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凶气滔天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19:52 字数:3373 阅读进度:477/1845

石岩真实的境界的确是在天位境,神识和灵瑰方面的劣势也真的存在,要不是主魂中有九幽噬魂焰,他面对真正神境武者的灵魂侵袭,将会在顷刻间识海爆碎,灵魂崩溃。九幽噬魂焰弥补了这先天劣势。

这诡异的天火,可以吞食一切灵魂能量,各种胆敢侵袭他识海的神识灵魂类的力量,只要一碰触到九幽噬魂焰的火光,没有任何幸免于难的可能性,都会被焚烧成灰烬。

也是因为在这方面有了保障,他才敢和神境武者一拼,不怕对方的神识袭杀。

司徒僳和帮跃峰两人,显然还是低估了他,没有想到在他的主魂中央蛰伏着九幽噬魂焰,所以才会倏一接触,就着了他的道儿,神识大损。

神识的损伤,对武看来说可谓是重创了,不是采集天地元气就能够恢复的。

司徒供、那跃峰各自吐出一口鲜血,脸色同时苍白起来,再看向石岩的目光,充满了忌恨和惊惧。

银石堡内。

银鲨族的银辉和克鲁,也是悄悄变了脸色,两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神中瞧见了深深地震惊。

那司徒僳、那跃峰释放出来的灵魂冲击,附加着极为强烈的精神波动,他们感应的很清楚,扪心自问,若是他们处在石岩的局势,想要轻松应竹这两大魂技也颇为棘手。

更不要提反伤了。

可石岩却做到了!

一名天位境的武者,在识海之中,竟将两个通神境武者的魂技给灭杀,还重创了两个通神境武者的神识,如此变故,让银辉、克鲁都觉得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什么,再望向石岩的时候,神情愈发的凝重起来。

他们不知道在石岩的身上,到底还有多少震撼人心的惊天手段。

“丢!”

在那两名通神境武者吐血之时,石岩神情冷静,轻喝一声。

蹲伏在他肩膀上的妖虫之王和噬金蚕,同时飞了出来,霍然扑向可徒僳、那跃峰。

妖虫之王倏一飞出,一股极为邪恶的能量波动,马上从它身上荡漾出去,如层层水纹一样,朝着司徒僳、邹跃峰罩去。

噬金蚕浑身金光灿灿,金系妖兽擅长以锦利的攻势取胜,它吸食了不死之血以后,似乎再次获得了某种进化,在海水中振翅的时候,就吐出一条金丝。

金丝笔直,如细长的尖针,携带着一种穿透一切禁锢的力量。

妖虫之王和噬金蚕一动,那司徒僳和邹跃峰脸色更加难看了。

这一刻,他们才知道在石岩的身上,竟然还有八级的妖兽食尸妖虫之王,并且还有噬金蚕这类无坚不摧的金系妖兽。

两人忽然意识到在银石堡外面围堵石岩,或许是一个极为不理卑的决定。

可现在已经骑虎难下,眼看着妖虫之王和噬金蚕过来,也只能强打起精神,全力以赴。

司徒僳身为武魂殿的供奉,在阳翼天那里学到了不少奇异的魂技,妖虫之王的灵魂冲击尚未靠近过来,他便双眸瞳孔一缩,一道崭亮的绿光,倏地从他瞳孔中激龘射出去。

那绿光之中,隐约可见绿水青山的幻象,给人一种心神宁静安然享受的放松感觉来。

这是一种让人斗志丧失,只想要沉静在山水诗意画境的魂技,安神魂引。

绿光中的幻象层层叠叠,演化出各类迷人的景观,其中释放出的精神气息,给人一种沐浴在阳光下,只想要昏昏欲睡的意境来。

妖虫之王冲击出来的灵魂冲击,在那绿光意境扩散之后,竟不能凝为一点,如漫天的雨点一样分化成无数小点,不能对那司徒僳和邹跃峰形成直接灵魂侵袭。

安神魂引还在扩散,竟越过妖虫之王和噬金蚕,弥漫到石岩身前。

这一次司徒僳极为的小心,不敢将这魂技直接渗透他识海,只敢将这意境扩散在他身体附近,这样做虽然不能将安神魂引这魂技的威力发挥到极端,却可以避免给噬魂焰给焚烧成灰烬。

让人宁静到甚至想要瞌睡的意境,威力大幅度减弱,可还是让石岩斗志力为之一竭。

酝酿起来的诣天战斗意志,被这诡异的意境一影响,石岩突然放松下来,觉得这番战斗似乎很是无趣,生出一种就此罢手的念头来。

他立即意识到他的神识心态……被那司徒僳的意境给影响了,神境武者的意境,已窥视到天地奥妙的真谛,若是不小心应付,说不定会让他直接沉沦进去。

“玄冰入神!”

