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 割头!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2 字数:3410 阅读进度:687/1845

由三十六条煞灵衍化而成的煞洞,一个不漏,全部消失。

石岩沟通血纹戒,发现在戒指内部,突然多了三十六条灰sè的淡影,他知道,那就是煞灵。

所有的煞灵,都被血纹戒吞没!

血纹戒静静的悬浮在能量混乱的虚空中,虹光忽闪忽闪的,就像是一只邪异的眼睛,给人一种极其诡异的感觉。

涅筹手持煞灵剑,站在那儿,脸sè昏暗苍白,眼中再没有一丝神光。

煞灵剑失去了煞灵,再也称不上神器,威力减弱了七八成,只是一柄锋利的长剑,种种妙用都没了,灵气尽消。

涅等几yù吐血,一阵难受从喉腔中涌出来,这是力量大幅度消减,后继无力的征兆。

杨青帝、帝山也下意识的怔住了,离那血纹戒保持着一段距离,脸sè古怪,看向那血纹戒的时候,神sè忌惮。

太可怕了!

神器级别的煞灵剑,在那戒指飞出以后,只走过了十来秒钟,那煞洞全部消失不见,种种邪恶诡秘的力量bō动,一点不剩。

所有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又不甚清楚,他们知道是血纹戒的作用,却不知道血纹戒是怎么做到的。

石岩伸手一招,那血纹戒如rǔ燕归巢一般,飞逝落入他手上,被他重新套在手指上。

蛰伏在他识海深处的心海五魔,像是嗅到美味的虫秀,突然沿着他的手臂,一路飞入血纹戒,在那戒指中,对三十六条煞灵展开吞食。

外界的时候,心海五魔压根不是三十六条煞灵的对手,倏一接触,便狼狈的受创。

然而,在那血纹戒之内,三十六条煞灵却被彻底压制,连动弹都不能,只是传出颤抖恐惧的bō动,躲避不掉那心海五魔的吸收吞没。

石岩可以清晰的感应到,负面情绪凝炼出来的心海五魔,已经在大快朵颐,快速的吞噬那三十六条煞灵,煞灵身上奇异的灵hún异力,以极速流逝。

而受创的五魔,则是迅速的恢复,身上的气息和能量bō动明显的强烈起来。

涅茗面如死灰,站在那儿像是失了hún一般,脸上布满了惊惧诧异,绝望的情绪,在他心底渐渐滋生。”杀了他!“石岩鼻然一笑,伸手指向了涅茗。

杨青帝众人一哄而上,瞬间将那涅筹给围起来,猎杀猪羊般,让那涅等肉身血肉横飞,残肢都被打的成了碎肉。

没了煞灵,力量在勒破内心就消失弹尽的涅筹,再也没有了凭仗,手中的煞灵剑,充其量也只是锋利的长剑,根本不可能带给杨青帝等人威胁。

石岩悄悄放出聚hún珠,朝着那涅筹的方向招了招,一股奇特的汲取bō动从珠子中传来,涅等达到真神二重天之境的hún魄,摇摇晃晃,喝醉酒不认路一般,主动朝着聚hún珠靠拢。

咻!

涅筹的灵hún没入勃黑的珠子,那珠子猛地闪亮起来,绽放出层层的乌光。

那是灵hún能量极其充盈的征兆。

石岩大喜过望,呵呵低笑着,他知道有了涅茗的灵hún,下面至少可以让四五个人,在那造化神潭静修突破,涅磐一人的灵hún,足以支撑许久。

与此同时,从涅箬的〖体〗内也狂涌出庞大的精气,那蕴藏在涅箬肉身血肉中的能量,仿佛看不见的溪流,汇集在他〖体〗内。

他浑身的xué窍,一下子变得胀痛起来,周身缭绕不散的负面能量,如白茫茫的雾,一下子扩散了十米远,一眼望去,他就像是被白sè的雾气给包裹住,身影都模糊了起来。

林萌一颗心沉入谷底,jiāo小的身上布满了抓痕,鲜血淋漓。

那是晶体妖兽的功劳,由地底极品元晶凝炼的晶体妖兽,在八极炼狱中可以发挥中禁制、结界之力,不受这一块的影响,还会增幅能量。

只是一头晶体妖兽,本不是林萌的对手,可惜,她受创太严重了,连那乾坤归元鼎都御动不了。

所以林萌很伤,很狼狈,很无奈,只是一路躲避,没有多余的力量攻击。

她看到了涅筹的陨落,看的清清楚楚!

她想帮助,却没有办法,当涅箬肉身爆碎的那一雾,林萌突然泛出深深的后悔之意。

为什么非要招惹这小子?

她第一次懊悔了起来。”给我招呼我们容颜不老的净土主人,让她知道我们热情的待客之道。”石岩语气平静,眼神淡漠,说出来的话,也颇为自然随意。

可林萌,仿若被重击轰中心肺,脸sè突然煞白起来。

光是一个晶体妖兽,已让她狼狈万分,再加上杨青帝丶帝山的围殴,她还能支撑多久?

