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一章 苏醒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6 字数:3407 阅读进度:898/1845

禁hún台内。

铁索如蛟龙翻腾,一名名三大势力、掠夺者的被格杀,都化为血肉精能,流入向一面面石碑。

其中一处石碑,那张显lù出来的俊美脸庞极其清晰了,闭着眼,绽出冰寒诡异的笑容,似乎下一刻就会睁眼冲出来。

绝望和恐慌蔓延开来,不论是掠夺者,还是三大势力的强者,都lù出惊悸不安,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一切。

在众人最恐惧不安之时,石岩眼前,那一道绽放开来的空间缝隙内,一柄神剑从不知道多么遥远的空间穿梭而来,直接落向他掌心。

擦!

血sè虹光收敛,血纹戒释放出来的力量,潮水般褪去,一点不剩。

血纹戒再次陷入了沉寂,似乎消耗了太多的力量,短时间难以恢复过来。

束缚灵hún祭台的奇异特xìng,又施加在石岩的身上,让他灵hún活动受P蝴,体龘内的力量重新凝滞不动。

只是,那灭天神剑已经被他紧紧攥着了。

神剑入手,一股磅礴的邪恶异能,瞬间渗透进来,和他体龘内xué窍内的负面之力达成连续。

一只只猩红可怖的血瞳,从灭天神剑睁开来,妖异邪恶,仿佛妖魔在冷眼看着世间的生灵,要择人而噬一般。

啪啪啪!

铁索飞旋着,狂舞着,如蛇如龙,狠狠的缠绕劈砍下来。

手持神剑,石岩脸sè冰冷,双眸呈现赤红sè,周身涌来一股澎湃的凶煞狂暴之气息和灭天神剑奇妙的契合。

手腕一震,那神剑上血sè妖瞳红光大威神剑如无坚不摧的利刃虚空“哧啦”一划。

崩!

一根铁索顿时被震碎开来,铁屑飞溅,连接铁索的一块百米石碑,传来一震强烈的抖动。

石岩血瞳闪亮,一抹冰冷的眼神,盯上那石碑。

咻!

电光闪过,手持神剑,在不动用体龘内精元和星辰之力的情况下,他依然力量强威,神剑朝着那石碑猛地砸来。

哗啦啦!

如天撕裂虚空中狂暴邪能飞溅灭天神剑三分之二血眼睁开,妖异邪恶,一条数百米的红sè匹练,如血sè雷霆,轰然炸开。

轰隆隆!

那块百米高耸的石碑,被神剑一击轰中,瞬间炸裂,乱石纷飞。

一朵妖异的冥狱妖花,从石碑内显现出来,当中一名瘦骨嶙峋的神族男子神态祜竭,生机才稍稍恢复一霎,意识没有复苏。

咻!

天火瞬间弥漫过来将那妖花猛地给淹没了,疯狂的炼化。

众人骇然。

不论是丰岢等掠夺者,还是三大势力的梵鹤、碧天、李岳峰等人,全是忽然呆住了。

在众人灵hún祭台被束缚的时刻,力量根本难以施展,那石碑,又是神族淬炼之物,就算是力量存在,也极难破裂啊。

可石岩,同样在灵hún祭台被禁锢之时,单凭一人一剑,竟然爆裂一块石碑,这是何等的力量?

大家忽然有点发悚。

惊人的举动,似乎只是开始……

石岩血瞳邪光四溢,脸sè冰寒冷酷,手持神剑,在漫天铁索中穿梭,手臂不断地挥舞劈砍撕扯。

一条条铁索,一旦近身,被他神剑一划,直接炸裂。

沿路的百米石碑,在他神剑轰击之下,显得脆弱不堪,纷纷爆碎掉,漫天石屑飞溅。

一朵朵妖异的冥狱妖花,在石碑炸裂之时,从中脱颖而出,又瞬间被天火给裹住,一时间找寻不到新的石碑寄拖地心火、朱雀真火这两种阳刚火焰,掀起了炙热火海,将妖花给吞没,尽情的炼化焚烧。

啪啪啪!

一块块石碑爆碎,石岩紧盯着一个方向,缓缓逼近。

那张如镶嵌在石碑的俊美面孔,脸sè诡异冰冷的笑容,不知何时起,已经彻底消失了。

他嘴角显出沉重之sè,似乎意识到了不妥,面容在石碑内蠕动着,试图离开。

神剑如锋刃,扯出数百米的匹练雷霆血光,斩杀任何物质,横空劈来,似乎要将天都给斩裂!

嗤嗤嗤!

血光如浓稠的血气,扩散开来,一股血腥味让人头皮发麻。

咔咔咔!

