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五章 千幻域场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4 字数:3347 阅读进度:801/1845

极道炼狱场外面,澄清的湖泊处,镀天乐和五大诸侯,都皱着眉头,不解的看向底下。

湖泊一角,被一层淡淡的灰sè烟雾覆盖了,瞧不见其中的场景,那一块区域,正是石岩、亚兰、铁牧三人所在的位置。

卡修恩yīn沉着脸,眼神绽出骇然的精光,看向镀天乐喝道:“怎么一回事?从三天前开始,我便不能见到我的两个麾下,那灰sè烟云,到底来自于何处,为何能够隔绝我们的视线?”

镀天乐皱着眉头,也是颇为不解,“不清楚。应该有什么人,对极道炼狱场的奥妙有了自己的认识,所以才可以阻碍外界的视线,让我们看不见当中的真实场景。”

“会是什么人?”卡修恩冷哼一声,“我的两个麾下到底怎么了?”

摇了摇头,镀天乐无奈回答:“我也不知道,这极道炼狱场又非由我凝炼而成,那儿本来就是一处天然形成的秘阵,暗合天地至理。

在陛下接手之前,极道炼狱场就存在了,是我神国的一处最奇妙区域,我可不能真的掌握其中的奥妙。”

“现在好了,石岩也到了那一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罗切斯特摊开手,耸肩道:“我最为关注的,便是这个小子,如今什么都看不到,当真是无趣了很多。”

“那亚兰铁牧应该会和石岩碰面,不知道这三人之间,会不会发生点什么。”达勒低声笑了笑,“亚兰、铁牧虽然不凡,可达到神王境界的石岩,这段时间,可杀了不少此等境界者,我真是好奇的要命啊。”

卡修恩的脸sè,愈发难看起来。

他当然知道石岩的难缠,这段时日,他们认真端详,几乎石岩的每一战,都留意了,每次战斗过后,石岩的力量和领域的运用,都越来越精深。

越级挑战,在石岩身上已经见怪不怪了,一般神王境二重天的武者,几乎没有一个可以逃过他的追杀,半年来,至少有十人,在他手中惨死。

不知不觉间,石岩所杀之人,已经超过了达勒和亚兰铁牧,包括罗切斯特的两个武者,只比莉安娜的手下和奥格拉斯三人逊sè一点。

如果按照现今的形势,过不了多久,石岩所杀之人积累的功勋,便能够赶上奥格拉斯了。

最关键的时候,他和亚兰、铁牧的身影都被灰sè烟云笼罩了,瞧不见内部的场景,让众人都难过的要命。

“看样子,有的人对极道炼狱场很熟悉,居然可以影响场内的能量bō动,进而躲过我们的视线此人很老练狡狷……”应该会和石岩有冲突。”莉安娜看了一会儿,皱着眉头说道。

众人越发好奇起来,一个个凝神看向下面,可怎么也瞧不出其中的场景变化,难过的要命。

不但是他们,就连远在天涅星的神国之主,也深深皱起眉头,神态冰冷。

“父王,这是怎么一回事?连你也看不清?”紫耀讶然,“极道炼狱场的开启,不是掌握在你手中么?”

镀天奇眼神闪出异样sè泽,沉吟了一下,才缓缓说道:“我知道开启方式,但这极道炼狱场,并非出自我手。我当年接手神国之时,这极道炼狱场便存在了,已经存在了万年!这块区域,乃我们神国一个国师以炼狱星的天然奇阵慢慢衍变而成,其中蕴含着阵法极致奥妙,我对这偏门邪道并不精通,自然也不可能洞悉此中的精妙。”

“国师?”紫耀神情一震,“神国已经许久没有国师了。”

“不错,国师之位,空置多年了。本来,我是想让他担任国师一职,可惜,被他拒绝了。”镀天奇的眼中,有一丝失落。

紫耀自然知道他所言是谁,那个藏匿在日星爆碎场的老人,是烈焰星域最顶尖的炼药师之一,数百年前,便闻名这块星域。

“神国以前的国师,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对各种奥义的本质有着深刻的认识。我们神国的奥义传承源,也是出自那些国师之手,可惜,在我之前的几代,国师便没了,也没有人能够荣登此位。”镀天奇叹息一声,“本来,神国的国师,会负责接手极道炼狱场,但如今因为没有合适人选,我才会代劳,可我一生追求极致力量,没有在偏门邪道上浸没,对极道炼狱场的认识也不够,所以……只“你也看不出原因?”

“嗯,我这块昊天神镜,也是最后一代国师炼制而成,它若不能反应极道炼狱场的真实,我也无法。”

“成为国师,有什么条件?”

