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九章 故人遭难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5 字数:3338 阅读进度:826/1845

“别动!”

丰娆突然jiāo喝一声,严肃的阻止他动手。

“怎么?”石岩一脸讶然,“有什么问题?”

“你修炼空间奥义,和空幻晶力量容易发生异动,说不定一个不慎,jī发了空间突变,将我们转移到不知名的凶险之地。”丰娆神sè凝重起来,“没有把握御动空幻晶的力量,不能先掌握奥妙,最好不要轻易触碰。”

她见多识广,在烈焰星域出生修炼,对空幻晶的特点非常熟识,急忙出言提醒。

此时周围交战到了最为jī烈的地步,掠夺者和九星商会的武者,都被打出了怒火,攻击不留余地,不断有人陨落死亡,倒是没有几人特别在意这一块。

石岩给她这么一说,也暂时停下了动作,快速思量了一下,点了点头,道:“看样子,应该先寻一艘战车,将空幻晶挪移出去再说。”

“这是最好的方法。”丰娆急忙表态,眼神谨慎,多怕他乱来。

“好,你给我守住这一块,我夺一艘战车。”石岩当机立断,下定了决心,就要从此地飞离。

“我凭什么帮你?”丰娆脸sè一寒,“我又不是你的奴役,你对我吩咐什么?你当真以为,我会一心一意帮助你不成?你这人,境界不高,哪来的狂妄自信?”

石岩略略皱眉,眼神闪烁了一下,淡然说道:“星图在我手中,如果你也有念想,不妨和我走动更近一点。放心我少不得你的好处。”

这番话讲完,也不等丰娆多说,他便化为一道流光,顿时远离,朝着最近一艘九星商会的银梭战车掠去。

幽暗的星海内,丰娆神sèyīn晴不定,看着浮沉着的一具具尸首回想了一下才过半分钟的战斗眼神复杂难辨。

好一会儿,她才垂头低哼一声,当真没有妄动,老老实实守在这一块,帮助石岩看护空幻晶。

血骷髅头掠夺者和九星商会的武者疯狂的轰击,不断有武者神体爆碎,灵hún祭台消散在星海中龘央。

各类炫目的能量五颜六sè的力量奥义,在幽暗星空内接连闪现朝着无垠边际延伸冲击,不知道jī龘射向了何处。

拉塞尔和婪夜之战,是这场战斗最大的变数,两人都是源神境的强者,超越场内所有人,只要一方获胜,就可以力挽狂澜,扭转整个局势。

这两人所在区域,力量扭曲,乱石狂舞,雷电轰鸣,如毁天灭地般恐怖,让所有武者都心惊的远离,不敢靠近,以免受到bō及。

石岩也暗暗注意那一块,心中凛然,暗暗jī动。

源神境,果然不愧是烈焰星域巅峰境界,造成的力量bō动,仿佛可以将矿星都给碾压成粉碎,幽暗的虚空星海,也绽出裂纹,域外之能乱窜。

他们交战区域,被最狂烈的能量风暴还要危险十倍,神王境的强者的神体,也吃不消,只要被轰击到,将会直接成飞烟。

就连对神体坚硬极其自信的石岩,也知道不能触及那狂暴区域,虽然那儿有着无主的战车,他还是远远避开,宁愿寻找交战着的,有人驻扎的战车。

就在他即将靠近一个战车之时,他忽然发现从碎裂的九星商会巨船下方,坠落一道道面容枯槁的身影,凝神一看,发现那些人都皮包骨头,瘦的如同厉鬼般,生命磁场虚弱之极,油尽灯枯般,随时可以熄灭死亡。

那应该是九星商会囚禁的奴隶,用来开采矿区,亦或者作为人身药鼎,处境各个凄惨绝望。

一个个奴隶,本被囚禁在九星商会巨船最下一层,在巨船爆碎之时,禁锢之力被轰破,才纷纷坠落下来。

看着他们,石岩立即想起他当年的遭遇,被碧柔囚禁起来,成为对方的人身药鼎,被对方用来炼药,悲苦无助,看不见任何的希望,未来就是一条死路。

烈焰星域的三大势力,都会囚禁奴隶当成矿奴和人身药鼎,草菅人命,不将奴隶当成生灵看待,他们的处境,有时候连畜生都不如,非常悲惨。

一个个奴隶,从巨船下层坠落,生命磁场油尽灯枯,都被一种妖异的鲜花覆盖全身,动弹不得,只lù出一张枯黄没有血sè的瘦脸,如血肉被抽干般,极其可怖。

不论是掠夺者,还是九星商会的强者,都不将他们当成一回事,一落到交战者的神之领域,那些人便会粉碎碎骨,彻底的死绝。

那些人,其中也有境界不低的武者,可惜,一身力量被抽干,生命磁场枯竭,又被妖异的鲜花覆盖全身,一点能量都释放不出来。

这种状态下,他们比凡人强大不了太多,落入交战着挤压的神之领域冉,没有一个能够侥幸存活下来,接连死亡。

石岩远远瞥了一眼,本不想节外生枝,打算夺取旁边一艘战车,然而,就在他打算回头之时,眼瞳突然收缩,脸sè猛地yīn沉下来。

坠落的奴隶中,他看到了一个熟人。

bō若!

