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一章 迷路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3 字数:3277 阅读进度:751/1845

紫晶战车像是一道紫煮的闪电,只是一霎那,只经飞出了血屠卡托那些域外掠夺者的视线范围工紫耀端坐着紫晶战车上方,神sè镇定,嘴角却噙着森冷的寒意,显然还在为那卡托的一番话愤怒不已。

石岩盘膝坐着,面如石块,没有一点情绪bō动,继续在催化体垩内的药效,想要在最短时间恢复到巅峰状态,好应付随时可能出现的战斗。

紫晶战车的速度,比那虎鲨战车快很多,在日星爆碎场中如闪电穿梭,一闪而逝,让卡托那些域外掠夺者根本难以捕捉到,也就不能确定他们的方向,很难有效的采取应对的措施。

紫耀、石岩的瞬间消失,让卡托麾下的那些域外掠夺者很是愤怒,嗷嗷怪叫着,像是蝗虫一般冲了过来。

为首的血屠卡托,反而冷静下来,冷笑不迭,似乎另有算计,一点不着急。

“魁首。”他麾下那一名人族的青年,眼神**,嘿嘿低笑着“……看来紫耀公主艳名果然名不虚传,不愧是我们烈焰星域一等一的女人极品,如果能够一亲芳泽,魁首威名定然传遍整个烈焰星域,不知道要羡煞多少男人。”

卡托光头闪亮,狞笑着点了点头,“我这趟不远万里而来,就是为了这娘们,只要能够得到她,就算是将桑被格杀了,也值得了。”

那青年低垂着头,神sèyīn冷,“属下先恭喜魁首。”

虎鲨战车在日光射线中钻来钻去,似乎并不着急,他麾下那些强者,则是分散开来,像是一张大网,从各个区域前行。

“我们来日星爆碎场那么久了,对这儿的形势比那娘们要清楚的多,就算是她的紫晶战车号称烈焰星域的紫sè闪电,在日星爆碎场,也休想摆脱我们。”卡托mō了mō崭亮的光头,“就让她得意一会儿,我倒要看看在日星爆碎场内,她怎么能够甩掉我。”

“魁首高明。”那青年拍马屁道。

卡托嘿嘿狞笑。

日星爆碎场内,有紫sè闪电之称的战车,闪来闪去,犹如一道先,电,很难把握到影迹:极速飞驰的紫sè闪电,一瞬便是数千里,非常灵巧的越过日光射线,让上方的石岩惊叹不已。

他相信,就算是他全速飞驰,将日月星辰的力量催动,怕是也赶不上着紫sè闪电的速度。

或许,也只有达到神王高深境界者,不要命的飞驰,才能隐隐追逐上来。

那卡托,便是神王三重天之境,按照他的判断,卡托应该要弃下虎鲨战车,直接以肉身狂冲,可能还有追击上来的希望。

然而,当他放开神识感应以后,却暗暗惊讶了一分。

对方压根没有弃掉战车,离身下的紫晶战车的距离不断地拉远,好像是已经放弃了,没有继续追逐的yù望。

皱着眉头,他悄悄观看旁边的紫耀,却发现在紫耀的脸上,依然布满了凝重之sè,眼神略显慌乱,没有一点逃出生天的喜悦和庆幸。

心中讶然,暂时停下疯狂的药力催动,他微微抬头,低声道:“那卡托等人,离我们已经极其遥远了,你为何还是那般担心?从如今的速度差距来看,对方是很难追上我们的,你还着急什么?”

紫耀心情沉重,听到他的疑huò,勉强一笑,“那是因为你不清楚日星爆碎场。”

“怎么说?”

“日星爆碎场比你想象中的要广阔的多,我以如今的速度全力飞驰,至少也要半月时间,或许才能真正的冲出来。”她低头看向盘坐着的石岩,美眸闪出一抹苦涩,“这还是最好的状态,必须要方向不错才能够实现。可日星爆碎场内,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很难掌握方向,对不熟悉这里的人来说,日星爆碎场堪比一个繁琐的mí宫。”

石岩眼神一变。

“这么宽阔的mí宫,对不熟悉看来说,往往会出现很可笑的结果。快速的飞行,试图早点脱离,然而,某一天会突然发现,自己饶了一大圈,又返回原处了。”紫耀无奈的摇头叹息一声,“速度越快,mí失的可能xìng就越大,因为你根本没有时间来测度方向,一味的横冲直撞,往往会不知不觉间,进入许多很可怕的区域,会不小心掉头飞驰。”

“这么说,我们俩,在这日星爆碎场内,很有可能……就要mí路了?”

