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五章 第二魔域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2 字数:8291 阅读进度:705/1845

和绝大多数秘境一样,这儿不见日月星辰,没有天地灵气,只有浓烈的魔云棉团般悬在高高的天际。

魔域空气干燥阴冷,森寒厉风刀子一般肆虐大地,没有温暖如春的环境,也看不到太多的光亮。搜索尽在ixi

像是神恩大陆消失的黑夜,昏暗飘黑,一般凡人如果来到这儿,视线会大大影响,可能瞧不见十米处的风景。

大地是黑漆漆的颜色,仿佛涂染了一层厚厚的墨汁,给人一种沉重的感觉。

石岩悬在半空,极目远眺,发现在黑漆漆的大地,布满了巨大的深坑,仿佛九幽深渊,深不见底,如魔兽的巨口,蕴藏着无穷凶险神秘。

有的深坑,占地千里,深深的坑内不见一丝光亮,伸手不见五指,黑的吓人,如星空黑洞,能吞没一切生灵般,让人由然生畏。

漆黑的土地,并不是寸草不生,相反,有许多模样狰狞、枝干布满尖利刀刺的树木,最小的也有百米高,根本深深插在大地,像是妖魔。

在冷风的吹拂下,那些有着锋利刀刺的枝干缓缓舞动,绽出缕缕冰冷黑色的光线来。

有不少魔兽在一望无际的森林中活动着,魔兽嗜杀残忍,永远不会安分,不论何时都在争斗,吞吃别的魔兽生存。

魔兽的世界,只有单纯的杀戮,达到极其高阶的存在,才会开启智慧,拥有神通,将暗藏血脉灵魂的某种力量激发出来。

黑漆漆的土地,无际的狰狞森林,还有深渊内不少残破的宫殿,时而瞧见的巨大魔神雕像,粉碎成很多截,被黑色的灰尘覆盖了,历史痕迹被淹没,若不细查很难发现。

这就是第二魔域神恩大陆外围一处颇大的空间,蕴藏着魔气,适合魔族生存。

早在古时期,这一片土地就被挖掘开发了出来,成了魔族不少棹族的家园。

很早之前在这土地也有不少奇特的珍宝,有神恩大陆不曾见到的奇石和金属能够淬炼出厉害的秘宝。

魔族曾无比强大,因此在古时代,他们霸占了四处肥沃空间,第一、第二、第三、第四魔域在那个时代,也是极其惹人眼红的。

因为这个种族的强大,他们拥有了四个版图,在其中发展势力,让种族得以快速强大。

石岩高悬在黑漆漆的魔云底下,神识扩散开来,搜寻人迹感应生命的波动。

不多时,在他神识飞逝万里,一道灵魂波动回馈识海,直达他神魂本源。

皱了皱眉头他没有过多的迟疑,御动能量,调集空间奥妙,一步步的踏出,在他眼前显出一圈圈的空间波纹,每一层空间波纹,都有着他神识烙印。

在他脚下,大地像是快速的往后挪移仿佛一块巨大的幕帐被人往后拉扯所有的森林丶深渊都在迅速的消失。

这是他跨过空间,神识奥妙无穷,使得速度太快导致的。

地未动,动的是他的肉身是他的精气神。

一具具魔族丶鬼纹族丶暗灵族、尸族、冥族的尸体,在他跨越空间的时候从他脚下显现出来。

他没有细查,知道这儿爆发战斗的那一刻,他就猜刻出这一处魔域必然会尸横遍野。

即便鬼纹族丶暗灵族丶尸族、冥族联手,在这一块土地,也很难占据绝对的风,这是魔族的领地,是他的家园,这里的一切他们最熟悉,有着浓稠的魔气。

在这儿,他们就算是势弱,也不是好啃的。

神识紧紧锁定那一缕灵魂波动,在空间奥义的作用下,他神识事先凝炼成甬道,运转能量达成协调一致波动,只是用了小半时辰,便来到了目的地。

那是一处占地千里的巨大深渊,黑题魅的,冒着浓稠如墨汁的魔气,滚滚涌动的魔气中,时而有魔兽的巨大咆哮声传来。

在深渊边沿处,横七竖八的躺在一地的尸首,大多数是魔族,也有魔兽,少部分则是冥族和鬼纹族的族人尸体,鲜血已干枯,成了一层黑暗物质黏在黑色土地。

深渊的魔云中,缭绕着浓浓的血腥味,战斗还在继续。

石岩深深地皱着眉头,望着那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渊,沉吟了一会儿,毅然决定潜入。

