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狂态毕露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19:50 字数:3581 阅读进度:365/1845

当年九十三号埋尸之地,石岩生印轰入两具天尸体内,让这两具天尸产生异变,像是开启了灵智,使得他和这两具天尸有了奇妙的联系。

事后他感悟许久,才明白生印的妙用,知道两具天尸和他之间的联系,全部是因为生印的进入天尸体内。

时隔多年,这次再见到这两具天尸,为了将彼此的联系加深,他再次轰出了两个生印,这次的生印,融合了三大生命体和他精元的力量,拥有的奇异效果似乎更强!

生印进入天尸体内,他灵魂和这两具天尸突然再次了更加深厚的联系,他甚至可以感应到这两具天尸的亲昵之意。

两具天尸站到他身前,迷茫空洞的眼瞳,竟渐渐生出一丝人类才有的依赖情意,怔怔地看着他,像是在等候着什么。

无比美妙的感觉。

石岩有种可以随意御动使唤这两具天尸的感觉,他试着传递一缕神念,伸手指向对面的那些阴阳洞天的弟子。

不出所料,这两具天尸突然横飞而出,犹如两头吃人的妖兽,直扑向对面山腹中的阴阳洞天的弟子,浑身尸气了然不散,气势惊人。

石岩心中大喜,飞身钻入那磁殛域场中,磁殛域场中的绞杀之力,被他控制着,分出一块安静之地,将那尹海的尸体放入其中。

人在磁殛域场中,吸收着来自于尹海的一身精气,石岩就这么悬浮在死寂山岭的中央,因为磁殛域场的存在,尹海尸身不落,静静地悬浮在他身后。

磁殛域场虽然存在着,但肉眼难见,在那些尸神教、阴阳洞天的武者眼中,尹海尸首的静静悬浮,显得极为的诡异,让人从心灵深处泛出一股子寒意。

身处磁殛域场中,石岩冷酷的飞向对面的山腹中,再次催动体内气旋,感受着汹涌澎湃的力量灌体而入,他忽然凝炼心神,猛地钻入血纹戒之中。

“出来!”

全身力量霍然爆发,石岩气势瞬间滔天,猛地爆吼一声。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感悟,他知道若想要将那把神秘巨剑呼唤出来,肉身必须拥有足够强悍的力量,只有身体中的力量累积到一定程度,他才能够御动这柄神秘巨剑。

果然。

当他力量凝结到一定程度,全身筋脉都开始胀痛的时候,那柄深藏在血纹戒中的神秘巨剑,终于再次从中飞了出来。

一手抓着这柄巨剑,一股狂暴的吸扯力,瞬间将他体内力量吸走,在他身体力量疯狂的流逝之中,这柄神秘巨剑剑体上的紧闭的诡异眼睛,一只接着一只睁开来。

每当有一只眼睛睁开来,这柄神秘巨剑弥漫出来的邪恶气息,便浓厚一分!如一头蛰伏亿万年的上古巨魔,正一点点从无尽黑暗深渊内爬出来,要将这天地一口吞没。

握着这柄神秘巨剑,石岩主魂一阵颤动,识海犹如明镜一般,竟将身旁一切能量波动照耀出来。

识海的每一缕神识,都像是成了镜面的一块,他不消将神识放开,却能够看见身旁武者身体的能量波动!

在他眼中的武者,身体之中的一缕缕能量的流动方向和轨迹,竟变得无比的清晰明显!任何一个武者只要释放武技,动用体内的力量,他都可以看见!

石岩双眸骤然明亮如寒星,熠熠生辉。

他眼中的世界,一下子变得不同了,空气之中存在着的游丝般的天地灵气,周围山脉地底的尸气,包括草木之精气,各种各样的天地能量,像是忽然鲜活了过来,肉眼可见。

无比奇妙的体悟!

握着这柄巨剑,仿佛通过这柄巨剑之上睁开的眼睛,他破除了一切雾瘴,将这个世界真正的本质看清了。

同时,一股邪恶的气息,顺着巨剑的剑柄,没入他识海,像是和他主魂合一,一种毁灭一切生灵的**,不可抑止的从心灵深处升起,不可抹灭!不将一切生灵斩杀,这股**似乎永不会停止!

赤红色的双眸之中,满是嗜血残暴的疯狂之色,在那恐怖的邪恶**催动之下,他忍不住仰天咆哮,如地狱的灭世之魔,尽情挥发着无尽邪恶。

青冥勃然变色。

梵香云则是一呆,急忙再次施展种种心灵幻境,想要来撼动石岩的心志,让石岩坠入迷境不醒。

然而,种种用心灵武魂催动的阴阳洞天的迷幻武技,一碰触到石岩的眼睛,却像是突然失去了作用,各类心灵幻境的神念波动,都被石岩眼中的嗜杀残暴给一眼看灭掉,竟丝毫不能影响石岩本心,不能让他的心乱上那怕一秒钟!

