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七章 魔神雕像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3 字数:3253 阅读进度:707/1845

阴灵鬼火颇为特殊,只有纯粒灵魂形态才可以吸收融合。这种火焰阴寒冰冷、有着邪恶之力,能御动冥界的阴灵幽魂,并且蕴含那冥界大尊的武道奥义。

很显然,有个冥界的生灵得到了这种火焰,不过那家伙应该也是肉身被毁掉了,只剩下灵魂,恰巧和阴灵鬼火融合为一。

他要做的,首先是凝炼一具新的躯体,这样才能将神通奥妙发扬光大。

要凝炼躯体,一般来说要强大的血肉,要炎热的天火淬炼,他如果能够得到天火,将其融合,灵魂将会更加的强大,凝炼躯体也会变得更加的容易成功。

天火和天火之间,其实是可以相互吞食的,这也是为什么灭世雷炎一见到九幽噬魂焰、玄冰寒焰、地心火,就要吞食,两种天火的融合体,肯定是比一种天火强大许多的。

那个冥族的生灵,想要石岩身上的天火,而他,知道阴灵鬼火的消息之后,也马上动了心。

在他脑海中,由天火组成的祭台区域,天火越多,威力越大,可以让他释放出来的力量,也会愈发的恐怖。

如果得到了阴灵鬼火,融入祭台中央,和九幽噬魂焰丶毗绝尸火、玄冰寒焰、地心火合一,那祭台的威力,必然会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

石岩也想要那人的火焰。

“那家伽……,只是灵魂的形态,应该不难对付吧?”沉默了许久,他忽然说道,眼睛闪亮。

“不难对付?”古达思苦笑,布满疤痕的脸上,这么一笑,显得愈发的狰狞可怖,“他家伙虽然只是灵魂形态,可他拥有冥族奇特的法器,周身由近万阴灵、幽魂堆积而成,我看就算是暴骜大人和他交手,也不见得可以获胜。”

此言一出,石岩嘴角不由得**子l下。

暴骜和桀棘两人,都是一只脚踏入神王之境,达到真神巅峰的可怕强者。要不是当初魔域中魔气尚不够浓郁,以这两人的资质,应该已经达到神王境界了。

在这一块土地上,除非神王境的强者现身,要不然,还真的没有谁可以威胁到暴骜和桀棘两人,就算是启天老人龙筑,也不会是这两个家伙的对手。

如果暴骜和桀棘都不是对手,即便他迈入真神境,身怀各种神秘奥义,也肯定不可能胜过那冥族的灵魂。

这么一想,石岩忍不住苦笑起来,无奈的摇了摇头,心头又被堵上一层压力。

“他们为什么要阻止你们开启第一魔域?”顿了顿,他再想发问。

“等你见着大人了,让大人告诉你吧。”波若板着脸,像是极其厌恶他,没有打算仔细解释的意思。

石岩摸了摸鼻子,自觉无趣,也不再追问下去。

暴骜和桀棘两人,没有向波若丶古达思等人详解他们和石岩的瓜葛,因此,在波若、古达思眼中,大人为了区区一个人类和别的种族交恶,实在难以理解。

如果没有暴骜、桀棘庇护,石岩所在的城池应该已经被各族联手摧毁了,一年的时间,人族被灭绝会是正常趋势。

删这也是他们最初的打算。

然而,在暴骜发现了石岩之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局势不再按照以前的剧本上演了。

波若、古达思不知道两位大人想什么,内心深处并不认同,所以将石岩当成了罪魁祸首。

第二魔域魔族族人尸首遍地,很多族人被残杀,里面就有他们龙角族和黑鳞族的,那些族人的身死,都被他们怪到了石岩头上。

“我们走。”

波若冷哼一声,径直来到深渊处一个厚厚的巨岩,那岩石无比的巨大,有百米高,一整块,漆黑如墨,坚硬如铁。

底下七百多名魔族的族人,骑着魔兽从各个区域聚拢过来,很多人身上都带着伤,一个个都颇为厌恶的看向石岩,并没有领情。古达思雄伟如山的身躯上,布满了交错的伤口,他也没有搭理,来到那巨石之上,伸出一只手来,慢吞吞的按在上面。

