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疯狂大炼器!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19:56 字数:3199 阅读进度:635/1845

一道道赤红sè的火炎,凝炼成精巧的手臂,在一块玉石堆积出来的鸿沟中拨弄着。

红艳艳的岩浆流溢飞溅,一枚枚棱角分明的晶石,在有着生命般滚动着。

鸿沟四通八方,分叉成数百狭窄的岔道,岔道中传出液态的能量bō动,肉眼可见。

一件件品阶不算特别高的秘宝,在某计看不见的力量牵引下,被投放在鸿沟中,受岩浆中火炎汁水的焚烧淬炼,烧出不少黑sè渣滓,沉入底下。

四通八达的鸿沟,从天土俯瞰下来,可见乃是一个极为繁琐巨大的上古秘阵,占地十里,分散的岔路,如一条条火炎般的游蛇,滚滚涌动着火炎,炙烈,暴躁,仿佛火炎空间的妖兽吞没大地。

各类形态不一的秘宝,在那繁琐神奇的上古秘阵中沉沉浮浮,受到火炎的焚烧,被秘阵中存在的奇异力量参透。

一个浑身赤红的青年,凌空盘坐着,就在那沟壑的上方,微眯着眼,两手打出无数法决。

一个法决从他两掌手心飞逸出来,在虚空显现成由细细的能量光线勾勒出来的上古阵图,阵图初始极小,指甲大,却是由成百数千的能量线条组成,极为的繁琐复杂。

待到那阵图慢慢落向下面沟壑,便逐渐的扩张起来,慢慢成巴掌大,成脸盆大,成门板人”

由数千能量丝线镌刻的阵图,也缓缓变得清晰,有的仿佛手心掌纹,神秘天然,有的好似大地的脉络,沉重肃穆,又有的仿若飞鸟划过的轨迹,无迹可寻……

种种动向不明,却都蕴藏着玄奥天地至理的阵图,如神赐的光幕,一一飞落下面的鸿沟,烙印在那些被剔除杂质的各类秘宝上。每一样秘宝一旦被一个阵图给附上,立即开始发生奇妙的变化,能量bō动会猛地闪现,材质也会发生根本xìng的变化。[破晓神灵

要么如美玉般温润滑腻,要么如金铁般牢不可破,还有些则是柔软如棉团,可以随意拉伸,永不会断裂一悔”

不同的秘宝,被烙印上不同的阵图,拥有着不同的神通。

待到那些秘宝被淬炼掉杂质,被刻画上阵图,赋予了新的力量妙用,便会缓缓从中飞升传来。每一样都闪烁着熠熠宝光,流lù出强烈的能量bō动,形状也是精美神秘,一看便让人心生欢喜,难以割舍。

鸿沟的外围,竖立着数百武者,每一个都紧紧攥着拳头,大气都不敢出,眼睛中的渴望之火熊熊燃烧。

当一样剑状秘宝飞旋出来,现出皓月般的明华,流光溢彩的飞入一人手中后,那人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振奋,颤抖着,舌头干燥的说道:“多谢!多谢岩少爷!”

悬空端坐着的青年,眼睛微开,淡然一笑,缓缓说道:“你这柄剑材质太差,驱除了杂质,刻画了离水焚灭阵,也只能达到灵级三品,可惜了。”

“不可惜,不可惜!”那人浑身一个jī灵,如获珍宝,死死攥紧那柄剑,有种和血肉契合的奇妙感觉。

他那剑体中蕴藏的能量,透着股炙热的炎力,和他修炼的功法可以完美的融合叠加,“岩少爷,这柄剑,本来只是玄级一品,您,您足足将它提升了一阶啊!岩少爷,我才人位三重天之境,有了这柄灵级三品的宝剑,我敢和百劫境武者拼死一战!”那人兴垩奋的语无伦次,强压着要狂笑的冲动,身子颤抖的厉害。

此言一出,周围众多武者眼睛全红了。

他们像是嗜血的野兽一般,死死的看着那沟壑,与他们xìng命相修的秘宝,如飞出来的蝗虫般,不分先后的投入那布满岩浆的鸿沟。

石岩弄出这么大阵仗,他们初始并不觉得能有多少用。

想要提升一样秘宝的等级,绝非易事,就算是神州大地上大炼器师,也需要准备充足,一样一样的来。

他用十天时间刻画出一个奇怪的沟壑阵图,往里面填入数百种炼器的材料,释放出天火之后,便让大家将手中秘宝扔进去。

很多人都不相信,害怕损坏掉秘宝,不愿意拿出来。直到杨青帝看不过去,下达命令了,才有人不情不愿的扔下秘宝。

刚刚拿到飞剑的那人,是第一个获利着,玄级一品的一柄剑,被提升到灵级三品,等级上升了整整一阶还多!

