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八章 对不起,我会选他。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6 字数:3577 阅读进度:865/1845

众人目光凝视之地,俨然乃是战斗激烈之地。

数十名神王境的强者,像是疯了一般相互争斗,根本不知疼痛,不分敌我,也不知道停息,仿若入魔。

一片浓稠血海,血色烟雾弥漫,传来邪恶暴戾的波动,似乎能够影响识海和灵魂祭台,只要看上一眼,就会灵魂深陷当中一般。

在血海中央,似乎只有一个清醒者。

赫然便是石岩。

邪恶蔓延的血海内,石岩脸色冰冷无情,血瞳闪出妖异的血光,无动于衷的看着身旁的激战,似乎不知道他就是始作俑者。

在血海中,鲜血淋漓,碎尸遍地,都是刚刚激战死亡之人。

凝神远眺,会发现他沿路走过之处,有更多的干瘪尸休,都像是被抽掉了精血而亡,仔细数来,路上的尸体竟然近百!

血雾弥漫缭绕,诡异邪恶的气息慢慢荡漾开来,看着血雾血海着,从内心深处不由地泛出不安来,浑身都不舒服,似乎想要冲进去,也战斗个痛快,不管最终能不能存活下来。

旁边,很多围观者也都满脸惊骇之色,看着传出诡异波动的青年,心中徒然泛出一股子寒意来

太诡异了!

到底是什么一股力量,能让被笼罩者都疯狂起来,连协力共同战斗多年的兄弟都不认识,亡命的互相杀戮?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那家伙,就是击败黑角的小子,和巴雷特争夺丰娆小姐的。”

“啊,竟然是他?但他为什么有此诡异的形态?那么多年的死者,莫不成,都是被他给杀害的?”

“鬼知道!可这小子明显不同寻常啊,他神王二重天之境,能够造成这番异常,修炼的奥义肯定极其邪恶诡秘!”

“千万不要招惹这小子,妈的,简直就是个煞星啊。”

“嗯,离他远一点,不要靠近他,不然肯定倒霉。

“……”

众人议论纷纷,暂时忘记了身后还有几名源神境强者默默调息,注意力全部聚集向石岩那一块。

“小妹!”丰枭愣了一下,脸色突然凝重起来,低喝道:“他杀掉的武者,有我们的人,正在交战着的,也有我们的人!”

丰娆脸色一变,也徒然醒悟过来,吸了一口寒气,突然疾飞起来,往石岩方向冲去,人为到来,便扬声娇喝:“停下来吧。”

紫耀明眸一寒,冷冷看向她,禁不住哼了一声,似乎颇为不喜。

她这是第一次见到丰娆,细心留意了一下,心中更加不爽了。

丰娆的清媚窈窕,对石岩的关切,都让她下意识的烦躁不安来,她也说不上来为何不舒服,就是觉得这一刻冲上前去的,不应是丰娆,应该是她才对。

只是,她还是不太敢暴露身份出来,她是天涅神国的公主,是天罚城的敌人,她也没有源神境的力量,一旦被人盯上了,将会很难脱身。

“快停下啊!”丰娆急着喝道。

双眸血厉的石岩,听到她的一声惊喝,眼睛闪烁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似乎从某种诡异的境界内苏醒过来。

下一刻,他释放出来的神之领域一收,漫天血雾顿时消失起来,像是被扯入空间缝隙口,显得有点诡异。

他那双血淋琳的眼睛,也逐渐的恢复了常色,只是身上传出来的血腥凶煞气息,依然有点骇人。

人群中,血屠卡托、卡夫也站了出来,远远看向他,神情惊诧不解。

他们和石岩一并冲过来,可在半途的时候,就发现石岩忽然不见了。

当时黑暗笼罩,天罚城神识乱窜,两人也不能将石岩找出来,就和大多数武者一样往lì安娜所在区域聚集,觉得应该一会儿可以见着。

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的分开,等黑暗褪去的时候,石岩身边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变动,让众多天罚城的强者惊骇不已。

“我要离开一阵子。”石岩突然伸手,掌心一股莫名的煞气缭绕聚集起来,虚空形成一层罩子,将丰娆过来的娇躯拦阻下来,“我会很快返回,你们要去寻找星图的话,先去便是,不要等我。”

不等丰娆多说,他突地仰天长啸,啸声如利剑一般,撕裂了虚空。

一条明灿灿的空间缝隙,在他头顶顿时显现出来,还没有等众人反应过来,他便一头钻入那缝隙口,身影瞬间消失了。

丰娆急匆匆的过来,却被他释放的一股力勤当了下来,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一点方法都没有。

那条空间缝隙,显露一霉,旋即便愈合了,虚空依然平整无暇,看不出丝毫裂开过的痕迹。

他身影一消失,所有的负面之力也诡异的无影无踪,那些脸色狰狞,陷入了疯狂境地的武者,眼神慢慢的恢复了明净,心智从迷惘暴躁安静了,都停了战斗。

“兄弟!兄弟!你怎么死了!”

