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 认主仪式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19:57 字数:3593 阅读进度:670/1845

银城的实名为八极炼狱域,分为东、南“西、北、上天、下地。生门、死位八极”又分为外域和内域,由无数站界、禁制、小阵法混合构建而成。

为了炼制这一座域池,石岩几乎耗尽了所有的精力,将永夜森林妖族储藏数千年的珍奇异宝,一一投入进去,在妖族和异族、扬家所有力量的帮助之下,才最终建造出来。

今天,扬青帝、帝山、厉峥嵘、曹技道、冰睛彤、寒萃一众域内强者,一并聚集在石岩身侧。

内城中央,一片巨大的银sè晶体上,镌刻着无数印诀符文,流转着烦目之极的光彩,散发着震械人心的美感。

银sè晶体有蓝球场般大小,完整无暇,内部烙印淬炼着种种能量线各,相互交错,繁琐复杂的难以言渝。

“必须要神暴为阵眼么?“扬青帝脸sè沉重,十指扣紧,难得的紧张起来。

和他一样的,还有帝山等人,一个个屏息凝神,肃穆以待,要见证八极炼狱域的竣工。

“必须是神暴!也只有神暴,才能使得八极炼狱域运转,承受大阵的反噬之力…”石岩呼吸平稳,仿佛很镇定,可只有他自己知道有多么紧张。

“神暴”在神州大地上,真正的神暴,也只有七古派的学教能够持有,石岩……”你真的拥有?”厉峥嵘语气不确定,眼神闪烁不定,心中也没有底。

如果没有神暴作为阵眼,他们这段时间的努力,都是白费心机,根本不能发挥出八极炼狱域的盛力出来,那意味着……”他们压根抵挡不住七古派的攻势。

石岩依然蓬头垢面,浑身布满了灰尘,衣角都有破泪,看起来像是一个乞丐般,哪里像是这一座银域的幕后主人,亲手聚集各方力量构建域市的大师。

“神鬼……”我应该是有的…”到了关键时刻,连石岩自己也踌躇起来,不敢打包票。

杨青帝、厉峥嵘不再多说什么了,沉默看着他”等着他的下一步举动。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石岩取出灭天神剑,又摩挲着血纹戒,犹豫不决。

他相信灭天神剑和血纹戒都是神级的sī宝,只是”到底用哪一样来镇龘压八极炼狱域,他还是没有真的决定好。

灭天神剑盛力无穷,手持这柄神剑,他能运用巨大的力量,交战中,会给予他极大的好处。

而血纹戒……”里面仿佛自成一界,战魔、地心火、玄冰寒炳、毗绝尸火都被血纹戒收拢了,一旦用血纹戒作为阵眼,他会在未来的日子变得极其不方便。

众人都没有讲话”如扬青帝、厉峥嵘这般卓越的人物,手中也没有神暴可用。

诺大一个神思大陆,神暴可谓是最最稀罕之物,绝不是常人可以持有的,他们倒是有心出力,可悔……”根本没有力量可出。

石岩深深皱着眉头,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用灭天神剑井为阵眼。

这个念头一起,他便不再犹豫了,以神识来牵引神剑,释放意志精神,缓缓操控着神剑”猛地刺向那眼前的巨大晶体。

神剑一闪而道”接嵌在晶体内部的一个四槽中央。

下一刻,石岩的神识,仿佛和整个银域连为一体,银域像是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可以被他明察秋毫,洞悉任何一个角落阵图、待界、禁制的奥妙,心一动,洁界便释放力量。

一圈圈银灿灿的bō光”从那巨大的银sè晶体中dàng漾出来,仿佛雨点般的光华,jī龘射向各处,没入每一个传界、禁制中央。

脚下的大造化聚灵阵,疯狂的运转起来,阵阵来自于地基内的极品元晶,像是被点燃了能量,一bōbō浩瀚无际的能量bō动,从所有人身下大地dàng漾开来,弥漫在整个银域。

直朝着芥穹而去的上天之门,像是成了一个巨大的涡旋,开始疯狂的吸收永夜森林内的天地能量,化为一偻缕肉眼可见的五彩光各,纷纷被上天之门吸纳,散溢向银域各个角落。

天地能量巨变,所有在永夜森林的生灵,只要达到了那个缓别,都可以立即感应到这惊天之变。

石岩体内残留的精元和神识,极速的流进,被灭天神剑给汲取。

在众人面前站着的他,不由得突然问哼一声,如被重山压制着,膝盖一软,直接跪伙在地,脸sè变得惨白,浑身汗如雨下,神情痛苦之极。

“石岩…”

“小岩…”

“主人…”

厉峥嵘、扬青帝、帝山等人,忍不住惊叫起来,突然凑上前,试图伸出援手。

跪伙在地的石岩,挣扎着摆摆手,脸庞扭曲着,摇了摇头,野兽般喘着气,喝道:“别过来!谁也帮不了我!“他是灭天神剑的主人,灭天神剑只能吸取来自于他的力量,任何人都帮不了他。

如果他不能撑过去,这一关不能迈过,他会和银域、灭天神剑一起,直接灰飞烟灭,什么都不能留下来。

众人都lù出不忍的神sè杨青帝更是目眦尽赤,推伟的身躯猛地一颤。

冰晴彤、寒萃死死咬着红chún,美眸中泛出泪水,清然yù泣。

啪啪啪!

