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三章 坚定拒绝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4 字数:3281 阅读进度:769/1845

火焰陨石中央,紫耀公主恳请德克斯能够出山,帮助她为镀封争夺王储宝位,成为天涅神国未来的王者。

德克斯缅怀过去,咒骂着镀天奇的无情无义,却始终不愿出手,为紫耀来帮助镀封,助他攀上王位。

石岩站在一旁,从头至尾没有插话,认真听着两人的对话,渐渐对天涅神国的陛下镀天奇有了点较浅的认识,意识到此人果然不愧是烈焰星域一方霸主,为了大业能割舍一切,为了更深更强的境界,什么都能够放下。

或许,在镀天奇的心中,能够继承他王位的,也应该是和他一样的铁血霸主。

各个儿子的明争暗斗,他说不定暗地里看的清清楚楚,就是要让他们斗的你死我活,优胜劣汰,从中挑选获胜者为接班人。

真的可以从王室争斗脱颖而出者,才可以得到他的垂青,被他定为王储,执掌天涅神国,让他亲手壮大的国家,永久的雄踞烈焰星域,不被别的势力所破。

只有从残酷的斗争中获胜,才能证明心性势力和力量,为了大业,他当年可以弑杀兄弟,今天也能让儿子相残,成者,都是偏执狂,镀天奇就是这类人,

他和德克斯明显有着很深的纠纷,年轻时应该是朋友,甚至是好兄弟,因为紫耀的生母走向不同的道路,最终决裂。

他想让德克斯为他服务,又知道德克斯肯定不会答应,才让紫耀公主出马,因为紫耀和她生母长的一模一样,德克斯很难狠下心来,让他以旧情被自己束缚,进而出山。

只是,他似乎错估了什么。

德克斯不是不肯出手,前提是,天涅神国的王位,要落到她牛耀手中,而非她的弟弟镀封。

有这个问题在,不论紫耀如何努力劝说,德克斯都是不为所动,咬紧牙关,就是不答应。

紫耀最终无计可施,在这儿住了几天,便和德克斯道别。

临走前,德克斯沉吟了一下,从手上褪下一枚戒指,珍而重之的交到紫耀手中,“这戒指内,有我亲手炼制的不少丹药,其中很多丹药都对你有所帮助。你能来见我,我很高兴,虽然现在不能承诺你什么,可我不会对你真是一点不理不问。你拿去吧,不论是组建自己的班底,还是将来突破,你都用得着。”

紫耀并没有推脱,修长的玉指拧着戒指,美眸中蕴藏着淡淡的无奈,“叔叔,我知道你一切为我,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将和……,如果我在王室斗争中失败了,我会再来见你。

“我这里永远为你敞开,只要你能来,什么都无所谓。”德克斯笑了笑,慈爱的说道:“你父亲是个混账,自私自利,一生都为自己,不着重别人的感想,也不会在意身旁人。有的人,为他死了,他也只会懊悔一阵子,然后继续投入他所谓的大业中。”

顿了一下,德克斯第一次看向石岩,皱了皱眉头,若有所指的说道:‘6你不要和你母亲一样傻,别找上一个与你父亲一样的家伙,真要是那样,让我知道了,我会不顾一切出手!谁敢亏待你,我定会杀他”

他的眼神,突然凌厉起来,如剑似芒,骇人之极。

被他视线盯着,石岩如被万剑架在脖颈上,背脊都泛出冰寒的感觉,好似下一刻,就会被粉碎掉。

厉害!

心中一凛,石岩立即肯定,这德克斯不但是一名精深的炼药师,也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强者,或许……比那达勒还要强大!

在德克斯的威慑目光中,石岩皱着眉头,眼神不乱,如一块岩冰般,周身泛出一股极寒冷意。

夷然不惧!

德克斯深深看向他,一瞬不移,半响,才将凌厉目光收回,语气很平淡的说道:“刂丶子,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既然一并过来,便是有缘,这一枚丹药给你,你好自为之。”

一枚青翠的丹药,香气怡人,闪烁着蒙蒙的波光,忽然浮向石岩。

那丹药中传来庞大的能量波动,药力极其惊人,似乎还有汩汩水流声从内传来,凝神去看,丹卉内,有一道道细小的缝隙,其中仿佛有着缩小无数倍的溪流,自然的流淌着,缓缓的运转,如武者体垩内的筋脉线条。

紫耀美眸一亮,红唇蠕动了一下,“石岩,还不道谢?”

