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 古印记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19:56 字数:3410 阅读进度:628/1845

暴骜离开北寒城后,在天上停了下来,身后的两头妖兽快速靠拢上前,古达思和波若两个达到真神境的魔族强者,满怀疑惑来到他面前。

“暴骜大人,那小子是谁?明明是一个人族的家伙,为什么你没有取他的性命?”古达思很不解。

波若也是美眸闪烁。

“呵呵,他有我魔族的血统,还是我魔族最古老家族的传承获得者。”暴骜淡然一笑,“那小子很有意思,如果成长起来会非常可怕。要是他的传承苏醒了,肯定不会被人族接纳,早晚会站在我这一方的。”

“我族最古老的传承,怎么会在他身上?”古达思诧异道。

“现在的人族族人,很多都是各族的混血,这没什么好惊奇的。”暴骜很有耐性,“如果不是那样,这个种族也不可能霸占这一块大陆那么多年。人族血脉本来最差,可这个种族有很强大包容性,几乎能够和所有种族混血。也只有通过混血,这个种族才可以发展起来。”

“那我们的目的,不还是要杀光他们吗?”波若嘻嘻笑了笑,“就算是经过了混血,他们的力量还是相差我们许多,大多数的武技和力量奥义也都失传了啊。”

“别小看他们。”暴骜严肃起来,神情一正,“当年的战争,如果不是我们各族轻敌,也不至于败的那么惨。这个种族适应力出奇的恐怖,只要给他们修身养性的时间,他们可以爆发出来的能量会让所有人为之惊惧的。”

古达思和波若认真地听着,不过脸土的表情,依旧是颇为的不屑,显然并没有将暴集的警告放在心上。

暴骜心中一叹,没有继续多说什么,他也知道现今的人族,力量方面的确弱了许多要不然也不至于在那么短的时间就被各族给横扫,只能龟缩起来芶延残喘。

“走吧,我们先去天阴古冢,看看能不能将更多的族人接引出来。哎,过了这么多年我们族能够活下来的人,也真的不多了,我们尽力就走了。”

古达思、波若也露出伤感的神态默然不语,埋头赶路。

石岩仰望着头顶掠过的魔族兽群通体冰冷。

这个种族光现在展现出来的力量,已足以灭掉任何一个神州大地的七古派,或许,就算是光明神教、净土联手,也只能溃败一途。

魔族的实力,应该还不单单如此。

除了魔族外,在如今的神州大地上,尚有鬼纹族、暗灵族、尸族、冥族、妖族,每一个种族能够存活到现在都不容易,力量一旦得到了恢复,所显露出来的力量,都不是人族可以应付的。

他忽然觉得或许人族的浩劫,可能真的走到来了。

摸了摸脖颈处的印记区域,他一脸颓然无奈,一—他难以驱除那印记。

被人莫名其妙的在身上下了一个印记,这种感觉真的很憋屈,很让他不安,他不知道通过着印记,那自称暴骜的家伙,是否可以在任何角落锁定他,或许那家伙可以在一瞬间置他于死地。

就像是被人在体内种下了死亡的种子,只要对方心念一动,他就会马上惨死。

受人禁锢,就会心生魔障,会影响他往后的修炼,让他一直心神惶恐,可能武者的进阶就此停滞不前。

手心冰寒之力转动,一块冰镜倏然凝炼出来,在冰镜中望了一眼,他就瞧见了他眉心中的血色云团印记,那印记闪烁着妖异的血光,给他一种血腥凶厉的感觉。

……古印记,只有魔族最古老的家族,才独有的奇妙印记,印记是一个家族族人的标志,能通过印记获得家族的传承。

不需要任何人提醒,就知道他获得了血纹戒,在那血池的脱胎换骨,定然和一个上古时代强大的古老魔族强者有关。

必须要消掉那印记!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霍然端坐下来,尝试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来让额头的印记给抹掉。

