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章 帝王之心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4 字数:3463 阅读进度:796/1845

天涅神国雄伟的皇宫内。

镀天奇mō着下巴,一脸莞尔,洒然笑道:“小子不知死活。”

紫耀黛眉深锁,暗暗咬紧牙关,低声哼哼:,“这家伙,真是不知道想些什么,明明知道极道炼狱场的凶险,还这般的乱来。”

和奥古多、罗切斯特、lì安娜一样,他们也看出了石岩的危机,见到了数十个死囚聚集过来,都在石岩修炼的洞xué外面,如豺狼一般,暗暗注视着那个方向。

这些人中,没有一个善类,都是神国的重犯,劣迹斑斑,嗜杀成xìng。

为了将这些人囚禁起来,五大诸侯也都huā费了不少的心思,其中一些人,在烈焰星域都有着极大的凶名,两手沾满了血腥。

他们集中的任何一个人,放到外面,都会让很多武者胆颤心惊。

今天,他们聚集在一处,只是为了一个目的,为了一块炼狱令牌。

炼狱星,是帝国最大的囚牢,只有必死之人才会被关押进来,一旦落到炼狱星,谁也休想逃出生天。

此地,不但有着强者常年驻守,天牢内更是有着恐怖的禁制和结界存在,冒然冲击,只会落得个形神俱灭的下场。

他们之所以活着,没有被斩杀,是因为帝国需要用他们,让他们死的更有价值一点,每一次的极道炼狱场,都是他们的舞台,是他们血与火的命运。

必死的境况,他们只有一线生机,那就是炼狱令牌。

只有得到了炼狱令牌他们才可以从炼狱星脱离不论之前造下多少罪孽,都一笔勾销,神国不会再过问。

一块炼狱令牌意味着一条命,一道希望曙光。

而此时,在他们的眼前,便有这么一道希望曙光,还是唾手可得的一缕光。

谁能不jī动?

“看样子,我们等不到他和奥格拉斯交战了,任何一名武者突破之时,都不可分心,他也不会例外。”镀天奇淡然一笑,咧嘴说道:,“可惜了,潜力的确不错,就是太鲁莽了一点。”

紫耀咬着牙,心中有点冰凉暗暗焦急。

不知道为何,她极其不愿意见到石岩出事,这种念想之强烈,甚至超过了奥格拉斯的存亡。

眼看着那些暴徒、凶人越聚越多,并且试图要采取行动紫耀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一幅幅画面。

石岩和达méng的交手,震慑达勒,为她保持了皇室威严,日星爆碎场内,两人在紫晶战车上的逃亡关键时刻他凝聚太阳陨石的狂暴,在奇特禁地内,荒凉死寂区域内的朝夕相处一言一语,石岩的调侃种种不羁的举动……

那一幅幅画面,接连显现出来,在她脑海内不断地回放,挥之不去。

一缕苦涩,在她心湖内dàng漾出来,蔓延全身,不知不觉间,紫耀的美丽眼瞳内,闪出明显的担忧和紧张,这是从来不曾丰过的。

这么多年来,从没有一个男子,可以让她如此挂念的,让她如此的在意,担心生死,生怕遇到死境就连奥格拉斯,坚定站在她身后多年,她也没有过如此感受。

忽然间,紫耀意识到,这个从不知名夹陆突然出现的男子,已经在她的芳心深处,强行占据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可能永远剔除不掉。

“你心乱了。”镀天奇皱了皱眉头,冰冷无情的说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不会为任何事情紊乱心态。任何人,都只是你手中的刀剑,是你前行的动力,但你要谨记一点,你手中的刀剑永远只是器物,决不可刺伤了自己!”

紫耀神情一震,从恍惚中醒转过来,怔然半响,苦笑着摇了摇头,不再多言什么。

“没有冷酷的心肠,如何在残酷的竞争中生存?不够冷静,只会害人害己,让你失去判断力,让你和你身边的人,都会受到b天奇冷哼一声”“这一点,你不如你哥哥镀伽,丫头,你太心软了,如何能成功?”

,“我那哥哥,为了上位,可以对我和弟弟下毒手,这就是上位者必须的品质么?”紫耀美眸显出一道不忿”“父王,当年你,莫不成,便和哥哥一样?”

,“我比他做的更绝。”镀天奇神sè冷酷,咧了咧嘴”“你们和镀伽,并非亲兄妹,不是一母所生,他能够下手,很正常。当年我,别说异母兄弟,就算是亲兄弟,也照杀不误!谁挡着我的道,我便杀谁,不管是不是亲兄弟!”