他亏欠暴骜、桀棘,差他们一个人情,如今魔族显然遇到了凶险,出手者,应该是其余四族强者,即便是达到真神境的他,也不敢言胜。

这趟潜入,他可能也会遇难,和魔族一样被重创,甚至被斩杀在这一块魔域。

耳他还走进来了。

一路下潜。

和绝大多数秘境一样,这儿不见日月星辰,没有天地灵气,只有浓烈的魔云棉团般悬在高高的天际。

魔域空气干燥阴冷,森寒厉风刀子一般肆虐大地,没有温暖如春的环境,也看不到太多的光亮。

像是神恩大陆消失的黑夜,昏暗飘黑,一般凡人如果来到这儿,视线会大大影响,可能瞧不见十米处的风景。

大地是黑漆漆的颜色,仿佛涂染了一层厚厚的墨汁,给人一种沉重的感觉。

石岩悬在半空,极目远眺,发现在黑漆漆的大地,布满了巨大的深坑,仿佛九幽深渊,深不见底,如魔兽的巨口,蕴藏着无穷凶险神秘。

有的深坑,占地千里,深深的坑内不见一丝光亮,伸手不见五指,黑的吓人,如星空黑洞,能吞没一切生灵般,让人由然生畏。

漆黑的土地,并不是寸草不生,相反,有许多模样狰狞、枝干布满尖利刀刺的树木,最小的也有百米高,根本深深插在大地,像是妖魔。

在冷风的吹拂下,那些有着锋利刀刺的枝干缓缓舞动,绽出缕缕冰冷黑色的光线来。

有不少魔兽在一望无际的森林中活动着,魔兽嗜杀残忍,永远不会安分,不论何时都在争斗,吞吃别的魔兽生存。

魔兽的世界,只有单纯的杀戮,达到极其高阶的存在,才会开启智慧,拥有神通,将暗藏血脉灵魂的某种力量激发出来。

黑漆漆的土地,无际的狰狞森林,还有深渊内不少残破的宫殿,时而瞧见的巨大魔神雕像,粉碎成很多截,被黑色的灰尘覆盖了,历史痕迹被淹没,若不细查很难发现。

这就是第二魔域神恩大陆外围一处颇大的空间,蕴藏着魔气,适合魔族生存。

早在古时期,这一片土地就被挖掘开发了出来,成了魔族不少棹族的家园。

很早之前在这土地也有不少奇特的珍宝,有神恩大陆不曾见到的奇石和金属能够淬炼出厉害的秘宝。

魔族曾无比强大,因此在古时代,他们霸占了四处肥沃空间,第一、第二、第三、第四魔域在那个时代,也是极其惹人眼红的。

因为这个种族的强大,他们拥有了四个版图,在其中发展势力,让种族得以快速强大。

石岩高悬在黑漆漆的魔云底下,神识扩散开来,搜寻人迹感应生命的波动。

不多时,在他神识飞逝万里,一道灵魂波动回馈识海,直达他神魂本源。

皱了皱眉头他没有过多的迟疑,御动能量,调集空间奥妙,一步步的踏出,在他眼前显出一圈圈的空间波纹,每一层空间波纹,都有着他神识烙印。

在他脚下,大地像是快速的往后挪移仿佛一块巨大的幕帐被人往后拉扯所有的森林丶深渊都在迅速的消失。

这是他跨过空间,神识奥妙无穷,使得速度太快导致的。

地未动,动的是他的肉身是他的精气神。

一具具魔族丶鬼纹族丶暗灵族、尸族、冥族的尸体,在他跨越空间的时候从他脚下显现出来。

他没有细查,知道这儿爆发战斗的那一刻,他就猜刻出这一处魔域必然会尸横遍野。

即便鬼纹族丶暗灵族丶尸族、冥族联手,在这一块土地,也很难占据绝对的风,这是魔族的领地,是他的家园,这里的一切他们最熟悉,有着浓稠的魔气。

在这儿,他们就算是势弱,也不是好啃的。

神识紧紧锁定那一缕灵魂波动,在空间奥义的作用下,他神识事先凝炼成甬道,运转能量达成协调一致波动,只是用了小半时辰,便来到了目的地。

那是一处占地千里的巨大深渊,黑题魅的,冒着浓稠如墨汁的魔气,滚滚涌动的魔气中,时而有魔兽的巨大咆哮声传来。

在深渊边沿处,横七竖八的躺在一地的尸首,大多数是魔族,也有魔兽,少部分则是冥族和鬼纹族的族人尸体,鲜血已干枯,成了一层黑暗物质黏在黑色土地。

深渊的魔云中,缭绕着浓浓的血腥味,战斗还在继续。

石岩深深地皱着眉头,望着那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渊,沉吟了一会儿,毅然决定潜入。

