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命运宣判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2 字数:3432 阅读进度:692/1845

颜坷和闻大师竟然佻了!

很多人都瞧的清清楚楚。

两个于别的区域,隐世不出的高人,是为了人族的灯火不灭而来,然而,在最为艰难的时候,他们却逃了。

众人都觉得难以接受,不愿意相信眼睛见到了场景,不想去面对。

也是在这一刻,他们才意识到,谁才是神州大地上真正的智者,是谁能看清一切。

是天启老人龙筑。

这个老人的到来,一开始就表明了态度,说明石岩所在的一方,才会是人族的未来。

他真的说对的。

现在的事实,已经明确的证实了这一点,证实了他的推断,证实了他的目光。

颜坷和闻秋一走,炎龙、血鬃等人的攻击,将会落到管琥、秦谷川、吕淼三人的身上,他们如何面对?

还有殒昊、郁皖疆,还有不曾发动攻击的,川……川石岩。

这一仗怎么打?还能胜利?

胜了才有鬼!

秦谷川、吕淼、管琥三人,几乎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眼见颜坷和闻秋离开,三人几乎不及多想,也纷纷展开遁,以力偷偷溜走。

石岩来不及防备。

八极炼狱城,纯粒是防御的阵,没有太强的束缚力,不能拦耻他们离开。

因此,只是一雾,在那内城外围能量的混乱区,便没有了敌人,没有了被针对的对象。

炎龙和血麓嗷嗷怪叫着,很是无奈,暴躁的走动着,猩红的眼睛瞄来瞄去,看向了外面的七古派残留者,那种看着猎物的目光,让那些人都要崩溃了。

“这个,……下面应该怎么办?”连杨青帝也束手无策了,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走了。

外面残留者,眼见颜坷和秦谷川离开,精神都被瓦解了,再也没有了一丝的斗志,一个个小心翼翼的,畏畏缩缩的,偷偷开溜。

溜走的,都是境界还算是不错,亦或者是长老和门派的栋梁,他们自持力量还算是不错,觉得离开这儿了,还有逃生的希望。

复轻候、柏格森和沈霖一行人,便在此列。

“清理门户吧,至于不相干的,……你看着办吧。”石岩微微眯着眼,皱着眉头,淡然说道。

杨青帝倏然飞出。

曹秋道迟疑了一下,也朝着外面冲去,目标直指那些杨家的背叛者。

沈霖、董金如被猎人追打的恶狗,慌不择路,朝着各个方向逃窜着,杨青帝、曹秋道在后面紧追不舍,那曹秋道的身影,很快凭空消失不见。

石岩知道,他又施展出了无影之道,也明白沈霖他们肯定没有活路,必然会被斩杀,没有逃生的希望。

杨青帝避开了复轻候离开的方向。

他怕石岩不好做,也知道复轻候不是那么容易斩杀的,石岩不说让他死,夏轻候还真的不容易死。

他是复心妍的爷爷,如果他死了,石岩和复家将会真的兵戎相见,再也没有一丝缓和的可能性。

杨青帝当然明白这一点,他也念着一丝旧情,没有将事情做绝。

石岩脸色淡然,同样没有多余的命令下达,也懒得追击。

在他来看,今天不能进城者,早晚会成为异族的猎物,暴骜等人哪一个是善类?岂容他们存活?

将夏轻候他们的性命,交到暴骜他们的手中,无疑是最完美的结局,也省的他浪费精力。

也有很多人没走,那些自诩容貌出众的不少女人,还在吆喝着,展现自己最美丽的一面,希望能够得到石岩的青睐,被他给挥手招唤进内城。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境界低微,只有百劫、天位境修为的不少武者,他们没走,因为他们知道这次离开了,也必死无疑。

他们对自己有着清醒的认识,知道封飙那些人离开之后,或许还有逃生的希望,可如果他们也走了,那就真的是自己找死了。

他们境界低,实力不济,甚至不能飞行,在这苍茫广阔的永夜森林,没有高强的领袖庇护,如何逃生?

颜坷、秦谷……自身难保,关键的时候掉链子,只想保全自己的性命,这种人,川真的值得托付么?

他们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不论如何,必须留下来!

