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 逆境突破!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3 字数:3323 阅读进度:730/1845

他在第六药星不敢突破,是因为他并不知道他的存在,对那博妮塔来说有多大的价值。

他害怕一旦他表现出太强的资质,会让对方心存顾忌,而不给他更多的时间,直接将他给毁了。

这可不是他想要见到的。

但在这里,经过他细心的观察,他知道他的存在对那碧柔来说,有着极大的价值。

这船上神王境的高手不少,就算是他突破到真神二重天之境,展现出极佳的材质,对方因为需要他来催化神衍丹,加上这儿的力量足够强大,应该还是会留着他。

有这个前提在,他就不再顾虑重重了,而是要立即迈上新一层境界。

真神一重天要突破到二重天,需要先背精元古树拓展,要洗练灵魂祭台,将领悟的力量奥义进行新的掌控。

对他来说,这都不成问题。

经过这些时日对固体丹的吸收,他的精元古树已经充盈了大量的能量,而在用吞噬本源奥义,将那冥族强者灵魂祭台吸收后,散溢出来的神秘力量,也让他的力量奥义被提升一些。

之后在陨石内没日没夜的采摘五彩殒精,也让他对三种力量奥义的认识和稳固,都达到了一个新的级别。

在船舱最下一层,他先吸收一颗固体丹,使得丹药的力量彻底散溢开来,让精气神达到巅峰,待到不死武魂将破裂的筋脉、血管给修复了,他便冷静下来,全身心的投入到精元古树的重新拓展。

这并不是一件太过困难的事,尤其是对历经磨难的他来说,拓展精元古树的痛苦,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小腹处,无数道精元暴乱开来,横冲直撞,他肉身血气也散溢开来,在那古树内部滋生着,催动着精元古树的成长。

那由晶体凝结而成的古树,在力量的注入下,慢慢的生长开来,其间伴随着巨大的痛苦。

同一时间,从小腹中散溢出来的精纯的力量,流入识海,对他的灵魂祭台进行着洗涤。

他神魂安定空明,将所有的意识集中在力量奥义层,在那种奇妙的境界中,他神魂的三个奥义烙印又显现出来,他浑然不觉,用心的体悟力量奥义的精粹,慢慢的领悟。

时光在悄无声息中的流逝。

渐渐地,从他的身上传来了明显的力量奥义波动,贼外的星辰之光,以肉眼难见的方式,穿过船舱,挥洒在他身上。

生死奥妙在心间流淌着,在船舱内部,死亡和生命波动一起浮现出来,形成一种域场,将里面所有的药鼎笼罩了。

几个境界太低,对力量奥义没有太娄认识的人身药鼎,被死亡的意境覆盖,不知不觉间,已经没了生命波动,生机都被某种神秘的力量给蒸发了。

他并不知道他的进阶,对船舱内部的人身药鼎带来了多么大的伤害,依然沉溺在境界领悟中。

到了后来,一道道细小的空间纹线,在他房间中慢慢显现出来,空间混乱的激荡之力,不断地飞窜着,将那小小的房间切害粉碎。

精元古树在拓展着,他身体的变化愈发明显,很快地,他神魂获得升华,身上的力量奥义波动收敛了,不再有域场出现。

他的突破,造成一半的人身药鼎死亡,那些药鼎的死亡,很快惊动了船舱上面的强大武者。

阿拉德收到消息后,提前唤醒了碧柔,过去禀报情况。

“什么?,碧柔神态慵懒,好像还没有睡醒,揉了揉眼睛,神色渐渐清醒起来,“你是说,那个人,忽然突破了?,

阿拉德表情怪异之极,苦笑着点了点头,“着实不可思议,在人身药鼎的状态,血气一直消耗着,不但不曾衰竭耗尽力量,还能够突破,这家伙,果然有点“有点让人看不懂。,

碧柔如玉瓷般的脸蛋上,布满了惊诧之色,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能够在人身药鼎状态突破境界的,都是极其可怕的角色,这家伙真的于低等级大陆?,

“谁知道呢?,阿拉德摇了摇头,“他是被菲姬发现了,或许,我们应该问问清楚。如果那小子于高等级大陆,因为出外游历被菲姬擒住暗算了,一旦日后解脱了,或者被他长辈寻到,那麻烦就大了。,

“让菲姬过来”碧柔果断吩咐。

阿拉德点头,很快地的离去,不多时,他便将同样惊诧的菲姬带来了。

“我肯定,他真的是于低等级大陆,因为他连大三神境界都不清楚,和他一道的,也有好几个,都只是真神境的,没有高等级大陆的强者。,菲姬也意识到情况的严重,连忙保证,“我不敢欺瞒碧柔小姐,你放心,他不会造成麻烦。

