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八扈从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19:52 字数:3499 阅读进度:471/1845

第四百五十六章八扈从“最怕的事情,还是要发生了。”

杨卓脸色一沉,神情凝重之极,呼出一口寒气,摇了摇头,道:“海族对于无尽海一直有野心,只是因为无尽海上方武者对海族向来警惕,加上曹秋道、阳翼天还有你太爷爷存在,海族才会安分,如今无尽海大乱,怒浪看到了千年难逢的好时机,自然会兴风作浪。”

“大伯,你也猜出海族不会安分?”

“他们当然不会安分。”杨卓神情一正,沉着脸说道:“数千年前,海族不是没有动手过,但却以失败告终。那一次的惨疼教训,让海族知道他们要来到海面,将会付出何种代价。那一战,海族精锐损失大半,一些小种族直接被灭了族,这才令海族打了退堂鼓,在千年来,再也不敢乱动。”

“现在不一样了。”

“是啊,现在的确不同了,冥人、魔人已经来到无尽海,你太爷爷又被禁锢魔域不出。在这个时刻,只要海族有心,将会完成数千年前他们先祖实现不了的目标。”杨卓无奈的叹息一声,“大势所趋,看来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止海族了。这样的话,我们继续留在荒城,确实不妥当了。”

“嗯。”

“我安排一下,最近一段时间让杨家人都开始收拢,留一部分在海底,剩余的分批潜入海面。夏轻候早就派人传出话来,只要我们杨家上去,是可以暂时来夏家找他们的。如今的夏轻候就算是无尽海,也算得上一方豪雄,和他们走到一块,就算是要应付武魂殿、蓬莱圣地,我们也能够有缓冲的时间。”

杨卓沉吟了一下,对他说道:“你别管太多了,这几天你好好休息一下,我会将事情安排好,到时候我们一同返回无尽海便是。”

“知道了。”

……

石岩又重返地窖。

看着琳琅满目的庞大物资,他一脸无奈,有种深深地无力感。

虽然他修为进展的速度,已经极为的快速,然而,和曹秋道、阳翼天这些强者相比,还是差了很多。那赤阎、波旬、冥王,每一个都是惊世的强者,暂时不是他可以应付的,而怒浪,同样野心勃勃,实力强横之极。

在这些强者面前,他真的觉得实力还差的太多。

必须尽快提升力量境界!

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端坐在地窖中,开始皱眉苦思,找寻尽快提升力量的方法。

然而,任何一个武者在天位境这个关卡,想要进步都非常困难,每一次的修为增长,除了要有浑厚的精元支撑外,还需要境界的顿悟!

精元这方面,他倒是不用担心,有那神秘武魂在,他只要想获得精元,方法很简单。

多杀人,在战斗最激烈的战场去吸收负面能量,很容易获得足够的精元。

可境界的顿悟,却没有捷径可寻,必须要经过一次次的领悟,对天地力量的认真洞察,才能够在机缘来到的时候,把握住,得以窥视天地至理的奥妙。

这方面,没有人可以帮他。

境界不到,就算是精元积蓄的再多,也不顶事,不能让他更进一步。

皱着眉头,看着满地的物资,看着手上的两枚戒指,他双眸闪烁不定,脑子快速转动。

他望向了血纹戒。

眼睛霍然一亮。

有很久不曾冲击血纹戒中存在的力量壁障了,暴走和生死印这两种最为邪异的力量运用之法,都是他境界突破的时候,从血纹戒中获得的,等他的力量达到一定的阶段,全力冲击血纹戒中的壁障,总能有所收获。

如今的他,已真正迈入天位境,也算是不错的修为了,是该尝试继续冲击血纹戒了。

决心一下,他便没有继续犹豫,静下心来,开始凝炼全身的力量。

一身的精元,从小腹精元古树中催动出来,在筋脉中快速的流动着,不断地聚集。精元在每一块肌肉中划过,在他的刻意催发下,都调用了一部分肉身的异力,和那些异力混合,他继续提升力量的强度。

渐渐地,一缕缕精元,在他体内如滔滔江水一般汹涌澎湃起来,他筋脉不由地隐隐生痛,觉得那些精元的浑厚程度,快速的攀升到一个极为可怕的高度。

全身心的投入。

精气神凝炼为一束能量光线,牵引着体内的庞大能量,化为一道狂暴能量光箭,霍然刺向血纹戒中的那一层力量壁障。

“波!”