那块石碑,倏地主动炸裂开来,之前进入的妖花,再次显现出来!那名躲藏在妖花之内的神族重创者,不断地挪动着,在漫天铁索狂舞中,迅速吞没武者的血肉之躯。

石岩脸sè冷酷,并没有立即采取措施,不受欺骗,本心坚韧如铁石。

他只是在摧毁一块块石碑,将潜伏其中的冥狱妖花给硬生生的逼出来,那些不能主动挣脱石碑的妖花,和妖花内重创者,出来之后,活动大大受制,根本不能躲避天火的焚烧。

只有第一个主动以自己力量出来的冥狱妖花,和其中那名容貌清晰的神族应人,才力量充盈,可以在天火覆盖之下,依然活动自如。

石岩并不搭理这人。

他谨记血纹戒的吩咐,摧毁禁地一切石碑,他很清醒,知道石碑乃是禁地阵眼,是阵法的根本。

一旦石碑全部爆裂粉碎,这禁锢灵hún祭台的禁地,将失去最奇妙的功效。

到了那一刻,不论是三大势力和掠夺者,都将恢复力量,绝不会像此时一般任人宰割,一点手段施展不出。

目标明确了,他便不理外物,也不管那朵最邪异的冥狱妖花吞食掠夺者和三大势力武者,在漫天铁索飞舞中,横冲直撞,将一个个石碑炸裂爆碎掉。

也不知道灭天神剑到底是何等级别的神物,连天火都不能焚烧的石碑,神族精心淬炼的阵法之眼,坚韧之极的石碑,在它的劈砍之下,脆弱的让石岩都觉得有点怪异。

任何石碑,不论何等的坚韧,一旦被神剑轰击了,立即炸裂开来。

很快地,一块坎百米高耸的石碑,在他的大破坏下,纷纷炸裂成石屑。

禁hún台内的强者,都渐渐觉得灵hún祭台有松动的迹象,愣了一下,霍然明白过来,脸sè惊喜。

他们也都意识到,石岩破坏的乃是阵法根本,只要石碑都爆裂了,他们身上存在的禁锢之力,必将彻底消失。

一旦力量奥义能够施展,他们将不再任人宰割,都将有一战之力。

这些人,乃是烈焰星域的精锐,力量不受束缚了,可以发挥的作用,将会非常可观。

石岩放下成见,知道只有众人全部恢复,只有丰岢和梵鹤、奥古多、李岳峰也挣脱了,才能在禁hún台内保全自己,不被神族化为血肉粮食。

疯狂的破坏!

三百多块石碑,在他全力施为下,——炸裂爆碎。

每当一块石碑爆碎了,必有一朵冥狱妖花显现出来,而天火,则是马上蔓延过来,将妖花给吞没,以炙热的火焰焚烧炼化。

那唯——朵可以脱离天火笼草的妖花,中龘央包裹的神族重到者,开始着急了,嘴角显出不安。

妖花继续快速吞没血肉之躯,妖花花蕾内啃噬骨骼的声音越来越急切,那名神族重创者的意识,似乎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灵hún祭台仿佛下一刻便会恢复正常。

就在石岩冲击最后一片禁制区,去破坏最后几块石碑之时,那朵妖花中龘央的俊美男子,一直紧闭的双眸,突然睁开。

眼神如光柱,从他瞳仁内暴射出来,光柱jī龘射之处,数名掠夺者被瞬间穿透神体,当场阵亡。

数种极其凌厉恐怖的力量奥义,一并从那神族重创者身上震dàng开来,众人皆是心中惊恐,纷纷不由自主的看向他。

金、重力、风、雷电、光五种力量奥义属xìng,在他身上居然一起流转出来,这绝非烈焰星域认知的常识,他不是主修一种力量奥义,而是数种同修,似乎还能完美的运用一块儿。

那神族重创者眸中神光暴射了一下,旋即收敛,深褐sè的眼球,冰冷无情,瞳仁内有着浓烈的狠厉之意。

啪啪啪!

覆盖他神体的妖花,顿时一收,化为一件鲜艳明亮的铠甲,敷贴的在他神体之上,他神体肩膀膝盖突起处,有银sè的尖刺显现出来,锋利如刀,竟暗藏金绝奥义的神奇特xìng,仿佛可以穿透一切。

这名神族族人,目光一扫,瞬间盯上了石岩,口中传来一声低沉的暴喝。

雷霆之力一闪而逝,无数雷电纠缠其身,他仿佛一条电龙从众人头顶掠过,往石岩疾冲过去。

破掉石碑!快一点!”

所有人都在尖叫,催促石岩快点解决掉禁hún台的束hún之力,丰岢、梵鹤都在狂吼着,目光都汇聚在石岩身上。

众人心中明白,那神族族人必然极其强悍,他瞬间显lù出来的五种力量奥义,已彻底颠覆了他们的认知,此人力量不受禁hún台影响,石岩岂是对手?

只有禁hún台被彻底粉碎,失去了束hún的能力,待到他们一个个恢复如初了,一起联手,或许才有一线生机。

只是,虽然在惊叫,他们却知道无法帮助石岩,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希望屡屡创造奇迹的石若,能够再给他们最后一个惊喜。

电龙疾射,数种力量奥义形成的神奇神之领域扩散开来,石岩灵hún祭台倏地传来刺痛,如被长矛击中,竟瞬间动弹不得,神体都炸裂开来,鲜血如雨飞溅。

一滴滴鲜血,喷射在神剑之上,神剑上剩余紧闭的妖异血瞳,突然抖颤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