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屈辱的条件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19:53 字数:3199 阅读进度:519/1845

冰帝城南面,瘴云沼泽。

五颜六色的瘴气如云层一般,终年覆盖在这一片沼泽的上方,无数毒虫毒兽在沼泽中时常出没,黑压压的毒蝇无处不在,别说是普通的人类了,就算是境界稍差的武者在痒云沼泽内碰到那些毒蝇,也很难存活下来。

在瘴云沼泽的中心地带,有一片建立在绿色沼泽上方的屋舍,屋舍四周的空地上,种植着各种各样的毒草,形态狰狞,不时的散发出缕缕毒烟,许多毒性极大的虫豸,就在那些毒草旁边的安家,吸收毒草释放的毒气进行修炼。

瘴云沼泽正是天宫宁家的老巢。

宁家的先辈据说乃是五毒教的教徒,修炼毒功,入了天宫以后,借助于天宫的势力和秘诀,找寻出一条毒武双修的出路,使得每一个宁家的人,不但境界高深,法决奇奥,还都懂得御动毒虫。

每一个从宁家走出来的武者,几乎都是擅长用毒的好手,更厉害的,则是终日和毒虫毒兽为伍,甚至会将毒瘴气当成功法的突破口,把一身精元和毒气融合,成为毒人。

宁家能够成为天宫巅峰家族之一,也是因为他们的一身毒功极为恐怖,交战中,对手一个不慎,就会被毒功给侵入身体,很快就会失去战斗力,进而被宁家的武者给轻而易举的格杀。

宁家之强,便在于毒功的可怕。

绿色毒瘴气如厚厚的云棉,在宁家的上方缭绕不散,一股让人心神为之酸麻的气息,充斥在宁家四周,一般的武者深入其中,将会步步惊心,很有可能尚未来到宁家的地盘,就先一步毒性发作,一命呜呼。

寒翠、冷丹青两人都有着通神境的修为然而,来到这一块的时候,依旧不敢大意,浑身缭绕着冰寒之气,形成一圈肉眼可见的冰霜之罩阻碍那些毒气的侵体。

寒翠和冷丹青不是第一趟过来,她们倏一出现,就有宁家的武者神情凝重的迎上来,一直将寒翠、冷丹青带入宁家一处宽敞不受毒气侵袭的干净之地。

“寒长老、冷长老大驾光临,寒舍真是蓬萃生辉了,呵呵。”宁骆翰放声一笑,让人奉上茶水,旋即笑眯眯的问道:“这次过来·不知有何要事商议?我上次派出去的七个儿郎,似乎一个不曾返回莫不成遭了冰晴彤的毒手?”

宁骆翰有着通神一重天之境的修为,是宁家主事者之一,他亲哥哥宁度泉便是宁家的家主,通神三重天之境的修为,常年在瘴云沼泽一处神秘之地苦修毒功,以自身来吸纳瘴云沼泽的毒瘴气,据说即将把宁家的七彩毒功修炼到巅峰。

宁度泉虽然才是宁家之主,却很少搭理宁家的事务,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宁家人也不会劳烦他。

“我们冰帝城来了一个拥有玄冰寒焰的青年。”寒翠嫣然一笑“你也知道玄冰寒焰对我们修炼冰玉功的人来说,有何等的重要,这起我们亲自过来,就是希望能够借助于宁家之力,谋取那青年的玄冰寒焰。”

“玄冰寒焰!”

宁骆翰眼睛一亮,轻喝一声,旋即神情凝重道:“那小子什么修为?你们俩都没有把握得手?”

他可知道寒翠、冷丹青都是心思活络之辈,一个有着玄冰寒焰的青年到了冰帝城,这两人岂会按捺得住?

“实不相瞒那小子只有天位二重天之境的修为,但在他的身上不但拥有玄冰寒焰,还有一种炎热的天火,具体不明。”寒翠苦笑,摇了摇头,无奈道:“寒属性的玄冰寒焰和炙热的天火属性截然相反却在他一人身上显现出来,我猜测他应该有所凭仗,有极大的可能是那些老怪物的真传弟子所以,我们不敢轻举妄动。”

宁骆翰听她这么一说,脸色不由地微微一变。

神州大地上,那些常年不露头的老怪物各个神通广**力通天彻地,他们的真传弟子自然不凡每一个入世修行的小辈,在灵魂内都会有禁制在,一旦那些小辈遭受了意外,他们身后的老鬼师傅将会瞬间洞察。

惹了那些老怪出来,别说是冰帝城难以抚衡,就算是宁家,也会被搅的鸡犬不宁。

“如果真是那些老怪物的弟子,这还真是有些棘手。”宁骆翰沉吟了一下,脸色沉重,思量了一会儿,才道:“你们准备怎么做?”