被一朵妖异鲜艳的鲜花覆盖,颧骨深陷,以前还算是jiāo媚的一张脸,瘦的吓人!眼睛灰暗绝望,苍白的嘴chún轻轻颤抖着,一点血sè都没有。

她的生命磁场虚弱之极,如风中残烛,好似随时都会熄灭一般。

和她吓人的容颜相比,那朵覆盖她全身的鲜花,却鲜艳yù滴,有着妖异动人的美态,似乎到了最绚丽的时刻。

bō若心中绝望无助,眼神有点呆滞,压根没有注意到石岩的注视,就这么孤零零的朝着黑暗星海坠落,渐渐朝着一处武者神之领域交汇处沉去。

她没有丁点的防御力,只要身子落入神之领域内,会在顷刻间撕裂成粉碎,就要枯竭的生命磁场,将会真正消失,再也不可能恢复过来。

脸sèyīn厉,石岩顿时泛出强烈的怒意,也不吭声,以全力飞驰,转瞬来到bō若身旁,一把将她身子扯住,带着她便朝着丰娆所处的位置冲去。

bō若呆滞的眼睛,还有点茫然,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待到她被石岩提着,拉到丰娆身旁,似乎才稍稍恢复清醒,旋即猛地尖叫起来:“石岩!”

声音颤抖着,bō若眼中的光芒一点点亮了起来,似乎燃起了希望之火,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怎会在此?”

“暴骛呢?”石岩不答反问,神态焦急,“也被囚禁成了奴隶?”

bō若苍白着脸,被鲜活覆盖的身体大幅度的颤抖起来,嘴角滴出鲜血,体内的血气被强行抽取了一次。

那朵鲜花抖索着,却愈发的jiāo艳了……

bō若满脸刻骨铭心的痛苦,咬紧牙关,根本无暇多言,待到抽取之力消失,她才颤抖着,声音虚弱之极的说道:“大人,大人也在当中,救大人!快去救大人啊!”

这番话讲完,bō若当即昏厥过去,全身血肉枯竭,生命磁场内灵hún之力,一点点的流逝起来。

石岩双眸简直要喷出火来,两只手猛地按到bō若额头,神之奥义施展,一股勃勃生机,从他手心输送出去,灌注向bō若体内,助她暂时稳定,不至于陨落死亡。

“这个时候不要节外牛枝,被吸灵妖花汲取了这么久的血气,她已经[百度贴吧首发]没救了,别浪费时间,也别做什么傻事。”丰娆很淡定,这类事她见过太多,已经[百度贴吧首发]麻木了,“你要得到空幻晶,必须要夺取一艘战车,只有趁乱我们才有机会离开。不然,一旦等双方分成胜负,我们绝难逃掉。”

“帮我照顾一下,稍等片刻,有几人,我必须要搭救!”石岩yīn沉着脸,斩钉截铁道:“即便损失了空幻晶,我也必须将他们活着带出来!”话罢,他顿时消失不见。

丰娆愕然。

经过这番时间的相处,她自认为对石岩有了相当深刻的认识,觉得此人心狠手辣,冷酷绝情,应该不会对任何人的生死在意,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可以牺牲所有人。

可现在,明明离空幻晶只有一步之遥,趁着交战双方可以有极大机会逃掉,但因为区区几个奴隶,他却忽然下定决心,要冒死搭救。

石岩反常的表现,让丰娆很是讶然难解,她对石岩的认识,也有了全然不同的看法。

他不是真的绝情绝义,只是没有值得他认真对待的朋友出现呀,看来,这人,也并非真的无情无义……

丰娆默然了一会儿,暗暗想道。

一个个奴隶,从巨船下方坠落,石岩一缕缕神识放开,在那处奴隶密集处飞窜,搜寻着。

熟悉的生命bō动,猛地从识海内显现出来,石岩眼睛骤然亮了起来,不顾一切的朝着一道坠落的身影狂冲。

那身影,离底下交战的神之领域,只有一步之遥了,下一秒,似乎就会被搅碎,灵hún彻底消散。

正是暴骜。

神恩大陆魔族首领之一,曾经给予石岩莫大帮助,和他一道来到烈焰星域,同甘共苦。

这一刻的暴骜,虚弱的不成人形,眼神黯淡无光,没有血sè的嘴角,扯出一个无奈凄苦的弧度,似乎自知难逃一劫,心神绝望。

同样被一朵吸灵妖花覆盖的身体,柳絮般飘dàng坠落,妖花鲜艳之极,和他苍白可怖的脸sè,形成了鲜明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