他亏欠暴骜、桀棘,差他们一个人情,如今魔族显然遇到了凶险,出手者,应该是其余四族强者,即便是达到真神境的他,也不敢言胜。

这趟潜入,他可能也会遇难,和魔族一样被重创,甚至被斩杀在这一块魔域。

耳他还走进来了。

一路下潜。

和绝大多数秘境一样,这儿不见日月星辰,没有天地灵气,只有浓烈的魔云棉团般悬在高高的天际。

魔域空气干燥阴冷,森寒厉风刀子一般肆虐大地,没有温暖如春的环境,也看不到太多的光亮。

像是神恩大陆消失的黑夜,昏暗飘黑,一般凡人如果来到这儿,视线会大大影响,可能瞧不见十米处的风景。

大地是黑漆漆的颜色,仿佛涂染了一层厚厚的墨汁,给人一种沉重的感觉。

石岩悬在半空,极目远眺,发现在黑漆漆的大地,布满了巨大的深坑,仿佛九幽深渊,深不见底,如魔兽的巨口,蕴藏着无穷凶险神秘。

有的深坑,占地千里,深深的坑内不见一丝光亮,伸手不见五指,黑的吓人,如星空黑洞,能吞没一切生灵般,让人由然生畏。

漆黑的土地,并不是寸草不生,相反,有许多模样狰狞、枝干布满尖利刀刺的树木,最小的也有百米高,根本深深插在大地,像是妖魔。

在冷风的吹拂下,那些有着锋利刀刺的枝干缓缓舞动,绽出缕缕冰冷黑色的光线来。

有不少魔兽在一望无际的森林中活动着,魔兽嗜杀残忍,永远不会安分,不论何时都在争斗,吞吃别的魔兽生存。

魔兽的世界,只有单纯的杀戮,达到极其高阶的存在,才会开启智慧,拥有神通,将暗藏血脉灵魂的某种力量激发出来。

黑漆漆的土地,无际的狰狞森林,还有深渊内不少残破的宫殿,时而瞧见的巨大魔神雕像,粉碎成很多截,被黑色的灰尘覆盖了,历史痕迹被淹没,若不细查很难发现。

这就是第二魔域神恩大陆外围一处颇大的空间,蕴藏着魔气,适合魔族生存。

早在古时期,这一片土地就被挖掘开发了出来,成了魔族不少棹族的家园。

很早之前在这土地也有不少奇特的珍宝,有神恩大陆不曾见到的奇石和金属能够淬炼出厉害的秘宝。

魔族曾无比强大,因此在古时代,他们霸占了四处肥沃空间,第一、第二、第三、第四魔域在那个时代,也是极其惹人眼红的。

因为这个种族的强大,他们拥有了四个版图,在其中发展势力,让种族得以快速强大。

石岩高悬在黑漆漆的魔云底下,神识扩散开来,搜寻人迹感应生命的波动。

不多时,在他神识飞逝万里,一道灵魂波动回馈识海,直达他神魂本源。

皱了皱眉头他没有过多的迟疑,御动能量,调集空间奥妙,一步步的踏出,在他眼前显出一圈圈的空间波纹,每一层空间波纹,都有着他神识烙印。

在他脚下,大地像是快速的往后挪移仿佛一块巨大的幕帐被人往后拉扯所有的森林丶深渊都在迅速的消失。

这是他跨过空间,神识奥妙无穷,使得速度太快导致的。

地未动,动的是他的肉身是他的精气神。

一具具魔族丶鬼纹族丶暗灵族、尸族、冥族的尸体,在他跨越空间的时候从他脚下显现出来。

他没有细查,知道这儿爆发战斗的那一刻,他就猜刻出这一处魔域必然会尸横遍野。

即便鬼纹族丶暗灵族丶尸族、冥族联手,在这一块土地,也很难占据绝对的风,这是魔族的领地,是他的家园,这里的一切他们最熟悉,有着浓稠的魔气。

在这儿,他们就算是势弱,也不是好啃的。

神识紧紧锁定那一缕灵魂波动,在空间奥义的作用下,他神识事先凝炼成甬道,运转能量达成协调一致波动,只是用了小半时辰,便来到了目的地。

那是一处占地千里的巨大深渊,黑题魅的,冒着浓稠如墨汁的魔气,滚滚涌动的魔气中,时而有魔兽的巨大咆哮声传来。

在深渊边沿处,横七竖八的躺在一地的尸首,大多数是魔族,也有魔兽,少部分则是冥族和鬼纹族的族人尸体,鲜血已干枯,成了一层黑暗物质黏在黑色土地。

深渊的魔云中,缭绕着浓浓的血腥味,战斗还在继续。

石岩深深地皱着眉头,望着那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渊,沉吟了一会儿,毅然决定潜入。

