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情挑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19:51 字数:3357 阅读进度:423/1845

1楼“那里既然这么危险,你为什么还要回去?”

左诗不解的轻呼一声,“石岩,你可以暂且返回幽云之地,我想你爷爷如果知道你突破到天位之境,会欢喜的发疯的。你现在返回商盟,石家和我们左家一起联手,说不定可以压过神佑帝国和那烈火帝国。”

“幽云之地太小了……”石岩摇了摇头,“时机到的话,我会让你去商盟,给你们找寻一个更加适合修炼的地方。”

“找到了!”

劳里在远处大声嚎叫起来。

石岩神情一动,对左诗、左虚道:“暂且不谈了,我们过去吧,看看这小岛的底下,到底有什么神奇的地方。”

等石岩和左虚、左诗三人赶到后,发现赵峰、赤霄、彩衣已经站在那黑漆漆的洞口了,另外一些光明神教的人,也在迅速从别的方向冲来。

那是一个不大的洞穴,洞穴中冒出缕缕阴寒的气息,站在那洞口,都觉得有寒风吹入身体,让人止不住背脊发凉,觉得洞中潜藏着让人惊惧的凶险。

不多时,李悦带着剩余的光明神教的教徒,也赶了过来,和石岩一起望向洞口。

“应该就是这里了。”赵峰垂头看了一下,摇了摇头,“什么都看不见,里面也可以阻隔神识,倒是和暗磁雾瘴的别处一样。”

一行人讲话的时候,一道人影,忽然从中冲出来,大声尖叫道:“快走!”

一条手臂粗细的藤条,如鬼手一般,猛地从洞穴内亖射出来,瞬间将那人身体缠绕住。

藤条一将他身体裹住,从藤条之中,突然传出了强猛的吸吮力,这人的一身鲜血,汩汩流向藤条,在很短的时间,他一身的鲜血都被抽干了。

睁大着眼睛,他还未落入洞内,就直接死绝了。

众人脸色发寒。

“左诗、左爷爷,你们不要进去了,就在外面找个安全的地方待着吧。”石岩当机立断,急忙叮嘱了他们一声,“里面太危险了,你们过去不但什么忙都帮不上,反而还会拖累我们。”

他这番话说的很不客气。

左虚眼神一黯,自知自己的修为太弱,无奈点头,一把抓住了左诗,轻声道:“小诗,不要进去了,石岩没有说错,我们的确帮不上忙,哎。”

左诗虽然跃跃欲试,但给他这么一说,也只能答应下来,旋即担心的看向赤霄和石岩,小声道:“你们小心一点啊,里面很古怪,如果太危险了,不要抢什么东西,从里面早点出来吧,只有活着,才能享用得到的好处,要是没命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嗯。”

石岩笑了笑,颔首道:“知道了,我会将保命当成首先任务,如果真的发现事不可为,我会早点上来的。”

“可以下去了吧?”赵峰兴奋无比,搓着手,嘿嘿笑道:“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有宝贝,大家都小心一点,一会儿不要被那些藤条给缠住了。”

众人凝重点头。

赵峰不再多言,哈哈大笑着,率先坠落向下面的洞穴。

李悦和那些光明神教的人,也没有多少犹豫,在赵峰之后,一一飞掠下来,一路往地底潜入。

赤霄、劳里兄弟紧随其后。

“你们先离开吧。”石岩看向左虚、左诗。

这两人略一犹豫,也没有多说什么,就从这石洞的洞口离开,很快消失在远处的丛林。

外面只剩下石岩和彩衣两人。

彩衣没有急着进入,而是满含期待的看向他,没有说话,但一双美眸,却显出期待的神色。

一身鲜艳的绿色裙装,脸蛋白皙滑腻,一双像是会说话的眼睛,就这么祈求的望着他。

“你这么着急?”石岩皱着眉头,不冷不热道。

“经过了那异地的经历,我想你应该可以信任我了。”彩衣神情一正,大大方方道:“我和艾雅不一样,我不会那么无耻,我知道这一路上你帮了我们太多,不会在关键的时候,对你恩将仇报,我保证!”

“这个理由还是不够充分。”石岩一脸漠然。

“那下面肯定非常危险,我灵魂之中有你的禁制,不能将全部的力量发挥出来。”彩衣气恼的瞪着他,“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人家都这么求你了,在那小湖中,虽然我有不对的地方,可你难道就没有么?”

