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冥神祭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19:56 字数:3264 阅读进度:620/1845

翼王并不急切,他率领着一众冥族的强者,身藏在浓密的翼界云团,吞吐着冥海内的浓郁冥气,慢慢等候着,等着众人一点点的被虚弱。

只要是拥有生命灵魂的,被冥海的海水淹没了,都会被迅速的消耗掉灵魂的力量,抵御不了太久。

曹秋道、天后梵香云等人族武者,用体内的精元凝炼成颜色各异的光罩,像是一个个巨大的光球,将自己的身子给裹住,防止被冥海的海水侵入。

曹秋道、梵香云都达到了通神境,应付冥海海水的灵魂腐蚀不是特别的吃力,曹芷岚和蛮古等小辈就没那么轻松了,在冥海海水的腐蚀作用下,灵魂仿若被坠入了无尽的黑暗,有点意识迷糊。

尸山、尸海同样是生灵,虽然是尸族,可还是受到冥海的影响。

好在这两个家伙肉身强悍,精通五行的能量运用,他们只是稍稍运用了大地能量,就在身上形成厚厚的土黄色岩壁,不安冥海海水的影响。

和尸山、尸海一样有抵御方的,还有石岩。

面临着冥界强者的闯入,石岩显得一点都不急躁,还停留在构建传送阵的巨大阵图中央,轻轻磨砂着那奇妙精致的阵图,将神识之力注入,勾勒出阵图更完美的形态来。

冥海的海水汹涌而来,也将他给淹没了,然而,在冥海的海水中,他像是不受丝毫影响,该做什么,还在做什么。

黄泉冥王本是为曹秋道等人而来,但当他发现鬼獠、尸山、尸海居然和石岩走到一块儿后,勃然大怒,反而将石岩当成了主要目标。

他释放出其海的海水,是准备将众人给一网打尽,可他突然发现石岩居然安然无恙,这让他颇为的恼火。

“小子,你这种卑微的存在,不该继续活下去。”黄泉冥王阴沉沉的哼了哼,背脊处一道暗灰色的光芒闪过,一股奇异的灵魂震荡,忽然注入冥海。

冥海内,突然多出一个个阴冷冰寒的光点,那些光点呈暗灰色,仿佛海水中的生灵,慢慢的胀大,渐渐变成一个个阴厉丑陋的异物,有着利爪和森森白牙,身体成梭性,在冥海中活动迅捷。

尖锋冥兽,冥海中独有的生灵,啃噬一切生灵的血肉,拥有灵魂颤抖的天赋手段。

这种奇特的冥界妖兽等级不定,有着进化的潜力,但在进化中限制重重,很容易将自己给玩死了。

尖锋冥兽有着锋利如尖锥的身体,锦锐的牙齿,还有灵魂颤抖的天赋魂技,在冥海中,就连一般冥界的高手都不愿意招惹它们。

它们是群居的,那天赋的灵魂颤抖能力,可以联合释放,极为的诡秘。

一只只尖锋冥兽,仿佛尖刀般的飞梭,在冥海中游鱼般飞驰着,速度极快。

一点点灵魂能量,在冥海中聚集起来,于每一个尖锋冥兽,成为灵魂的囚笼,霍然前冲。

在阵图旁边,眯着眼睛专心来锁定传送阵,添加辅材的石岩,识海突然颤抖了一下,察觉到一股股灵魂异能冲入进来,这股灵魂异能很分散,仿佛按照某种天然魂阵进行排列,有着让主魂的魂力震颤不断,让人意识昏迷的用。

将炼器要诀中种种阵图深研过,他对天地间各类力量的运用,有了全新的认识,知道就连天地间的妖兽,也懂得最天然的某种阵。

尖舞冥兽的灵魂颤抖,就是对分散灵魂的整合运用,将各个散乱弱小的灵魂一起释放,以同类特有的融合行,来制造出最佳的攻击方式。

皱了皱眉头,他暂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双眸中一点异光慢慢由灰暗变得闪亮起来,识海灵魂波动强烈之极。

寂灭!

