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侍奉你为主!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19:48 字数:3619 阅读进度:282/1845

九幽噬hún焰的尖叫,压过丫yīn兽山崩碎的巨大声响,它在多隆的脑海显得极为惊慌。

多隆双眼已逐渐失去神采,眼瞳深处有着浓浓的银sè死寂,很显然,就这么一会儿功夫,灰翼族的族长,便被它给焚烧了灵hún,失去了生命。

帝山、羽柔这两名翼族另外的族长,看着多隆的死亡,lù出惊惧之sè。

但九幽噬hún焰的尖叫,又让两人听出的希望,不由更加正视身旁的石岩,更加慎重的考虑先祖的那个遗刮……

冥冥之中,难道真的早有注卸帝山两人,忍不住泛出这么一个念头,想到要按照祖刮,shì奉这么一个rǔ臭未干的小子为主,两人生出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可他们却笑不出来。

帝山心中明白,没有石岩的到来,yīn兽山虽然不至于那么快崩溃,这空间虽不会短时间归于虚无,可他们却挣脱不掉命运的枷锁,必将永远被禁锢在这里。

尤其是,他们两人已经迈入通神之境,假以时日,是有希望踏入真神境界的。

在这个诡异的空间,一旦他们踏入真神之境,迎接他们的,不会是欢呼,而是来自于云霄中的神罚!

卡巴、奕天漠、轧猛三人,在发现九幽噬hún焰出来之后,早已逃的无影无踪。

yīn兽山的碎塌还是继续,云霄中惊天动地雷轰”依旧没有停息。

山腹中的几人,比任何人都知道这里即将消失,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个空间也将归于虚无,时间非常紧迫!

“收了它!”

石岩扬起戴着血纹戒的那只手,遥遥用戒面对向多隆,冷酷的低喝。

灿灿虹光,骤然从血纹戒中爆射而出!

一束束虹光,如浪涛席卷向多隆”将已死的多隆瞬间笼罩。

“毕!”,藏匿在多隆脑海之中的那一张清秀的妖异小脸,被硬生生逼出来!

它脱离了多隆的脑袋,不由自主的朝着石岩飞来。

帝山、羽柔脸sè一变,下意识的就要往后撤离。

两人马上察觉到自己的心寒,愣了一下神,又急忙停下来往后撤离的脚步。

无路可退。

只有身在蓝光之中,才可以阻挡那家伙的灵hún侵袭,离开了蓝光的护佑,不论往什么区域逃离”都难以拜托那家伙的灵hún焚烧。

因此,帝山、羽柔很快反应过来,老实的停了下来。

“不!不!!”

九幽噬hún焰惶恐的惊叫,不断地挣扎,试图摆脱血纹戒的吸扯。

可无论它如何努力”在那虹光的照耀之下,都显得那般的无力”那般的柔弱。

在石岩、帝山、羽柔的注视下,这被封印在yīn兽山内部的神奇天火,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竟一点点被血纹戒吸了过去。

石岩那只手,探出了蓝光屏障,遥遥指向它。

终于,九幽噬hún焰化为一束银光,在石岩手指上的血纹戒中一闪而逝。

山腹中缭绕的天地yīn气,骤然溃散,再也凝聚不起来。

“轰轰娄!”

yīn兽山仿佛失去了最后存在的必要,以比先前猛烈数倍的速度,快速崩塌。

帝山、羽柔还沉溺在震惊中,略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石岩,看着石岩手上的血纹戒,有些不相信看到的事实。

九幽噬hún焰一入血纹戒,石岩甚至没有放出心神观察内部,立即冲向那石台,将石台上的流云破天棱捡起来,直接存入幻空戒内。

“走了。”石岩看向帝山、羽柔,淡然一笑,“现在我们应该平安了。”

“嗤嗤嗤!”,头顶云霄中传出灿灿华光,一阵强烈之极的能量bō动,从那华光之中传来在天雷轰鸣声中,一阶阶石梯,突然在石台到云霄之间的空间凭空显现出来,那石梯直通头顶的云霄光芒汇集处,仿若连接九天深处的天梯,通往神秘不可预知的某处。

“天梯垂落……先祖的遗刮,竟然,竟然是真的……”

帝山抬头望天,神情恍惚,喃喃低语,似乎陷入了某种久远的回忆中,竟一时傻了。

羽柔愣了一会儿,美眸逐渐明亮,半响突然咯咯jiāo笑,笑的前俯后仰,捧着肚子,仪态全无。

石岩满脸疑huò,不解地看向两人,不知道这两位在这个敏感的时候,发的是什么神经。

“果然是你!”羽柔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捂着肚子指着石岩,jiāo笑不已,对帝山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帝山雄伟的身躯骤然一震,神情复杂之极。

