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心之炼狱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2 字数:3530 阅读进度:683/1845

秦谷川来到了南门方位。

在他眼中,南门是一座小城,银霄城,他永远不会忘记这座城!

城内有他的妻儿,儿子还在襁褓中,他极其痛爱,当成珍宝,惜之如命。

而他这一次来,却是来屠城的。

上面下达了命令,这座城池鸡犬不留,城内除了他妻儿之外,还有他的岳丈,一一天宫的反叛者。

他的目的,就是要将包括他岳丈、妻儿在内的所有人,全部杀干净。

这是他一生的噩梦!

无数年来,他依然忘不掉当年的那—幕,永远在懊悔,无数次的梦见他死去的妻儿

这是他的心魔,折磨他一生,很多次,他扪心自问:如果再有一次机会,他是否下得了手?

今天梦想成真了,他又一次来过了。

秦谷川站在那儿,双眸溢出血泪,在无声的痛哭着,看着那座城池,内心在激烈的挣扎着,心魔如刀剑,在狠狠的切割他的身体,让他遍体鳞伤。

还未战,身已经重创了。

管破来到了北门口。

门口只有一个倒在血泊中的老人,一头白发,满脸的鲜血,眼神中有着深深地悲凉。

他永远忘不掉这个老人!

他是孤儿,在没有遇见这个老人之前,他只是一个流浪的小乞丐,终日为食物烦愁,甚至和恶狗抢过馒头,只是……为了活下去。

是那老人改变了他的一生!

教他修炼,将他带入了武魂殿,发掘了他的潜力,悉心教导他,让他成才。

“师傅。”管晓眼眶泛着泪花,痛苦的拽着自己的头发。

老人看着他,布满风霜的老脸上,是深深地绝望,“唬儿,你动手吧。你过来,可不就是为了杀我?你下的毒,还在我体内啃噬着我的血肉,为了武魂殿的殿主之位,你真要那么做?就是因为我没有选择你?”

管破痛苦涕零,不自禁的将嘴唇咬出了血……看着那老人,十指扣紧,指甲插在血肉中犹不可知。

“杀了我吧,拿到了武魂果树,长老们会认同你,这不正是你想要的么?杀了我,你就是武魂殿的殿主。”

老人颤颤巍巍,即将油尽灯枯了,“可你是否记着,当年的你是如何的凄惨?记得是谁给了你这一切?拜师时候的誓言,可还在你脑中,你是否早已忘记,忘记了跟我时候的欢乐?你……真要这么做?”

管唬泣不成声,看着那老人,双手怎么也抬不起来。

石岩和杨青帝、厉峥嵘等人,在内城的外面默然站着,皱着眉头看着外面的场景,看着全部怔住的林萌、秦谷川、涅箬、管唬、吕淼、颜坷、闻秋,看着这七个达到真神境的武者,露出复杂难明的神色。

“这阵……居然如此的诡异。”杨青帝深吸了一口气,一脸惊憾。

“八极炼狱,这就是人心的炼狱啊,他们每一个人,都会面临一生中最痛苦的选择,不论迈过不迈过,都是心伤的结局。”石岩神色自若,淡然说道:“有的人,即便当年做出了选择,也会悔恨终生,后悔个百年。如果他们再一次选择,能不能渡过那一关,很难说。有的时候,以前的痛苦选择当年可以做到,再给他一次机会,却是未必。”

“炼狱,果然是炼狱。”厉峥嵘感叹了一声,摇头说道:“换成我,或许,也不能迈过。”

每一个人的一生中,总有那么几次痛苦的选择,谁也不能躲避掉,有些选择没有结果,没有正确或错误,不论怎么选择,都会痛苦终生。

可还必须要选择,不论对错,都要有个决定,不管你想不想,不管你是否知道对错,你都必须有个选择。

现在的八极炼狱中,林萌等人面临着的,就是他们一生中最痛苦的选择。

或是斩杀自己,或是灭掉挚爱,曾经的选择让他们一辈子都在懊悔,都想历史重演去弥补什么,在永远痛苦的挣扎,怀疑自己当年的决定。

他们面对的,是自己的心。

殒昊、郁皖疆等人,在十里之外漠然站着,神情复杂。

人群中,冷丹青和霜雨竹最是心急如焚,眼看着林萌等七大真神境的强者进入,她们不知道石岩可以支撑多久。

当年石岩毅然离开冰帝城后,在无数个梦中,冷丹青和霜雨竹的心灵深处,总有那么一个影子在飘忽,占据她们脑海最主要的区域,挥之不去。

石岩就在城内,和她们只隔了十里,却让她们觉得仿佛天涯相隔,似乎永远都触碰不到。

她们想要进入城内,却知道一旦动身了,那边七古派的武者必然会全力击杀她们,绝不会容情。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明明可以看到,却不能触及,让人心伤。

“或许,当年我们就应该和他一起离开,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的年岁,我们女人的一生,最精彩最难忘的时间也没有多少,我们早该抛弃一切。”冷丹青沉默了许久许久,突然低低的说道。