他亏欠暴骜、桀棘,差他们一个人情,如今魔族显然遇到了凶险,出手者,应该是其余四族强者,即便是达到真神境的他,也不敢言胜。

这趟潜入,他可能也会遇难,和魔族一样被重创,甚至被斩杀在这一块魔域。

耳他还走进来了。

一路下潜。

和绝大多数秘境一样,这儿不见日月星辰,没有天地灵气,只有浓烈的魔云棉团般悬在高高的天际。

魔域空气干燥阴冷,森寒厉风刀子一般肆虐大地,没有温暖如春的环境,也看不到太多的光亮。

像是神恩大陆消失的黑夜,昏暗飘黑,一般凡人如果来到这儿,视线会大大影响,可能瞧不见十米处的风景。

大地是黑漆漆的颜色,仿佛涂染了一层厚厚的墨汁,给人一种沉重的感觉。

石岩悬在半空,极目远眺,发现在黑漆漆的大地,布满了巨大的深坑,仿佛九幽深渊,深不见底,如魔兽的巨口,蕴藏着无穷凶险神秘。

有的深坑,占地千里,深深的坑内不见一丝光亮,伸手不见五指,黑的吓人,如星空黑洞,能吞没一切生灵般,让人由然生畏。

漆黑的土地,并不是寸草不生,相反,有许多模样狰狞、枝干布满尖利刀刺的树木,最小的也有百米高,根本深深插在大地,像是妖魔。

在冷风的吹拂下,那些有着锋利刀刺的枝干缓缓舞动,绽出缕缕冰冷黑色的光线来。

有不少魔兽在一望无际的森林中活动着,魔兽嗜杀残忍,永远不会安分,不论何时都在争斗,吞吃别的魔兽生存。

魔兽的世界,只有单纯的杀戮,达到极其高阶的存在,才会开启智慧,拥有神通,将暗藏血脉灵魂的某种力量激发出来。

黑漆漆的土地,无际的狰狞森林,还有深渊内不少残破的宫殿,时而瞧见的巨大魔神雕像,粉碎成很多截,被黑色的灰尘覆盖了,历史痕迹被淹没,若不细查很难发现。

这就是第二魔域神恩大陆外围一处颇大的空间,蕴藏着魔气,适合魔族生存。

早在古时期,这一片土地就被挖掘开发了出来,成了魔族不少棹族的家园。

很早之前在这土地也有不少奇特的珍宝,有神恩大陆不曾见到的奇石和金属能够淬炼出厉害的秘宝。

魔族曾无比强大,因此在古时代,他们霸占了四处肥沃空间,第一、第二、第三、第四魔域在那个时代,也是极其惹人眼红的。

因为这个种族的强大,他们拥有了四个版图,在其中发展势力,让种族得以快速强大。

石岩高悬在黑漆漆的魔云底下,神识扩散开来,搜寻人迹感应生命的波动。

不多时,在他神识飞逝万里,一道灵魂波动回馈识海,直达他神魂本源。

