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二章 开启(认真地求月票~~)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3 字数:3360 阅读进度:712/1845

七个魔神雕像,对应着魔族数万年来诞生的七个上古魔种,没一个上古魔神都是超越神王境的存在。

七大上古魔神的嫡系子孙,会有一定的机率拥有魔神之血,魔神之血奥妙各有不同,但都往往拥有庞大的力量,蕴藏着武道的奥妙。

不死魔血,便是魔神之血之一,拥有肉身自愈的能力,还可以推衍出朋友亲人的动向。

石岩从不知道他〖体〗内的不死之血,居然会是魔族的魔神血脉,今天给暴骜这么一说,算是真的明白了过来。

“不死魔族后来怎么样?为什么你会认为他们已经灭绝?”石岩沉吟许久,接着追问。

“不死魔族天生好战,是真正的战士,不过这个种族人丁稀少,历来如此。在上古时代的战斗中,为了驱逐神族,他们往往都是第一线的战士,后面才是各族的联军。在和神族的征战中,若是没有不死魔族顶在第一线,别的种族根本吃不消。最终,神族退出,不死魔族也损失惨重,那一战就几乎损失了五分之四的族人。”

暴骜继续解释,“神族退出,没过多久,九族大战又起,不死魔族作为魔族战斗力最强大的种族,也担负着魔族重任,在那战中,也消耗化七后人族崛起的时候,不死魔族已经没了踪迹,要不然,也不会轮到人族主导大陆。”暴骜愤愤然的说道。

“七大上古魔计,都去了何处?”

“有的在和神族大战之前,有的和神族大战之后”都去了域外。

因为,神恩大陆上的天地能量,已不足以支撑到达他们那种高度的武者继续进阶,在每一个有上古魔神存在的时期,往往我们魔族都是各族最害怕的势力。”暴骜解释。

石岩皱着眉头,指向烙猡的图案,问道:“你可知道他是谁?”

“我们魔族的一个先辈,根据魔神雕像的知识描述,他叫烙猡,是上古时代和神族大战之后,我们魔族一个最有天赋的族人”以极快的速度达到了神王境。然后他没有久等,也可能是那个时期,天地能量连神王境强者进阶都支撑不了了,所以他没等继续突破,没等成为第八个魔神,就早早离开了。这个叫烙猡的前辈,是那个时代我们魔族的一个奇迹,领悟黑暗奥义,一生都鲜有敌手。”石岩神情一震,从暴骜的这一番话,肯定了这图案上的魔人,果然便是烙猡。

当初血纹戒在他脑海有过烙印”他知道烙猡便是嗜血八扈从之一,是最弱的一个,应该是血纹戒原主人的扈从了。

“你可听说过,烙猡曾归顺过什么人?”石岩突然询问,心中紧张不已,他觉得他或许快要解开血纹戒之谜了。

这个他一过来”便发现的神秘戒指,造就了他这个奇迹,对于原主人”他是真心的敬佩的。

因为,直到现在”他达到了真神境,也未能让戒指内的生灵真心的认可,戒指内生灵,似乎依然瞧他不起,觉得他力量太弱,不配成为新的主人。

“开什么玩笑?”桀棘插话了,连连摇头,“在那个时期”烙猡前辈简直战无不胜,根本没有那个族的强者敢挑战他的,他怎么可能成为别人的追随者。在他离开神恩大陆的时候,他都是那个时期最强大的存在,我实在想不出,有谁值得让他追随的。”

石岩眼睛倏地明亮起来……,

他得出了一个新的结论:血玟戒不属于神恩大协烙猡显然便是嗜血八扈从之一,他既然在那个时代如此强横,成了神恩大陆上最强大的存在之一,那就没有人有资格收服他,让他认为主人。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事情发生在烙猡离开神恩大陆之后,在域外无穷的星空中,被人给收服了,而这个人,便是血玟戒的原主人。

从这一点来看,很显然,血玟戒不属于神恩大陆了。

一连串的念头,在脑海中掠过,石岩对于域外的神秘,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知道在域外,怕是有着远远超乎他想象极限的存在。

“如果准备好了,我们就着手行动吧,我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太久太久了。”暴骜搓着手,略显jī动的说道。

石岩点了点头,将有关血玟戒和烙猡的念头按下来,淡然一笑,“怎么去开启点?”暴骜没有答话,和那桀棘一并来到魔神殿〖中〗央的池子中,两人身影一落下来,那些池子内燃烧的黑sè火焰,便慢慢的钻入七个魔神雕像中。

池底的场景,就这样一点点的显现出来,那是一副巨大的魔玟图,有着繁琐到极致的线条结构,蕴藏着无穷的神秘,七个古老的魔神雕像,成了那神秘魔纹图的七个点,似乎是某种奇特的阵眼一般。

