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四章 看不见的恐怖之手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5 字数:3398 阅读进度:851/1845

风如灰烟狂飙,中间一道身影灰méngméng,瞧不清楚,只能感应到一股磅礴雄厚狠劲。

灰sè的风呼啸着,沉重如山推的压力数倍的涌来,一时间,巷子内的坚硬石壁,突然显出石纹,旋即猛地炸裂开来,碎石如雨,蓬蓬落下。

刺耳的风啸,犹如一柄柄明晃晃的光刃,直达人心识海。

石岩神境剧痛,一时间连意识都不能凝炼,想法不能传递灵hún祭台,神hún漂浮不定,如被撤离了识海祭台。

风啸中,浩瀚澎湃的压力,挤压着空气,传出焦糊的味道,碎石雨点般落下,每一颗碎石内部,都有风之力量助涨,一下子变得重逾万钧,如山如海,恐怖可怕。

风之神之领域内,厉风呼啸,视线不清,天地一片苍茫灰暗,天威浩dàng袭来,势要撕裂万物一般。

“禁锢!”

石著几乎咆哮狂吼起来,声震苍穹,脸sè狰狞。

无数细密的空间bō纹,以他神体为中心猛地扩张,如海水dàng漾出来,瞬间成了阵形。

空间传来咔咔巨响,如被看不见的锁链给层层的捆缚住,声音都传不进来。

在他身旁闭目端坐着的丰娆,脸沉如水,细长的柳叶眉如弯刀拧着,玉chún蠕动着,一个个凌厉如剑的音节喷吐出来,狂烈的刺向前方灰sè风束〖中〗央的那道模糊身影。

啵啵啵!

闷响不迭传来,丰娆的音之奥义疾射,在那风束内炸裂开来。

灰sè烟尘消散了不少,可风束只是稍稍凝滞了一下,又高速旋动起来。

狂风暴起,席卷八方四面,肆虐周遭每c寸土地。

石岩凝炼起来的神之领域,空间的禁锢才锁定,在他狂风吹拂撕裂下,猛地一震,空间的锁定顿时被打破。

一条条肉眼可见的巨大旋风,如飞旋的斧头,从天上和四方冲来,风声刺耳凄厉,能量的bō动简直无坚不摧。

巷子地上的石板,被瞬间掀开飞起,被旋风一搅,立即粉碎成石屑灰尘,石壁炸碎开来,空间如被飓风给淹没了,要搅碎一切生灵血肉一般。

丰娆闭着眼,皱着眉头,两手结出印诀,全身力量催出来,不断地厉啸暴喝。

音符炸裂开来,不断地凝成电光匹练,狠狠地刺入那一束灰sè旋风内,但依然不能穿透冲破,伤害不了那人分毫。

境界相差一阶,便是天人之隔,巨大的鸿沟仿佛力量难以弥补,压根不能将对方神之领域损害一丝,找不到一点破绽。

咻咻咻!

三根骨刺如厉鬼呼啸,在旋风中骤然一显,试图去击溃那道身影。

一枚枚风刃虚空形成,如尖刀海洋突兀出现了,三根骨刺刺去,只是将风刃炸裂开来,也不能将华人伤害。

轰!

如闷雷压来,猛烈之极的风之绳索看不见的缠绕过来,一霎那,石岩和丰娆的神体,都被禁锢了,动弹不得。

拇指粗细的灰sè风绳,慢慢显现出来,紧紧的裹在两人身上,将两人缠绕的有如粽子。

一直呼啸着的狂风,忽然停息下来,那一道风束内的模糊人影,也慢慢的变得清晰起来。

“梵夜!”丰娆禁不住冷喝“你竟敢来天罚城,还敢来此逞凶,你当真以为我天罚城无人不成?”

来人正是九星商会的梵夜,源神一重天境界的修为,和拉塞尔曾经交过手,似乎还吃了亏。

时隔不久,他居然来到了天罚城,还蓄意偷袭将石岩、丰娆擒住,大胆包天,视天罚城的规矩不顾。

“你们天罚城的规矩,与我何干?”梵夜神情yīn冷,不屑道:“我们九星商会一直在清理你们天罚城,你们这些星域的污垢,早晚有一日会被杀的干干净净,区区天罚城,对我梵夜来说早就是要毁掉的城池,我岂会遵守它里面的规则?”

在烈焰星域三大势力中,九星商会对神罚之地最为痛恨,一心要将掠夺者清理干净。

九星商会在烈焰星域乃是最大的商会,势力广阔,生意很大,而神罚之地的掠夺者,便是他们生意最大的敌人,时常洗劫他们的商船,并且在天罚城公然出售,对他们有着极大的影响。

要不是因为神罚之地附近有无数禁地,可以轻易躲藏起来,让任何人神识捕捉不到,九星商会必会倾尽全力将此地毁去。

“你来对付我们两个小辈,算什么本事?你要有种,应该去找拉塞尔报仇,他就在城内。”丰娆恼火道。

“会的,拉塞尔自然跑不掉,他必死无疑。”梵夜冷笑“但你们有你们的价值,那空幻晶在何处?当初我见你们偷偷以空幻晶离开的,空幻晶价值极大,我们九星商会好不容易收购过来有大用,绝不允许让一个给小辈偷藏了。”顿了一下,梵夜冷冷看向丰娆,仰头说道:“听说丰岢颇为宝贵心疼你不知道他愿意不愿意,以星图换取你的xìng命。我会给半奇点时间思考,但时间到了,他若是不能那星图换人,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讲话间,梵夜一步步走来,到了石岩、丰娆身前。

噗哧!

