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血瞳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19:54 字数:3458 阅读进度:566/1845

裂风是谁?

魔谷倾尽各类修炼资源,全力培养出来的魔种,可能会是未来魔谷的主人,这家伙还是通神境的修为啊,居然没有立即将石岩击败。

这是什么情况?

天位境的石岩,如果说能够和!般小家族出来的通神境武者势均力敌,已经算是天纵奇才了,可对方是裂风啊!

厉峥嵘心中暗叫,骂自己看走眼了,竟没能瞧出石岩面真正厉害之处。

“老厉,里面的那小子,你认识?”科达走上来,神色惊诧,“莫不成,他是你徒弟?”

厉峥嵘哼了一声,“我是炼药师,不擅长战斗,你说我能调教出这种徒弟来?”

科达点了点头,暗暗松了一口气,干笑道:“我说嘛,你要是能有这种徒弟,我还真是心服口服了。对了,他到底是谁?”

“无尽海的一个小家伙,天赋非常好,曾孤身闯入暗磁雾瘁。”厉峥嵘淡淡解释了一句。

“暗磁雾瘴……”科达神情动容,倏然激动起来,“莫不成,你得来的那一滴生命原液,便是于他?”

科达旁边的器殿炼器师,还有厉峥嵘身旁的灵殿的炼药师,闻言都是两眼发光。

周边一些知晓生命原液效的潜藏着的高手,也全部惊住了,一个个如兔子看到胡萝卜般,红着眼看向场内的石岩。

厉峥嵘暗骂自己失言了,急忙叫道:“石岩是我的朋友,你们少打他主意,不然我断然不会坐视不管!”,

科达等人嘿嘿笑着,眼神颇有深意,没有答话。

厉峥嵘眉头深深皱起,满心的烦愁。

科达、厉峥嵘都在,可没有人再提禁武令这事,所有人都被石岩展现出来的实力惊到了,都想看看石岩的真正潜力,到底达到了何种高度。

战斗还在持续。

飓风和死亡意境内,裂风数种魔发动,始终不能将石岩击败。

那一双猩红的血瞳,在飓风内显出愈发夺目,让人不由自主的将目光,全部聚集在他身上。

石岩在暴走三重天之境,只剩诛杀眼前一切生灵的意识,没有丝毫杂念。

他所掌握的许多秘技,在暴走三重天之境下,不但没有减弱分毫,反而威力大增!

这种境界下,似乎能彻底激发战斗的潜力,许多平常他武技达不到的盛力,这一刻反而接连的显现出来。

裂风劈开肉裂,和石岩一样,身上沾满了鲜血。

只是,他没有石岩那堪称逆天的恢复力,随着战斗的持续,他力量逐渐的不支,失血过多的他,在战斗中,时常会有种想要昏厥的感觉。

裂风知道,他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

若非在三十六煞洞中苦修了二十载,意志如铁石,他或许早就主动服软,从那死亡意境挣脱出来了。

雪牟和亚猎,也坐不住了,感觉到宝器谷战斗的太狂烈,两人意思到这一战,比他们想象中的精彩太多。

终于,雪牟和亚猎一同飞出,也赶往战斗的激烈区。

几乎宝器谷和灵药谷所有的强大武者,都闻讯而动,纷纷聚集在这里,暂时忘却了死灵的威胁。

轰轰轰!

密集的轰鸣,突然从飓风和死亡意境内传开来,在爆响中,裂风和石岩分开。

裂风眼神光芒黯淡,浑身鲜血如注,筋疲力尽,力量所剩无几。

石岩身上的鲜血,成了血块,没有流出来,遍体鳞伤的身体,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条条伤口中血肉蠕动着,在恢复。

血瞳环顾四周,没有盯着裂风不放,反而随手一击,将最靠近他的一名身后的涅巢境武者击杀。

这一击,让许多人心神恐惧,大骂着暴退。

一击之后,石岩不曾停手,继续朝着离他最近的武者下手,又有三名天位境武者被瞬间灭杀。

精气涌动,钻入他浑身毛孔,石岩身上的暴戾、疯狂之气息,愈发凝炼。

“这家伙疯了!”,

“神经病啊!我们只是围观者,对我们动手做什么?”

“笨蛋,你难道看不出,他已经走火入魔了么?”

“……”

无数武者心神惊惧,开始离石岩远远的,暗暗咒骂着,却不敢主动过来攻击,害怕成了石岩下一个对象。

裂风离石岩反而远了,他喘着气,呼吸急促,神情萎靡,没有继续出手。

他状态极为的糟糕,他知道,如果他愿意,他可以动用魔谷极其邪恶的秘,再次将力量催动到一个新的境界。

只是,那样的话,事后他将比现在还要虚弱,甚至会留下后遗症,不一定能够恢复。

他不敢。

他和石岩并没有深仇大恨,为了这一战,他已经付出了许多,如果真要和石岩拼死一战,他就算是胜了,也注定会令他代价惨痛。

最重要的是,就算是催动邪,他也没有绝对的自信!