“听说你们宁家有一人擅长灵魂禁锢,在灵魂各种印记方面有着极深的造诣,如果可以借助他的能力,将那小子诛杀以后,把他老鬼师傅在他灵魂中留下来的禁制给破除了……想来应该就不会有问题了。

冷丹青俏脸堆满笑容,素手端着一杯酒,朝着宁骆翰扬了扬,‘·我们只要玄冰寒焰,那小子身上别的东西,我们一概不取。在他身上,已经显现的就有一种炙热的天火,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暂时就不清楚,不过想来这小子应该还有珍宝·……·……”

宁骆翰听她这么一说,不由得露出了意动的神情,可他没有马上答应下来,而是皱眉苦思。

寒翠、冷丹青没有插话,期待的看着他,等候着他的决定。

该说的两人已经说明白了,形势已经很清楚,这次如果要行动,肯定是需要担风险的,可收益也是颇为的可观,宁骆翰不是愚笨的人,他心中肯定清清楚楚,具体应该怎么做,他自然有他自己的想法。

在寒翠、冷丹青的注视下,宁骆翰犹豫不决。

半响,他才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那人并不是我宁家的族人,只是因为需要修炼毒功才来瘴云沼泽,我们宁家一直将他视为上宾,这件事我们不好勉强,只能帮忙提一提,他要不要做,我也不敢打包票。”

“有劳了。”寒翠俏脸一动,微小说道。

“我去说说看吧。”

宁骆翰站了起来,“你们光喝一会儿茶水,我去去就来。”

寒翠、冷丹青点头。

一个时辰后。

在寒翠、冷丹青渐显不耐的时候,宁骆翰孤身一人返回,他神情复杂,深深皱着眉头,坐下以后先茗了一口茶,似乎在掂量着要如果开口。

“怎么糊”冷丹青娇躯微微向前,流露出她心中的急切。

“他说风险太大,如果那小子真像你们所说,是那些老怪物的真传敌人,他想要破除那些老怪物释放的灵魂禁制,要付出不小的代价来。”宁骆翰不急不缓的喝着茶,神情古怪,“但他也说,如果你们愿意拿出足够的诚意,他倒是可以冒险一试。”

“什么诚意?”寒翠、冷丹青同时追问。

宁骆翰双眸在两个美妇身上游荡了一圈,眼神闪烁着,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你们俩,其中一个如果心甘情愿陪他一晚上,他才会冒险出手。还有,那小子身上除玄冰寒焰之外所有战利品,全部归他。”

寒翠、冷丹青脸色徒然一冷,极为恼怒,同时哼了一声。

“我知道,你们修炼冰玉功的人,在冰玉功没有大成之前,是不能破身的。一旦破身,后面的修炼就会凶险万分,走火入魔的可能性将会大大增强,也是如此,你们都是处子之身,虽然看似随意,其实都洁身自好。”

宁骆翰似乎知道两女必然震怒,忙好言说道:“我知道你们的难处,也试着和他沟通了,可他根本不近人情,已经将话说死了,我很难说动他。不过如果你们真能得到玄冰寒焰,有着这种极寒的异物,就算是破身了,应该也无碍了,依旧能将冰玉功修炼到巅峰,所以么,你们好好掂量一下吧。”

寒翠、冷丹青阴寒着脸,咬着银牙,默默思量着。

宁骆翰眼神玩味,炙热的视线在两女玲珑婀娜的娇躯上转了又转,很沉得住气,一言不发,在等候这两女的决定。

他知道玄冰寒焰对这两女意味着什么,如果能够得到玄冰寒焰,这两女未来的修炼之路将会一片光明,有望在十年内迈入一个新的境界,五十年踏入真神境都不是梦想,他知道两女很难割舍玄冰寒焰的诱惑。

许久许久以后。

寒翠深深吸了一口气,酥胸随着高高耸立起来,她美眸突然凝视向宁骆翰,强行克制着心中的厌恶,冷冷道:“他有十足的把握没?如果他可以保证能没有意外,妥妥当当的将事情解决,我,我可以答应他的条件,陪他一个晚上。”

“哈哈,老朽有着通神三委天之境的修为,拼着灵魂受创,破解真神境武者留下的禁制,还是有这份担当的。”

一个沙哑的声音,倏地从外面传来,只见一个骑着巨大蟾蜍的丑陋老头,慢慢从远处沼泽内显身。

那蟾蜍比象都要大,如一座小肉身,蟾蜍背上有八条银色花纹,闪烁着银色光芒,蟾蜍浑身布满了灰色疙瘩,那些疙瘩还有小孔,一直冒着毒烟,留着粘稠的毒液,极为的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