一道厉风掠过,石岩脖颈处顿时绽出一道血痕,离大动脉只有一线之隔。

梵夜手指间,又是一道风刃凝炼出来,冷漠的说道:“我要知道空幻晶的方位。”

石岩眼瞳猩红,平静的看向梵夜,咧嘴道:“被我砸碎了。”梵夜脸sè一变,手指间的风刃如刀,猛地划向他脖颈血脉。

娄!

如山崩地裂,一股狂暴之极,从石岩〖体〗内迸开来,火山爆一般。

一根根灰sè的绳索,被他瞬间撕裂开来,催动肉身不死魔血的力量,这一刻的石岩如凶兽脱困,气势狂暴惊人,血瞳猩红的光芒一闪,死亡奥义形成,无数负面之力凝炼起来,形成死印往梵夜轰去。

死印如死神巨手,血淋琳的,血腥味浓稠的简直化不开来,似乎一掌将天穹给攥住捏碎了。

恐怖的凶厉能量,和种种负面情绪一起狂涌而来,先一步将梵夜的灵hún祭台给影响。

顷刻间,梵夜顿生身处血sè海洋的错觉来,脸sè猛地狰狞,不自禁的泛出强烈之极的煞气。

嘭!

遮天般的飓风猛地显现,和死神巨掌般的死印碰击,天地震动,惊天之力将梵夜事先凝结的结界击的支离破碎。

能量狂流〖jī〗射开来,周边数十个米高的建筑物,轰然爆碎掉,被力量余bō给炸成碎石,不少武者也受到bō及,浑身是伤痕的显现出来。

梵夜悬浮着的身影,也是突然颤了颤,脸上显出不健康的红sè来。

石岩凝炼不死魔血爆出来的死亡手印,蕴含着的狂暴能量简直碎山裂地,连他都被一击打méng了,神之领域形成的结界被炸裂。

在结界撕裂的那一霎,他意识到天罚城的武者,将会立即现这边的动静,必然会有强者迅速过来。

想要不被察觉的将石岩擒住逼问空幻晶的消失,生擒丰娆让丰岢交出星图,这下子变得几乎不可能了。

呼呼!

石岩呼吸粗重,脸sè狰狞如凶兽染血疯狂,血瞳内血光熠熠,不死魔血沸腾起来,周身仿佛涌出无穷能量,要尽情的宣泄出来。

xué窍内负面能量狂涌出来,和死亡奥义形成的神之领域完美的融合,在他灵hún祭台内死亡奥义的衍变之下,身侧似乎形成血sè海洋,血腥味冲天,要将任何生灵淹没一般。

汲取生命灵hún的特xìng,悄然而起,在不知不觉间,那梵夜浑身光点浮现,缓缓朝着他神之领域中心的神体涌来。

“破!”

深吸一口气,他两手血红sè,猛地一扯,将丰娆身上的风之绳索撕毁,使得丰娆也摆脱了梵夜的风之力婺束缚。

“看来只能杀死你们了。”梵夜斟酌了几秒,脸sè突然yīn寒下来,就要施展真正的力量,将石岩两人击杀。

他有着源神一重天境界的修为,刚刚一战,并没有全力以赴,如今确定还能生擒石岩、丰娆,他也被jī起了怒火,下了杀之的主意。

呼呼呼!

狂风再起,裂天般的飓风团团聚集起来,在梵夜身旁成形。

猛地一看,梵夜如成了巨大的龙卷风,将附近全部淹没了起来,恐怖的风之力量,遮天盖地袭来,比之前的威力不知道强悍了多少。

梵夜不断地催力量,就要下杀手。

然而,就在他张嘴yù宣判石岩、丰娆死刑之时,突然脸sè苍白,猛地死死捂着脖颈,眼中显出极恐惧之sè。

他的神体,诡异的朝着后方不断地极速滑行,一路往后,撞破了十来个石楼,还在朝着后方滑行。

就像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掐在他脖颈上,在空中拖着他一路滑行,让他一点力量施展不开,好不容易凝炼出来的风之能量,也都极速的消散开来。

源神一重天之境的梵夜,在那股力量之下,就像是一条死狗般,一点反抗余地都没有。

石岩和丰娆,一脸震撼,眼看着那梵夜渐行渐远,直至瞧不见踪迹。

“快走!”丰娆猛地醒来,急忙喝道,不避嫌的牵着他的手,朝着青鬼据点狂冲而去。

石岩一个跄踉,随着她飞起来,只是在愣了许久之后,他才神态骇然的回头朝着那费兰的商铺方向看了一眼,脸sè复杂难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