因此,眼看着石岩如狼入羊窝,在人群中冲杀,他却没有继续出手,而是冷眼旁观。

这小子到底是谁的徒弟?为什么如此可怕?

裂风一头雾水,暗暗心惊,为石岩表现出来的力量震惊莫名。

“阻止他!”,围观者中,一人暴喝,“他彻底疯了,不杀了他,他会杀掉我们!这家伙是疯子,绝不能让他这么乱来!”,

科达迟疑了一下,不由地高呼道:“不要杀他,将他制住!”,

就在此时,雪牟和亚猎也一并到来,看到石岩神色疯狂的四处追击武者,两人脸色大变,急忙询问于乐和骖钥,很快得知发生了什么。

雪牟和亚猎大吃一惊,没有料到事态会衍变到如此地步,也万万没有想到,石岩居然这么可怕,竟能让裂风都付出这般的代价。

“此子不除,两谷将永无宁日了。”封飙一脸暴戾,也突然现身,不等科达和厉峥嵘吆喝,已冲向石岩。

众人皆惊,暗骂封飙的卑鄙。

封飙可是在通神三重天之境!

一个到了真神门槛的强者,对付已经走火入魔了,还只有天位境的石岩?虽说众人看石岩不爽,但还是觉得封飙这么做着实太过分了。

众人马上意识到封飙这是为浩海出头,一把来的弟子,被石岩打成重伤,封飙身为魔谷的高层,平日里又极为的要面子,肯定是会暴怒,为弟子出手,倒也说得过去。

只是,也太乘人之危了吧?

“封飙!他是我的朋友!”厉峥嵘怒喝,就要上前阻止,“你若动他,便是与我为敌!”,

“他疯了!滥杀无辜,比我们魔谷的弟子还要疯狂!你保他,就是和谷内所有人为敌!”,封飙扣上大帽,不由分说,已冲向石岩。

就在此时。

双眸猩红的石岩,仿佛也察觉到危机,疯狂、暴戾的眼瞳深处,显出一丝清醒。

咻咻咻!

一道道亮光从他血纹戒内飞逸出来。

战魔、鬼獠、妖虫之王、玄冰寒焰、地心火、噬金蚕,感应到主人的呼唤,这些异物纷纷冒出来,一哄而上,竟瞬间围住封飙。

一声惨叫暴起。

封飙仰天喷血,从石岩身前倒飞而出,那一口鲜血喷涌如血泉,半空划出一道妖异的血线,摄人心脾。

场冉鸦雀无声。

所有人目瞪口呆。

鬼獠庞大的身躯,虚空翱翔,驮着石岩,破风而起,在天上晃了晃,瞬间离了宝器谷。

妖虫之王、玄冰寒焰、地心火、噬金蚕旋即跟上。

战魔拉在最后,一股灭世的气息,以他为中心,弥漫山谷,充斥在每一个角落。

雪牟、亚猎、厉峥嵘、科达神情骇然,眼睁睁的看着石岩被鬼獠带走,没有采取任何的手段。

他们也不敢!

封飙尚未落地,嘴角鲜血不自禁的喷涌着,竟直接被重创!

封飙可是通神三重天之境啊!

谷内的武者,封飙是最拔尖的那一小撮,只是一霎,就被重创,这该是何等强悍的力量?

人人惊恐,目送着石岩离开,再也没有人敢说要杀石岩的只字片言。

“玄冰寒焰,万年的地心火,八级妖兽食尸妖虫之王……”科达喃喃自语,失魂落魄,“天火,万年地心火,这,这可是炼器的圣物啊,这家伙怎么有这种鸿运?”

谷内所有炼药师和炼器师,全部红了眼睛,呼吸急促。

不论是玄冰寒焰,还是万年地心火,对炼药师和炼器师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火种!

任何一个炼药师和炼器师,如果得到这两大火种,炼器和炼药的手段,都可以立马提升到一个新的境界。

对炼药师和炼器师来说,火种可谓是最宝贵的东西,火种够厉害,他们炼器和炼药的未来,将会一片光明。

“老厉,这家伙到底是谁?又有生命之源,又有玄冰寒焰和万年地心火,还有妖虫之王,不会是,得到了某个神王的传承吧?”科达笑容苦涩,看向厉峥嵘,不断地吞着口水。

“我怎么知道?”厉峥嵘也看傻眼了,发现今天的一切,都超出了他的意料。

石岩展现出来的手段,彻底惊吓到他了。

“长风那混蛋呢!?”厉峥嵘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向林雅琪,他知道,夜长风对石岩的来历,最为的清楚。

“我不知道。”林雅琪摇头。

“不论用什么方,给我找到那小子,让他速速用音石联系我!”,厉峥嵘喝道。

林雅琪神情恍惚,缓缓点头,心神似乎依旧沉溺在石岩的强势中,尚未恢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