“二哥!”

“该死的,发生了什么?”

“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们会战斗?为什么?

“是谁?是谁造成了这一切,我和他势不两立!”

“……”

清醒过来的武者,看了一下身旁的状况,突然发现脚下有朋友的尸休,会发现交手的对象,竟然是平常一块饮酒作乐的死党。

他们一下子炸开了锅,纷纷咒骂起来,神情震怒异常,想要找出始作俑者问个清楚,让对方付出代价。

可惜,石岩早已离开了,走的无迹可寻。

“小姐,大人的目光当真是无人能及,我之前还有点不明白,可现在……我对大人真是佩服的五休投地。”人群中,炼药师阿拉德神情出奇的凝重,一本正经说道。

石岩今日展现的邪恶手段,比和黑角一战耀眼夺目许多,那么多神王境强者被他的力量影响而死,那么多强者失去理智的战斗。

而他,在漫天血雾中冷静自如像是一个死亡判官一般,木然的看着一切按照他心念上演,那种冷静冷酷的感觉,让人觉得恐惧胆寒!

就连阿拉德,也真的叹服了忽然间有了莫名的感慨,“如果小姐和此人结合对大人的霸业来说,或许当真是一大助力。小姐,此子将来绝非池中之物,要不了多久就会成为烈焰星域最耀眼的新星。

幽盟的碧柔美眸熠熠,也泛出惊异的色彩来,看着石岩消失的方向,心思紊乱。

她还记得初见石岩时的场景……

在幽盟第六药星上,那时候的石岩只是博妮塔的一个人身药鼎,根本不被她看在眼中,只想借助于对方的旺盛血气炼药好尽早突破到神王二垂天之境。

那年的石岩,只是小人物,不足挂齿,也不够资格和她多说什么。

然而才隔了多久……

不到十年的时间,当初的小人物从真神境一举达到神王二重天境界,和她一样,可真正的实力,已经超过了她!

当年的小角色,通过这段时间的成长强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为了这人,她父亲宁愿牺牲她终身幸福也要笼络她不解也有过怨恨,恨她父亲鲁莽和不讲情理,恨她父亲干涉自己的幸福。

可今天,看着血雾中冷酷自若的青年不知道为何,她的芳心突然轻颤了一下,心湖中,似乎被投入一块巨石,荡出了丝丝奇妙的涟漪。

她明白,不论将来如何,刚刚那一幕场景将会烙印在她心间,强悍冷酷的男人,在烈焰星域总是能够吸引任何女人的眼球,她也不例外。

“公主殿下,如果你不能将石岩重新收入魔下,就要不惜一切代价除掉他。”另外一边,奥格拉斯垂着头,让人看不见他真垩实的表情,声音低沉道。

紫耀酮休一颤,美眸显出迷惘之色。

“奥格拉斯说的对。”卡修恩倏地冒了出来,他竟是第一个从那区域离开者,似乎不怕暗中人继续下手。

卡修恩脸色凝重之极,“他太可怕了,比当年的陛下年轻时还要耀目,他若是和丰娆结合了,未来的天罚城,将会成为烈焰星域第四股至强势力,会威胁到神国的霸主地位。”

“大人,可,可石岩……”亚兰张口,想要说些什么。

“若能为神国所用,将是神国之大幸,若是为敌,将是神国之大难啊。”卡修恩唏嘘不已,感慨万千。

紫耀美眸闪烁着不明的光泽,看着石岩消失的方向,芳心震荡不已,却沉默不言。

“公主殿下……”奥格拉斯抬头,目光如电的喝道。

紫耀娇躯一震,别头扫了他一眼,脸色冰冷,淡淡道:“如果你和石岩,我只能选择一人,对不起,我会选他。”

奥格拉斯如遭重击,脸色徒然苍白起来,捂着胸口,揪心的痛,惨笑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真傻,我他妈的就是傻子啊!”

“你如果没有先出手对付他,如果你没有与别人勾结,我不会这么说。我那个好哥哥镀伽,许给你什么好处,让你将我消息透露,在我身旁埋下种子?”紫耀突然强势起来,再没有隐瞒内心的厌恶,冷冷说道:“和你相比,他虽然一样无情狠毒,可至少,他不会偷偷摸摸的做手脚,不像你不敢表露,表面一套背面一套。”

“好!说得好!”奥格拉斯惨笑,“原来在你心中,我是这么一个人,我今天终于醒了。舅舅说的对,在你这种女人的眼中,只有利益和价值,男人,在你眼中都有明确的价值。今天他的价值,超过了我,所以你选择了他,是也不是?”

“你怎么想,是你的事情。”紫耀叹了一口气,心中沉重的挥挥手,“你走吧,我的紫耀星不适合你,希望你在奥古多大人那边,有更好的天地。”

“好!我倒要看看他石岩,到底能不能给你想要的一切,咱们拭目以待吧!”奥格拉斯点了点头,绝然掉头,径直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