一个奇异的声响,突然从那血纹戒中的能量壁障传来,似乎有一层膜,被瞬间刺破。

一道奇异的记忆电流,倏地流露出来,猛地逸入他脑海深处。

血纹戒虹光如光幕,笼罩了整个地窖,在虹光之中,隐隐现象出一个奇异的场景来。

那是一片布满妖兽尸骨的海底区域,五色的海水潺潺流动,那一具具的妖兽尸骨,每一具都有数十米高大,简直比杨家的主建筑还要庞大,这么庞大的妖兽尸骨,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就连那黑蛟族出现的黑蛟,和那场景中显现出来的妖兽尸骨比起来,都要小上一号。

其中一具龙形的妖兽骨架,有三百米长,延伸开来,白骨森森,如一座小山般,极为的骇人。

在那白骨森森的妖兽骨架下方,闪烁着奇异的黝黑光芒,光芒中,隐约可见一口棺材。

嗜血八扈从之烙猡黑暗之身!

一道念头,倏地从脑海中激龘射出来,充斥在他脑海。

从血纹戒中得来的一缕奇异的记忆电流,潜伏起来,随着那血纹戒闪现出来的场景不断地传来一个个念头讯息来。

那一缕奇异的记忆电流,似乎和血纹戒展现出来的虹光场景有着极为紧密的联系,血纹戒不断地闪烁着,那记忆电流逐渐的释放出一丝丝描述的念头来,说明这一幅场景的奥妙。

烙猡的黑暗之身!

石岩脸色一变,呆呆的看着那场景,看着那长三百米的龙形骨架,看着那骨架中央的一口棺木,一时间满心惊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海底远古荒龙墓地,嗜血八扈从之一,烙猡的黑暗之身!”

脑海中的念头,又再次描绘了一番,那血纹戒释放出来的蒙蒙光亮,一点点的收敛,虹光中显现出来的场景,则是逐渐的消失。

一切恢复平静。

血纹戒异光闪烁了一会儿,也不再发亮了,血纹戒恢复平静。

“好强的能量震颤。”玄冰寒焰的气息,霍然从血纹戒中传来,“在那显现出来的场景之中,似乎有远古荒龙的尸骸骨架,这是怎么一回事?远古荒龙不是早就消失了么?你的这一枚戒指,到底是什么?”

“远古荒龙?”石岩神情一动,不由得询问道:“你知道远古荒龙?”

“嗯,远古荒龙是远古时期的龙族皇族,黑蛟身为龙族的妖兽,传说中也是远古荒龙的后裔。在远古时间,荒龙的体积非常庞大,据说每一条都有百米长,拥有着极为恐怖的力量,乃是龙族那一时段的皇者,荒龙极为的强横,每一条都有通神境武者的修为,厉害的荒龙,堪比真神境武者的实力。”

“我听说荒龙在远古时期,称霸所有神恩大陆的海域,就连海面上的许多山谷大川,都被荒龙给霸占了。在荒龙的鼎盛时期,整体的实力,据说堪比各大异族,后来据说在各族大战中,荒龙被封印禁锢在一处区域,整个种族逐渐的消亡,早就没有露头了。”

“你还知道有关荒龙的什么消息?”

“我不是人类,在远古时期,我一直蛰伏在冰川深处,对于那个时期的事件知道的也不多。但我知道在那个时期,荒龙绝对是一支强大的种族,是龙族皇者,好像统领了大部分的妖兽,非常的厉害。”

石岩脸色微微一变,脑海中又浮现出刚刚看到的画面来。

烙猡的黑暗之身,那是什么?

烙猡只是嗜血八扈从之一,嗜血又是什么?八扈从显然是八名仆人,烙猡如果只是其中之一,岂不是还有另外七人,也是他的扈从?

难道,嗜血才是血纹戒的上一任主人?

如果是那样,这家伙的八名扈从,又是怎么样的修为境界?

黑暗之身?莫不成只是烙猡的其中一具化身?好比波旬魔帝的白骨法身?

要是烙猡的一具黑暗之身,就藏在那一具远古荒龙的尸骸之下,在那口棺木中,他还有用么?

一连串的疑惑,在脑海中泛起,让石岩很是不解。

他自从得到血纹戒起,对于这一枚戒指便一直非常的留心,却始终不能真正知晓血纹戒的奥妙。

血纹戒之中,可以容纳玄冰寒焰、圣灵神、地心火、噬金蚕、妖虫之王这种拥有生命的神奇生物,这比任何幻空戒都要来的神秘,和血纹戒有关的神秘巨剑,无坚不摧,有着极为恐怖的邪恶能量波动,似乎乃是神级的秘宝。

种种迹象表明,这血纹戒必然乃是极为玄奥神秘的一样东西,或许真的和嗜血大有关联。

嗜血一名扈从的一具化身,藏身在远古荒龙的尸骸下方,荒龙又是远古时期的龙族,莫不成嗜血的时代,在远古时代不成?

石岩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去所以然,只觉到处都是疑点,怎么也理不清脉络。

摇了摇头,他心乱如麻,暂时也没了继续苦修的兴致,便从地窖中走了出来,直接找到杨卓,询问道:“大伯,你可以知道海底之中,有没有远古荒龙的墓地?”

杨卓悚然变色,身躯猛地一颤,惊骇道:“你怎么知道远古荒龙墓地的?怒浪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