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六章 石岩的价值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3 字数:3350 阅读进度:736/1845

战斗结束的出呼人意料的快。

在围观者乘看,真神二重天之境的石岩,越级挑战达到真神巅峪的菲姬,就算是能够战胜,也肯定是惨胜,需要耗费很长的时间。

可结果却出乎他们所有人的意料,石岩不但胜了,而且胜的非常快捷,从出手,到格杀菲姬,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这个速度,简直就像是神王境的武者,对真神巅峰强者的击杀效率:一时间,在这青铜大船上,有着短暂的沉默。

石岩那干脆、暴戾、血腥的战斗方式,像是一个烙印,深深的铭魔在他们的脑海,挥之不去。

因为他的表现实在他惊艳了一点,以至于大家都生出一和错觉,觉得是不是弄错了什么?感觉越级挑战者,应该是菲姬才对?

而石岩,似呼刁是高的的武者,拥有着绝对的形势掌控权。

那边石岩依然冷静无比,泻然不觉众人都沉溺在他的血腥手段中,在默默的擦拭着身上的血迹,暗中让不死武hún的功效暂时停止,防止肉身恢复速度过快,弓的众人更加惊骇yù绝。

在估mō不准形势的情况下,永远不要经底牌全部显lù出乘,不然在将采,对方要杀他,就会有更好的针对xìng。

他深明这一点。

“紫耀公主,我愿意拿出我幽盟南湾的金风矿脉,乘换取他。”忽然,那碧柔打破了沉寂,一双美眸闪烁着寒光,紧紧盯着石岩,平静地说道:“我只要他死。”

“上姐!”她身旁两叮,神王境的高手,一听到这句话,都忍不住惊叫起来,不敢置信的看向她。

碧柔挥手,示意那两人不要讲话,深深看了一眼石岩,旋即别头望向紫耀公主,“如何?一处金风矿脉,只是换取一个真神二重天之境的药鼎的xìng命,还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么?”

她心底的惊骇,到现在还没有平息下采,身为碧天的女儿,她比很多人都有着卓越的见识。

今天石岩的表现,让她意识到了一个潜藏的危机,她希望可以用金风矿脉采将那潜在危机给剔除了,省的为将来埋下一个不可测度的危险和子。

菲姬是幽盟的人,就这么被快速格杀,很显然,石岩对幽盟对她有着极大的仇恨,有朝一日一旦石岩成长起采,自然会复仇,到时候他们要付出的代价,要比现在多的多:她看的很清楚,知道一个能够在人身药鼎期间的家伙,又拥有冷酷的心肠,娴熟的战斗意识,对他们意味着什么。

她想要尽早抹除这个威胁:阿拉德没有答话,心中暗赞一声,觉得碧柔果然眼光长远,碧柔的提议,他是赞同的。

“姐姐!”镀封神情一震,明显采了精神,急忙说道:“一处金风矿脉,这可是极其值钱的,就算是在我们天涅神国,也不常见到金风矿脉啊,姐姐!”

“闭嘴!”紫耀公主jiāo媚的脸上,没有了往昔的笑容,美眸一凝,自有一股吓人的威严,“人家救了你,你就这样对待人家?”

“只是一个真神境的武者罢了,他也配与我讨教还价?妈的,我本采就要对付他的。”镀封小声嘀咕着,眼神yīn冷的瞄了瞄石岩,心中还忌恨石岩逼他立誓的举动。

石岩神情冷淡,平静的看了他一眼,心中暗叹,他知道,这和人果然不能相信。

当初他逼镀封立誓,也没有就真的认为可以得到一个生命之星,在烈焰星域生命之星极其珍贵,他只有真神境的修为,就算是拥有了一个生命之星,也不能长久的持有:这镀封如今的言辞,已经证明了他判断没错,对方果然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兑现承诺。

他因为早就猜测出了结果,所以并不是非常的生气,只是更加认定的对力量的无限追求,他知道,如果他今天有着压倒对方的力量和境界,那镀封的承诺就会真的达成:还是因为境界太低啊……

他心中叹息,更加明确了前行的目标。

“只要你点头,我现在就可以立下凭证,将金风矿脉转交到你紫耀公主的名下,如何?这是稳赚不赔的生意,你可要好好考虑清楚。”碧柔正sè的说道。

双方在他的生死问题上,进行着商植,石岩听着,却没有讲话,依然冷静的看向紫耀公主。

“小弟弟,你觉得我怎么样?”紫耀公主忽然嫣然一笑,如百花绽放,那和媚态,简直可以让任何男人的心肠融化掉,甘愿受她驱使,“幽盟的碧柔小姐要杀你,你怎么看?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众人都神sè古怪,一起看向他。

石岩在一道道目光下,依然冷静淡然,忽然咧嘴一笑,“我想”碧柔小姐甘愿用一处金风矿脉采换取我的xìng命,只经证明了我的价值,我还需要多说什么么?”

