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 试魔针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2 字数:3364 阅读进度:696/1845

第六百七十六章试魔针

石岩、暴骜、桀棘三人,在那八极炼狱中央,旁若无人的饮酒,不论是内城的人族,还是外面的尸族、冥族、暗灵族,都愣在那儿,呆呆的看着三人饮酒。

十坛米缸大小的烈酒,被三人很快的喝光了,一滴不剩。

“桀棘的酒喝完了,还有我的,喝吗?”暴骜将空坛子随手扔开,粲然一笑,双眸直直看向他。

石岩愕然,笑了笑,点头说道:“不能厚此薄彼,你们远来是客,你们怎么说,我便怎么做便是了。”

“好!”

暴骜长啸一声,左手一挥,一字排开十坛新酒坛,一样硕大,流溢出奇特的酒香。

石岩没有过多犹豫,继续拿过一坛,当着众人的面,继续狂饮。

一口烈酒入喉,那来自于暴骜的烈酒顺着喉管入腹,和那桀棘的烈酒混杂,两种不同的酒液一碰触,像是燃起了汹涌的火焰,在他五脏六腑火辣辣的烧了开来,让他浑身一震,眉心显出一丝痛苦之意。

他每一根血管中的鲜血,似乎都被jī活了,都在沸腾,烧的他浑身疼痛难耐。

暴骜和桀棘两人,没有马上饮酒,两双眼睛一瞬不移的看着他,目光中有着奇异的sè彩闪烁出来。

石岩在一霎那间,浑身泛出惊人的红润,鼻孔中冒出两缕淡淡的火光,骇人之极。

他不知疼痛,在这两个魔族古家族的族长注目下,继续压抑着内心的糟乱,还在喝酒,浑然不知肉身变化一般。

暴骜、桀棘认真地看着他,两人的眼睛,一点点的亮了起来,神光浩dàng。

半响,暴骜、桀棘忽视一眼,交换了一个眼神,也沉默不语的喝酒,表情颇为奇特,似乎有什么深意。

“他疯了不成?怎么和魔族喝起酒来了?”

内城中,龙颖小脸满是惊愕不解,摇着头,怎么也想不明白,觉得石岩这时候的举动,显得无比的愚蠢不理智。

很多人和她的想法一样,但却不敢多言,不敢流lù出分毫。

因为杨青帝冷厉的目光,在他们当中不断的游dàng着,似乎一个不满,便会大开杀戒一般,吓的他们不敢轻举妄动,死死的咬着嘴,一句话不敢讲。

外面。

坎特和尸魁,还有那冥族的阿鼻、黑天、黄泉三大冥王,也都沉默不作声,默许了暴骜和桀棘的古怪,皱着眉头看向石岩。

他们似乎和暴骜达成了默契,像是知道他们这么做为了什么,都没有lù出急躁的表情。

在尸魁的身旁,尸山、尸海灵智都开启了,得到传承的他们力量增幅极大,早就不是先前的木讷了,两人看了一会儿,由尸山问道:“大人,他不会有事吧?”

尸魁坐在巨棺上,像是深山老林万年的古尸,浑身长着浓密的毛发,一身浓烈的尸气,长长的指甲有一米长,非常吓人。

他瞥了一眼尸山、尸海,又看了看那正在畅饮的石岩,以他独有的刺耳声音,低声说道:“难怪你们可以和他交好,这个人类,果然和一般人不一样,如果人族都是如此,我们倒也不用做的那么绝了。”

尸山、尸海颇为不解,还是怔怔地看着他。

尸魁没有进一步的解释。

石岩浑身燥热,体内的鲜血像是燃烧起来,浑身泛出雾气,雾气中全是酒精。

他忽然觉得额头的印记,变得火热起来,烫的他很难受,被燃烧起来的鲜血,有奇异的气息流lù出来,慢慢的汇入那印记中。

刻意隐匿起来的印记,似乎要逐渐的清晰起来,有点难以控制了。

脸sè微微一变,他发现额头戴着的黑sè丝带,要被烧着了,那印记很快会在众人眼中浮现,这让他颇为焦急。

他浑身的鲜血,还在汹涌的燃烧,暴骜和桀棘的烈酒,在他体内混合之后,似乎发生了奇妙的变化,点燃了他的鲜血,让鲜血流lù出奇异的气息,注入了印记中。

他心中明白,这暴骜和桀棘两人,应该暗中使出了什么手段,这手段和他头上的印记有关。

暴骜和桀棘两人,深深地看着他,看着他额头中央的黑sè丝带似乎在慢慢溶解,眼中的神情,愈发的怪异起来。

“石岩,出来一叙吧,放心,有我和桀棘在,不会有人敢伤害你,我们找个地方说点交心话,如何?”暴骜见差不多了,突然咧嘴一笑,和善的说道。

桀棘点头,回头看了一眼坎特和冥族的那些人,狞笑道:“谁如果敢动你,我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放心吧,只要我和暴骜在,定然保你无恙。”