彩衣脖颈泛出一丝红润,模样有些娇羞,倒是没有了以往的狠辣。

石岩咧嘴无声笑了笑,“不错,在那小湖内,我的确有不对的地方,不过这也是看到你们想要害我,我气不过才会那么做。如果你们当时出手援助我一样,我肯定不会那么对你的。”

说起那小湖之下的旖旎场景,他不由自主的想起当初彩衣玉体裸露的美态了,眼神也变了意味,变得颇为的炙热起来。

在他的注视下,彩衣大为尴尬,狠狠地瞪着他,恼怒娇喝道:“不解就不解!”

这般说着,她就要下入那洞内。

“行了,我帮你解开就是了。”石岩忽然出声阻止。

彩衣美眸猛地一亮,急忙停住身子,笑盈盈的转身看向他,柔声道:“我就知道,你这人并不是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你这家伙,其实很好相处,只要别人善意对你,你并不会处处想着害人,要不然你也不会一直照顾左诗那丫头了。”

自从左诗出现以后,石岩这一路上,时时都为左诗、左虚着想。

彩衣暗中观察了许久,倒是发现石岩不像是出于爱慕,只是因为左虚、左诗之前和他认识,他就不顾自身危险,时时帮助两人。

留意看了那么久,彩衣终于知道石岩并不是像她想象的那么冷酷无情,她其实心里非常羡慕左诗,羡慕石岩对她的无微不至的照顾。

猜测出石岩的真实性格来,她对石岩的忌恨,悄悄变淡了许多,反而想和石岩打好关系。

“我要是真的无情无义,你和劳里,早就死掉了。”石岩冷哼一声,淡淡道:“当初如果我不在小湖中救你们去那尸梯,你以为你们可以活下去?”

“知道你好心啦。”彩衣嫣然一笑,美眸神采飞扬,似乎心情不错,“这下子可以给我解开禁制了吧?”

石岩点头,闭上眼,借助于那一缕灵魂的联系,进入了她脑海,将在她主魂留下的那一道禁制,给解掉了。

彩衣忽然松了一口气,露齿轻轻笑了笑,如鲜花盛开一般,娇艳动人。

她笑盈盈的冲石岩点了点头,低声道:“其实你这家伙,真的很不错,如果早知道你是这种人,我在那小湖中,肯定不会放任你不管的。嗯,不过你看过我身子,我会记住你的,哼!”

话罢,彩衣轻盈的落向洞穴,浑身流转出五彩的光带,缓缓朝着地底潜入。

石岩一呆。

愣愣地望着彩衣那逐渐下潜的娇躯,半响才甩了甩头,咧嘴嘿嘿一笑,也在彩衣之后,潜入了石洞。

幽暗的洞穴中,只能看到彩衣身上流转出来的彩光,石岩速度加快,三秒后来到她身旁,和她并肩往下面潜入。

这洞穴似乎极深,两人下潜了一会儿,什么都没有看到,也没有见到洞穴内有光芒闪烁出来。

“石岩,说真的,你是不是喜欢左诗啊?那丫头虽然境界不高,但却是很美丽,你如果喜欢她,也是很正常的。”

身旁的彩衣,在下潜的时候,忽然扭头望向他,好奇的问道。

“管你什么事?”石岩哼了一声,不冷不热道:“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别被这里的藤条给缠绕了,真要是那样,我才懒得管你。”

“你不会的。”

彩衣笑容灿烂,在主魂中的禁制解除之后,她整个人似乎解开了心结,好像真的不再忌恨石岩对她的轻薄,容光焕发了起来,“你这家伙,虽然看起来无情无义,但其实并不是这样,嘻嘻,我知道的。”

“你莫不成爱上我了?”石岩撇嘴,冷眼看着她,“我虽然摸过你,但却不会负责任,你可别以为我会因为这事,就会钟情于你。美女,我这人无情无义,只会对你的身体感兴趣,对你本人,可没什么兴趣,我不喜欢心机太重的女人。”

“是呀,我说不定真的爱上你了。”

彩衣半真半假的娇嗔一声,也不生气,笑盈盈道:“我听人家说,男人如果对一个女人的身体感兴趣,那离爱上一个女人,也不远了。反正我也被你看光,被你摸遍了,要不,你就要了我,忘了左诗那丫头,做我的男人吧。”

“你要花痴,也看看时间场合行不行?”

石岩摸了摸鼻子,有些无奈道:“早知道不解除你的灵魂禁制了,我发现一你失去束缚,好像就开始脑子有问题了。你想死,我不管,但别和我废话,来影响我的警惕性。”

“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家伙!”

彩衣白了他一眼,眼神千娇百媚,颇为的诱人。

两人并肩下潜,她身上又是流光闪烁,她任何细微的表情变幻,石岩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闻着从她身上传来的清香,听着她那似喜似怒的娇嗔,石岩倒是奇异的放松下来,觉得这次地底之行,似乎没想象中那么可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