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当头一棒!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2 字数:3336 阅读进度:675/1845

既然确室是死敌,石岩就没有留情,一旦动手,必权利以赴!

七道光柱爆射而出之后,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再次以神识连通八极炼狱城,下一bō攻击,又凶猛的狂涌而出。

一朵朵仿佛纯粹由晶石凝炼出来的云团,晶光灿灿,每一团都有门板大小,恍若一枚枚炸雷,又从城墙上轰出来,一团团的朝着七古派那些人冲击去。

林萌、秦谷川等人倏然惊醒,心中的惊诧暂时被抛到九霄云外,立即着手应对。

素白的小手从袖口扬起来,一片片柳叶纷飞,柳叶密集成堆,相互碰撞着,jīdàng出漫天的青sè精光,柳叶青翠雨滴,像是绿翡翠,散发着mí人的光泽。

净土的圣级秘宝,青叶颂,由九千片精心采集炼制的万年柳树的叶子编织而成,参杂着数百种珍奇的材料。

柳叶散布开来,组成奇特的阵,蕴藏着勃勃生机,倏一出来,就仿佛一片绿叶天幕,将他们头顶一块儿全部遮掩了,就连天上的日月星光,都不能穿透进来。

从城墙上抛落的晶光炸雷,在绿叶天幕上接连爆开来,绽射出耀眼的光点,如最炫目的烟花。

涅箸和秦谷川、管琥、吕淼也都神情愤慨,被jī起火气,各个手上的幻空戒明亮起来,秘宝抛射。

一块灰méngméng的丝棉,柔韧之极,蔓延在涅箸头顶,丝棉中一狠狠丝线乱颤,构建出奇特阵也将天上炸雷挡住抵消。

这样秘宝于涅箸,由三十六煞洞的煞气凝炼而成,丝棉中的各类煞气慢慢滋生,丝棉像是不断地生长,一会儿就遮天盖地了。

秦谷川、管琥、吕淼分别取出玉箫、擂鼓、铜钟,在头顶化为三束晶光,一起朝着城墙上的石岩轰射过去。

三个达到真神境界的强者合力出手试图一举灭杀石岩。

在林萌、秦谷川的心中,石岩俨然成了最危险的人物,觉得只要干掉了他,那城池将成为不设防,轻易就可以轰破。

每一个由阵、结界、禁制组成的城池都必须要有一个主脑,以神识来运转。

很显然,石岩就是那银城的主脑一旦他身亡了,杨青帝他们绝对不可能将银城的威力真正发挥出来。

到了那一刻便是杨家众人的覆灭之时,林萌他们看的极准。

他们的策略也是完全正确。

只是,他们依旧错估了石岩的强悍,错估了银城的恐怖力量。

玉萧刺耳如剑,仿佛有数百支利剑人心,能洞穿灵hún,在那秦谷川的真神境力量神识催动下,更是夺人心魄,威力倍增。

擂鼓轰然爆响,每一鼓声都直达石岩识海,运用的乃是神识之力,就算是一般真神境的武者,被这么一震,也会识海爆裂,神识四处散溢,灵hún当场寂灭。

铜钟则是冒逸出圈圈bō光,潮汐般涌来,有着大海无际的浩瀚之力,那种压迫的能量,可以轻易将一名强者肉身给击碎。

秦谷川、管琥、吕淼都是真神境的高手,他们一旦发力,所造成的瞬间击杀力,震撼人心,就算是帝山、厉峥嵘这般达到真神境的武者,也会马上遭受重击,当场惨死。

可石岩却夷然不惧。

玉萧和擂鼓的攻势,直达人心,渗透识海,归属于灵hún类的秘宝,对常人来说,这种攻势威力,比单纯的肉身轰击要强悍的多。

可用来对付石岩……却是他们最大的失策。

所以他心不乱,识凝炼,灵hún稳固,身躯磐石般不动,就硬生生承受了这两拨灵hún攻势。

他的主hún,只是略略扭动了一下,将识海给紊乱一下,散溢出九幽噬hún焰的火簇,就把所有渗透体内的灵hún攻击,给一扫而空。

唯一让他忌讳的,反而是吕淼的那铜钟,待到铜钟圈圈bō光来袭,他凝重起来,伸手一点左侧的城墙。

一个莲台似的禁制,突然被触动了,莲台之心,生长出一朵朵水晶般的莲花,每一朵莲花都栩栩如生,晶灿灿的,释放出强烈的拉扯之力。

莲台像是一张口,突然张大了,从城墙上猛地往前一冲,居然将铜钟dàng漾出来的层层bō纹,都给吸纳进去。

只是,当铜钟dàng漾出来的力量,一一没入莲台之后,那莲台之心冒出的水晶莲花,一个接着一个爆碎,在爆碎中,将铜钟的bō涛之力给化解。

银城的地底根基中,只是传来几声无伤大雅的震颤,一切便又恢复了正常。

