

帝山、轧猛、奕天漠、卡巴四人,身躯一震,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眼中满是惊惧之意。

“你是说?”,帝山欲言又止,望了望身旁的那些小辈,最终没有明说出来。

“我想应该是那样子,“”羽柔无奈的苦笑,“这是契机,却也有可能会是死局,具体应该怎么做,我想大家心中应该有数了。”,“我回一趟黑翼族,最多五日,我会将族内的“黑魁莲,带回来一片,希望他不要让我失望“……”帝山神情复杂,深深望了石岩一眼,忽然拂袖而去,巨大的黑翼在虚空中摇晃了一会儿,身影渐渐消失。

“黑,黑魁茶……”

轧吉只觉口干舌燥,不断地吞咽着口水,双眸异光闪烁,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哭是笑。

城墙上,包括雪菲、奕翠碧在内的所有阴魅族的青年族人,都是身躯轻颤,一个个两眼发光,呆呆的看着石岩,一副要将石岩生吃活录的狰狞表情。

“帝山,记得到多隆那边走一趟,让多隆也贡献出一瓶“天泉凝露柔朝着帝山离去的方向娇呼一声。

帝山人已不见,声音却还是远远传来,“好。”

“啊!”

轧吉和雪菲、奕翠碧忍不住尖叫起来,如白日见鬼一般,看向石岩的时候,脸色要多奇怪有多奇怪。

“这,这真是……”

阴魅族的青年喃喃低语,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似乎受了重大的刺激。

“咳咳,那个我们……”,奕天漠略有些不好意思,朝着那羽柔摊手尴尬道:“你们也知道,这遗弃之地的好地方都被你们翼族持有,我们三族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那个,我们不是不想出力,只是……只是……”

轧猛、卡巴也颇为尴尬,苦笑不迭,一副自己很穷的模样。

“我知道,我知道。”羽柔含笑点头,“你们的确穷了一些,这里的好东西确实不属于你们,不过……”

轧猛三人一愣,一副征询意见的模样。

“不过你们阴魅族在灵魂的认知上,却远远强过我们翼族。”羽柔笑了笑”不紧不慢道:“你们阴魅族在灵魂上的诸多修炼体悟心得,对我们翼族无用,但对这小子应该有点用,嗯,我的意思是你们三个大统领,开放各自的秘典之库,任由这小子去领悟体会,你们也知道境界上的提升,离不开这方面的心得,对吧?”

轧猛三人勃然变色,三起道:“这,这怎么行?”,“我们阴魅族的灵魂体悟心得,乃是族内的精髓,岂能让一个人类知晓?”轧吉大吃一惊,霍然站了起来,“他要是知晓了我们阴魅族种种灵魂秘术,一旦活着成长起来,岂不是我们整族的灾难?”

奕翠碧、雪菲也是惊骇莫名。

她们明白阴魅族的优势,阴魅族在对待翼族上虽然处于下风,但凭借着灵魂造诣的精神,她们面对灵魂孱弱的人类则是有着致命的伤害,她们的种种灵魂秘术,可以轻易让同级的武者失去反抗之力。

石岩身怀天火,本身就是阴魅族的克星,一旦知晓了阴魅族的种种秘术,阴魅族的人再想用灵魂秘术控制诛杀他,便会变得极其困难。若是有朝一日石岩境界提升到天位之境,那么娄个阴魅族的高手,将再也无人能够克制他。

真有那么一天”石岩完全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奴役整个阴魅族!

这是极其恐怖的一件事。

“他要是不能迅速成长起来,你们阴魅族的灾难,将会很快到来。

不用等他迈入你们畏惧的境界,你们阴魅族就会先一步灭族了!”,羽柔冷哼一声”,眸带煞,“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我们讲话的时候,你给我闭嘴!”

轧吉骇然,旋即急忙禁声,低头不敢多看羽柔。

“你们怎么说?”白翼族的族长又是嫣然一笑,冲奕天漠三人道:“你们不会也那么不知形势吧?”