一阵暴躁的力量波动灌入巨石,那巨石“咔咔,作响,缓缓挪动开来,不多时,便显现出一个黑魅魅的通道。

“暴骜在里面?”石岩神识感应了一下,发现通道中空空无也,连一丝的生命波动都没有,不由地忍不住询问起来。

“不在!”波若不耐的嚷嚷了一句,第一个行了进去,这通道极大宽阔巨大,可以容百人并肩行进,波若和古达思一众魔族,和魔兽一起在里面穿行,一点都不显狭窄。

石岩也不生气,从容不迫的跟在波若,古达思的身后,悠哉的朝着通道深入。

通道的石壁也都是黑色,冷冰冰的,像是某种坚硬的金属,那些石壁上,有闪亮的宝石,将通道照耀的还算明亮。

待到数百个魔族和魔兽一起进入了通道,他们身后的那巨石由缓缓堵起来,将通道给封闭起来。

波若、古达思在前,石岩在后,一行人朝着通道深处行进,一个个都沉着脸,一言不发,通道中气氛很僵硬。

暗地里,有不少的魔族族人,都是寒着脸,目光中充满了残忍血腥的目光,在打量着石岩的背影,似乎压抑着某种仇恨。

魔族也不喜人类,而石岩不但是人类,还是一个令两位大人重点照顾的人类,在他们来看,他们那些族人的死亡,都是由石岩引起的。

一他们绝不敢怪到暴骜、桀棘头上。

通道干燥非常,有腐朽的气味,瞧不见一个装锋物,没有一点奇妙,只有冰冷坚硬,让人身体和心灵都觉得不舒服。

连续行进,一直过了几个时辰,那波若和古达思还是一言不发,石岩也再没有讲话。

他神识散溢开来,发现这通道竟有数万里长,没有尽头一般,并且极其的宽阔,在地底深处开掘出这么一个通道出来,也当真是大手笔了。

又行进了两个时辰,就在石岩觉得厌烦不耐的时候,那波若和古达思两人,忽然神情一肃,露出庄严敬畏的神色。

石岩也集中注意力,暗暗端详再人。

波若、古达思的身前一侧,那黑漆漆的墙壁上,忽然多出一道道奇妙的魔纹,魔纹像是人掌心纹理,错综复杂,蕴藏着某种神秘。

波若、古达思就在那魔纹处站定,咬破手指,将鲜血滴在魔纹之上。

魔纹突然闪亮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蜘蛛网突然鲜活了,一狠狠奇特的纹线冒出银色、青色、幽蓝色、橘黄色的光芒,在这昏暗的通道中,显得妖异诡秘。

蜘蛛网的中心,倏然闪出一点光,那光渐渐扩散开来,猛地传来奇特的波动,一下子将魔纹那一狠狠纹线吞没收紧。

一扇黑色大门,从光点之中显现出来,有十米高,数十米宽敞,其中有滚滚魔气涌动着。

波若和古达思瞥了一眼身后,又看了看石岩,一言不发,直接进入门内。

石岩尴尬的笑了笑,不等别人招呼,也钻了进去。

一个雄伟壮阔的古老殿堂,突然在视线中闪现出来,这殿堂有千米高,中央宽敞之极,仿佛有数十里地,殿堂中央竖立着一狠狠巨大的黑色石柱,石柱上缠满了魔兽图腾。

殿堂外围的墙壁上,绘刻着各类魔纹,每一个魔纹都极其繁琐,蕴藏着神秘的力量。

殿堂中央,有一个深深的池子,池子中燃烧着黑色的火焰,散发着浓烈之极的魔气,黑色火焰的池子中央,有七具古老狰狞的魔神雕像,每一个雕像都有百米高,栩栩如生,有邪恶暴戾的波动。

石岩就站在那池子旁边,仰头看着其具百米高的雄伟魔神雕像,有种自身无比渺小的感觉。

波若和古达思等一众魔族族人,一过来,就全部跪伏在池子旁边,以魔族的大礼膜拜,神色肃穆庄严,满脸的敬畏。

那些和他们一道进来的魔兽,似乎也受到影响,一个个趴伏在地,散落在殿堂很多的柱子旁边,魔兽的眼瞳,都盯着那些柱子上的魔兽图腾,似乎可以从中得到能量一般。

“浩浩万年,魔神意志不灭。”

“浩浩万年,魔神意志不灭。”

波若和古达思等一众魔族族人,跪伏在地,一脸敬畏的看着七个狰狞的魔神雕像,以奇特的声音颂唱起来。

在他们的声音想起的那一雾,他们的精气、灵魂、意志纷纷汇入体内的力量之中,化为一缕偻一丝丝,悄悄注入了那七个狰狞的魔神雕像中。

七个魔神雕像高百米,不知以何种材料淬炼而成,居然有着奇妙的力量奥义在雕像内部流转着,仿佛永不会泯灭。

波若、古达思等一种魔族的强者,将精气神和力量念头汇集成奇特的波动,和七个魔神雕像中的某种力量奥义达成了联系,似乎在借此来检验他们这段时间的领悟,来获知更多的感悟。

这七个魔神雕像,就像尸族魂祭坛之类的奇特存在,烙印着魔族流传的力量奥义,永不会泯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