紫耀公主美眸闪亮了一下,领首点了点头,“真是个聪明又自傲的家伙呀,我喜欢你,好吧,那我就明说吧,你跟我,成为我的扈从,如何?”

“你能给我什么?”石岩并没有立即答应下采,而是眯着眼睛,微笑说道:“我这人境界虽然不高,可野心…却是很大的,你确定要收留我?”

“我喜欢有野心的人。”紫耀公主嫣然失笑,jiāo躯轻颤,媚态天成,“如果你足够强大,就算是你想要我…也不是不可能的,怎么样?考虑一下如何?”

众人大跌眼镜,神情变得无比的奇怪起来,一个个眼神如电,在石岩的身上瞄采瞄去。

紫耀公主的目光中,石岩沉默三专,lù齿灿烂笑了起采,“能够成为你的护花使者,天天可以瞧见你,对所有男人采说,都不会是一件苦差:”

“真是个嘴甜的家伙啊,我越采越欣赏你了。”紫耀公主花枝乱颤,笑容非常明媚动人,“那就这么说定丫,你和我走,至于你和我那笨蛋弟弟的什么交易,就忘记吧。他不能给你的东西,将采,我可以给你。前提是……你能证明你有那一份能力!”

石岩点头,淡淡说道:“我会的。”

“紫耀公主,你真的愿意为了一个真神境的药鼎,放弃一处金风矿脉?你肯定?“碧柔暗暗咬牙,重点吐出“药鼎”这两个字,暗指石岩身份的低微。

“我说的还不够明再么?“紫耀公主瞥了她一眼,笑盈盈的说道:“那你甘愿用一处金风矿脉要他死,莫不成是脑子进水了?你能瞧见的东西,我会瞧不见么?”

碧柔脸sè倏然变得难看起来。

她沉默了一下,狠狠地剐了石岩一眼,重重点头,道:“好!这次算你走运!不过你记得,得罪我碧柔,你没那么容易收场的。我不会给你太多时间成长,想报复我们,哼,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资格!”

石岩神sè冷酷,安然自若,“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我只要活着,便有机会。你们对我的恩赐,我会记得的,咱们后会有期!”

话罢,他手臂突然一震,一股汹涌的力量爆炸开采,躲藏在其中的百足蜈蚣,猛地被他逼出采。

一道道星辰光点洒落下采,如沙般覆盖在那百足蜈蚣的身上‘那药兽滋滋尖叫着,身体突然出现一个个洞口,生机被斩断,其中一颗颗凝炼完毕的神衍丹,被他不客气的收入幻空戒,然后他才看向碧柔,平静的说道:“就当是先讨点利息了。”

“我的药兽啊!“阿拉德失声痛叫起采,眼眶都湿润了下采,恶狠狠的看向石岩,怨毒的说道:‘“上子,我发誓,早晚要让你受尽折磨而死!”

“你会等着你乘。”石岩点了点头,一点不受威胁,“至于谁先死,嘿嘿,咱们就走着瞧吧。”

“姐姐!”镀封神态不满,苦着脸,“你真要放弃一处金风矿脉,只是为了这么一个药鼎?那可是金风矿脉啊!”

“闭嘴!”紫耀公主眼眸生寒,冷俐的看向他,“分不清大局,看不见未来,就你这样,关个十年紧闭都太短了!回去之后,我定然禀报父王,关你久一点,让你明白什么叫目光看远。”

镀封脸sè一变,连连求饶,再也不敢多嘴了。

碧柔见实难说服紫耀公主,也没有继续浪费时间下去,她冷冷看了一会儿石岩,似乎要将石岩的模样深深记在脑海中,最后才说道:“你叫什么?”

“石岩。”

“好吧,我记住你了,石岩,你最好期望别再见到我,要不然,我会让你死的很惨。”

“嗯,我记着了,幽盟的碧柔小姐。”

碧柔和阿拉德等人,没有再罗嗦下去,他们一行人放弃了那青铜大船,身影落寞的投入幽暗星空,在能量风暴巾缓缓远去,很快便没了踪迹。

船上,那紫耀公主笑盈盈的,很有兴趣的看向石岩,美眸中满是好奇之sè,说道:“放心吧,只要你好好给我做护花使者,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你想要的东西,只要你的贡献足够,你都可以获得。镀封给不了你的,我可以给你。”

石岩微微鞠身,眼神冷然平静,没有悲喜,不受她言辞的盅huò。

“收拾一下,改变航程,我们回家。”紫耀公主扬声轻呼,那些神王境的武者马上活动开采,进入青铜大船内部。

很快地,这船又重新启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