石岩看着那丹药,感受着其中的药力波动,瞳仁微缩,却没有伸手去接,冷静的说道:“前辈厚爱在下心领了,但这一枚丹药,恕我不能接纳。”

紫耀诧然。

德克斯也微微皱眉,目光凌厉的看向他,沉吟几秒,才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道:‘E小子,你可知道这丹药叫什么?有何作用?”

石岩摇头,“不知。”

“百流通魂丹,神级四品的丹药,滋养神魂,补充肉身血气,就算是神王三重天境界的武者,有了这一枚丹药,也能获得极大的收益。”德克斯扬眉,“而你,一旦服用了这一枚丹药,突破神王境将没有丝毫的难度,凝炼神休也是易如反掌,不会有任何的困难。只要你境界跟得上,奥义被领悟到足够境界,你将会很快突破神王境,就这一枚丹药,在外面,可以让无数武者厮杀争夺。”

停顿了一下,德克斯淡然一笑,眯着眼睛,“我再问一句,你要还不要?”

“不要。

,石岩摇了摇头,依然坚定如一,没有一丝犹豫,眼神不乱一下,很淡漠的说道:“没有这百流通魂丹,我一样轻松踏过桎梏,迈入神王境。所谓神休凝炼,在我来看不借助于外力,才是最佳之道。借助于丹药之力,是对自己不信任,我修炼至今,每一个境界的突破,都不是依赖丹药而来。”

“好狂傲的小子”德克斯冷哼一声,“弃捷径在,却非要一意孤行,我看你将来成就也有限。”

他别头瞧向紫耀,“你这个扈从,脾气还真是如石头般又臭又硬,境界不高,语气倒是不低,哼”

紫耀抿嘴轻笑,美眸瞥了一眼石岩,柔声道:“这家伙呀,就是这样臭屁,呵,不过我觉得,明明看到丹药在眼前,还敢放手不理,要以自身力量突破的家伙,不是脑子愚钝,就是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而他,自然便是后者了。”

“哼,不知变通,不知借势,我看也不怎么样。”德克斯摆摆手,将那丹药收回,略显不悦的说道:“行了,别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了,不就是想在紫耀面前表现你的与众不同么?像你这样的家伙,我见多了,当年的镀天奇,就是这个德行。该死的,师妹还偏偏就吃他那一套,可恶至极”

他似乎对石岩印象不佳,板着脸嘀咕了几句,便不耐的催促道:“走吧,你这种家伙,不吃点苦头,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为了得到美女的垂青,刻意表现出与此不同来,这是很多男人常用的伎俩,在德克斯来看,石岩便是这类人,而他,最是不喜这个类型的,所以也懒得多言了。

石岩淡然,耸了耸肩,没有解释什么。

紫耀公主又和德克斯道别了一会儿,终于没有继续逗留,和石岩一道从原路返回,等重新落入日星爆碎场内,才低低轻笑,“你是不是真的如叔叔所言那样,在我面前表现你的与众不同?呵。”

“你以为呢?”石岩神色不变,扯了扯嘴角,不但反问。

“我希望如此呀,老实说,这么多年来,的确有不少的家伙,故意在我面前装样子。那些家伙,和你的表现,真的很相似啊。”紫耀笑盈盈的,((你如果和他们一样,呵,我会心中欢喜呢,至少证明我的魅力未曾消减。”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石岩略略躬身,彬彬有礼道:“我只是不想欠那个老家伙人情,免得将来他对我指手画脚,这老头……也真自以为是的可以,或许在他眼中,世上没人配的上你,接近你,都是别有目的,为你美色而来的,嘿,有趣。”

“混蛋”紫耀暗暗咬牙,“我就真的不能让你觉得神魂颠伍么?为什么别的人,都是如此,你却不是?对了,借用你一句话,你不会是“……,有毛病吧?”

她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颔首轻点,肯定是说道:“应该走了,我终于明白了,哈,我原谅你了,对不起,我以前误解你了,真的抱歉。”

石岩满脸黑线。

紫耀认真地看着他,半响,突然捂着小腹,没有仪态的爆笑起来,花枝乱颤,玉指点丶向石岩,“哈哈哈,真有趣,你这家伙,原来也有吃瘪的时候,太有意思了,你看你的样子,哈”

石岩顿了一下,突然加速飞驰,如一道流光,瞬间越过她,暴冲向前。

一串银铃般笑声,从他身后传来。

紫耀容光焕发,显得极其欣喜,在那儿兴奋的手舞足蹈,似乎觉得做了一件伟大的事情,脸都笑开了花,媚态撩人。

她拉在身后,笑声不减,娇躯轻颤着,美眸凝视着石岩的精炼背影,暗暗出神了一会儿,才催动力量,极速追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