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七章 求死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6 字数:3315 阅读进度:884/1845

暗青sè的山峦高高耸立在天地间,一座座山川密集悬浮着,中龘央有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流传,华光异彩绽放。

山峦底下,一片汪洋大海透彻着yīn冷极寒的气息,yīn森森的,让人浑身不自在,就连灵hún祭台的旋动,都似乎变得迟缓下来,力量凝滞着,聚集的速度大幅度的消减。

丰岢一众掠夺者,站在一座山峦前方,释放出神之领域,神情凝重。

最先冲入山峦缝隙口的不少武者,像是被看不见的力量攥着了,狠狠地被扯向底下的yīn森海洋。

一旦有掠夺者神体沾上那海洋的海水,马上隐没进去,一眨眼功夫就消失在海洋内,一点踪迹看不见。

旋即,便听到惨绝人寰的痛苦叫喊声,从海洋内部传dàng出来,听的人浑身毛骨悚然,如被利剑穿透识海,灵hún都被刺看了。

这么一会儿,便有数十名掠夺者消失在海洋内,人影无踪,只有凄厉的惨叫声不绝。

仿佛,在那海洋底下有看不见的修罗地狱,有看不见的妖魔蛰伏着,已经伸出了恐怖的大手,攥紧了他们的脖颈,尽情折磨着那些人。

惨叫不觉,可众人的灵hún意识却不能穿透那汪洋大海,不能感应到深陷者的动向。

一股恐惧、绝望、无助的情绪意境,从那海洋内部扩散开来,能够影响人心般,让人禁不住泛出绝望、恐惧,下意识的会觉得,自己也逃不掉那底下的海洋禁锢会和底下人一样无助的死掉。

恐慌蔓延开来,直达心灵,冲入识海,每一个掠夺者都脸sè发青,眼神显出不安来。

丰岢和拉塞尔、介侬、巴雷特四大巨头,严禁底下人往前,和那山峦间保持着数百米距离神体生冷的看着前方不断地凝炼神识,释放着力量,想要冲入海洋内部瞧个究竟。

雷电、疾风、沙龙分别从掠夺者神之领域内穿了出来,利剑一般,直达那海洋。

然而任何一种力量奥义凝炼出来的攻势,一旦进入那海洋,如泥如大海似的一下子就消融没了踪影。释放力量奥义者,附加上去的神识也会被直接斩断,根本感知不到底下的动静。

众人停下了徒劳无功的探索,脸sè沉重,敬畏的看着前方,不敢轻举妄动。

也在这时,石岩和丰娆并肩而来,在丰娆两腮上还有酡红春情没有褪下,明显刚刚经过了一番滋润,明眸水汪汪的,仿佛可以滴出春水来,艳光四溢。

“父亲,发生了什么?”

“有几个兄弟不慎掉落那海洋中,山峦中间的缝隙口,有看不见的力量束缚,将进入者扯落底下。你们来的正好。”丰岢回头,神sè严肃的看向石岩,“可有办,法解救他们?我们刚刚都试过了,任何力量一旦进入海水中,马上就会dàng然无存。

或许……你有办法也说不定。”

“哼!”巴雷特眼神狰狞,从鼻孔传来一声怒喝。

丰娆春情无限,先前和石岩显然缠绵过了,这让钦慕丰娆多年的他,难过的几yù吐血,如鲠在喉,恨不得将这两人一并轰杀。

可惜,即便他得到火焰意境的感悟,也没有自信当真可以击败石岩。

……他尚且没有突破,依然在源神一重天境界,对火焰奥义虽有新的认识,短时间内力量提升并不明显。

“我能有什么办法?”石岩mō了mō鼻梁,淡然说道:“连达到源神二重天境界的您,都无计可施,我就更加不可能有破解之道了。”

“你修炼的奥义特殊!”拉塞尔低喝。

被扯入海水中的武者,其中一半是他的兄弟,拉塞尔心xìng残忍,对待敌人向来血腥暴戾,可对跟随他多年的兄弟却极其照顾爱护,这也是为何明知道他疯狂的要寻九星商会的梵家复仇,还能拉拢一班强悍麾下的原因。

海洋内部,惨叫声闻之让人心颤,可以想象那些兄弟遭受着多么恐怖的折磨。

拉塞尔听着,热血充溢了识海,几次差点遏制不住想要孤身闯入,都被麾下冷静的武者给劝阻了。

丰岢没有办法,他和介侬、巴雷特也无计可施,但石岩……最近一段时日接连表现出奇特之处,在他来看,或许也只有石岩能够帮到他兄弟。

“奥义特殊也没有用啊,我境界太低了,你们这些强人无奈,我更加不能了。”石岩耸肩,没有插手的意思,远远看向卡托,招呼道:“你们怎么样?”