杨青帝等人自然不会搭理林萌,听到石岩的声音后,立即动了起来,种种法决和奥义秘宝,雨点般密集,全部朝着那林萌路去。

林萌身如柳絮,在种种攻击下不断地摇晃着,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像是风中烛火,随时都会熄灭一般。”流星赶月!”

石岩凝炼星辰之力,无数星光在虚空结合起来,形成一个拖着长长尾翼的火炎星辰,妖艳美丽,在虚空划过优美的弧线,蕴藏着星辰永恒不灭的意境,依循着星辰轨迹,直达林萌身侧。

与此同时,他眼睛微微眯着,三缕精纯的念头,也凝炼起来。

嗤嗤嗤!

利器破空声响起,却见不着利器的踪迹,三股yīn森冷厉的气息,飘忽不定,似乎能躲避神识的捕捉,没有定xìng,无影无踪。

林萌顿时泛出强烈的不安,达到真神三重天之境的她,又是一口鲜血飙出,强行催动余力。

一间冰莹如玉的小屋,冷不防在林萌身旁浮现出来,纯粹由能量凝炼衍变而成的小屋,有着纯净的气息,还颇为潮湿,清新异常,给人种山清水秀的宁静意境。

杨丰帝等人的攻击,在那小屋出现的雾那,全部被晶莹的屋舍给jī散。

那屋檐处,缀满了奇特的晶石,都非常精致美丽,一下子抖动起来,散出圈圈的光bō,慢慢蔓延开来。

轰!

流星瞬间袭来,击打在那小屋上,小屋猛地摇晃了一下,抖落了不少的晶石。

旋即是三根骨刺,如邪恶魔神的利齿,狠狠地刺在小屋上。

噗!

三个小小的洞口,从那小屋止传来,在里面龟缩着的林萌,jiāo躯一颤,嘴角鲜血禁不住的涌出,顺着她脖颈滑入心肺。

这一击,林萌的余力几乎耗尽,灵hún被那骨刺上附骨之蛆般的能量侵入,浑身一个冷颤,好不容易凝炼起来的一缕精纯意志hún念,又被击溃了。

她和乾坤归元鼎的联系,再安宣告失败,那乾坤归元鼎明明就在不远处,她却硬是招呼不到。

石岩的攻击,实在来的太精准太及时,每当她要重拾和乾坤归元鼎的联系,最狂暴的力量总会适时的出现,将她的努力给硬生生撕裂摧残。

林萌坚韧的意志,被连续击溃几次后,也到了崩塌的边缘,求生的意念也像是不能聚集到极致,泛出一股子无奈失败的颓然感。

武者交战,重气势,重意志,这两点有时候比境界力量还要重要,石岩针对的,也是这两点,将净土的主人逼迫的束手无策,有种深深的挫败感。

这种情感一从心底浮现,林萌的境界也大受影响,本来就节节败退的她,似乎真的……”被打垮了。

“林萌完了。“内城中,吃了数十颗灵丹,脸sè红润的启天老人龙筑,如山般笔直坐着,仰头看着远处显现出来的动静,轻声说道:“她的境界开始混乱了,一个武者的境界可谓是根本,和主hún永远一致,不会轻易动摇。而她,精气神全部衰竭,受到阵法的影响,灵hún在勒破内心那一关又重创了,给石岩连续针对xìng的攻击,本心终于被撕裂一道口子。”

杨雪、曹芷岚、龙颖等一众少女,听的似懂非懂,神sè愕然。

龙筑淡然一笑,解释道:“鼻单地说,石岩摧毁的,是她的内心!内心强大的人,在战斗中才会不受压力的影响,一旦内心破了,就会受到对方气势的拖累束缚,很多力量奥义都难以发挥到精妙巅峰。””呀,那家伙这么恶毒?“龙颖雀跃道。

龙筑扫了她一眼,“哼了声,道:“那叫聪明。只有大智慧者,在战斗中,才会着重从对方内心下手。尤其如“越级挑战,必须要在内心胜过对方,才有获胜的希望。”

殒昊、郁皖疆和贝斯贝迪、诸逸等人,越过那些依然陷入jī烈争吵的七古派人群,冲入了内城之外。

殒昊、郁皖疆忽视一眼,猛地飞身起来,朝着内城冲去,扬声高呼起来。

夏轻候和柏格森一众人,也来到外城八极炼狱处,在炼狱中被大幅度消减了力量。

那八极的门,他们进不去,视线却不受影响。

因此,他们可以瞧见石岩和杨青帝等人,正联手对林萌展开疯狂的攻击。

林萌命悬一线。

殒昊、郁皖疆忽视一眼,大声暴喝“手下留人!”

八极门之后的区域,石岩皱着眉头瞥了他们一眼,眼神漠然的摇了摇头,挥手道:“割了。”

杨青帝左手一道血sè丝线一闪而逝,在那林萌的脖颈饶了一困,旋即突然拉紧。

噗!

林萌的人头,从她洁白的脖颈忽然坠落了,她那光滑平整的脖颈处,血如喷泉,直冲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