霜雨竹点头,“这一次,如果我们可以重逢,我再也不会放他走。就算是他去死,我也要跟着,不论他是否要带上我。”

冷丹青重重点头。

七古派人群中。

何青曼和崔砚晴也是心乱如麻,在颜坷离开之后,心中的念头再也遏制不住,被她们死死的克制着。

她们运道不错,无尽海发生暴乱的时候,她们俩冲入暗磁雾瘴,经历重重凶险,遇到了颜坷被颜坷收为徒弟,使得她们的境界都获得增长。

她们还是颇为感激颜坷的。

只是,当颜坷和石岩走上对立面之后,她们才突然觉得颜坷似乎变得可恶起来,以往的循循善诱,在她俩眼中,显得啰嗦让她们厌烦。

可她们从不敢提起和石岩有旧不敢在颜坷的面前,透露一丝的不同想。

她们了解这个师傅,知道这个师傅的喜恶,根本不敢要求什么。

当年的她俩,毅然决定去暗磁雾瘴便是知道在那一块土地上,有个家伙已声名鹊起。

那个家伙在无尽海的时候,在她俩的心湖中曾投入了一块巨石,那一块巨石她们怎么也不能将其挪动开来。

所以她们来了。

“小岩,真的有把握么?”杨青帝皱着眉头,语气不确定。

“这些人都是冷酷无情之辈,杀妻灭子这种事情都做的出来,我想八极炼狱也不能真的击垮他们,只会让他们元气大伤。”石岩脸色平静,“这样也足够了,在那八极炼狱中,我们力量不会丝毫的减弱,而他们的境界都会被压制,如果受伤了,就更加虚弱了。”

杨青帝点了点头,笑道:“看样子,还是需要我们亲手一战啊。”

“别担心,等他们冲破内心的束缚,每一个都会变得虚弱不堪。那时候的他们,境界至少下降个一两阶,我们和他们的境界差距,就会被弥补了。”石岩淡然一笑。

杨青帝点了点头。

轰!

乾坤归元鼎爆出无数虹光,那脸色苍白神色虚弱的林萌,像是一个女鬼般狰狞,斩杀了自己,硬生生闯入进来。

只是,她很明显遭受了重创,披头散发的,以往的仪态优雅荡然无存,比最泼辣的泼妇还像泼妇,眼中的神光都有些溃散,似乎连主魂都受了伤。

斩杀自己,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最痛苦的经历,就算是净土的主人,也不能幸免。

那一个林萌,消耗的也是她的力量,她虽然胜了,却是惨胜,一身力量消耗了至少七成,最终凭借尖魂的创伤,才从那炼狱中挣脱出来。

达到真神境的林萌,这一刻的力量,甚至只相当于一个真神一重天之境的武者。

然而石岩等人依然不敢小觑,因为在林萌的手中,还有神器,而林萌的境界,永远不会倒退,她对天地之力的领悟,无数次的战斗磨砺,绝不会随着炼狱的磨砺减弱分毫。

那是她最大的优势,也是石岩等人最为忌惮的地方。

“走!”石岩漠然观看许久,这时候终于发话了,浑身窍中疯狂涌动出负面能量,一马当先的朝着林萌冲去。“跟着我,不要离开甬道,只有在甬道中,你们才不受禁制、结界之力的影响。”

杨青帝众人立即飞出,不敢有丝毫的迟疑。

永夜森林一角。

炎龙、血鬣和冰甲巨鳄、银翼天狼、九头鸟暴躁的走动着,在他们旁边,蹲伏着无数头妖兽,一个个气血庞大,很多的妖兽血肉都被石岩精炼过,甲胄上流露出溪流般的实质能量。

五个妖族的大尊,守着一块小小的墨玉晶,在等候着里面的号令。

“石岩那家伙一定在暗骂我们不讲义气,这是他最艰难的时刻,我们却躲在这儿不理不问。不行!这样不行!我们妖族可不是人类,知恩图报是我们向来遵守的规则,他帮过我们,我们也要帮他一把!”炎龙嚷嚷着,浑身火光飞溅,弄的那血鬣和冰甲巨鳄都躲的远远的。

“玄冥老大没有发话,我可不敢乱来啊,虽然……我也想过去帮忙。”九头鸟一脸无奈。

“等吧,玄冥老大说了,让我们等他的消息,他消息不来,都不准妄动。”银翼天狼很镇定,“放心吧,我看石岩那家伙,没有那么容易死的。那家伙,比谁都精明,他潜藏着很多手段,我都能感觉得到的。”

五个妖族大尊吵吵嚷嚷,不能下定决心,在他们争吵最激烈的时候,他们中央的墨玉晶,突然闪亮起来。

炎龙、血鬣五人一起凑上前,只是瞧了一眼,便都轰然咆哮起来,嗷嗷大叫着,吆喝着麾下的儿郎,准备出手了。

墨玉晶上,显出三个古老的妖族文字:滚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