梵香云心中骇然,她天生拥有蛊惑人心的心灵武魂,在这武魂的帮助之下,阴阳洞天所有魅惑人心的武技,她不但可以轻易掌握,还能够将那些奇异武技的威力提升数倍。

这么多年来,依仗着奇异的心灵武魂和阴阳洞天迷幻秘术的结合,不知道多少眼高于顶的强悍武者被她影响,要么成为她群下之臣,要么被她趁着心神失守轻易灭杀。

可真实境界只达到涅盘地步的石岩,却连番破除她的心灵迷瘴,当神秘巨剑在入手之后,石岩对于心灵武魂更是有了彻底的免疫,再也不受一丝影响。

如此变故,让梵香云大惊失色,赖以歼敌的天赋武魂失去功效,这对于她的信心简直是难以想象的重创,将她一下子打蒙了,竟生不出第一个冲上前和石岩交手的勇气来。

地皇一惊之后,终于从地上站起来,手持白纸扇,扶摇上天,浑身鸟雀飞舞着,抬手一招,一柄黄晶长剑在他手心显现。

百米长的赤黄色的剑芒,从那柄黄龙剑之中飞逸出来,剑芒凝炼延伸,化为一条身长百米,鳞甲密布的黄色长龙,无数鸟雀飞扑而上,钻入那黄龙体内,让这黄龙体内瞬间充盈了各类鸟雀的能量。

这黄龙身子蜿蜒扭动着,龙身鳞甲一起射出各类颜色的光束,气焰滔天,飞扑石岩。

与此同时,青冥厉啸一声,终于为尸王下达了命令。

三米高的尸王,仰天咆哮,吼声惊天动地,就连死寂山岭的一座座山川,都随着它的嚎叫震颤起来。

在嚎叫声中,尸王冲天而起,口中吐出五个蕴含五行之力的光团,五个硕大的光团在虚空之中凝炼起来,成了可以捆缚一切生灵的五行天暮,从石岩脚底一路束缚上来。

百米黄龙和五行天暮一出,荒岛风云变幻,天上的终年不散的阴云像是也受到影响,竟缓缓下压,如天塌下来一般。

石岩手持神秘巨剑,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阴云,发现那阴云之中有无数尸虫蠕动着身子,吸收着下方的恐怖尸气,尸虫受到尸王的操控,相互吞噬撕咬着,形成更多肥硕的尸虫,每一个新形成的尸虫,体积都会大上十来倍,体内蕴藏着的力量也会暴涨数倍。

数千万的尸虫蠕动着,相互吞食,形成了上万如肥蛆般的雪白尸虫,尸虫还留着黏糊的白色液体,恶心至极,和那五行天暮遥遥呼应,要从天上地下一起捆缚他。

身处磁殛域场之中,石岩一动不动,感受着身体之中的各种能量,疯狂的涌入神秘巨剑之中。

待到神秘巨剑的剑体之上,有三分之一的眼睛一一睁开之后,这神秘巨剑不再吸收他体内能量。

而这个时候,石岩终于挥剑,一剑斩向那头百米长的黄龙。

“嗤嗤嗤!”

神秘巨剑旁边的虚空,突然裂开一道道缝隙,像是一只只邪恶的眼睛,一股来自于异域的邪恶力量,瞬间灌入神秘巨剑中。

这柄神秘巨剑突然亮出血红色光芒,这荒岛虚空突然像是成了血海,那巨剑张开的三分之一的眼睛,眼瞳瞬间成了血红之色。

一股极度邪恶的毁灭气息,以神秘巨剑为中心,化为一束束粘稠的血光,突然溅射开来,向四面八方飞去。

一束束血光,犹如有着自己的生命,精准之极,朝着死寂山岭旁边闪耀洞穴丵口的尸神教、阴阳洞天的弟子射去。

血光入体,一个个尸神教、阴阳洞天的弟子,纷纷凄厉惨叫着,肉身快速溶解,转瞬间成了一滩腥味冲天的血水。

涅盘之境的武者,稍稍多支撑了一会儿,被血光没入的身体,溶解的慢了一些,却承受着更大的痛苦,什么能量似乎都不能阻止那血光对身体的腐蚀,只能暂时延缓一下,在更多的痛苦过程中,那些人也一一化为血水。

天位境的武者,反应要快的多,在那些血光飞来之时,一个个惊叫着遁走,看看躲过一劫。

一束束血光从神秘巨剑之中溅射出去,只要被血光没入身体的武者,或快或慢,全部成了一滩血水,他们一身的精气,却在血水之中不散,受着石岩神秘武魂的吸引,疯狂涌了过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石岩突然仰天狞笑起来,笑的无比的猖狂凶厉,感受着汹涌的精气入体,他手中神秘巨剑一动,一道恐怖之极的血光利刃,猛地从巨剑之中爆射而出,瞬间将那黄龙劈砍成两半。

数十只鸟雀从黄龙体内飞出来,却被那血光利刃扩散出来的邪恶力量影响,竟支离破碎,地皇依附在其中的一缕缕神念,则是被直接抹掉。

一只只鸟雀,如轻烟,就这般突然消失了。

石岩再次挥剑,一剑斜斜刺天,似乎将天穹捅出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出来。

藏匿在阴云之中,那数不尽的尸虫,尚未将应有的力量发挥出来,便被那苍穹中显露出来的大洞给吞没,永久流失在空间乱流之中。

“这就是力量啊!痛快!痛快啊!”

哈哈狂笑着,石岩犹如疯魔一般,手持神秘巨剑,在虚空之中摇头晃脑,神情越来越疯狂了。

青冥、地皇、天后这三名神境武者,呆呆的看着天上狂态毕露的石岩,忽然心生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