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暴骜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19:56 字数:3179 阅读进度:626/1845

克勒有着通神兰重天境界修为,换成一般的武者,要应付他将会极为的困难。

鬼纹族的族人,在万年的岁月积累中,战斗经验丰富无比,每一个族人都是天生的战士,身怀奇妙武魂,并且在灵魂奥义上胜人一筹。

克勒的境界,是稳稳压过石岩的,按照常理来看的话,他要杀掉石岩并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

然而,等他真正这么去做了,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石岩一旦暴走,周身力量会大幅度的提升,经过巨人族黄金髓锤炼的肉身,更是坚韧之极,乃非人类怪兽级别的存在!

肉身强悍,灵魂中烙印着九幽噬魂焰,力量可怕,恐怖的恢复力,还有一柄不知名的神剑,这种种条件加起来,让他的力量可以越级挑战。

娄!

灭天神剑血光一闪,那克勒释放出来的极寒之铁阔剑,就被打的飞溅出无数的火光,歪歪斜斜的飞到一旁。

克勒灵魂震颤,全力在应付心海五魔,根本不能为阔剑增添更多的力量。

当阔剑飞走后,克勒想要收回的时候,发现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坚守心灵,防止被五魔给腐蚀。

“这是你们自己找死,怨不得我了。”石岩神情冷酷,轻声叮嘱了玄冰寒焰、地心火,让他们找机会下杀手。

刚刚他奇妙的陷入意境中,在脑海中多出了一幅幅的画面,画面镌刻在记忆深处,却散乱无序,不能将那些画面给整理出来,就不能知道到底是什么一个情况。

隐隐约约间,他意识到,如果能够将脑海中的画面给了解深刻了,他就能知道血纹戒上一任主人的来历了。

画面中没有任何的力量决,却给他一种久远古老的苍凉气息,直达心灵,竟然让他灵魂都随之发生共鸣,在那一幅幅的画面中,仿佛蕴藏着一个人生命中最绚烂的经历。

没有来得及好好领悟,克勒一行三人侵入过来,二话不说,直接对他下了狠手。

从那光明神教一路行来,在奇石城、北寒城中,他见到了太多惨绝人寰的悲剧,入目的城市中,遍地都是人类尸骸,许多人死状之惨,连他都不忍目睹。

这一切,都走出自异族之手,灵宝宗境内的惨案,正是鬼纹族一手造成的。

对于鬼纹族,他没有了一丝好感,没了一点怜悯,只想杀光杀干净。

“给我杀!”克勒吐血,尖叫着:“不要动用灵魂的力量,这家伙对我族的魂技很熟悉,那五个魔头也很难应付!”

被负面五魔纠缠着,克勒三人大感吃不消,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的精力,用来应付心海五魔。

石岩一脸漠然,眼神冰寒如刀锋,乎持灭天神剑,盯着那克勒不放,将种种玄奥的剑道之武技释放,一道道光芒如飞逝流星,霍霍的狂飙。

战魔一身贴身重甲,钢铁战车一般,轰隆隆的碾压过来,朝着那克勒旁边的两人冲击。

那两个鬼纹族的族人,在战魔的攻击下,显得极为的狼狈,种种的灵魂奥妙,都不能对战魔发挥作用。

趁此时机,玄冰寒焰、地心火也悄悄出手,极寒的火炎,和炙烈的光芒,从暗处徒然冒出来,瞬间重创了两人。

两人先是被玄冰寒焰给封印,在最森冷的时候,周身冒出一缕缕炙热的光,直达他们身体,焚烧他们心腹。

在他们凄厉惨叫中,战魔轰然而上,仿佛倒塌的铁山,以暴烈的撞击,让那两人当场骨骼全部爆碎。

两缕灵魂溃散开来。

石岩嘴角冷笑,放开聚魂珠,一下子将那灵魂之力收走,旋即又冲向了克勒,暴喝道:“别让他逃!”

