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四章 阴损的老头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4 字数:3381 阅读进度:800/1845

第七百七十四章yīn损的老头

亚兰和铁牧都是神王二重天境界,卡修恩的麾下,跟随卡修恩征战多年,战斗经验丰富之极,是什么人,可以逼迫的他们如此狼狈?

“停!”

石岩突然暴喝一声。

那亚兰和铁牧,不但没有停下来,相反,一见到他的身影出现,居然暴起发难,忽然将奥义释放开来。

亚兰修炼大地奥义,神之领域一展开来,她所在区域的土地猛地翻滚起来,一股磅礴的大地之力,忽然化为暗méngméng的灰尘,顿时罩向石岩。

铁牧也没有丝毫犹豫,浑身狂风席卷,风刃如明晃晃的刀子,将四面数百颗古树摧残的支离破碎。

这两人,在重力室内与石岩有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他对两人的力量奥义非常清楚明白,大地奥义和风之奥义,一旦形成神之领域,相互可以配合,让人上天入路,入地无门,极其可怕。

这也是为何卡修恩让他俩联手进入极道炼狱场的原因。

两种不同的奥义,一起爆开来,灰méngméng的气团在大地翻滚着,配合一道道飓风,瞬间就将石岩身子淹没了。

在那灰sè气团内,石岩感知意识都受到极大影响,不能分辨出两人的方位,一道道飓风,撕裂的狂暴能量,将古树连根拔起,凶猛的bō动,似要将他身体切割粉碎。

和石岩碰到的死囚不一样,同为神王二重天,亚兰和铁牧的力量更加恐怖,对天地奥义的了解也更加深刻。

他们的神之领域相互配合,石岩被覆盖后,一时间压根不能挣脱出来,飓风涌来,他神体被卷住,不由自主的在虚空飞旋,立即头晕目眩。

亚兰、铁牧都是在外征伐多年的强者,吞服了不少丹药,神体精炼强大,力量浑厚,奥义也神妙不凡。

石岩处在两人神之领域内,也不得不全神贯注,立即将空间奥义形成的神之领域释放。

只是一霎,那些袭来的大地之能和飓风,如被定格,全部停滞了三秒。

也仅仅只是三秒。

三秒过后,这两股力量奥义,居然挣脱空间,继续席卷过来。

但三秒时间,对石岩这类神王境强者来说,却是颇为漫长了,尤其是战斗中,足够他做很多事情。

他从亚兰、铁牧的奥义领域内脱身出来,只是一闪,便来到两人身旁,怒声喝道:“你们搞什么鬼?”

暴喝中,他凝炼神体力量,浑身独有的星辰奥义流转开来,一颗颗璀璨如碎钻的星辰光点,密布全身区域,绽出耀目的光芒。

“星辰奥义!”铁牧顿时惊叫一声,仿佛忽然醒转了过来,急忙喝道:“亚兰,他是真的!”

亚兰也怔住了,盯着石岩深深看了几眼,忽然道:“在重力室内,你和我交谈过,我有几个兄妹?”

“一个兄长,一个妹妹。”石岩皱眉,疑huò的说道:“你搞什么?”

亚兰忽然放松下来,呼了一口气,“居然真的是你。”

铁牧也如释重负,喘着粗气,道:“我还以为又来一次,妈的,被那鬼家伙搞的快精神崩溃了,无数的幻象,我已经快要分不清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了。”

石岩讶然,“你们碰到了什么?”

两人将力量收回,神之领域也消失不见,一霎那,这一块重新恢复了平静。

“你突破了?”铁牧眼尖,忍不住惊叫起来,“你在极道炼狱场突破的?”

亚兰也lù出惊骇之sè,连呼怪胎。

皱着眉头,石岩略显不耐,“不错,我确实突破了,但和你们的事情没有关系,你们遇到了什么,为何要逃?在极道炼狱场内,有谁可以将你们逼到如此境地?是奥格拉斯他们,还是莉安娜大人的扈从?”

“都不是。”亚兰、铁牧同时苦笑起来。

“难道是那些死囚?你们被围攻了?”石岩惊讶了一下,不相信的说道:“那些死囚、暴徒虽然不弱,可你们各个都是身经百战,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凶险磨砺,你们会吃亏?到底怎么一回事?”

“一个神王三重天境界的老头,修炼的奥义诡异,能不断的制造幻象。人的幻象,场景的幻象,古树、石头、山川等等幻象,和真实世界一样。”铁牧lù出心有余悸的表情,“在他的幻象中,我们经历了不少朋友的偷袭,连卡修恩大人都被幻化出来,差点让我们受骗被斩杀。到了后来,我们俩一旦分开,都会遇到对方的幻象,一不小心就会被偷袭攻击,这一路被那人潜伏着追击,我们疲于应付,当真是筋疲力尽了。”

亚兰也是一脸苦涩,“虽然知道极道炼狱场内,有神王境的武者,可我们联手,倒也并不是真的惧怕。可那家伙,修炼的奥义特殊,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只能听到他yīn险的笑声。”

石岩神sè不由得凝重起来,“神王三重天?懂得不断制造幻象世界和生灵?你们的神hún意识,也分辨不了?”

