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明悟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19:51 字数:3322 阅读进度:393/1845

“我走了。,石岩忽然站了起来,一头钻入那通道当中”身体一入通道,那些消散开来的神识,不知为何,竟又重新飞逸过来,居然又落入他识海。

那些飞离识海的神识,似乎并没有离去太远,只是在寂灭罡风周围飞旋,在他一入那银色通道,似乎就不再受这凶地和寂灭罡风的影响,离开的神识,竟神奇的重新收入识海。

石岩大喜过望。

艾雅、彩衣等人只是一愣”也都惊喜的欢呼起来,不顾一切的飞上天,一起射入那银色通道。

顺着那银色光柱,在石岩之后,四人也一一穿出了这凶地。

凶地上方的山峰山壁处,宁泽和那两名天位境的武者,冷笑看着下方灰色烟雾聚集缭绕之处。

“那几人全部进入了下方的凶地,我看要不了多久,这四人都会死在凶地中。”宁泽冷笑着,神情阴厉“噬金蚕和我心神虽然截断,但只要那几人一死,我还是有办法感应到”噬金蚕和我们不一样,下方的凶地困不住它,只要那小子死了,我就可以将噬金蚕重新召唤过来。”

“少爷英明。”,两今天位境武著同声拍马屁。

突然,一个银色通道猛地从下方的灰色烟雾中贯射出来,一直冲向这一块山壁。

石岩的身影,在那银色通道中显现出来,扶摇直上,从下方的灰色烟雾中渐渐飞升出来。

“怎么可能?!”

宁泽忍不住尖叫起来,连连摇头”满脸惊骇”“那小子竟然穿过了凶地!这,这怎么可能?”

“少爷,艾雅、彩衣她们全出来了。”,一名天位境武者急忙叫喊起来”“情况不妙啊。”

宁泽脸色阴晴不定,看着缓缓飞出来的石岩,脸色变幻莫测,最终咬牙道:“我们走!以后再找这小子报仇!”

话罢,不等石岩真正出来”这宁泽急匆匆飞离开来,以最快地速度逃离这山壁。

宁泽离开不多久”石岩第一个从流云破天棱打开的通道中出来,在这山峰上停了下来。

很快地,艾雅、彩衣和劳里兄弟也一一飞出来,都露出劫后余生的神情。

一缕缕飞散出去的神识,这时候又重新进入石岩神识,石岩神情一震,忽然发现心境似乎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刚刚在那凶地内”他神识一一从识海离开,识海在剧烈的波荡中,更多的神识受到影响,主魂差点直接暴露开来。

死而后生!这是真正的死而后生!

这次神识重返识海,他忽然发现神识波动诡异”似乎触动了一种神秘的意境,这种必死之境逃脱的经历,暗合“涅巢”,的意境,让他隐隐明悟了点什么。

他此时在涅巢二重天之境,精元足够凝炼浑厚,只需要一点明悟”就可以迈入涅巢三重天之境。

这次的死后逃生,仿佛也是一种奇妙的湿巢,和他心境相合。

从必死的境界逃生”需要大智慧大毅力,很多涅巢境的武者,往往都不能勒破这一关,以至于即便精元达到了,也迟迟不能突破,难以迈入新的境界。

他这次的经历,非常的难得,令他似乎领悟到了点什么,让他似乎意识到了“涅巢”的真谛……

艾雅、彩衣、劳里、劳伦四人从那通道中出来以后,都是露出欣喜的表情,再看向石岩的时候”神情竟有些敬佩。

石岩皱着眉头,站在那山壁处,停了一会儿,突然收了流云破天棱,冲艾雅四人点了点头,道:“我需要修炼一会儿,你们也各自寻找地方吧。”