碧柔给她这么一解释,才终于放下心来,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对阿拉德说道:“你小心留意他,这个人就算是低等级大陆,也绝对不容小瞧。一定要稳妥的安排他,绝不能让他活着离开的,不然等他成长起来,对我们来说非常麻烦。”

阿拉德重重点头,“我明白。”

“嗯,我继续休息了,到了流金沙区唤我,还有,给我重点盯着他!”碧柔嘱咐了一番,再一次离开。

精元古树拓展,灵魂祭台中奥义被洗涤,神魂升华,石岩顺理成章再进一步,达到真神二重天之境。

到了这个境界,他一身疲惫,发现精元古树又枯竭了,并且重新生长了一大截,需要庞大的力量补充。

他才要动用固体丹来,忽有牟觉,皱眉看向前方。

一道窈窕的身影落下来,神色复杂,那是菲姬。

她在石岩房间站定,皱着眉头,深深地看着他,半响,才说话:“你别怪我,我也是迫不得已,我擅自离开暗牟,如果被他告状,上面肯定不会放过我。我只有将你交给姥姥,才能让姥姥帮我求情,我也是为了能够活下去。”

石岩脸色阴厉,一言不发。

“你资质不错,肉身血气庞大,不见得就会因为成为药鼎,而耗死。”菲姬继续讲话,“在域外生存不容易,你就当我帮你上了一堂课吧,低等级大陆过来的武者,大多数……,下场都会非常凄惨的,你还算是好的了。很多人,才见识到新的风景,就被绞杀了。”

她意识到在石岩的身上,有着不少的神奇之处,心里面老是觉得不放心,所以过来瞧瞧。

“说完了?”石岩等她一番自顾自的话语结束了,眼神嘲弄道。

菲姬点了点头。

“那就滚!”

菲姬俏脸悚然一变,神情倏地冷冽下来,盯着他狠狠的看了一会儿,突然说道:“不识好歹,看你也不能活着离开。”

石岩满脸阴厉,嘿嘿冷笑,并没有搭腔。

菲姬自讨没趣,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径直走开了,丢上面一层的客房休憩了。

石岩冷幽幽的目光,始终落在她的身上,直到她离开。

她消失之后,石岩砸吧砸吧嘴,低低狞笑一声,旋即取出固体丹,继续来吸收,补充已枯竭的精元古树,恢复力量,让自身保持巅峰状态。

船舱中没有日月星辰,他不知道时间的流逝,每隔一段时间,他就发现船舱内的人身药鼎死亡一个,那些死者的身体直接被抛弃在域外,任凭域外的能量风暴绞杀。

这一艘青铜大船不知道目的在何处,他很想知道,却没有人可以追问。

许多人身药鼎,都在为生存努力着,被那些药兽折磨着,他就算是有心询问,对方也没有精力回答。

这一天,他又将三颗固体丹的药力化开来,待到全部吸收入身体,自觉浑身精力充沛无比,不由地从小房子走了出来,就在这一层最底下的走动着,时不时推开一间房子。

每一间房间内,都有一个不同种族的武者存在,有暗灵族、鬼纹族、人族,也有冥族的,大多数境界都不高。

每一个人,都瘦骨嶙峋,形同厉鬼一般,就像是一具骷髅披着一层皮,模样凄厉可怖,消瘦的不成垩人形。

这是血肉消耗太多导致的。

那些人,都是在房间中缓慢死亡,要么被药兽吸尽气血,要么是丹药破坏了全身机能。

他们瞧见石岩的时候,目无生机,一身的绝望气息,石岩的问话,他们都不理不问,没有交谈的意思,似乎知道注定逃不掉,人尚未陨灭,心已经先死了。

一路走来,打开数十个房间,他瞧见的场景都是一模一样,一颗心沉入了谷底,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这个菲姬所属的势力,根本没有人性可言,为了催化丹药,可以让生灵成为药鼎,以血肉之力喂养药兽,只是为了多弄点丹药出来

现实是残酷的,强者可以为非作歹,没有人可以制衡,若想脱离,若想摆脱对方的束缚禁锢,只有获得更强的力量,更高深的境界,只有你让对方害怕了,才可以过的比对方好。

他慢吞吞的在船舱中行走着,一间间的打开房门,向里面问话一声,如果对方不答应,他便走开,往下面一间去。

很快地,他走到最后一间房门,他忽然轻咦一声,似乎有了奇特的发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