他和暴骜的话,传遍了每一个角落,内城中的杨青帝等人,一个个都听的清清楚楚。

内城处,马上传来众多的劝说声,不论是杨青帝、曹秋道,还是那殒昊、郁皖疆,一个个都大声阻止,希望他不要听信。

冰晴彤四女,更是急迫的想要冲过来,满脸焦急不安,芳心全是担心。

只有那启天老人龙筑,微微皱着眉头,脸上显出复杂难明的sè彩,没有做声。

石岩也怔了一下,皱了皱眉头,沉吟几秒钟,便点头,红着脸说道:“行啊。”

他朝着身后看了一眼,神情肃然,冷声说道:“任何人不得离开内城。”

才要冲出来的冰晴彤四女,被他这么一眼扫来,也是停了下来,不敢妄动。

在外界的时候,女人要听话,要给男人面子,就算是再是不愿意,也要谨守这个准则。

这一点,冰晴彤她们很清楚,也识大体,就算极其担心,也没有不听话,都充满担心的回城,眼巴巴的看着他,在暗暗祈祷他不会有事。

“放心吧,我心中有数的。”石岩淡然一笑,冲那四女点了点头。

暴骜、桀棘忽视一眼,沉默不作声,主动从八极炼狱内离开,也刻意避过了冥族、尸族、暗灵族那边,来到内城后侧一处密林深处。

石岩旋即跟上,在两人站定之后,也旋即现身而来,苦笑说道:“你们给我喝了什么酒,为什么我的血液,都像是在燃烧,烧的我头晕目眩。”

桀棘咧嘴一笑,瞪了他一眼,骂道:“臭小子,别得了便宜卖乖,我和暴骜珍藏的那些酒,平常自己都舍不得喝,你喝就喝了,还不知道感jī,居然还指责,气死我了。”

暴骜微微一笑,冲他解释道:“我和暴骜的酒,分开来喝会有奇效,如果混合着喝,效果更加的惊人。呵呵,具体如何,我也不解释,你慢慢会感受到的。当然,这两种酒一旦混合了,一般人是不能喝的,要不然便会暴体而亡。”

石岩脸sè一变,差点要跳起来,“我也是一般人啊。”

“你不是一般人!”暴骜和桀棘同时看着他,认真地说道。

“我怎么不是一般人?”

“你要是一般人,现在已经暴体而亡了,除非……你是神王境。”暴骜一本正经,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石岩骇然。

“你的体内,流淌着我魔族的血液,要不然,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桀棘嘿嘿笑着,“没想到在这个时代,我魔族还能诞生你这种异类。哈哈,那些人族现在都听你的吧?不错,虽然过程有点超乎意料,可最终的结果还算差强人意。人族由我们魔族的小子统领,这也是我们乐意瞧见的,哈哈,也应该由我们魔族兴旺了,这就是天命。”

石岩目瞪口呆。

他终于肯定了推测,原来在他体内流淌着的,果然是魔族之血。

当初见到那暴骜的时候,他便隐隐有这种感觉,要不然暴骜当初不会留他,应该会很快出手将他斩杀,而不是在他脖颈留下印记。

桀棘搓着手,神情兴奋,友好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别担心,只要你是我们一族的,不论如何,我们都会庇护你的。”

“别啰嗦了,先鉴定一下他是我们中的哪个分支。”暴骜皱了皱眉头,手指略显颤抖的,取出一根银针。

银针有一指长,仔细去瞧,发现内部中空,银针上有着肉眼可见的花纹,花纹隐约组成最古老的魔族阵法,非常的漂亮精致。

试魔针,抽血可以辨别出魔族的种类,通过鲜血得知属于哪一个隐秘的魔族分支。

历经无数年,魔族的血脉分支散落的太广了,很多种族彻底消亡了,也有的种族几经混血,已经不纯了,根本辨别不出到底是那一个魔族分支,也只有通过试魔针可以鉴别出来。

“那个印记,现在不需要了,我帮你先移除了。”暴骜嘿嘿干笑着,一根指头按在石岩脖颈,那个由他镶嵌下来的印记,被他直接抹除了。

石岩只觉得脖颈疼了一下,再去看的时候,发现那一处果然什么都没有了。

“来吧,滴一滴鲜血进去,让我们看看,你到底是哪一个魔族的分支。嘿嘿,像你这般胆大包天的家伙,应该是强大的分支,肯定不会差的,我敢肯定。”桀棘嘿嘿笑着,很是兴奋jī动的模样。

暴骜也看着他。

石岩沉默许久,点了点头,“好吧,我也想知道。”

这般说着,一滴殷红的血珠从他指头上飞出来,落入了那试魔针内。

……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