“好,我会开放我的秘典库给他。”奕天漠沉吟半响,第一个首肯。

轧猛和卡巴虽然满心不愿,但是一想起阴兽山的异常,便通体生寒,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在奕天漠之后艰难的点头同意。

曹芷友、古玲珑、荐砚晴三女,神情呆滞,为这一连串的变故弄的云里雾里,不知道石岩到底凭借着什么,竟然让这两大异族痛下血本,不但对石岩的要求言听计从,竟然各自拿出族内最为珍贵的东西交给石岩。

在这些异族人眼中,石岩简直比他们亲爹还要亲爹,反观同为外来者的她们,则是沦为阶下囚,不是被弄死,便是要安排给石岩发泄兽丵欲。

两相一比较,曹芷岚三女郁闷的几欲吐血”暗骂老天不公。

“既然如此,那事情就好办了。”羽柔神态悠然,“这样吧,你们三人安排一处宅院,就让这小子先住下,你们三人秘典库的秘典,由我来挑选给他,当然,我不会去看你们的秘典,我挑选的时候你们看着便是,如何?”

轧猛三人千般不愿,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在我们三人的居所中垩央,有一片属于我的宅子,那里离我们三人距离不远,就安排他过去吧。”奕天漠沉吟了一下,旋即对奕翠碧点头:“你带羽柔族长和石岩过去,先安排他下来,再谈别的事情。”

翠碧神情复杂的点头。

任凭她如何猜想,都预料不到石岩不但没有被多隆干掉,竟然还被羽柔、帝山小心翼翼护送回来,这也罢了,帝山、羽柔这种翼族的族长,在对待石岩的时候,竟然那般的态度,甚至不惜将族内至宝取出来给石岩。

这是什么状况?

奕翠碧一个头两个大,想想当初石岩鬼头鬼脑的在树丛中张望,被她轻而易举用灵魂秘术拿下时的无能,再看看此时的待遇,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小丫头,你前面带路吧。”白翼族族长淡然微笑,伸手一指曹芷岚三女,一各条彩带从她袖口中飞出来,将这三女捆的结结实实。

羽柔一手扯着彩带,仿佛牵着宠物一般,带着这三女飞上天,空着的另外一只手,则是抓着石岩的臂膀,速度轻快,神态从容,在天上似乎还在和石岩低声调笑着什么。

“小子,我不是帮你,我是帮我们两族,你要是不争气,别怪帝山他们录你的皮。”

“呃,不论如何,我要谢谢你。嘿嘿,真没有想到,你竟然能够为了争取到那么大的利益,哈,放心,我会好好待你的。”

“好好待我?你小子真不知死活,要不是你现在还有用,我立即让你生不如死。”

“别这么严肃嘛,我知道你对我好”嘿嘿,放心,为了你,我也要努力一点,争取早日突破一层,拥有更强的力量掌控天火,助你们破掉那阴兽山中的结界。”

“希望你真的有那个能力,否则,谁也护不住你。

不多时,一座高五十米左右的雄伟石楼,渐渐出现在石岩眼帘。

奕翠碧人在前方,在那石楼中落脚之后,招手让羽柔过来。

羽柔拖着石岩和曹芷岚三女,在奕翠碧的示意之下,来到石楼的顶楼,在一个有篮球场般大小的宽敞石殿中站定,指着旁边一个个密封的石门,对羽柔、石岩介绍道:“这里还九个房间,有梳洗的地方,有……”

“行了。”羽柔挥手阻止了她的介绍,随手将曹芷岚三人扔下来”也不管失去力量的三女摔的头晕目眩,“你回去吧,我安排一下,会先去你父亲那边找灵魂秘典,你提前通知你父亲一声。”

翠碧不敢多言什么,点了点头”眼神复杂的看了石岩一眼,轻声一叹,便悄悄飞走。

“咦?”羽柔诧异的轻呼一声,盯着那奕翠碧的清丽背影望了几眼,旋即突然笑眯眯的对石岩道:“小子有一手啊,那丫头似乎对你颇为在意,莫不成,你将奕天漠的女儿也给那个了?”