石岩没有嘲讽,没有讥笑,一化解了三个真神境的攻势,马上放出聚hún珠,一点身后的墙壁,就有无数丝线冒出来,将聚hún珠缠住,在众人的头顶的晃dàng了一圈。

之前被七道晶柱瞬间击杀的众多武者的灵hún之力,被鲸鱼吸水一般,纷纷拉入聚hún珠。

趁此时机,石岩神秘武hún也催动开来,短短三秒时间,就吸纳了大量的精气,浑身一震,连xué窍都仿佛被充了气,猛地鼓胀起来。

直到这个时候,石岩才咧嘴一笑,嘿嘿说道:“想破城,就再加把力。如果只是这般无力的攻击,我劝你们别浪费时间了,直接滚回冰火秘境吧,免得被异族给包抄,就这么白白死在这儿。”

话落,他的身子像是融入城墙,化为了一滩水般,的消失不见。

八极炼狱城重新恢复宁静,不再有凶狂的能量涌动,也没有恐怖的攻击四处jī龘射。

林萌和涅箸还在释放出秘宝,形成防御的光幕,防止下一轮的攻击袭来。

秦谷川、管琥、吕淼是那人,像是被人在脸上狠狠地扇了一巴掌,脸sè极其难看,眼神yīn厉之极。

众目睽睽之下,七古派五方首脑合力,不但没有杀了石岩,甚至未能在城墙上留下一个洞口,反而让他轻而易举的退走,这战绩……实在狼狈!

“太摞狂了!这小子若是不除,来日必然会是人族的大祸害!”秦谷川如被jī怒的恶狗,暴戾的搓着手,呼吸粗重,咬牙切齿道:“看来必须要下重手了!”

林萌、涅箸、管琥、吕淼纷纷点头,各个怒火熊熊,燃烧着凶残念头。

三里之外,殒昊、郁皖疆等人惊骇莫名,看着那仿佛钢铁浇筑的银城,久久无语。

过来之前,没有一个人能够想到这银城居然如此的坚固,也没有想过石岩居然拥有如此诡异的手段,借助于银城的力量,将三个真神境强者的一击给轻易的化解。

他们并不知道石岩能够化解大多数灵hún攻击,只当石岩的强大,全部依靠八极炼狱城。

“殒教主,你没……石岩算是你们光明神教的人,修炼的乃是你们光明神教的星辰决,那这银城的凝炼方式,莫不成……也于你们光明神教?”郁皖疆沉吟了一下,忽然悄声询问。

殒昊神sè古怪,不由得苦笑一声,摇头说道:“他的确修炼了星辰决,只是……那决应该只是他一身力量很少的一部分。他手段繁多,就连我……也看不透他。”

郁皖疆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才轻声笑了笑,“这么看来,我们的决定算是对的,我看他们想要攻破城,不付出点血的代价,怕是不易啊。”

殒昊脸sè一止,道:“千万别小瞧林萌他们!这些家伙一旦疯狂下来,可以爆发出来的力量太恐怖了。更何风……他们还有神器尚未动用,每个人都保留了真正的力量。”

郁皖疆神sè也沉重起来,点了点头,低叹一声,“也是。林萌他们真疯起来,不惜将神器的威力悄动,这座城……怕是很快就会被攻破。

殒昊、郁皖疆身后,冷丹青、霜雨竹神情振奋,在人群中看的目弦神mí,美眸中异彩涟涟。

过来的时候,她俩一直担心,害怕石岩会没有一点反击之力,直接就被七古派的林萌等人破城,灭掉灵hún。

在神州大地上,七古派的林萌等人意味着最强,无人能敌。

石岩虽强,可他毕竟还年龄,境界也差了整整一个大境界还多,这么巨大的实力悬殊,让两女一直压抑着,战斗开启的时候,两女简直都不忍目睹。

可事实大大出乎她们意料,石岩不动则有,一旦出手,马上便是雷霆暴击,让林萌等人损失惨重。

更加让她俩惊诧的,是石岩居然在秦谷川三人的联手之下,稳稳的站住了,屹然不动,并且很轻易的化解了攻击,从容退入了银城。

这一连串的变化,就像是一剂灵药打入她俩身体内,让她俩浑身毛口都舒展开来。

诸逸、贝斯、贝迪等人,一个个则是神情惊诧之极,眼中光芒闪烁着,心中极其的复杂。

石岩展现出来的力量,深深地震撼了他们所有人,让他们意识到没有参合进去,乃是他们这一生最正确的决定。

“启天老人真是高瞻远瞩,幸亏听了他的话,要不然,我们现在已经死了。”

那些在龙筑的一番言辞下退走的小势力的武者,各个lù出心有徐悸的表情,纷纷暗暗庆幸,庆幸没有和林萌他们搅合在一块儿。

银城显现出来的强势,深深地吓到了他们,让他们再没有了更多的想,只想要远离事端,独善其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