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飞来横福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19:49 字数:4451 阅读进度:316/1845

窗口。

石岩仰着脑袋,凑在窗沿边上,俯瞰着下方碧蓝色的池水。

在雾茫茫的烟雾中,一道道俏丽的身影模样模糊,娇好的酮体沉入池中,看不分明。

许多俊俏的青年武者,衣着华丽,和他一样也在窗边嬉笑着俯视下方,时不时吹吹口哨,神态惬意。

他所在的位置,和那古玲珑、瞿砚晴相隔了十来座,中垩央隔了数十人,加上他没有一言一语,那边的古玲珑、瞿砚晴大半的注意力,也都放在窗外,所以并不知道他也在这儿。

楼阁中,一个个身着三神教教袍的卫士,来来往往,将许多免费的水果端上来,分发到各个桌位。

日岛很少对外开放,如今出现在日岛的武者,都是跟随各自的长辈而来,在家族、宗派内都有些身份地位,算是三神教的客人。

因此,圣光山山脚的浴场一直免费开放,就连许多酒楼,也都有免费的食品水果奉送。

当然,真正稀罕珍贵的佳肴,三神教不会拿来免费,想要品尝,必须缴纳相应的费用。

石岩对三神教这一块盛传的特有美食,兴趣并不是很大,那些免费奉送的水果点心,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所以坐下来后,他没有额外叫卫士过来,去购买消费额外的美味。

一道常人难以察觉的灵魂讯念,悄然在他脑海之中释放出来,讯念来自于奕天漠。

“主人,这里果然来了许多人,说是要拜访我们,要找你一叙。其中有灵宝洞天、东方家和阴阳洞天的武者,你之前出手教训的那几人,也都一并过来了,要不要会见?”

奕天漠的灵魂讯息,从数十里之外传来,念头精炼不散,就像是在他耳畔话语。

沉吟了一下,用神识意识将奕天漠留下来的念头依附,石岩回讯:“不用管他们,不论何人前来,一律不见。”

“知道了。”

奕天漠悄悄将那灵魂念头收回,石岩脑海恢复了清明,眼神也渐渐便是深邃。

“嗯?”回过神来,石岩忽然轻呼一声,皱了皱眉头,看着面前端坐的一人,沉声道:,“你是谁?”

他对于灵魂奥义的掌握不如奕天漠,之前和奕天漠交流的时候,必须要全身心投入,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脑海的灵魂波荡上,所以疏忽了身旁的变化。

如今和奕天漠交流结束了,他警惕性才要提升,马上发现在他对面,竟坐着一名大大咧咧的青年。

这人穿一件huā里胡哨的五彩长袍,袍子上五彩斑斓,绣着各类huā草鸟兽,怪里怪气的。

不过此人虽然衣衫古怪,相貌却极为俊美,面如冠玉,眸如寒星,那张脸像是精美的艺术目像,甚至比一般的美女都要精致秀美。

在石岩的注视下,这人一脸讨打的懒散笑容,一只脚翘在桌沿边上,吊儿郎当的吃着一串葡萄,笑嘻嘻道:“我也是来无尽海游玩,在下夜长风,以前是灵宝洞天的人,现在被扫出师门,已经一身清净。”

一边嬉笑着,夜长风一边伸出比女人还白皙的左手,遥遥召唤来回走动的卫士,扬声道:“上四坛子“烈日之焰,来,那个赠送的下酒菜不要忘记了。”

“啪嗒。”

一袋子沉甸甸的晶币,从他手心弹射出去,准确的落到堆笑而来的一名三神教的卫士手中。

“我们边喝酒,边看美女,嘿嘿,对于女人,我也非常有兴趣,我们可以相互讨论。”

此人一点不见外,随手拿过一个苹果,狠狠地咬了一口,笑容暧昧的指了指隔了几座的古玲珑和瞿砚晴,压低声音鬼祟道:“那两个丫头,才是极品,两人一个是古家的千金,一个是天池圣地的新任圣女,不但模样出众,还是战榜好手,尤其是那天池圣地的圣女,她面具下的那张脸,当真是让人魂萦梦牵啊……”

夜长风一脸沉醉的模样,添了添舌头,眼神**,说着说着又嘿嘿笑了起来。

他讲话的时候,那一名收了钱的三神教卫士,效率极快的将四坛子“烈日之焰”,加几盘子下酒小菜端了上来。

他懒洋洋站起,随手拿起一坛“烈日之焰”昂头粗犷的猛灌了几口,旋即抹了一把嘴角的酒渍,赞道:“这酒够劲!”