皱了皱眉头他没有过多的迟疑,御动能量,调集空间奥妙,一步步的踏出,在他眼前显出一圈圈的空间波纹,每一层空间波纹,都有着他神识烙印。

在他脚下,大地像是快速的往后挪移仿佛一块巨大的幕帐被人往后拉扯所有的森林丶深渊都在迅速的消失。

这是他跨过空间,神识奥妙无穷,使得速度太快导致的。

地未动,动的是他的肉身是他的精气神。

一具具魔族丶鬼纹族丶暗灵族、尸族、冥族的尸体,在他跨越空间的时候从他脚下显现出来。

他没有细查,知道这儿爆发战斗的那一刻,他就猜刻出这一处魔域必然会尸横遍野。

即便鬼纹族丶暗灵族丶尸族、冥族联手,在这一块土地,也很难占据绝对的风,这是魔族的领地,是他的家园,这里的一切他们最熟悉,有着浓稠的魔气。

在这儿,他们就算是势弱,也不是好啃的。

神识紧紧锁定那一缕灵魂波动,在空间奥义的作用下,他神识事先凝炼成甬道,运转能量达成协调一致波动,只是用了小半时辰,便来到了目的地。

那是一处占地千里的巨大深渊,黑题魅的,冒着浓稠如墨汁的魔气,滚滚涌动的魔气中,时而有魔兽的巨大咆哮声传来。

在深渊边沿处,横七竖八的躺在一地的尸首,大多数是魔族,也有魔兽,少部分则是冥族和鬼纹族的族人尸体,鲜血已干枯,成了一层黑暗物质黏在黑色土地。

深渊的魔云中,缭绕着浓浓的血腥味,战斗还在继续。

石岩深深地皱着眉头,望着那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渊,沉吟了一会儿,毅然决定潜入。

他亏欠暴骜、桀棘,差他们一个人情,如今魔族显然遇到了凶险,出手者,应该是其余四族强者,即便是达到真神境的他,也不敢言胜。

这趟潜入,他可能也会遇难,和魔族一样被重创,甚至被斩杀在这一块魔域。

耳他还走进来了。

一路下潜。

滚滚的魔气涌动着,猎猎寒风在魔气中肆虐着,浓烈的血腥气味渐渐明显,深渊之地,隐约可见光芒交织,有独特的力量意境荡漾开来,形成奇特的磁场。

轰隆隆!

一阵阵巨大的轰鸣,从底下响彻开来,有许多磨盘大小的黑色铁石飞旋出来,四处抛落飞舞,其内有着庞大的能量附加。

噗哧!

一头百米长的魔兽,被人硬生生抛出来,直接飞天,差一点和他碰撞在一块儿。

那魔兽头生尖角,一身暗青色鳞甲,可浑身却交错着无数伤痕,深深没入骨骼,生机快速的流逝着,显然已没治了。

石岩皱眉,那魔兽达到了七级,相当于人族天位境武者,似乎是被一击干掉,出手者的实力,至少是通神高阶了。

喝!