无论花费多大的代价,也要得到石岩的认可,只要能进入内城,就能活下去,他们只想获得活下去的机会。

近千名模样出众的女人和境界低微者,这一刻,一个个眼巴巴的看向石岩,挤出笑容,弯着腰,用最虔诚的态度,希望得到生存的权利。

“你们进来吧,之前的事情……还请包涵,我也是为了内城的安定。那是我的根本,如果出了意外,我也承受不起。”石岩咧嘴一笑,真心邀请殒昊、郁皖疆,略显不好意思。

“我们明白明白的,你有你的顾虑,你做的很对。“一个小势力的首脑,真神一重天之境的武者,拱腰笑着,态度极其友好。

“臭小子,我看你是拿我们消耗管琥他们的力量,让他们真正绝望死心。”殒昊哼了一声,旋即桑然一笑,摆摆手,说道:“这都无所谓了,你让光明神教的弟子进来,我便欣慰了,我这一把老骨头,被你使唤一会儿,就当是给他们尽点心了。“

郁皖疆不善言谈,只是轻轻笑了笑,说道:“看来我做出了一个最正确的决定,呵呵,要是我没有站到三里之外,恐怕,川……川我已经和管琥他们一起逃了。”

“也有可能,……你已经被杀了。”冰晴彤抿嘴一笑,美眸闪亮。

郁皖疆身躯一震,徒然想起了林萌和涅薯的遭遇,只觉心底发凉。

他暗自下定决心,以后定然要刁、心应付和石岩的关系,决不可出现裂缝了。

冰晴彤的那一番话提醒了他,让他知道就算他曾经是神州大地上一方领袖,在今天的局势下,也不是永远能够保存生命不受侵害。

他忽然明白,这个世界已经变了,真的变了,老一辈或许真的要退出舞台了。

他忽然觉得有些颓然,觉得意兴再珊,觉得无奈,泛出一股子自己老了的悲凉感来。

“我们共抗强敌,为了人族未来的希望,我恳请你们不要有什么多余的想。未来,我们或许会更加艰难,应该同舟共济。”石岩敏锐的捕捉到了郁皖疆的低落情绪,不由的脸色肃然,认真地且诚恳的说道。

“郁老弟,别想太多了,你我只要活着,未来总能给人族谋求点什么。如果你心有障碍,你的境界将再难突破,想想我们这一关都过了,何必执着?”殒昊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

郁皖疆点了点头,脸上重新洋溢出笑容,道:“我明白,只是一时有点难过罢了。呵呵,放心吧,达到我们这个境界的人,谁也不是那么容易被击垮的。”

这么说着,他和殒昊并肩走向内城,豪气又重新由他们的身上显露办来。

之前受到邀请的人,此时已全部进入内城,杨青帝、曹秋道去追杀叛徒了,冰晴彤和寒翠丶帝山等人,见这边没了他们的事情,也返回内城调息恢复。

格杀林萌、涅筹的时候,他们也消耗不少,如今七古派的威胁虽解除了,可还有更加可怕的五族没有过来。一一他们不敢懈怠,要尽快恢复能量,好应付下一波的攻击。

这么一来,在内城的外围只剩下石岩这个主人,还有远远站立的不少未走者。

那些人都是一脸希冀的看向他,眼中都是哀求之色,那些貌美的女人,这时候也不叽叽喳喳了,知道石岩应该很快会做出决定。

他的决定,关乎他们所有人的生死,在这种沉重的时刻,她们都自觉的静了下来,默然等候命运的宣判。

石岩摸着下巴,也犹豫起来,神色复杂。

等候者,大气不敢出,死一般的寂静,有些人,甚至不敢去看石岩,恐惧的低下头。

“石岩,万事留一线啊。”内城中,龙筑又开始悲天怜人了,一脸唏嘘,“给老朽一个薄面,看在老朽全力助你的份上,留他们性命吧。”

启天老人永远会站在人族的未来着想。

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保全人族血脉不灭,没有一点的私心。

为了这个大的方针,他可以和林萌走向对立面,可以为了石岩拼命拖延对方的时间,可以,川……川不顾自己的性命。

他明知道说出来的话,石岩或许不高兴,影响双方的关系,可他还是这么说了。

“龙老的面子,我是要给的。”一阵难堪的沉默后,石岩仰头,目光平静淡漠,语气很轻松随意,“放他们进来可以,不过需要缴纳费用,晶石、材料和异宝,都必须拿出来,我要挑选有用的统一妩利,为应付异族做些准备。“

“没问题!”

“可以啊,什友都可以给你!”

“别说材料晶石了,就算你要我的身体,我也可以给你的!什么都行!”

人群振奋,那些静静等候者,听到他的话语,绝望的心中,燃烧出希望之火,纷纷叫嚷起来,希望得到生命的庇护。

“尖椤嗦,进来后主动缴纳,别浪费大家的时间。”石岩冷着脸,一挥手,以念头重新凝结光道,旋即不情不愿的进了内城,不再搭理外界的事务。

杨卓等数名管理者,主动上前,笑眯眯的堵在各个入内城的光道,笔记簿都准备好了,开始统计战利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