“哪个?”石岩装糊涂。

“咯咯。”羽柔轻轻一笑,素手摇了摇,束缚在曹芷岚三女身上的彩带,蛇一般归入她袖口,挥了挥手袖口,这白翼族的族长淡淡道:“我知道你暂时识海没有异常,不过你识海的确特殊,五股奇特的灵魂之力并不安分,是有随时发生变故的可能性,这三个女人我给你留下来,若是不够,我还可以想办法另寻,阴魅族的灵魂秘典我也为你争取到了,该给你安排的,我一个不少你,只是希望你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境界拔高一截,我们等不了太久。”

“是不是阴兽山可能有巨变?”石著试探道。

缓缓点头,羽柔道:“我也不瞒你,如今的阴兽山的确非常特殊,很有可能将会发生大变,那大变一旦发生,我们两族可能会灭绝。嗯,确切的说,一旦阴兽山发生大变,这个遗弃之地将会不复存在,也就是说你们也难逃一死!”

石岩骇然,顿了一下,才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我终于知道帝山他们,为什么会那么大方了。”,“嗯,我就是想让你明白,你的进境,不但关平我们两族的安危,对你也是一样。就算是为了你自己活命,你也要争取,不然就算我有心让你活命,也没有能力。”羽柔难得肃容道。

“我有数了。”石岩点头。

“好了,我不多说什么了,这三个女人此时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你修炼途中一旦有异常,可以随时找她们泄欲。嗯,玩死了不要紧,只要你没事,她们死了”我会另外寻找女人为你补充,只要你能够快速突破。”羽柔当着曹芷岚三女的面,言辞无情之极,在她眼中曹芷岚三女似乎只是一种工具。

这三名无尽海未来的掌舵者,听着羽柔的话,面若死灰,娇躯微颤,却无力反驳。

“你好自为之。”羽柔翅膀扇动,曼妙动人的身躯摇曳着,缓缓朝着外面飘荡而去,“这里很安静,也很安全,你不用担心什么,只要专心修炼即可……”,羽柔声音渐渐飘忽,身影则是早早消失。

宽敞无比的石殿中,石岩神情阴沉,站在那儿似乎在衡量着什么。

在他身旁五米处,曹芷岚三女忐忑不史,扭扭捏捏的坐在石地上,彼此都看出了对方眼眸中的惊惧。

时间流逝。

石岩一直没有开口讲话,曹芷岚美眸已没有神光流溢,却默默注视着石岩,等候了许久,见石岩一直没有讲话的意思,忍不住轻咳一声。

从沉思中醒来,石岩眉头一皱,不冷不热的看了三女一眼,淡淡道:“你们运气不佳。”

“我知道你走了狗屎运!”古玲珑咬着银牙,一脸怨恨的看着他,“真没想到你竟是那么无耻的人,不但和异族人勾结,还想要帮助这些疯狂的异族人离开此地,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你激怒我很不智。”石岩笑了笑,身影一晃,已在古玲珑身前站定,伸手挑了挑古玲珑圆润嫩白的下巴”眼神经浮道:“你知道的,我可以随时干你,就在这里,没有人会说什么。”,古玲珑俏脸大变,突然捏拳轰向石岩”却忘记她一身力量尽失,小拳头轰出去,只落得个小手剧痛的下场。

“嗯,野性十足,我希望你被我干的时候”也能这般的疯。”石岩冷笑,不客气的隔衣在古玲珑酥胸上搓了一把,“嗯,果然是小巧玲珑,和你名字颇为般配。”

“啊!”

古玲珑吃痛后退”双瞳中已泪水泛滥,却怨恨的瞪着石岩,“我会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

“或许你的家族有这个机会,但你应该没这个机会。”石岩神情冷酷”身影一晃,又在古玲珑的身后出现”大手猛地在她翘臀拍了拍,淡淡道:“屁股也算挺翘,很不错,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够了!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算什么男人?”雀砚晴双眸满是怒气,忍不住娇喝道。

“哦?”,石岩哑然失笑,“你们当初近百人来追杀我们,就算是好汉了?裂砚晴是吧?天池圣地的圣女?你记不得当初在那门罗岛上,你是如何对待我和心妍的?当初在你眼中,我们算什么?是不是蝼蚁一般,可以随意捏死?”