他忽然一声长啸,声如蛟龙游荡,响彻四安,在啸声中,他身影激增,瞬间越过百里路遥,猛地落入底下。

果是辽阔的黑暗深渊,四面环绕着晶莹的石块,有的石块不是漆黑如墨,而是如宝石,散发出五彩的光泽,将底下照耀的倒是颇为清楚。

近千名魔族的强者,骑着魔兽在呼啸着,冥族和鬼纹族的族人,在追击,相互缠斗在一块儿,种种光芒汇集,无数电芒飞窜,各类魔器和冥器秘宝碰撞,溅射出越发耀眼的光芒。

两个魔族的强者,身下的魔兽已奄奄一息,在阿鼻、黑天、黄泉三大冥王,和两个鬼纹族强者的围攻之下,略显狼狈,神色疯狂,悍不畏死的咆哮着,吆喝着,要拼死激战。

那是他曾经见过的波若和古达思,古暴家族的扈从,暴骜手平的强者。

波若和古达思,神情凶悍嗜杀,在冥族三大冥王和两个鬼纹族强者的袭击之下,依然顽强的抵抗着,其中一个鬼纹族强者,身流动着的,竟然是那卡西迪的气息和灵魂波动。

波若丶古达思显然处在下风,身布满了伤痕,一身漆黑的鳞甲也有了众多裂纹。

“星落”

石岩倏一现身,不等双方注意,便漠然不动,悬空低喝。

灿灿星辰之光,从他两手掌心凝结成钻,绽放着炫目的星光,滴溜溜的滚动着,从他两手抖落,宛如银河星辰坠落。

一股星辰亘古不灭的意境,从每一颗星辰中荡漾开来,只见那一颗颗的星辰排列成奇特的星阵,像是一道道飞逝的流星,划出优美妖异的弧线,一一从天飞落。

被星辰碰触的冥族丶鬼纹族的族人,瞬间如被星火给点燃了身体,周身星光流转,尖叫着,生机渐渐的流逝。

“裂”

又是一声低喝,他伸手指向阿鼻、黑天、黄泉三大冥王中央的汇集地,一道空间缝隙裂开,亿万空间流光飞溅。

三大冥王如见鬼鬼,吓的魂飞魄散,当即狼狈的挪移开来,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

那空间缝隙中,徒然传来的吸扯力极其可怕,若非他们见机的快,一旦被拉扯进去,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空间缝隙无穷凶险,尤其是没有方向,突然撕裂出来的,更是死地中的死地,生灵一旦深入,没有灵气,没有能量,意识都会粉碎,将会比死都难受。

“居然是你小子”一个鬼纹族的族人,突然厉笑,他长着一张颇为年轻的脸,可身的气息却是很苍老,和卡西迪一模一样。

“是你!”魔族的波若和古达思,也一并惊呼起来,神色惊诧。

波若依旧一身男装,俊美非常,只是如今因为交战发譬被打的碎裂,一头瀑布般的青丝垂落下来,在她圆挺的柔顺的贴着,头顶一个小小的尖角,譬的支撑点,如今也显现了出来。

那是龙角族的独有标志。

古达思则是黑鳞族,一身黑色鳞甲浑然天生,深入血肉,手持一柄巨大的双刃斧,斧头血迹斑斑,有着冲天的血煞之气,不知饮了多少鲜血铸就。

“你……是卡西迪?你重新寻了血肉之躯?”石岩脸色微妾,认真地打量着那鬼纹族的青年,略一感应,突然惊呼起来。

在永夜森林时,他将卡西迪肉身摧毁,让他神魂逃逸了出去,才过去一年,没想到这卡西迪又出来兴风作浪了,而且身的气息,比当初还要强大!

“不错,嘿嘿,正是我。”卡西迪阴恻恻的笑了起来,“当初我力量没有恢复,被你小子阴了,好在族长神通广大,帮我重塑肉身,令我力量反而真的恢复如初。若非族长主张先攻魔族,我早就杀永夜森林,将你小子活剥了。嘿嘿,没想到你自己送门来了,好,甚好”

鬼纹族,还有一个族长?比科摩罗还可怕的存在?

石岩耸然变色。

:今日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