从石岩的体内,突然传出了骨骼爆碎声,只是一霎,他已经皮开肉裂,鲜血横飞,就连那一张俊脸,都顷刻间变得血肉棋糊,可怖到了极点。

他从内不曾向任何人说过,镇压这八极炼狱域的神暴主人,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支撑,在认主的那一霎,将会承受何等恐怖的痛苦。

力量不足,必然要经历惨绝人寰的析磨,或许一身血肉都会被榨干,或许会灵hún枯竭,直接在中途暴体而t。

他没有说,可现在众人清清楚楚的看着,都知道了这个过程的眼难和痛苦。

喽哄!

石岩鲜血顺着他全身流淌,在脚下汇集成溪流,那些鲜血之流,顺着持定的凹槽,一一渗透向面前的银sè晶体,鲜血中混杂着碎肉块。

本来体魄还算是魁梧推伟的石岩,已经消瘦的皮包骨头,像是一具被剃掉血肉的骨杂,惨烈的让人不忍目暗。

扬青帝知道这种痛苦,用不死重生诀重新淬炼肉身的时候,那种非人的痛苦”连疯子都怕是承受不住。

石岩这次承受的痛苦,还包涵着灵hún的剧痛,要比他还要难忍数倍。

扬青帝不怕石岩撑不下去,他就是怕石岩死撑,会在毅力坚韧之时,灵hún先陨落了。

不知不觉间,扬青帝十指指早深深没入掌腹,将两手抠的血肉换糊,他双眸赤红,脸sè同样狰狞,苦苦的压制住。

冰晴彤和寒萃不敢再看,用乘顺着脸颊滑落,别过头去,香扇抖动着,压抑着哭脸。

曹软道和凌铭厉峥嵘帝山等人,这一刻都微微躬身,眼神充满了悲痛。

“这一劫过去,我曹枚道在此立誓,将终生追随石岩…”漠然半响,曹秋道压低声音,弯着腰,一脸敬畏的说道。

身后的梵香云等一众外来的武者,听到他的宣誓之声,一个个沉默不言,朝着石岩单膝着地,头颅深深垂下来,在心底呼唤宣誓着什么。

石岩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来庇护他们所有人,每一个现场观看者,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油然而生敬意。

外缄的墙壁上,龙筑和龙颖远远眺望着,并不能瞧见内域的依烈认主仪式”却可以深刻的感应银缄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给浓稠的能量给充盈,所有的传界和禁制都鲜活起来,充满着浩瀚无际的能量bō动。

“这是最古老的队主仪式,如果那小子真是这座银域的主人,这时候的他……”正经历时间最可怕的痛苦,每一秒,都会灰飞烟灭的可能…”龙筑神情复杂,眼中显现出一丝发自内心的敬佩,“这么小的年龄,能够做到这一步,当真是世间人杰。““认主仪式会这么痛苦…”龙颖讶然。

“如果他境界足够强大,倒也不会,可他只有通神巅峰之桅啊!一般最古老的队主仪式,阵法的盛力越大,主人遭受的痛苦和凶险也会相应增强…”龙筑轻声解释:“我看这一座银域,估计连真神三重天之境的武者都可以针对,这意味着……”一旦进行认主仪式,阵法呃反噬力,堪比真神境武者的轰击啊…”

龙颖耸然变sè,尖叫道:“他不是自寻死路么?“龙筑沉默了一会儿,苦笑着摇了摇头,“谁知道呢,不过如果他tǐng过去,他的心志和坚韧将会达到不受任何魔障情渚左右的可怕程度。这对他成就神王有着巨大的益处,只有能忍常人所不能,在迈入神王之时才可以不惧任何外界凶险,坚守本心,无畏无惧,成就自我。”

“他有这么厉害么…”龙颖吓了一跳,“爷爷,我可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赞誉一个人的,他值得你这么说…”

“他境界或许不如林萌等人,但他的心志和坚韧神经,和那种悍不畏死的凶厉,已经超过了林萌…”龙筑唏嘘不已,说道:“我不看好林萌成就神王,但如果这个小子今天能够撑过去,只要不被人击杀,未来的神思大陆上,他可能会是我们人族最可能成就神王的…”

“净土的夏心妍呢?“龙颖jiāo躯一颤,一脸不敢置信。

“那丫头……”运道是无人能比的”只是想要成就神王不单单依靠运道…”龙筑摇了摇头,“这青年,在我来看”成功的机会要大大高于那丫头。如果说未来谁最有可能成功,我会说那人便是他了,他的内心之强大,无人能及…”

“爷爷,如果他活着,煞过了这一劫,七古派的人非要来杀他,你会怎么办…”龙颖沉冷了一会儿,认真地询问。

“他若活着,我便这他。“龙筑果断道。

龙颖jiāo躯巨颤,拖口轻呼,满脸不可思议。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