识海主魂悬浮着,张口轻喝出一个灵魂字符,那字符凝为实质方块,闪烁着亮银色光芒,冲向识海的壁障处。

一点点灰暗的灵魂光点,从他的识海壁障处映照出来,于尖锋冥兽,形成了天然的八角魂阵,一偻缕震荡主魂的力量,倏地激龘射开来,直达他的主魂。

两个巨友的“寂灭……字符,乃是灵魂凝炼而成,其中蕴藏着死亡的真谛意境,将苍凉、阴暗的死亡气息弥漫开来,把那一点点的灰暗灵魂之光,都给裹住了。

在死亡意境下,绝对的死亡意志涌入每一个灵魂光点内,将它们求生的信念给彻底摧毁。

一只只冲向他的尖锋冥兽,在快要达到他身体的时候,突然死去了生机,附加在里面的黄泉的一缕神念,也消散开来。

冥兽沉入深处,无声无息,就这么被轻易斩杀。

多来冥王忽有所觉,在翼海E方的冥与云团处,轻轻呢喃了易一声那声音初始极为的低微,可回荡声却不迭的增强,进而轰鸣如雷,涌入冥海。

冥海中精炼分散的冥气,在那声音中聚集凝结成一只冥界的恐怖怨灵,怨灵和黄泉冥王一模一样,虚态,却栩栩如生,周身释放出阴森、诡秘的气味。

怨灵无声的桀桀狞笑着,在冥海中瞬移了一下,直接来到石岩身前,张口就朝着他头颅咬了下来。

“算你倒霉……”

石岩咧嘴,嘿然笑了,嘴里嘀咕了一句,幻空戒中冒出一个奇特的黑色光球。

那光球猛然释放出强烈的灵魂的能量波荡,如亿万只灵魂触手一起的拉扯,将那怨灵给逮住,死命的狠着光球中拖拽。

“聚魂珠!”

黄泉冥王骇然变色……”拱乱间咬破舌尖,一缕精血被催动,两眼突然没了瞳仁,成了诡异的白色。

怨灵猛烈的颤抖起来,如获神力……偻缕灰暗的能量从他身体分裂开来,朝着四面八方激散开来。

只是一霎,那怨灵的一身凝炼的力量,就通过这种分散飞逸,逃脱了大半。

然而,即便是这样,这怨灵也被聚魂珠吸收了三分之一的力量,大伤元气。

怨灵一逃掉,黄泉冥王白色的眼睛立即恢复了正常,他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沉声道:“你这人类小子,倒是一身的邪恶手段,比我们异族修炼的决还要邪门。”

石岩抬头瞅了他下,低低一笑,旋即又低下头去,继续专心在传送阵上。

一道灵魂念头,被他悄悄释放了出去……“不要让他继续烦我了,我需要安静,你赶他走。”

在他身侧百米处,被冥海之水淹没的鬼獠,忽然轻轻点了点头,身上传来一丝灵魂的奇异波动。

鬼獠俊秀的身影,在冥海中显得有些不真实,如幻影,仿佛一直变幻着方位,在借助于冥海中的冥气调整着身体的什么状态。

他和所有人都不一样,在冥海中,他是唯一不但不受影响,还灵魂收益的。

他是冥界、魔域妖兽魂种,天生可以运用冥界的冥气,这冥海身为冥界的根本,对他来说,有着奇异的灵魂增幅力。

他一直没有动手,就是在利用冥海,来让新晋达到九级的身体和魂魄,被冥海的海水给洗练一番。

这对他未来的道路,有着极大的好处。

“黄泉,你立即离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他在冥海中,身影如破碎的镜子,突然见碎成一片片,极为的诡异。

黄泉冥王却突然身子一震,眼神显出一道狠厉愤怒的光芒,咆哮道:“鬼獠!你竟敢对我下手!”

一声怒吼过后,黄泉冥王的身体,也开始诡异的扭曲,像是被无数利器给切割扯动,让人发自内心的觉得恐惧不安。

鬼獠的身子在冥海中化为无数碎片,从冥海中逐渐的消失,而本来安静的冥海,却突然沸腾凶猛起来,如妖兽被激怒了,一道道巨大的水柱子,冲天而起,朝着天上的冥族高手轰去。

在每一根水住中,都呈现出鬼獠的妖异血瞳,他仿佛寄宿在每一道攻击中。

“好!你既然这么不知死活,那就别怪我了!”

黄泉冥王怒火滴天,两眼又成了白色,他被宽松长袍遮掩的一双手,惨白如鬼爪,没有血肉,给人一种极度邪恶的感觉。

他两双手在虚空结出一个个白色的印记,印记多种多样,三角形,锥形,圆形……

每一个印记都白莹莹的,透露出冥界独有的阴森诡异,似乎将冥界的气息给催发到了极致。

无数苍白色的印记,在他身下逐渐的凝炼起来,最终形成一个苍白的祭台,祭台上布满了怨灵,怨灵吐出一口。的白色雾气。

祭台轰然降落,如扣下来的瓶子,瞬间将鬼獠给罩住了,祭台上无数的怨灵,将口中的白色雾气吐出来,扑在了鬼獠的身上。

祭台被白茫茫的烟雾给遮掩,一股阴森灭魂的气息,从祭台上蔓延,似乎是对生灵进行审判惩罚,竟有种庄严肃穆的味道。

鬼獠在那祭台内,人形的身体突然一变,成了狰狞可怖的凶兽,轰然咆哮着,对那祭台的白色如玉石的壁障进行轰击,将邪恶的力量释放。

一团团白色的光线,缠绕在鬼獠的身上,勒入他体内,没入他血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