暴骜和桀棘就站在七个魔神雕像〖中〗央,在他们的脚下,有一个又魔纹勾勒出来的神奇阵法,其中有浓烈的魔能涌动着,不断地释放着阵阵扭曲灵hún的能量气息。

石岩看的目瞪口呆。

“过来吧。”暴骜招手,示意他也走进来,笑呵呵的说道:“入口处便在此地了,不过一旦开启了,这儿将会被摧毁,魔神殿也不复存在,只有七个魔神雕像会与我们一并进入。这些都是次要的,只要进入第一魔域,找到了高级的魔神雕像,我们自然就都能获得高阶的传承,到时候也许就能脱离这一块儿了。

“不需要准备什么?”石岩不确定的询问。

“放心吧,在你过来之前,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暴骜笑笑”“现在只差一样了,便是你〖体〗内的魔神之血,有了那魔神之血的钥匙,别的准备才可以发挥作用出来。”

“快点来啊,别磨磨蹭蹭的,我们都等了你快一年了。”桀棘略显焦急”“你这混蛋,明明说半月,结果却耗费了一年时间。要不是实在无聊,我们也不会去鬼玟族找点事情做,这才引的鬼纹族不要命的反击。”

他们苦等石岩不出,无奈之下,又去了鬼玟族,想要通过鬼玟族的秘法,看看能不能和第一魔域的上古魔神雕像达成一丝的联系。

然而,等他们去了天yīn古冢,马上就意识到不对,不但那卡西迪复并了,很多的鬼玟族的族人,也在逐渐的变大强大起来。

鬼玟族的族人,借助于yīn符经,在转化天地能量为玄yīn之气,使得很多力量衰竭的鬼纹族的族人,一个个重新充盈了能量。

天地能量有限,他们生怕给鬼玟族这么一弄,没有足够的能量开启第一魔域,自然立即出手,想要将鬼纹族给屠戮干净。

结果却发现,从那yīn符经内传出一股庞大浩dàng的意志,他们那一刻才明白yīn符经有了变化,当时鬼纹族的族长才刚刚复活,力量恢复的极少,却依然让他们震撼莫名。

那一战最终以暴骜、桀棘的失败告终,他们立即返回,没过多久,其余四族便联合杀了过来,要将他们铲除。

鬼玟族的族长,知道第一魔域开启会耗费庞大的天地能量,由他主导,其余三族同仇敌忾,自然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可以为自己争取时间。

如果石岩可以早点突破到真神境,真的只是用半个月时间,魔族就不会损失惨重了。

因此,桀棘的恼火,也是有原因的。

石岩mō了mō鼻子,也有些尴尬,在桀棘的催促中,倒也不再磨蹭,来到了他俩的〖中〗央。

在他脚下,则是繁琐到极致的魔纹,焕然一体,就像是上天用画笔勾勒出来的,没有一点凝滞感,鬼斧神工。

石岩对阵法也有了解,可他仔细端详下面的魔纹,怎么也猜不透有什么奥妙,这儿的奇妙,超过了他的认识。

“鲜血滴在何处?还有,需要几滴?”石岩脸sè一苦,“刚刚凝练祭台的时候,我的不死魔血可是耗费了不少,你们别狮子大张口啊。”

“三滴就够了。”暴骜瞥了他一眼,淡然一笑,“我们当然知道不死魔血的宝贵,自然不会坑你的,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如果你可以完成换血,你能大大提升肉身之力,并且能从鲜血之中,获得上古魔神的力量印记。除此之外,你还可以恢复不死魔族的本体,拥有不死之身。”

石岩轰然一震,一头雾水道:“换血?怎么个换法?”

“让你身体中流淌的,全是不死魔血,以更加精炼蕴藏无穷能量的不死魔血,来彻底取代你现今的鲜血,这便是换血了。也只有拥有魔神之血的族人,才可以进行换血之举,你便是这一类人,你很幸运。”

暴骜含笑说道。

石岩先是神情振奋,旋即又一脸顽然无奈。

不死魔血岂是那么容易凝炼出来的?

每一滴都极其宝贵,他拥有神秘武hún来凝炼,至今也才凝炼出很少出来,这次构建魔hún祭台就消耗了大半,马上还要再消耗三滴,这样一来他〖体〗内储藏的不死魔血,也就只有十来滴了。

用不死魔血换掉〖体〗内所有血管中的鲜血,这个工程比构建八极炼狱城还要困难无数倍,他想想便觉得有点头皮发麻。

不过,那得到的好处,也极其让他动心,禁不住的让他浮想联翩起来。

或许,借助于神秘武hún,杀了足够多的人,真的可能实现吧?石岩暗暗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