狸砚晴眼神微变。

她当然记得门罗岛上的场景!

当初她并不知石岩和夏心妍的身份,为了得到玄冰寒焰的秘密,她让石岩和夏心妍上前送死,最终令石岩跌落玄冰深渊之中,惹得杨家勃然大怒,令天池圣地损失惨重。

因为判断失误,令天池圣地蒙受了重大损失,天池圣地的很多长老对她都非常不满,差点废掉她圣女的身份,一度让她对石岩恨之入骨。

这次杨家大变,她第一个请缨来苍穹海域,其目的和古玲珑一样,也是为了手刃石岩这个仇人。

只是世事难料,那么多高手进入深渊战场,不但没有杀掉石岩,反而落到如今下场。

“怎么,不会讲话了?”石岩冷笑,身影晃了晃,骤然在崔砚晴身前出现,在狸砚晴的惊呼声中,石岩伸手不客气的在她脸蛋上摸索了几下,旋即一把撕掉她那薄如蝉翼的神奇面具下来。

眉若远山,脸如精致画卷,不施粉黛,却冷艳逼人,这竟是和曹芷岚不相上下的绝色佳人。

曹芷岚和古玲珑两女,似乎也是第一次见到雀砚晴的真面露,在她脸蛋显露的那一霎,都是娇躯微微一颤,忍不住惊呼出声。

女人不论在什么时候,都在容貌上有着攀比之心,就连在如此境地下,这古玲珑和曹芷岚都忍不住暗暗拿自己和她比较。

曹芷岚暗暗比较了一下,轻轻笑了笑,发现那翟砚晴竟然各方面前不逊色她,芳心暗暗吃惊。

古玲珑则是颇为郁闷,脸色有些不好看,她自知自己逊色一等,自然不太愉快。

石岩一阵恍惚,盯着她深深望了一会儿,突然失笑道:“难怪了,我说天池圣地也不会选个丑女来做圣女的,呵呵,的确生的一副好皮囊,嗯,如此甚好,这样老子在草你的时候,才不至于反胃。”

翟砚睛自知反抗无效,在石岩的放肆打量之下,只是冷冷的回望着他,双眸中煞气凝炼,道:,“杨家人虽然跋扈狂妄,却没有这种欺负弱女子的英雄好汉,看样子你会是例外了。”

“不错。”石岩哈哈大笑,也是轻佻的勾了勾荐砚睛的下顾,“我想在无尽海应该没有几人看过你,更加没人这般轻薄你,真没想到老子运气这么好,在这个鬼地方反而桃花运接踵而来,可以享尽艳福。”

“石岩,我们其实可以好好谈谈。”

一直沉默的曹芷岚突然开口,她比古玲珑、曾砚睛镇定许多,在这个时候,她依旧恬静不惊,微笑道:“我知道在如今这个情况下,你虽然看似受到尊敬但真正的待遇其实和我们没什么不同。”石岩冷哼一声,暂时放过了翟砚晴,别头冷冷看着这个夸夸而谈的女人,讥笑道:“没什么不同?我怎么没发现啊?我只知道这些异族人为了讨好我,会将族内至宝乖乖送到我面前我只知道那些异族人将你安排过来就是让老子享受的!而你们,你们有什么?你们只是工具,让老子泄欲的工具,除此之外,我不知道你们还有什么价值。”

“石岩你积点口德行不行?”狸砚晴冷喝,颜面有些挂不起,要不是没有力量可用,她会第一个撕烂石岩的嘴。责玲珑娇躯颤抖,也是狠的牙痒痒,但吃过大亏的她,却不敢再次挑衅。石岩的狂妄和无耻,她之前已经见识过了,身上两个敏感之地遇袭,古玲珑的骄傲已被彻底撕裂她现在已经真正认清了现状,知道在这么一个鬼地方,在身体力量都被禁锢的情况下,冒然挑衅石岩只是自找苦吃。

“积德?”石岩满脸古怪,“你也懂得积德么?婊子而已装什么圣女?”