一个时辰后,他无力的放弃了。

那印记似乎成了他灵魂的一部分,不论他怎么办,都不能将其消掉。

甚至,他将额头的皮肉都给刮掉了,那印记都依然存在,等不死武魂重新将血肉重生,那印记又变得清晰可见了。

连续尝试了多次,他知道那印记应该短时间消不掉了,无奈下,他只能在眉心扎了一个黑色布条,将那印记给遮掩住。

古印记,魔族古家族的传承,这意味着他可能有了魔族的半个身份。

他忽然迷茫起来,有些不知道何去何从,武魂殿一行,也让他犹豫起来。

皱眉苦思了一会儿,他想起了石家、杨家的那些亲友……

以往的经历,一幕幕的在他脑海中闪现出来,石坚等人对他的全心呵护,杨家众人对他的期待,还有夏心妍……

渐渐地,他眼神重新坚定起来,犹豫不定的心态,也重新调整了方向。

脖颈处的印记,暂时被他给抛在一旁,沉吟了一下,他重新踏上征程,又朝着武瑰殿的位暂迈进,只是变得比以经小心了许多,刻意的避过可能会有异族聚集的区域。

一路无惊无险,经过十天的风驰电掣,他终于来到了武魂殿的势力区域。

和光明神教、灵宝宗一样,武魂殿的疆域中也是死气沉沉,依附于武魂殿的许多凡人国度,早就人去楼空,灵魂放开来,搜寻不到丝毫的生命波动。

让他稍感欣慰的是,在武魂殿的势力范围内,他没有见到惨不忍睹的暴行,没有见到太多让他都忍不住骂娘的惨案。

似乎武魂殿早有防备,提前一步将各方境域中的人族族人聚拢起来,躲藏在某个奇特的角落存活起来。

又过了两天,他来到神州大地最为著名的ω手打~永夜森林。

永夜森林在武魂殿的境内,这儿的古树遮天盖地,有的古树甚至有山川般高大粗壮,具有万年的历史。

这森林之所以取名永夜,是因为各种古树太多太密集,巨大的树叶将天上的光亮都给遮掩了,使得森林中终年不见阳光,永远像是在夜晚。

如今的神州大地,日月星辰同现,已经没有了黑夜一说。在大陆的各个区发,都是光亮白昼。

也只有永夜森林,依然保持原样,将所有的光亮都给挡住了,就算日月同现,也不能使得这个森林充满亮光。

行走在永夜森林内,看着头顶密集树叶如无数云团,石岩终于明白这森林的来由。

森林中果然不见光亮,昏暗阴沉,只有极少许顽强的光芒,能够穿过一簇簇的树叶群,照射在地土,这种情况很少见。

阴暗潮湿的森林中,时不时可见小溪湖泊,澄净见底,鱼儿肥美,林间的气息也颇为的清晰,让人心神畅快。

据他所知,永夜森林乃是武魂殿境内最广阔的一处区域,连绵数百万里,凡人走上几年,也不能穿过这个森林,森林中蕴藏着无数神秘,坐落着不少远古时代的神殿和残破的墓地。

神州大地上的不少隐世的强者,都会选择永夜森林,因为这儿有着充盈的灵气和天地材料,对武看来说,只要能够在这个森林生存下去,就不用太过担心修炼材料。

在永夜森林行走了一天,他并没有觉察到生命的气息,也没有见到一个人,亦或者一个妖兽。

本该生机勃勃的森林,似乎死气沉沉的,让人浑身都觉得不舒服。

突然,他嗅到血腥味,心念一动,身如电芒,瞬间往前掠过干米,在一个水潭处停了下来。

水潭只有并不大,周围生长着百米高的古树,枝叶茂密,生长的极好,水潭边上,散落着凌乱的尸首,那干净的水潭,也被鲜血染红了。

石岩脸色骤然阴寒起来。

水潭边的尸首,分明是阴魅族和翼族的族人,这两个归顺于他,以他为主人的种族,有至少一百个族人,被残忍的杀害,而且大多尸体都是支离破碎。

对右手段极其的凶残!

他蓦地想起一个极为可怕的问题,M一阴魅族、翼族现在是怎么生存的?

换了以往,阴魅族和翼族或许还能够在神州大地上逗留,然而,在天地异变发生以后,以鬼纹族、暗灵族、魔族为代表的种族,大肆屠杀人族族人,所过之处生灵涂炭,应该让任何人族族人都充满了恨意。

阴魅族和翼族,如果和异族走到一块儿,或许可以安然无恙。

可是,他们和是杨家一起啊”

杨家众人通过传送阵,到了光明神教的北琅山,在那儿,光明神教的教主殒昊是否能够接受?在异族大肆屠杀人族的时候,阴魅族和翼族,是否会被人族当成发泄的对象?

就算是殒昊能看在他的面子上不大动干戈,可别人呢?净土和灵宝宗、武魂殿能坐视不理?

阴魅族和翼族,似乎一下子成了不能融入任何一方的异类,在异族来看,他们是背叛者,在人族来看,他们是该死的异族……

石岩一想起这个情况,心中一片冰凉,他几乎肯定在如今的形势下,和他走到一道的阴魅族和异族,成了神州大地最凄惨的一股力量。

不论是异族,还是人族,应该都会针对他们。

阴沉着脸,他强压着内心的狂躁,继续在永夜森林中活动。

一连三日,他见到了不少尸体聚集处,那些尸体无一例外,都是阴魅族和翼族的族人,帝山、奕天漠众人,应该是遭受了大清洗。

或许,就连帝山、奕天漠本人也已经被杀了。

帝山他们的境界拿到无尽海算是不错了,可放到神州大地,与殒昊这些真神境的强者一比,简直就不够看啊。

石岩脸色愈发的阴厉,愧疚莫名,第一次泛出要为一个种族负责任的念头来,必须要救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