紫耀骇然失sè。

,“如果让我重回过去,我依然会那么做,为了武道终极,为了神国的昌盛,天下无不可杀之人!”镀天奇冷哼一声,一脸绝然干脆。

极道炼狱场。

冰冷的灰sè山川,一个幽暗的洞xué内,诡异的能量bō动明显,浓稠的天地能量聚集起来,数十亩的面积,其中火huā飞溅,能量相互〖jī〗射着。

一缕缕变得干净精纯的天地之力,从那能量区域内流转出来,像是一条条溪流,受到某种力量的牵引拉扯,纷纷朝着洞xué内聚集。

旁边,森林内,河流旁边,地底深处,潜伏着的死囚、暴徒渐渐按捺不住,纷纷显现出来,仿佛一头头饿狼,凶狠地瞪着洞口。

,“弗洛,你看了这么久,为何还不动手?”一名达到神王二重天境界的鬼纹族老者,撇头望向身旁,忍不住喝道。

这些人,常年被关押起来,许多人相互认得,叫得上名号。

被称为弗洛的是一个海族的武者,少了一只臂膀,同样有着神王二重天境界的修为,他哼了哼”“拉基”你要想那炼狱令牌”可以先一步过去。嘿嘿,放心,我不会和你争抢的”你现在进去便是。”

他和拉基,乃是场内众多人群中,唯一的两个达到真神二重天境界的强者,相互熟识,都知道对方的难缠的狠辣。

他们相互有顾忌。

,“嘿嘿,我暂时不着急,反正被关了那么久,也不急着出去。”

拉基咧嘴,满口的黄牙”“倒是你,我记得你有个儿子,似乎在外界过的非常凄惨。自从你被囚禁后,我那侄儿,好像已经吃了不少苦了,现在是不是还活着,都说不准啊。”

此言一出,那弗洛脸sè微娈,忍不住又哼了一声。

确实,他等不及,他在外界的儿子因为他受难,过的非常不如意,一直被欺压,算起来,也快要突破到天位境了。

弗洛知道,突破天位境需要很多机缘和财力,如果有神丹〖药〗品相助,会减少很少风险,也能够找到好的奥义传承源领悟奥义”天位境,是个关键的瓶颈。

他要离开”必须帮助他儿子突破,所以他很着急。

,“力木!”弗洛沉吟了一下,突然神态狰狞凶厉,点向身旁一个神王一重天境界的武者,道:“你先进去,探探情况,若是你可以帮我得到炼狱令牌,我答应你,出去之后,必会好好照顾你女儿。”

被他点到的武者,听到吩咐,脸sè一寒,午点畏缩。

,“你若是不去,休怪我不客气!”弗洛一瞪眼,凶态毕lù”“机会我给你了,你要懂得把握!”

那力木,心中冰冷,被弗洛的目光盯着,仿佛觉得有毒蛇在脖颈内吐着信子,泛出一股恐惧来。

他犹豫了一下,想想他外界女儿的境况,猛地一咬牙,道:,“弗洛老大,你答应我,如果我死了,你能够活着出去,帮我好好照顾好我女儿。”

,“我答应你。”弗洛点了点头”“如果我真能活着出去的话。”

力木不再罗嗦,咬咬牙,从众多围观者第一个冲出去,一头射向那石岩藏身的洞xué。

众多死囚和暴徒,都神情〖兴〗奋起来,不由自主的朝着前方凑拢,离石岩的洞xué越来越近了。

同时,奥古多、lì安娜、卡修恩等人,也是眼睛一亮,全神注意,都想要看看,石岩能否撑过去。

在突破境地内,任何一个人的下手,都可能轻易得手,如果对方没有防范的话。

力木身如闪电,人在半空,神之领域展开,神体突然木质化,有了片片木片,肉身如万年古树的根茎,布满了坚硬的壳,他神之领域释放,附近的古木也都鼻动起来。

一狠狠坚硬的树枝,咔嚓断裂,在他神之领域的吸扯下,化为一狠狠尖锐的木剑,朝着洞xué内飞射。

嗤嗤嗤!

木剑力量凌厉之极,在洞xué口,便纷纷爆碎开来。

力木的身子,也趁弃爆碎的那一刻,一闪而逝,在洞xué内消失不见。

很多人都小心观看着,暗暗期待着什么。

没有一点bō动,没有一点气息,甚至连声音都没有传来,力木如一滴水注入了大海,没有dàng起涟漪,没有引起任何的变化。

众多暴徒、狂人、死囚,都忽然怔住了,不解的看向洞xué内,忽然泛出一股子莫名的寒意来。

lì安娜则是眼睛徒然一亮,神态一松,又取出一颗果实,看着下方湖泊,品尝了一口。

那力木的无声无息,意味着洞xué内的石岩,并非没有一点防备,这说明他知道自己做什么,也是如此,lì安娜暂时放下心来,知道石岩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被格杀掉。

,“沙鲁!你去试试!”拉基狞笑一声”“你死了,我也会照看你的家人,去吧。”

又是一个神王一重天境界的武者,在胁迫下,不得不冲入洞xué内。

一样没有声息,没有交战的凶厉bō动,进入者,凭空消失般,无声无息。

众人忽然觉得背脊发凉,有点胆寒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