心中低喝一声,他抽离玄冰寒焰的冰寒之气,将一缕缕森寒彻骨的寒气,逸入他脑海。

放松的心境,被这寒气一冲,他浑身忍不住颤抖了一下,马上恢复了清醒,那失去的斗志,再一次凝炼出来。

战意一起,体内先前凝结的那一番狂猛的力量,便直接灌注向神秘巨剑。

一只只血红色的眼睛,在那巨剑上一个接着一个睁开来,每当一个眼睛睁开来,这神秘巨剑释放出来的邪恶暴戾之煞气,便重上一分。

当神秘巨剑上的眼睛,睁开三分之一的时候,石岩也顺势进入暴走三重天境。

上次在那神秘异地,在机缘下他终于窥视到暴走三重天之境的奥妙,一旦将负面之力渗透全身血液骨骼筋脉,那些负面之力将会融入他一身力量,种种负面之力影响体内的能量,整个人陷入极为狂暴嗜杀的境界。

这种境界和入魔很相似,双眸赤红,有些失去理智,产生毁灭一切的**。

暴走三重天,负面力量全部被催动,浑身爆发出无穷无尽的负面狂潮,一个眼神,都可以将负面精神狂潮激龘射出去,每一个穴道都可以在交战之中,突然爆发出负而冲击来。

在这个诡异的境界,他只有最为简单的嗜杀**,能够稍稍判断出要杀的人,在心底无穷负面**的催动下,浑身力量大幅度提升,不知道痛苦,不知道疲倦,短时间力量暴涨。

一股毁天灭地的能量波动,以石岩为中心,突然爆发出来。

在他身旁的海水,如发生了巨大的海啸,海水被疯狂的卷动起来,如大漩涡一样飞旋。

“好可怕的能量!”

银辉神情惊骇,忍不住惊呼出声,两眼光芒夺目。

克鲁也是呆住了,连连摇头,感叹不已,“这小子果然有狂妄的本钱!如此强悍的能量气息,简直堪比通神三重天武者的全力出手!”

海络美眸异彩涟涟,兴奋的握着小拳头,虚空挥了挥,激动地说道:“他真厉害!”

所有围观的海族人,这一刻也是耸然变色,下意识的退回银石堡,离石岩远远的。

曹芷岚俏脸一寒,本欲出手的她,忽然从心底泛出一股子无力感来。

当年在深倒战场的时候,石岩虽然厉害,可远远达不到如今的地步,那时候的石岩,曹芷亮还敢动手一战。

可现在……

看着石岩在那释放出来的恐怖气息,她都有些吃不消,只想躲的远远的,不敢力敌。

暴走三重天之境,惊天动地的能量波动,从他身体之中爆出来,扬手一指那神秘巨剑,巨剑如劈天一样,携带着一股灭世的气息,化为一束百米的血光匹练,直接砍向了司徒僳、那跃峰。

一种死亡、毁灭的意境,从那神秘巨剑中释放出来。

在那意境之下,就连通神境的司徒僳和那跃峰都受到了影响心灵中竟然冒出……”个“我是不是要死了”的念头来,这个念头一冒出来,那跃峰、司徒僳的气势就被彻底压制住了。

气势被压制,浑身的力量就不能毫无凝滞的催动,在那神秘巨剑的劈砍之下,妖虫之王和噬金蚕一起发威,盯着这两人不放,让他们应竹的更加的艰难。

“走!”

邹跃峰寒着脸,暴喝一声,身影连连变幻出虚影,真身直接来到曹芷岚身旁,抓着她化为一束光芒,直接遁向了远处。

司徒僳也不敢犹豫,顷刻间来到了钟离钝身旁,将那吓的脸色煞白的钟离钝提起,和那跃峰一并离开。

蓬莱圣地的苍澜一见两个神境武者都虚了,哪敢停留?

他拼着肉身重伤,也触动了禁制遁法,带着潘哲狼狈逃开,瞬息间便消失不见踪影了。

那神秘巨剑劈开,忽然发现目标已出现在数千里之外,只能停滞在原地不动,将血腥味冲天的狂暴能量暂时收敛起来。

放开神识感应了一下,石岩也是愣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

部跃峰、司徒僳身为通神境的高手,想要遁离,他很难追逐上,他神识放开来,竟察觉不出两人现今的位置,这说明两人遁离的方向,离他已经极为的遥远了。

他完全没有追逐的兴趣。

只要保持如今的境况,他必须要不断地消耗圣灵神、玄冰寒焰、地心火的能量。

邹跃峰、司徒僳毕竟乃是通神境的强者,持久的追击下去,只会不断地将三大生命体的力量给耗费,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他们不留下来战斗,只想着遁离,石岩没有办法,只能暂时缓一缓,留待日后一并算账。

“小子厉害!”

银辉长笑一声,忽然从银石堡飞出来,“我决定了,由我亲自带你去远古荒龙的墓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