再没有怀疑,再没有一个质疑声,众人红着眼睛,一个个像是饿了百年的豺狼般,纷纷将手中秘宝投入前方的鸿沟。

“停下!”石岩轻喝一声,肃然道:“下面古阵中能量汁水有限,一次不可太多,否则难以将大家秘宝的杂质给清除干净。嗯,不着急,一个个来,大家手中的秘宝,我都会帮你们重新淬炼。”

“岩少节,我,我还没放下呢?,凌铭红着脸,仰着脖子“再加我一个,就加我一个!应该没事吧?”

“凌大叔,不带这样的!你可千万别乱来啊!”

“老凌!我的秘宝已经扔下去了,你别捣乱啊!”

莫断hún和一个青年,一见凌铭想要不顾规矩,吓了一跳,脸都变了,急忙过去扯住他,差点要动手。

“放开我!莫老哥,你快松手!”凌铭粗着脖子,脸上青筋暴起,“谁他妈知道下面的材料够不够!不行,非要加我的这样不可!你不放手,老子就要动手了!”

凌铭知道那鸿沟中的修炼材料极其珍贵,他不敢肯定杨青帝手中是否还有更多的补充,如果没有,他手中那灵级的秘宝,或许就只能等下一次机会了。

下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呃”

“你的秘宝放进去,我们的等级降低了,我们和你拼命!”向来古bō不动的莫断hún,也来了脾气,摆出臭脸,yīn沉沉的喝道。

“我不管!反正不能没有我的!”凌铭锊起袖子,红着脸就要和他大吵起来。

“干什么!”就在此时,杨青帝的声音突然响起,“小凌啊,你先前自己害怕,不愿意放进去,现在可怨不得别人。嗯,就这样,你等下一bō吧。”

杨青帝一开口,凌铭傻眼了,苦着脸,如丧考妣,唉声叹息不已,暗恨自己先前有眼无珠,居然没看出石岩那小子有着夺天地之造化的大神通。

石岩并没有开口,听到杨青帝的制止声响起了,他又半眯着眼,继续施加种种炼器法决。

神识之力和体内的精纯能量,在他心念变动下,不断地凝炼结合,衍化成种种古老的炼制阵图,变成精巧有效的烙印,镌刻在下面的各类秘宝上。

在施展法决的过程中,他灵台明净,不染尘埃,没有一丝的负面情绪,灵hún像是得到升华了。

他忽然领悟到,他那浑身xué窍转换负面之力的武hún,虽然神奇,却容易让他灵hún失控,每一次施展暴走武技,他会习惯xìng的陷入走火入魔,这就是后遗症。

炼器中,他灵台明净,灵hún仿佛被看不见的神水洗涤,méng着他心智的种种雾障,都会被逐渐的扫清,让他的灵hún重新安宁平定下来。

全身心投入的炼器,是对灵hún的净化,能够有效的防止他走人歧途,让他的灵hún也为之收益。

炼器的手法,凝炼的阵图,都暗含天地至理,施展中,他对各种天地间真谛的领悟,也在快速的增强着,让他对不同的力量,有着不同的认知。

当他发现炼器对他的帮助,居然如此之多的时候,他更加认真地去看待这事,没有了一点抵触,将他当成了武者的一种体悟,获益更多。

众多围绕在附近的杨家、石家武者,看着他悬浮半空,不断地打出一道道法决,也由之前的暴躁jī动,逐渐的安宁下来。

看着那法决的变幻,由微小至扩大,隐隐勾勒出天地奥义的运行规律,很多人若有所悟,突然盘膝坐下来,灵台似乎敞开了,闪出一道明悟的光芒。[破晓神灵

阵图,也是天地力量的一种衍变形态,要是有大智慧从中领悟到奥妙,对武道的修炼,是极为有用的,甚至能迎来顿悟,瞬间迈入一个新的境界。

石岩有通神境的修为,那炼器要诀的书写者,则是神级的炼器师,他弄出来的阵图蕴藏着的奥义,极为的深奥神奇,只要了解领悟一丝,都可能触动武者的修炼壁障。

那些围观者,境界大多不是太高,他们看着那些阵图的衍变,反而更加容易得到深刻的感受。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围观者屏息凝神,围着那鸿沟默默坐了下来。

到了后来,连凌铭和莫断hún两人,都若有所悟,也闭目开始找寻起什么来。

选择留下来和杨家一同死战的那些武者,这一刻都暗暗庆章起来,庆章自己的明智,庆幸自己没有成为逃逸者。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石岩十天前的那一番话,在他们脑海中重新浮现起来,到了这时候,他们才知道原来还真有这个说法。

众人看向石岩的目光,由以前的míhuò惊异,变得充满了敬意,将他当成了杨青帝一般的首领,从心底里开始信赖起来。

在神州大地人族最艰难的时刻,这一小簇人,处在无人问津的偏僻之地,心灵宁静,仿佛找到了心灵上的净土,团结起来,逐渐的开始强大起来。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