“境界不如他,不能勒破幻象,他所形成的幻象人物,都是有生命bō动的,我们根本分不出真假。”铁牧摇了摇头,头疼莫名,“那家伙的奥义特殊,不过攻击力应该不怎样,要不然,我们不可能活到现在。可即便如此,被他这么反复的搞来搞去,也弄的我们一点精力都没有了,真是倒霉。”

“看来你们麻烦果然不小。”石岩沉吟了一下,忽然笑了笑,“既然碰到了,便一起应付好了,那老头还在么?”

这般说着,他神识留意腰间的炼狱令牌,细心感受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一丝生命bō动来,不由得放松了警惕。

“肯定就在附近,这老头yīnhún不散,从来就没有真的离开。妈的,他是看准我们无计可施,才想要拿我们两人的xìng命,以炼狱令牌逃生!”铁牧破口大骂,仰天怒吼道:“老混蛋,有种出来正面一战,鬼鬼祟祟的,有什么趣味?”

“嘻嘻,我这人就是喜欢藏头lù尾,不敢见人,你们多多担待点。”一个飘忽不定的声音,在广袤的林间晃dàng着,没有定xìng,如风一般,让人不能捕捉到准确方位。

“真有趣,又多了一个猎物,还是神王一重天境界,嘻嘻,看来我出去的把握更大了。”那声音继续飘渺着,似乎就在耳边,又似乎极其遥远,míhuò人心。

石岩突然变sè。

他再次勘察了一下炼狱令牌,脸sè突然沉重起来,惊异的低声道:“他可以躲避炼狱令牌的生命感应?”

铁牧和亚兰一起苦笑点头。

“他怎么做到的?”石岩惊骇之极,“在这极道炼狱场内,我这炼狱令牌也没有出错过,那老头明明就在附近,为何不能洞悉他的生命痕迹?”

“我们也想不通,这就是他的可怕之处了,有炼狱令牌在,我们会是猎人,可现在,他可以知道我们的方位,我们却不能将他揪出来,我们在明处,他在暗处,我们成了人家的猎物了。”亚兰深深地皱着眉头,有些苦恼的揪了揪头发,“这老家伙,对极道炼狱场极其熟悉,好像不止一次参与此地的磨砺了,每一个区域的地势和特殊环境,他都可以拿来形成幻象,若不是了如指掌,绝不可能达到这般精妙的地步。”

“小丫头猜的不错,加上这一次,老朽已参加五次极道炼狱场的试炼,每一次,老朽都是猎物。不过,这二百五十年来,老朽一直活着,活的好好地。嘻嘻,极道炼狱场可是个好地方,要不是我到了突破瓶颈,不能继续依赖此地,说不定也不着急离开,放你们一马都有可能。”那老头的yīn柔讥笑声,又适时的响起,似乎就潜伏在他们身旁,不论他们如何低声,都被对方听的清清楚楚。

他的这一番话,让石岩和亚兰、铁牧全部脸sè一变。

参加了五次极道炼狱场,在炼狱星意味着至少待了两百五十年,这是一名两百五十年前的死囚重犯,能够坚持五次极道炼狱场不死,绝对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按照他所说,若非到了神王巅峰,达到了突破的壁障,还会继续呆下去。

这么一个人物,偏偏盯上了他们,盯上了他们手中的炼狱令牌,亚兰、铁牧很是无语,暗呼倒霉。

“其实,我是个很善良的人呀,我不一定非要你们xìng命,嗯,你们主动让出一块炼狱令牌给我,我便不再盯着你们,如何?”那暗处的老者笑嘻嘻的,刻毒的说道:“你们那个神王一重天的小同伴,境界最低,杀他应该很轻松吧?嗯,杀了他,便空出一块炼狱令牌,交给我,我放过你们,如何?”

这老头口说善良,出的挑拨离间主意,却是yīn损之极,直接要撕裂石岩和亚兰、铁牧间的关系。

他这番话落下后,亚兰和铁牧,忽然沉默了下来,眼神闪烁不定。

石岩心中一凛,忍不住冷哼一声,皱着眉头,冷冷看着两人,似乎在等候两人的决定。

极道炼狱场内,没有真正的朋友,除了自己之外,不要相信任何人,这是亚兰、铁牧当初对他的教导。

今天,这个说法,似乎可能真的会发生。

……

:第三更!公布个群,订阅的可以加,我有空也会进入玩乐,群号:85867807,欢迎入住~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