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 炼狱令牌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4 字数:3234 阅读进度:775/1845

紫晶殿县紫耀星的权利巅峰,也是紫耀公主的寝宫,一直都由紫耀公主执掌,也是她的修炼之地。

然而今天,却明显有点不同,在紫晶殿门前的紫晶台阶上,竖立着两排护卫。

护卫后方,门口处,一个神王境三重天的武者,闭目端坐着,气息绵长深幽。

那武者乃奥格拉斯的扈从,和他一道从外界返程,石岩曾经见过。

暗暗皱了皱眉头,石岩神sè如常的朝着紫晶殿门前行去,突地,在台阶上肃穆以待的两排护卫,将他的去路一下子堵住了,神态不善,一人扬声喝道:“止步”

两排护卫共十四人,一边七人,手持银sè长枪,长枪锃亮,寒光凌厉。

十四双眼睛,一起射向石岩,警惕的意味一眼明了,他们的长枪,也轻轻一颤,传出一股不凡的能量bō动。

都是真神境界的修为,其中一半人,达斜真神巅峰境界,比他身上流lù出来的气息,还要浑厚不少。

石岩脸sè一变,冷哼一声,将腰间玉牌取出,“这玉牌由公主殿下亲自交与我,让我自由出没紫晶殿,莫不成我才离开几耳,这紫晶殿就换了主人不成?”

护卫见到玉牌,神sè有点异样,没有答话,忽然瞧向身后那人。

一直紧闭着眼睛的老者,忽然慢悠悠开口,语气冷淡漠然:“公主殿下去了天涅星,找陛下讨公道去了,殿下临走之前吩咐了,她不在的时候,紫耀星由奥格拉斯做主。现在奥格拉斯正在紫晶殿修炼境界,不得受任何人打搅,他进入之前吩咐过,不论何人,在他没有醒转之前,都不得擅闯紫晶殿。

“有公主殿下颁发的玉牌,也不能通行?”石岩冷着脸,亨了一声,“这紫耀星,莫不成不是公主殿下说的算?”

“放肆”那老者暴喝一声,周身释放出一股极其凌厉的气息,如利剑出窍,紧闭的眼睛,也猛地睁开,锋利的盯着他,“紫耀星当然是公主最大,这一点永不会改变,但现在公主不在,她也吩咐过,她不在之时,奥格拉斯替她做主。如今奥格拉斯在紫晶殿修炼,绝不容打搅,不论你是否有玉牌,都不准闯入,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此人讲话之时,声音阔大,广垩场上很多武者听到,不由得凑上来观望。

还有不少别的宫殿的武者,也都皱着眉头行了出来,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多时,石岩曾经见过的一个魔族的雄伟大汉,赤luǒ着上半身,也从一处宫殿内冒了出来他一出头,便哼了一声,瞬息间来到石岩身旁,冲吆喝的那老者讥讽道:“尤恩,殿下虽然不在,但你轮不到你来管东管西吧?你什么都管,还要我这个大管家干什么?”

那老者脸sè肃穆,一本正经道:“我是为奥格拉斯防护紫晶殿,以免他修炼之时,一些境界低微者,不小心闯入被神之领域给撕成粉碎了。”

话罢,这老者又闭上眼睛,似乎不想和那魔族大汉凹嗦。

大管家在紫晶殿外站着,沉着脸看向内部,似乎也放出了力量感应,小一会儿,才皱了皱眉头,询问身旁石岩:“你有东西拉在里面没?”

“没有。”石岩摇了摇头,冷酷的眼神在那尤恩身上停留了一会儿,淡然说道。

“跟我来吧,公主殿下临走之前,对你有过安排。”这魔族大汉转身走开,往广垩场上行去,石岩自顾跟随。

“怎么一回事?”在那大汉身后,他试探的询问了一句……‘奥格拉斯返回后,说发现了伯格、安特等人的尸骨,但镀封王子的踪迹没有发现。”那魔族大汉犹豫了一下,转过身来,“公主担心镀封王子遭了毒手,亲自去天涅星找陛下讨说法了,她临走之前,的确交代紫耀星暂时由奥格拉斯做主。以前的时候……也是这样。”

石岩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你不熟悉紫耀星,就算是你深得公主信任厚爱,她不可能让你来执掌紫耀星的一切,你会弄糟的。”魔族大汉解释了一句,“公主极其看重你,要不然,不会一过来就将玉牌交给你。”