“炼药师和炼器师最佳,必须对天地各类阵法有着独特的认识和掌握,了解力量本质,能够淬炼神级丹药法器,刻画结界、阵图、禁制,并且为神国立下汗马功劳。”呀,石岩也是一名炼器师呢。““炼器师?”镀天奇失笑,摇了摇头,“这小子修炼实在驳杂,居然贪心到要样样染指,估计他也是半吊子炼器师,没多少成就。”

“他可以炼制神级器物出来。”

“神级!?”镀矢奇一脸惊骇,忍不沉喝一声,“这怎么可能?”

“我亲眼所见。”

镀天奇神情失sè,忽然怔住了,脸sè变得无比的怪异起来。

极道炼狱场。

那yīn损的老头,还在挑拨离间,“你们也知道,我只是一个人,一块炼狱令牌便足够了。多了,我也无用,我只要活着出去,不受炼狱星的约束。很容易决定的交易,杀了那小子,将他的炼狱令牌给我,我不再缠住你们,多么简单?”

他喋喋不休,苍蜈般没休止,一直在怂恿铁牧和亚兰。

“你俩都是神王二重天,并且非常团结,我要杀掉你们,也需要消耗不少力量,说不定还会受点伤。他却不同,只有神王一重天,还是刚刚突破的,你们替我干掉他,我不用动用力量,你们也可以解脱,大家皆大欢喜,你们说呢?”

“……”

那老头话语刻毒,句句挑中要害,言语有着奇妙的蛊huò作用,居然让亚兰和铁牧似乎动了心,脸sèyīn晴不定起来。

石岩神sè平静,心中却暗暗警惕。

算起来,他和铁牧、亚兰两人,的确没有什么深厚的交情,不过是有着数面之缘,在一间重力室修炼过,交谈过几句。

这种交情,底子太浅薄,两人为了活命要杀他,在他来看,并非不可能。

他站了一会儿,忽然微微眯着眼睛,当着亚兰、铁牧的面,就这么默默坐了下来,一言不发,垂着头,气息悠长安详,像是在沉思。

亚兰和铁牧,都看着他,和他一样,似乎也有点困扰,在犹豫不决。

yīn毒老头的蛊huò声,依旧在继续,字字挑中要害,在怂恿着两人。

石岩一言不发,突然闭上眼睛,如同睡着一般,仿什不设防,气息都收敛起来。

亚兰铁牧艰难的挣扎了一会儿,蓦地,他们忽视一眼,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也学着石岩,在原地坐了下来,稳定被影响的心神,慢慢冷静下来。

“妈的,卑鄙无耻的家伙,老子差点上当了。”铁牧骂骂咧咧,“来吧,你真要是有本事,将我三人一起格杀了,少他妈的使yīn招!”

沉默等候着的石岩,闭着眼睛,忽然咧嘴笑了起来,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下来。

一点点星辰光点,璀璨的显现出来,缭绕他方圆二十米区域,绽出耀目的亮光,一颗颗星点神秘的活动着,围绕着他旋转起来。

和他保持着最佳距离的亚兰和铁牧,也各自释放出神之领域,三人呈三角形,神之领域相互不冲突,都在默默的等候着。

“你们自己非要找死,那便怨不得我了,哎,真是笨啊,明明很容易解决的一件事,你们非要弄的这么复杂,何必呢?”老头的飘忽声,忽左忽右,忽远忽近,始终没有定xìng。

他声音响起的那一霎,一片片的灰sè烟雾,悄悄弥漫过来,几乎在顷刻间,便将石岩三人笼罩。

三人的神之领域,没有一点异常反应,也没有觉得到特殊的能量bō动,仿佛那些烟雾,就是寻常的云簇,没有任何的奇妙作用。

然而,石岩三人的灵hún祭台,不知为何,在那些烟雾弥漫过来的那一刻,同时泛出一股不安惊悸起来!

似乎,那些烟雾,蕴藏着未知的凶呃……

灵hún祭台突然一颤,石岩神hún猛地一dàng,脸sè倏地一充他眼睛猛地睁开。

在他身旁,出现一道道身影,那些身影一个个盘坐在地,都是亚兰、铁牧和他的模样,就连神之领域似乎都显现的一致,分不出真假。

就在他的左手处,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也大睁着眼,一脸惊讶的看着四边,与他神态全然一致,让他有种自己在照镜子的错觉。

和那人一样,不远处数十个亚兰、铁牧,也都端坐着,四处张望着,每一人的身上,都有着明显的生命bō动,他腰间的炼狱令牌,一下子混乱开来,显出无数生命迹象出来。

他望向那人的时候,那人也在看向他,在他惊骇莫名之时,突地,和他一模一样的那人的脸上,显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石岩暗呼不妙,不及多想,神之领域一变,立即封锁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