“不是很有可能。”紫耀神sè不太好看,“我们已经mí路了。”

石岩愕然。

“如果我们一直在紫晶战舰内,用那和缓慢的速度行驶,我能找寻出正确的方向,不会mí失。可速度一旦提升,我便很难把握住方位,如果连自己的方位都不能确定,我们的前行,很多时候都会是绕大圈子,就算是回到原地,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

她笑容愈发苦涩,“卡托他们不同,对域外掠夺看来说,不论什么时候行动,他们最先做的事情,就是先熟悉地形,将一个凶险区域的每一角落都探测透彻了,才会真正行动。”

“这么说,卡托他们对日星爆碎简的形势了如指掌?他们的方向不会出错,就算是我们先脱离他们,也难以真的摆脱掉?”

“就是这样。

暂时的摆脱,不代表我们就可以逃出生天。卡托越是不着急上来,就越是有信心,这说明他的人中,肯定有个家伙对日星爆碎场每一个区域都清清楚楚。”

石岩点了点头,心情也沉重起来,“看样子,这次还真的不太好逃生啊。”

“也不一定。”紫耀批嘴轻轻一笑,美眸闪亮,“在我身边,还有你呀。这也是为什么我敢孤身留下来的原因。只要你能将极远之处的生命bō动探测,我们提前避开来,就算是不能找寻出方向离开日星爆碎场,也能不会被卡托他们包围。在这日星爆碎场内,我们和他们绕绕圈牟,玩玩躲藏,待到他们发现不能抓到我们,自己就会主动退走。”

“原来公主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走。”石岩笑了笑,并不生气。

“你若走了,我现在就更加被动了,或许真的就逃不出去了。”紫耀嫣然一笑,美眸异彩涟涟,“我运气真不错,没想到还能碰到你这么一个神秘的家伙,卡托肯定也预料不到,要不然不会还那么从容淡定:”

“行了,我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石岩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又缓缓合上眼,继续催化药力。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不断地释放神识之力,将神识的覆盖面扩展开来,细心留意一片范围内的生命bō动。

每当他觉察到生命痕迹,会马上告诉紫耀,让她立即变幻方向。

紫耀每一次都不会有丝毫的迟疑,按照他的提醒,一直在没有轨迹的飞驰,往往可以提前避开来人,连续好几次,都轻松的避过了卡托等人的包围圈。

经过这番的反追击,他是真的相信了紫耀的说法,对方果然熟悉日星爆碎场内的地形,虎鲨虽然缓慢,可他们能够正确航行,不会mí路,好几次都差点将他们围起来工数次过后,紫耀信心也上来了,脸上重新洋溢出笑容,没有了一开始的紧张不安。

火艳艳的陨石海洋内,无数日光射线交织,奇观瑰丽,抛弃那些凶险不谈,这儿简直便是一处梦想中的旅行之地。

暂时没了死亡危险,紫耀和石岩都神sè轻松不少,长身站在紫sè闪电中,还有闲暇欣赏域外的美丽奇观,为那些爆碎场独有的风景惊艳不已。

石岩也很安详欣喜,有瑰丽动人的域外风景,无数块火艳艳的巨石,仿佛巨大的火球,将黑暗冰冷的域外照亮,身边还有一个风华绝代魅huò无双的女子,有佳人作陪,他忽然觉得这趟凶险之旅,似乎变得愈发的多姿多彩起来。

炙热的环境下,紫耀一身轻薄的短裙,白暂无暇的酮体在太阳残光,的照耀下,红艳艳的,泛出乱huò灵hún的美感,亭亭立在战车上,另有一股叱咤苍穹的雍容华贵,让人神hún颠倒。

便是见惯美sè的石岩,也不由得目眩神mí,时常会控制不住,眼睛炙热如火,似乎想要将身旁美女融化掉才好。

“石岩,在你那个大陆,想来你也走出类拔萃的,你这一生,可曾爱过什么女人?你知道爱的滋味么?”紫耀眺望着瑰丽风光,眼神中闪过一枚mí惘翼望,梦呓般的说道:“那和滋味,是怎么样一个动人之法?你能说说么?”

石岩神sè恍惚,思绪如浪潮,瞬间淹没了他。

他沉默了下去,徜徉在回忆海洋中,许久许久,才语气轻缓的说道:“确实有那么一个女人,在我曾弱小的时候,与我并肩经历过许多:只是境况难测,因为和和原因,我和她不得相见,就算是见了,我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为何?”紫耀来了兴趣,美眸一亮,回首深深看向他,“人们不是常说,只要有爱情,是没有什么可以阻挡的么?你对她深情无限,她是否一样这般爱你?是否会为了你,而不顾一切?”

石岩皱眉,忽然沉默了下去,久久不语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