石岩继续点头。

“这是公主交给你,炼狱令牌,去极道炼狱场的凭证。”魔族大汉两手拿着一块非金非玉的牌子,珍而重之的交给石岩,满脸恭敬。

他的恭敬,不是针对石岩,而是针对那炼狱令牌本身。

石岩顺手将令牌捏住,凝神一看,发现三角形的令牌上,只有一个白骨皇冠,白骨皇冠下方鲜血淋漓,被几根苍白的骨头支起来,他mō着炼狱令牌,顿时生出一股嗜杀的暴戾情绪,令牌内仿佛有无数的冤hún在厉啸着。

“炼狱令牌乃是陛下亲手淬炼而成,血sè白骨皇冠,乃是神国皇室的徽记。”那魔族大汉肃穆解释。

石岩点头,闭着眼睛摩挲着令牌上的白骨皇冠,只觉血气飙升,竟有种要控制不住要大开杀戒的yù望来。

吓了一跳,他不敢多感应,急忙将那炼狱令牌收入幻空戒,这才问道:“公主殿下离开之时,还有什么交代。”

“要你去炼狱星,极道炼狱场便在那儿,还有这一艘紫晶战车,也是公主划给你的。”那大汉伸手一指,一个崭新的紫晶战车在远处闪耀出明亮的紫光,非常的美丽,比周围的那些战车明显要高级了不少,“极道炼狱场快要开启了,你拿着这炼狱令牌可以进入,到了炼狱星,只要你出示令牌,自然会有人接待,会给你说明情况。”

石岩笑了笑,略略躬身,“多谢大管家,不知大管家高姓大名?”

“艾弗拉。”靡族大汊犹豫了一下,才挤出了一个笑容,将自己的名字报出,他眼睛转了转,斟酌了一番,忽然小声道:“因为这一块炼狱令牌,公主殿下和奥格拉斯似乎有过一次争吵,我的人,无意听到了。”

石岩神sè一怔,顿了一下,再次鞠躬,认真地看着他,“谢谢。”

“不客气,你小心一点,公主看好你,你不要令她失望了。极道炼狱场的名额,非常的宝贵,公主让你去,是真的将你看的极重极重。如今正是公主需要助力的时候,还望你未来真的可以给公主强力的帮助。”艾弗拉一脸严肃的说道。

他很明显对紫耀公主忠心耿耿,一心一意为紫耀着想,对紫耀有利的,只要是紫耀吩咐的,他都会尽心尽力的去做。

“嗯,我明白,再次谢谢。”石岩沉重说道,旋即上了那紫晶战车,发现禁制、结界都被抹除,可以直接以神识御动。

将自己的灵hún意识,进入了紫晶战车的灵台之内,一副星图就突然浮现出来,其中刻印着紫耀星的位置,那炼狱星的位置,也被明显的点了出来,航行的轨迹一目了然。

只是看了一眼,石岩就知道紫耀临走之前,真的用心为他安排好了一切,就连星图都调整过了,什么都不需要他劳神。

“你仔细检查一下,战车经手的人很多,之前我见过奥格拉斯的人,也对这战车调整过。”忽然,那艾弗拉又说了一句,意有所指。

石岩愣了一下,放开神识意念,感受战车内部的能量bō动,好一会儿,他笑了笑,道:“应该没问题。”

“以前,有很多殿下的追随者,为公主誓死效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可有些人,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也不知道因何原因……”艾弗拉小声嘀咕了一句,扭头看了一眼紫晶殿的方向。

石岩眼神一变,心中骇然。

当初他和血屠卡托道别时,卡托曾经说过让他小心紫耀,说她的很多追随者都莫名其妙的失踪死亡了,说紫耀是个极其危险的角sè。

联想起艾弗拉的这一番话,仿佛一道电光在脑海掠过,石岩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

“你自己小心谨慎一点。”艾弗拉再没有多说,点了点头,便从这一块离开。

待到他身影逐渐的消失以后,石岩才以神念驱动紫晶战车,化为一道紫sè闪电,从紫耀星冲天而起。

紫晶战车由紫晶淬炼而成,紫晶也是一种奇特的晶石,可以附有神晶之力,每一个紫晶战车内部,都有神晶提供能量支撑,这战车能量迸射,朝着天上飞窜的那一霉,一直暗暗观察战车的石岩,忽有所觉。

站在战车上,他的视线落向了紫晶殿,凝视向紫晶殿中央一层,一处宽敞的lù台上。

在那lù台上,一头金发的奥格拉斯身影渺小,默默端坐着,从他的灵hún祭台内,似乎逸出了一缕淡淡的bō动,他好似也抬起头,朝着石岩的战车瞄了一眼。

石岩和他的视线,相隔万米,虚空对视了一下。

嗤!

虚空中,仿佛有一点火花绽射出来,火花中有着某种针锋相对的凌厉气息。

石岩咧嘴,嘿嘿低笑一声,神sè冷酷。

奥格拉斯屹然不动,缓缓阖上眼,气息悠远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