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苦寒之地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19:53 字数:3338 阅读进度:507/1845

一月后·石岩再次进入暗磁雾瘴,所有天地力量荡然无存,终年昏暗不见天日。

熟悉的场景,万年不变的乱磁怪地,这儿的一切,都不合常理,岛屿、山川虚空悬浮着,并且依照着某种规律,缓缓地移动着。

来过一次这儿,他对这里的环境早就了如指掌了,一点不慌乱。

辨别方向,他朝着暗磁雾瘴面极东之地飞去,速度不急不缓。

战魔、鬼獠、寄宿在白骨法身的圣灵神,这三种拥有生命的异物,此时全部在血纹戒内静静的蛰伏着,没有一丝生息。

血纹戒不愧是神级的异宝,别的幻空戒只能盛放死物和物品,可血纹戒却不同,它可以为拥有生命的灵物提供合适的土壤,凝炼出适合他们生存的空间,容纳他们在里面沉寂活着苦修。

玄冰寒焰、地心火是这样,战魔、鬼獠一样如此,似乎有违天地的某种规则,又像是洞悉了天地间的一种至理。

血纹戒之玄妙,他至今都勘察不出所有,只是知道这一枚戒指,乃是他在这神恩大陆最大的依仗和秘密,决不允许任何人知晓和染指。

在暗磁雾瘿穿行的时候,他认真钻研不死重生诀,废寝忘食的苦修,遇到修炼瓶颈的时候,就开始淬炼一些秘宝,借机来调和心境,这种状态下,他对于不死重生诀的修炼居然进步飞快,对那炼器的要诀,也掌握了许多阵法。

待到他穿越暗磁雾瘴的时候,他在不死重生诀的造诣上,已经有了不小的突破,可以用不死之血来推衍出石面等人的过去和现在,在不死之血焚烧的时候,能从中看到石砀的短暂镜像。

但要想通过不死之血,来认识石砀的未来,却还不是他可以这时候可以达成的。

只有将不死重生诀修炼到大成,他才能够借助于不死之血,来隐约掌握到一些石砀的未来。

过去、现在、未来,未来是最不可测的,只有境界达到一定程度,对不死重生诀的理解更上一层楼了,才有实现的可能性。

暗磁雾瘴内待了半年左右,他终究还是迈过了这个无尽海和神州大地的天然屏障,出现在一片蔚蓝的海域上方。

重具天日,辨别出东方,他又继续一路飞驰。

从无尽海出发的时候,他就下了决心,不到生死攸关的险境,再也不借助于外力。

玄冰寒焰、圣灵神、战魔等等外力虽然好用,可以让他拥有远远超越同等境界武者的强悍力量,可这些力量毕竟不属于他本身,如果形成了依赖,那他的将来怕是很难再有更大的突破。

月神欧阳洛霜的一番话,虽然让他很不爽,可他不得不承认月神的说法,的确是金玉良言。

武者的修炼,是一条艰辛坎坷的苦练之路,没有多少捷径,一切都需要依靠自己。

如果将外力的借用当成了理所当然,一碰到艰难的困境,首先想到的只是借助外力来解决,而非自己的奋力拼搏,这便落到了下乘。

久而久之,心境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以至于再难拥有以往的勇猛和拼死的豪气。

因此,当战魔、圣灵神、鬼獠都被血纹戒给安排妥当时,他就暗暗下定决心,从今以后,除非遇到必死之境,他再也不会动用这些外力。

这个决心下了,他豁然开朗,以往那坚韧的自信和意志力,似乎回归了。

就连在以后的修炼的时候,他也发现心态的变化,仿佛某种催化剂,令他在领悟力量的时候,能够更快地收获更多。

蔚蓝的海面上,飞行了半月,他终于踏上实地。

一望无际的茂密森林,古树参天,如当年初次降临的幽暗森株,入目所见的都是绿色,空气清新,灵气也颇为不凡。

穿过这一片茂密的森林,他继续东行,又过了半月的世间,则是见到了连绵起伏的雪山山脉,大雪纷飞,白皑皑的积雪堆积在山峰上,天空冰寒,温度极低,让人油然而生一股寒意。

苦寒之地。

在连绵的雪山上方,俯暇着辽阔的白雪山脉,看着漫天的永不会停息的雪花,他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神州大地极西,苦寒之地,雪山连绵,终年被雪花岩冰覆盖。

这是神州大地战盟七城之一冰帝城的西部,冰帝城的后花园,连绵起伏的雪山内,有着许多冰寒属性的妖兽和灵草,冰帝城的一切武者,也会将这一块视作磨砺武道的修炼场。

苦寒之地雪山起伏,有近百座雪峰组成,疆域辽阔,却只有冰寒属性的修炼材料,历来都是冰帝城的武者才会冒险过来探索,对于神州大地别的势力来说,这儿的修炼材料太少,价值也不大。