话罢,石岩直接飞开来,到了山峰的另外一处,掘开一个山洞”一头钻了进去。

和地心火沟通了一下,让地心火小心提防着,他直接坐在山洞中,也不管艾雅等人,开始闭目领悟刚刚的意境。

涅巢之境的寓意,是指在死亡之中涅磐重生,在火炎中重获新生。

这次的经历,让石岩真是意识到湿巢境的意境,当那神识一一从识海中飞离出去,主魂会被寂灭罡风给撕裂”会让他神魂俱灭。

这种状况下,他没有放弃”而是聚集所有的精力,来找寻方法”终于给他找到了脱离凶地的办法”从死境中逃生。

这恰恰符合涅巢的意境。

很多涅巢境的武者,在涅巢的时候,往往都没有大智慧大毅力”没有灵光一现的明悟,最终落得个身死的下场。

他这次死而后生,让他真是意识到意境对于境界的妙用,坐在那儿,他静静地体悟着意境的妙用,将自己身心投入,去体会这次经历最为凶险时候的心境变化……

渐渐地,他识海再坎掀起惊涛骇浪,一缕缕失而复得的神识,在识海中慢慢的游荡。

在他意境的感悟中,神识似乎被洗涤干净,每一缕神识都变得纯净无暇”没有多余的情绪杂质。

在意境体悟时,他主魂也和他本人一样”在识海中盘膝坐着,闭着眼,将一缕缕神识收入主魂中”神识在他主魂中涤荡洗涤,将神识上的杂质给清除掉,让他念头通达”心神明净。

无数神识在识海中被洗练”被清除神识上的主观情绪,在意境的体会中,变得通透明净……

不知不觉间,他整个神识都似乎被澄净的水流给清洗过一遍,心境明亮,神识变得精炼无暇。

就连识海,似乎都成了一面镜鉴,可以映照周围的一切端倪,将周围的种种微小变幻给全部反应过来。

艾雅、彩衣、劳里、劳伦四人,来到这山峰以后,忽视一眼,都主动分散开来,像是去各自寻找隐蔽的地点,来用妖晶来恢复精元。

石岩的山洞口。

一道曼妙的身影,忽然出现了,是彩衣。

相隔十米,彩衣看着山洞口的石岩,美眸变幻莫测,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要不要冒险?

彩衣脸色阴晴不定,晶莹的十指中,一条条明亮的光束吞吐着”其中有极为猛烈的能量在活动。

主魂中的禁制,是被石岩种下来的,只要石岩被杀了,那禁制应该自然而然的消失。

彩衣自然不想时时受制于人,不想成为石岩的傀儡”想要掌握自己的命运。

只要杀了石岩,她立即就能恢复〖自〗由!

要是换了以往,石岩在静修恢复的时候”她会毫不犹豫的下手”直接以雷霆万钧的手段,趁着石岩在静修中防备大幅度降低,一举将石岩给灭杀。

可现在石岩连连展现出他强悍的实力,不但可以破掉金蚕丝,还能收掉噬金蚕,甚至将她们从那凶地中给解救出来……,石岩表现出来的力量,根本不是一般涅架境武者可以拥有的,即便是现在石岩处于静修的状态”她也不敢贸然行动。

要是不能一击杀掉石岩”给石岩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发动了处在她主魂的禁制,她相信她会立即被石岩给灭杀。

彩衣犹豫不决”在要不要冒险间左思右想,始终拿不定主意。

就在此时”又有一道身影悄悄显出来,飘忽着在彩衣身旁出现。

“艾雅!”,彩衣掩口轻呼一声,旋即脸色一变,急忙去看石岩,待到她发现石岩没有一点异状后,才松了一口气,悄悄后退了一段距离,和艾雅靠着,压低声音道:“你来做什么?”,“这句话,也是我要问你的。”艾雅神色淡漠”瞥了一样她,淡淡道:“,你来做井么?”

彩衣咬着牙,眼眸中异光点点,一言不发。

“看样子,我们的目的应该一致了。”艾雅盯着她,深深看了几眼,忽然道:“你也想他死?”

彩衣美眸闪过一道恨意,轻轻点了点头。

艾雅一言不发”远远看向了石岩,沉吟了一下”忽然道:“他不容易对付……”

“我知道。”彩衣苦笑”“我本来没有把握,不过有了你”应该可以瞬间击杀他。这家伙太可怕了,而且,他还曾经看过我们的……”

艾雅俏脸一变”冷哼一声。

彩衣旋即闭口,犹豫了一下,低声问道:“干不干?”

“我们联手的话,在他静修的状况下,想要杀他,并不困难”不过……”艾雅拉长声音,黛眉深锁,“宁泽还在,天宫不会放过我们,进入了暗磁雾瘴深处,我们必然会再见到宁泽,以我们现在的力量”再见宁泽”还是一样对付不了他们。”

“你的意思是?”,彩衣惊讶道。

“他是要死,但我觉得应该不是现在,就算是我们不动手,我想天宫的人”也不会放过他。”艾雅想了一下”又道:“万年噬金蚕极为宝贵”他收了宁泽的噬金蚕,天宫岂会容他?我知道这次进入暗磁雾瘴的,不单单只是宁泽一个,等到了暗磁雾瘴深处,宁泽只要和另外一队联手”实力必然大增,到时候我们可以借助这小子的力量,事后再找机会……”

“我明白了。”彩衣点了点头,“还是你艾雅够阴险无耻。”

“雅冷冷看了她一眼,随即不再多说什么,又悄悄退走。

彩衣也没有过多的停留,表情复杂的看了石岩一会儿,也在艾雅之后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