讲话时候,他的一缕缕灵魂之力,化成简化版的空间利刃,轰入了克勒的识海。

他每一缕灵魂中,都附有空间之力,一旦形成攻击,便会衍化成最简洁的空间利刃,虽不能将对方识海切割无数分,也足以让对方识海短时间失去丝毫的感知力。

克勒识海被侵入,像是被放了定身术,忽然双眸茫然。

战魔和玄冰寒焰、地心火的三股攻势,趁机涌上来,让那克勒的身体,瞬间被冰冻,旋即在重力轰击下,支离破碎。

克勒灵魂被聚魂珠收入,一身的精元则是慢慢飞逸出来,一一钻入了石岩的肉身。

石岩霍然一震,感应着涌入的滔滔能量,以心神知会了战魔、玄冰寒焰、地心火一声,马上端坐下来,也不管地方,静心苦修,来凝炼那负面力量,形成神秘的异力。

在此过程中,他脑海中一幅幅模糊无序的画面,逐渐的变得清晰,一幅幅的在他脑海中掠过。

他双眸明亮如钻,一边凝练着力量,一边集中注意力,在脑海中来窥探那一幅幅的奇妙画卷,想要将那些画面的顺序给拨乱反正,弄清楚到底发生过什么。

北寒城的上空。

一簇浓烈的黑暗云棉渐渐浮现在天际,将大阳之光遮掩,在那团黑暗云层上,有着一头数百米长的魔龙,魔龙浑身有着片片黑铁般的鳞甲,头生弯角,气息凶厉庞大。

在魔龙头颅处,端坐着一名看起来只有三十来岁的中年大汉,一头乌黑的长发披肩,着灰色长袍,相貌英俊,体魄雄伟,他额头正中有一块三角形的古怪印记,闪烁着邪异的暗光。

那中年大汉骑乘着魔龙,仿佛是从北寒城无意路过,一双深邃幽暗的眼瞳,没有精神的半眯着,无精打采的看着前方。

突然,他身下的魔龙传来低低嘶吼声,从万米的高空逐渐的往下方降落。

魔龙脖颈处端坐着的雄伟大汉,显出愕然之色,好看的皱了皱眉头,低头俯瞰下方。

他一眼瞧见了黑铁般的战魔。

“咦!”

大汉悚然动容,深邃的眼瞳深处,满是惊诧之意,喃喃自语:“以黑暗之气淬炼的上古战魔傀儡,这是我魔族先辈才懂得的秘啊,奇怪,莫不成有我族先辈从域外返回了……”

他自言自语着,让身下的魔龙在九天之土停了下来,从高空静静地看着身下。

魔龙之后,有数千魔域的魔兽排成整齐的队伍,在每一头魔域的魔兽身上,都端看着至少达到天位境的魔族高子,其中通神境的魔族强者至少数十人,连真神境的高手,都有两个。

魔域的魔兽,和前方的魔龙保持着一段距离,待到他们发现前方的魔龙停了下来以后,那数干魔兽也都虚空静静凝滞,一股沉闷如山的压力,从那魔兽身上的魔族高手身上释放出来。

“暴骜大人怎么停下来了?”

一头魔域狂剩龙兽的身上,一个满脸狰狞伤疤,身高近三米,腰间盘着一条巨蟒的巨汉,粗声粗气的吆喝道。他身上有黑色鳞甲,一看就是黑鳞族的族人,气息凶狂暴戾,杀气冲天。

“暴骜大人应该发现了什么。”一个俊美的女人,着男装,搂着一名夜魅族的小巧少女,坐在一头八级的黑耀七头鸟的身上,笑盈盈的,冲旁边那巨汉道:“古达思,一会儿到了鬼纹族,见着鬼纹族的少女给我留意一下,年龄小的帮我问一问,看他们卖不卖?”她讲话的时候,从她白色的裙袍后,露出一截布满尖刺的尾部。

“波若,这一趟我们前往鬼纹族,是商议如何将人族屠戮干净!”被称为古达思的黑鳞族巨汉,脸上的伤疤蚯蚓般扭动着,凶厉的狞笑道:“人族的少女皮肉最嫩,不像我们魔族那般粗糙,我最是喜欢了。”

“恶心!”那波若翻了个白眼,有些无奈的说道:“你这屠夫,真是暴殄天物,真要是见着这类少女,记得先让我尝尝鲜,等我玩腻了,你再吃。”

“你才恶心!”古达思冷哼一声,满脸厌恶,“被你碰过的女人,一身污秽,谁吃谁吐一辈子”

“滚蛋!”波若声音如箭,倏然射向古达思。

“妈的,又来了!”巨汉怒啸一声,起身应对,搓着铁拳冲了上前,周身黑鳞滚动,如林间松涛,将天地能量都给搅动了。

在这两人身后,端坐着数十个通神境的魔族强者,一个个神情严肃,对前方的战斗无动于衷。可他们身下的魔兽,却在悄悄往后挪移,似乎生怕被波及到。

最前方,数百米长的魔龙身土,那英俊的中年汉子,静静的望着身下的北寒城,一双幽暗的眸子,渐渐流转到了石岩的身上。

在他眼瞳深处,一点点的闪烁出惊讶之光,他看着那五道灰蒙蒙的身影,忍不住捂着额头呻吟了一声,有点神经质的低喝道:“五大邪恶负面执掌者,上古魔神,该死的,到底怎么一回事……”

“暴骜哥,那下面的小子,识海中有空间之力。”他身下的魔龙,突然传来灵魂的念头。

“空间之力?”那中年大汉怔然,然后忽然一脸惊愕之色,“莫不成,那空间大裂变,就是那小子引起的?”他突然呵呵笑了起来,自言自语道:“有趣,没想到这趟碰到正主了,果然有趣。”

这般说着,他徒然从魔龙身上飞落下来,脸上充满热情洋溢的笑容,虚空踱步,慢悠悠的朝着北寒城一角的某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