沉默半响,不顾山体的崩塌,在乱石飞射中,帝山突然单膝着地,朝着石岩跪伏下来”低下高傲的头颅,沉声道:“黑翼族族长帝山,从今日起,立誓shì奉你为主,至死不渝。

“白翼族现任族长羽柔,立誓shì奉你为主,至死不渝!”羽柔也收敛了笑容,神情肃穆的单膝跪地,轻声jiāo喝。

石岩目瞪口呆。

“轰轰轰!”,yīn兽山开始彻底崩碎,山体如被巨斧劈砍,化为一块块硕大无比的巨石,朝着周围滚落。

一束束密集的雷电网,不知何适起,消失无影。

云霄深处,一片寂静,灰méngméng的天空,闪现出一片蔚蓝……

“这,这是?”石岩愣在那儿,不知道帝山、羽柔到底想做什么,也不知道两人究竟是不是真心,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此韦好在两人并未让石岩欠等,跪拜之后,帝山、羽柔一起站了起来,抬头看看了那直通云霄的天梯,羽柔轻声一笑,道:“主人,上天梯吧,我们可以脱离这个鬼地方了。”

主人……

石岩细细咀嚼着这两个极其沉重的词语”眉头深深皱起来,“你们是认真的?”,“从今天起,你便是我们的两族的主人,至于灰翼族那边,没了多隆,我们也会让他们老实遵循祖刮。”帝山眼中闪过一丝yīn厉”“主人身怀三种天火,你的存在,便是yīn魅族最大的恐慌,再加上我和羽柔的压力”我想yīn魅族也不得不屈服!”

“这……”

“主人,你的到来,便是天意的安排,我们只是遵循上天的安排。”羽柔嫣然一笑,朝着石岩眨了眨眼,“我早前向主人解说过,能够助我们两族脱离这里遗弃之地的你,又恰巧身怀不死神王血脉的人”便是我们两族的主人,我们必须遵循先祖的遗愿。”

“这里快要塌了,主人,先上天梯吧。”帝山轻喝。

石岩不知道两人到底想干什么,但从两人身上,他真的没有感觉到恶意,犹豫了一下”他便径直站在那石台上天凭空显现的石梯上,朝着石梯上多走了几阶。

帝山和羽柔,等他踏上石梯”才在他之后走上来,处在他身下的两个石阶。

yīn兽山的大爆炸,不出意料的发生,在巨大的轰鸣声,这座屹立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山峰,一点点的崩碎,以石岩三人的石梯为中心,向四面八方倾斜倒下。

石岩站在那石梯上,出奇的发现这yīn兽山的粉碎崩塌,竟然丝毫不能影响他。

确切的说,这yīn兽山的崩碎,似乎受着某种力量的约束,没有一块石头碰触到通往云霄的石梯,石梯周遭的那些区域,竟然没有那怕一块石头溅射进来。

这是极其不合常理的,却那么自然而然的发生,自然到让石岩觉得,本来如此。

很快地,yīn兽山在巨大的轰鸣声中,不复存在。

雄伟的山川,在极短的时间塌陷,巨石散落周遭,蔚蓝sè的天穹之下,本来屹立yīn兽山的区域,只有一个通往云霄的天梯,还三个站在天梯下方的人。

yīn兽山外围的两族强者,早已经躲的远远,躲避yīn兽山崩塌可能造成的死亡。

当这座屹立在遗弃之地数万年的山峰,彻底悄散之后,终于惊奇的看到了那通往云霄的石梯,看到了石梯最下方的三个人。

yīn魅族那边,奕天漠、卡巴、轧猛神情骤然一震,眼中爆射出不敢置信的身材,呆呆的看着天梯,看着石岩三人。

帝山皱着眉头,远远瞅了那三人一眼,淡淡道:“奕天漠,卡巴,轧猛,你们三人过来,我有话要说。”

奕天漠三人愣了一下,旋即立即飞了过来。

周围成千上万的异族族人,都仰首望天,看着那云霄之下的天梯,看着天梯上的几个大人物,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晃间,奕天漠三人来到帝山身旁,三人神情肃穆,过来之后,几乎同时间道:“那九幽……”,“被他收了。”帝山大手一扬,一圈奇妙的bōdàng扩散开来,将他周围的空间暂时锁住,不让任何声音流出去。

奕天漠三人神情一颤,神情动容。

“重新给你们介绍一下。”,羽柔忽然脸sè一正,指着石岩道:“这是我们的主人,也是三种天火的拥有者,他身体中流倘着的,乃是不死神王的血脉。我想,你们应该知道祖先的遗i,身为yīn魅族的三大统领,应当知道应该怎么对待他吧?”,“什么?”轧猛率先惊叫起来。

“我说的不够清楚么?”,羽柔黛眉一皱,冷声道:“能将我们两族带离此地,并且拥有他们血脉的人,便是我们将来shì奉的新主!你们三个,莫非想要无视先祖遗i?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奕天漠神情一颤,不由问道:“多隆呢?”

“死了。”帝山眼神骤然yīn冷下来,森森看着三人,道:“他被九幽噬hún焰焚烧成灰烬了,而九幽噬hún焰却在主人手中,嗯,就算是暂时不能动用九幽噬hún焰的力量,主人的两种天火,也足以将你们yīn魅族灭族!”

奕天漠脸sè悚然一变,迟疑了一下,突然恭声道:“yīn魅族统领之一,奕天漠,愿shì奉你为主。”,他对着的方向,是石岩。

卡巴、轧猛瞳孔骤然一缩,半响,这两人忽然吐出一口气,垂头丧气的同时躬身,朝着石岩低下高贵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