卡托脸sè平静,微微摇头,示意他这边没有遭难。

立即放下心来,伸了个懒腰,石岩轻松道:“换个方向吧,前方结界天成,后天虽有雕琢的迹象1烈却绝非我们可破N“过来的第一时间,他就放开神识探查了。

那一座座山川中龘央的缝隙,五行之力浑然天成,流转的自然奇妙,应该是上天奇妙造就而成。

只是,山川和山川的著壁上,有刀斧切割的痕迹,应该被强大的阵法师后天增强过。

一般来说,能够天然形成阵仗的区域,往往凶险诡秘,极难破解。

连流云破天梭,也很难将天然形成的神阵给撕裂开来,蕴藏天地奇妙,经过上天之手形成的阵法,为神迹,绝不是容易破碎掉的。

他有自知之明。

“你若出手,我拉塞尔必当谨记你的恩情!”

众目睽睽之下,拉塞尔暴喝一声,脸sè涨的通红,居然单膝弯曲,以大礼对向他,双眸中满是恳求,“我的那些兄弟都不容易,与我拼杀多年,他们可以死,但不能在死前遭受如此折磨!若你不能救活他们,请让他们死的看快,我血骷髅头的所有兄弟,都会记得你的恩情!”

数百名血骷髅头掠夺者,见到魁首躬身弯膝,红着脸哀求石岩,都感同身受,一个个jī动起来。

所有血骷髅头的掠夺者,一言不发,都沉默的单膝弯曲,一字排开跪伏在石岩身前,轻抬着头,眼神希冀的望向他,无声的表达着恳请。

石岩神sè动容。

拉塞尔为了麾下少受折磨,向他低下头颅,此人就算是有千般不堪,能够为跟随者这般作践自己,还是有一点可取之处的。

“石岩……”

“师儿……”

丰娆和卡托同时轻呼,也为拉塞尔求情起来,心生感动。

卡托和拉塞尔xìng格差不多,都是对敌人凶残狠辣,对手下兄弟真心实意,听着拉塞尔麾下兄弟的惨叫声,他也感同身受,扪心自问,如果那些人中,有很多他的兄弟在,他也会这么做。

“请给他们一个痛快!”

“拜托!”

“我和兄弟们会谨记!”

三个小势力的掠夺者魁首,也有兄弟被扯入其中,这一刻也单膝着地,一并苦苦哀求。

在众人的灼热目光中,石岩点了点头,冷静自如道:“我救不了他们,但让他们少受点痛苦……应该不会困难。”

话音一落,灵hún祭台旋动开来,一道道莹白sè的光线从他眼角溅射,化成空间利刃横亘在虚空,在他神念的御动下,如光刃般切割下来。

海洋被瞬间撕裂,如被裁缝掉的破布,分成一块块。

光刃反复穿梭切割,那海洋被切成更多碎片,凄厉不绝的尖叫声,倏地夏然而止。

承受折磨者,在光刃的切割下,被先一步斩绝了生机,不用继续承受非人的折磨,灵hún消散掉。

失去的精气,消散的hún念,都被海洋吞没了一般,没有流溢出那怕一缕。

待到空间风刃返回,在石岩身前突兀消失,分成一块块的海洋传来海啸bō动,海水沸腾了,冒出磨盘大小的气泡,一个个气泡在海面上浮动着,相互融合起来,渐渐变成一个恐怖的漩涡。

海洋内的汹涌海水,仿佛寻到了宣泄口,一并汇入那漩涡中龘央,直接消失掉。

坑坑洼洼的暗青sè土地,在海水消失后慢慢显现出来,一座宏伟壮阔的残破宫殿群,从海底内部缓缓被掀开了,在众人眼中映照出来。

残破的宫殿群崩塌了,占地百亩,即便爆碎的屋舍也有数十米高耸,那些宫殿以青sè玉石堆砌而成,闪烁着冰冷青光,yīn森冰寒的气息,缭绕在宫殿群每一个角落,时而有氤氲之气袅袅浮现出来,如霞光将残破宫殿罩住。

宫殿群正中龘央,那水涡旋还在,有汩汩水泡接连爆破,释放出茫茫轻雾,雾气中竟有醇厚的香气。

宫殿边沿,青sè土地上布满了巨大的深坑,幽幽不见底,有冷幽冰寒气息冒出来,让人浑身发寒。

从上方俯瞰,可见偌大宫殿群和青sè土地上,还有几道深深的沟壑,猛地一看,像是大手笔刻画出来的阵图线条,充斥整个大地,像是凶阵的脉络。

几座山川悬浮着,缓缓移动着,绕着那崩塌的宫殿群进行着某种奇妙的变化,每一座山川上,此时都清晰看到不少线条,五行之力如巨网缓缓压迫下来,化成五行烟云浮动在宫殿之上。

若是那宫殿没有崩塌,若是那一座座山川翠绿,有生机花鸟,这儿会是一片祥和仙境,可以想象早年一定极其壮观瑰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