石岩靠在椅背上,轻轻眯着眼,冷眼望着夜长风,沉默不言。

“你不试试?”夜长风凑上前,将一坛子“烈日之焰”推到石岩面前,一本正经道:“这酒可是三神教独有的,“烈日之焰,的秘方还是三神教以前的一位日神配制出来的,入腹如火炎焚烧,又醇又烈,绝对是爷们喝的好酒。”

石岩依旧沉默不语,不过却将面前的那一坛“烈日之焰”拧起来了,当着夜长风的面,一口气灌了一半下去,旋即“嘭”的一声将酒坛放在桌子上,冷眼看着夜长风,淡淡道:“说吧,找我做什么?”

夜长风脸色的笑容一僵,揉着乱糟糟的碎发,尴尬的笑了笑,“你看出来了?”

“身怀天火排名第四的“炼狱真火”竟然还和“炼狱真火,融为一体,你对于你的天火的理解和认知,并不逊色尸神教的教主青冥,对他那毗绝尸火的认识。而你,却只有地位之境,假以时日,你或许会超过那青冥。”

石岩冷然一笑”“天火与天火之间相互可以感应,你坐在我面前,自然是感应到了我身上同样有着天火的气息,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准备丰什么?”

天火与天火之间,大部分可以相互吞食吸收,一种天火如果吸收消化了别的天火,不论是对于天火还是天火的主人,都是极其美妙的收兑半小时前,他和尸神教青冥对持的时候,他就知道青冥对他身上的天火起了贪念。

要不是奕天漠三人在,加上那日神唐渊南突然出现警告了青冥,青冥必然会不顾一切将他身上的天火吸收掉。

只要青冥将他身上的万年地心火吞食了,青冥的神通境界,便会立即迈入新的层次,将来的潜力,也会让人为之惊颤。

这夜长风,身怀炼狱真火,他的到来,让石岩自然立即谨慎起来。

“传说中炼狱真火来自于炙热的炼狱,乃是炼狱的火炎之源头一作为排名第四的天火,炼狱真火据说可以融化一切金属矿石,因此,炼狱真火不但可以御敌,还可以作为炼制丹药、秘宝的催动火炎,如果持有炼狱真火的人,还是一名炼药师或炼器师,那他在这两个领域将会事半功倍,达到一般人难以达到的高度……”

玄冰寒焰的讯念,悄悄从血纹戒中传递出来,令石岩对于炼狱真火的特性多了些了解。

“别误会。”

夜长风干笑着举手,示意自己并没有任何恶意,等他见石岩并没有异常举动之后,才又恢复先前的吊儿郎当,嘻嘻笑道:“我碰到你纯粹是意外,我来喝酒,发现你身上有天火的气息,就过来看看,并没有别的想法。”

“那就好。”

石岩点了点头,眼神淡漠,从容不迫的乞,着生前的点心,不客气的喝着夜长风点的美酒,悠哉悠哉地看着俯暇下方的泉水池,再也没管那夜长风。

“其实……”

夜长风欲言又止。

石岩看也没看他,仿佛没有听见,继续将注意力放在下方的浴场。

“其实,我想和你做笔生意,我不知道你身体之中的天火属于那一种,但我想,如果你帮我一把,我可以淬炼一件圣级秘宝出来。”夜长风野心勃勃,眼神炽热道:“我虽然拥有炼狱真火,但因为我修为较低,并不能将炼狱真火的力量发挥出来,可炼制圣级秘宝却需要足够的火炎强度支撑,所以颇为遗憾,我始终不敢动手……”

“没趣,石岩头也不回,直接拒绝。

“你就没有趁机夺取他体内炼狱真火的想法?”玄冰寒焰的念头,突然从血纹戒之中传递出来,“这小子修为虽然和你一般,但以你的变态,想要诛杀他,并不是困难的事,你这鬼戒指如此诡异,在他死之后将他体内炼狱真火吸收,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你觉得呢?”