在神州大地的古老势力眼中,这苦寒之地正如其名,不是一个适合武者定局的宝地,也没有足以让那些武者眼红的异宝。

穿过苦寒之地,便是战盟七城之一的冰帝城,这是离暗磁雾瘴最近的一座巨城,算是神州大地的极西方,一般来说,也只有在暗磁雾瘴开启的时候,才会显得热闹几分,平常时间不会有太多的武者光顾。

冰帝城在战盟七城之中,乃是最偏僻,修炼资源最贫瘠,实力最弱的一座主城,经域内的一些国家也是物产稀少,人口也不多,自然而然的,具有武者天赋的人也要少许多。

一连串念头在脑海中迅速掠过,石岩不慌不忙,并未急着以极速飞过苦寒之地,反而从虚空降落下来,徒步行走。

在暗磁雾瘴内,没有天地力量可以借用,他一心苦修不死重生诀和炼器术,体内力量消耗甚大,穿过暗磁雾瘴之后,他又是全力赶路,一直来到苦寒之地都未停息,这时候的他,体内的精元已消耗了七成左右。

他需要进行调整恢复,好保持最佳状态。

无数的雪山绵延起伏,他来到苦寒之地的一座三千米的雪山上方,随意挖掘了一个洞穴,藏身其中,取出幻空戒的灵石,开始闭目苦修调戏。

时间匆匆。

缓缓睁开眼,神识内视肉身,感受了一些精元的充盈,他笑了笑,这才站了起来,准备继续动身越过看连绵雪山。

以他天位二重天之境的修为,用正常的速度飞行,大概需要七八天的世间,可以从这苦寒之地越过,要是他借助于星耀、逸电变全力飞驰,可以将时间缩短到四天左右,不过那样的话,等他穿过苦寒之地,精元又要消耗的七七八八了。

从洞口冒出头来,看着片片雪花,望着白皑皑的山壁,感受着冰寒的空气,他准备动身了。

就在此时,血纹戒的玄冰寒焰,突然传出一个讯息来。

“这个地方很冰寒,我出来看看,说不定有些机遇。”

一团莹白色的火炎,从戒指内飞逸出来,从洞口钻出去,如雪山的精灵,在漫天雪花中摇曳着,如烛火飘荡,给人一种妖异的美感。

“一望无际的雪山,温度极低,不错,是个好地方。”玄冰寒焰似乎在用它独特的方式在观察四周,不断地传出讯息,“这么连绵的雪山,终年不停歇的雪花,如此冷的寒气,这儿说不定有寒玉髓,嗯,这里的土壤应该可以凝炼出寒玉髓了,可以找寻找寻·……·……”

玄冰寒焰缓缓漂移着,在雪花内快速划动,如一朵冰花。

石岩没有打搅它,在冰洞的门口处,静静地看着它。

半响,玄冰寒焰从不远处飞了回来,莹白色的火炎跳跃的很欢快,“应该会有寒玉髓,我一路保持这个状态感应,在靠近寒玉髓的时候,会有所感应,那东西,对圣灵神一样有帮助,只要是寒系的生命,都会冀望寒玉髓的。”

“有什么用?”

“在幽云之地和无尽海,没有这么辽阔并且森寒的雪山,如此多的雪山聚集在这儿,雪花又终年不散,这里应该有许多幽云之地和无尽海难以生长的寒系灵草和异宝,那寒玉楗是雪山寒气之精华,液态,只有十万年的极寒雪山之内,才有可能生长凝炼出来,我看这连绵的雪山寒气很重,说不定有一座达到十万年的极寒雪山为主峰,只有这样,才能够延伸出这么多小的雪山来·……·……”

“寒玉髓是极寒雪山的精华,寒系异宝,对我这类冰寒属性的生命来说,寒玉髓走进化的一种灵丹妙药,吞服的寒玉髓,吸收了其中的森寒之力,我说不定可以进化一层,力量获得不小的增长。”

玄冰寒焰显得有些兴奋,在洞口跳跃着,恨速的向石岩传递出它的推测。

“嗯,那就一路搜寻搜寻,说不定能够有所收获也说不定。”石岩咧嘴一笑,“我答应过你们,只要能够对你们进化有所帮助的东西,我会尽力为你们争取。”

玄冰寒焰跳动的愈加欢快了。

“走吧。

石岩吸了一口冰冷的寒气,虚空缓慢飞驰着,玄冰寒焰化为一朵火花,在他肩膀上停滞着,一路上以它独有的方式,来不断地释放着触手的灵觉线条,暗暗的探测着,找寻着什么。

两日后。

玄冰寒焰突然兴奋起来,不待石岩吩咐,主动朝着远处一座巍峨入云的万米雪峰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