瞿砚睛美丽动人的脸蛋,突然煞白如纸她娇躯颤了颤,死死咬着下唇,一副恨不得和石岩拼命的架势。

曹芷岚苦笑,“我们都是那些异族人的眼中钉,我知道石岩你和我们略有不同,不过哪有怎么样?你现在还有利用价值,但你一旦利用价值没了,你的下场说不定比我们还要惨!到时候,那些异族人对待你的手法,必然比对待我们的时候还要残忍!”

耸了耸肩,石岩不在意道:“说完了么?”

曹芷岚讶然,无奈点头。

“不论我将来下场如何,但现在我至少不受丝毫伤害,并且可以尽情享受异族的一切”而你们,就是我享受品之一。”石岩冷笑”“曹芷岚,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让我和你们联手,解救你们,和你们一起对付这些异族人对吧?”

曹芷岚点头。

“就凭你们?”石岩一脸的不屑一顾,“我就算是救了你们,你们真以为你们可以帮助我?这里阴魅族的族人,随随便便一个,便可以轻易制住你们,将你们灵魂禁锢,你们怎么和他们斗?卡巴、轧猛这些人身体虽然孱弱,可灵神境界造诣已达通神之境,只要他们动动念头,你们就马上灵魂爆碎,你们竟然可笑到认为你们对我有用?”

古玲珑、翟砚晴面如死灰。

倒是曹芷岚不为所动,犹豫了一下,才道:“你说的没错,我们几个的确没有办法和这些异族人为敌,不过,只要你有办法将我的力量全部恢复,并且让我有一夜时间准备,我可以联系到我们曹家人,只要我将这边的消息传出去,我想我们几家人,应该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

“联系外界?”石岩有些动容。

“不错,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准备,我的确能够联系到我们曹家人。”曹芷岚肯定道:“一旦我将这边的消息传递了出去,凭借着我们无尽海各方高手的智慧,应该可以很快知晓这些异族的来历,找寻出对付他们的方法。”

岩点了点头,摸了摸下巴,淡淡道:“方法不错,不过很抱歉,我不接受,不但不接受,我还会看着你,免得你真的能外界联系上。”

此言一出,古玲珑和翟砚晴俏脸大变,一起仇恨的看着石岩。

“石岩……”曹芷岚满脸恳求,“求你了,你想想看,阴魅族对我们有着天生优势,他们灵魂上的特殊,可以让他们轻而易举的毁掉我们,还有翼族的三大族长,一个个野心勃勃并且实力非凡,一旦他们进入了无尽海,对我们无尽海所有武者都是灾难,很有平民百姓都会因此身亡,你就算是不喜欢我们,也要考虑大局啊。”

“别人死活与我无关。”石岩神情冷酷,“我只知道,你们几方人不会放过杨家,更不会放过我,我可没那般深明大义,少他妈的在我们面前标榜什么。”

“你!”古玲珑终于再次忍不住了,“你有没有良知?你知不知道这两族人进入了无尽海,会对无尽海造成多么的损失?知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因为你的决定身死?”

“哦?”石岩冷笑,“你们和第四魔域的人合作,就算是有良知了?因为你们”第四魔域和冥人将会大举入侵无尽海,此时的无尽海,说不定已经生灵涂炭了,再上了这两大异族,也没什么不可,说不定这两大异族,还能牵制一下魔人和冥人呢。”

“什么?”

曹芷岚、古玲珑、翟砚晴同时尖叫起来,神情骇然道。

“第四魔域和冥人之间的通道应该已经形成,魔人和冥人联手,先灭杨家,让通往魔域的天门失去守护,然后要不了多久,魔人和冥人便会联手进入无尽海,现在无尽海说不定已经是魔人和冥人的天下了,你们就算是将消息送出去,也没什么屁用。”石岩冷笑道。

三女一脸呆滞,眼神中满是惶恐”第一次心寒了。

PS:这章九千字,我就不拆成三章了,多的三千字,补昨天欠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