“他只有地位之境,却能够将炼狱真火真正融合,你真以为他好对竹?”石岩心中冷笑,“据我所知,似乎只有神境武者,才有将天火真正融合的资格。我和青冥见过,我发现就连青冥和天火的融合度,也达不到这小子的境界,更别提我了。”

“有点道理,这家伙的确有点古怪。”玄冰寒焰认同了他的说法,不再出馊主意。

“其实,我对那青冥,反而更感兴趣一点……”

“啊,你没搞错?青冥可是神境啊!他那毗绝尸火,也非常变态,他与那毗绝尸火的融合度虽然不如这小子,但他境界太高,能够动用毗绝尸火的力量,远远超过那小子,你莫不成疯了?”

“或许吧,我看那青冥,十有**对我也有兴趣,我们静观其变,找机会下手。”

“……,他和玄冰寒焰暗暗交流的时候,夜长风尴尬的搓揉着一头乱发,焦急的衡量着什么。

半响,夜长风突然咬了咬牙,恨恨道:“只要你帮我,那圣级秘宝当真炼制成功了,那秘宝直接归你!”

石岩眼睛一亮,骤然回过头来,看傻子一般看他,“你没疯吧?”

“快疯了。”夜长风笑容难看之极,“你也知道圣级秘宝的价值,在无尽海,每一件圣级秘宝都是各方势力的镇宗之物,我甘愿将它割让给你,只愿你助我一臂之力。”

“你能从中得到什么?”石岩讶然不解。

“我修炼的功法特殊,境界的突破必须通过炼制秘宝,如果我能够成功将一件圣级秘宝炼制出来,我或许可以从地位之境,直接踏入涅盘巅峰,甚至有可能踏入天位之境。”夜长风沉吟了一下,才双眸灼热道。

石岩身躯一震,沉声道:“看样子你得到的并不少。”

“如果什么都得不到,我会下那么大的血本么?”

夜长风苦笑一声,“我要炼制这样秘宝,必须找一名身怀天火的人协助,那个……虽然我也知道尸神教的教主青冥身怀天火,但我却不敢与他合作,你也知道,天火与天火之间,大多数时候是可以相互吞食的,我和他境界相差太大,又失去了灵宝洞天的庇护,所以我不教……”

石岩默然不语,皱眉仔细衡量了一下得失,不由生出一种天生掉馅饼的感觉来,他只需要付出天火的协助,就能得到一样圣级秘宝,这和白白捡来的,有什么区别?

“你小子有把握没?”沉吟了一下,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石岩道:“你别什么都不懂,只是纯粹用来试炼,让我陪着你一起瞎折腾,最终和你一无所获。先声明,老子很忙的,没那么多费时间陪你瞎耗。”

“放心,在此之前,我已试过无数次了。”夜长风傲然一笑,信心满满道:“只要你帮我,我保证你事后可以得到一样圣级秘宝,相信我!”

“我就相信你一次。”石岩咧嘴,“我答应了。”

“那好,我们来谈谈细节。”夜长风上前一步,压低声音:“材料我已凑的七七八八了,不过还差一点点,这件灵级秘宝有些小特殊,是这样子的……”

“踏踏。”

就在此时,楼梯口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个酥软入骨的声音,从那楼梯口轻飘飘传来:“夜长风,你给我出来。”

夜长风一呆,旋即满脸尴尬,急忙转身背对着楼梯口,绊装认真的看着那温泉池。

他那张俊美非凡的面容,在石岩的注视之下,忽然扭曲,骨髅悄悄移动,脸皮被拉伸开来……

只是三个呼吸时,他竟变了一张脸,成了一个病怏怏的白面书生的模样,脸色枯黄,眼神也是黯淡无光,整个人的魅力从天降到地,一下子丑了无数倍。

“行走江湖,总要懂些防身自救的小本事的,嘿嘿。”

夜长风忽然放松,又懒洋洋的翘着二那腿,继续饮酒吃菜,不再将即将到来的危机放在心上。

PS第一更,谢谢大家的月票支持,原来,你们还没有忘记我,谢谢!

今日三更!继续求月票,求推荐票支援!给我动力,我便会加倍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