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一章 你死了……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7 字数:3406 阅读进度:939/1845

战斗进行的比石岩所想的还要快上许多。

这一艘战舰上,最强者为一名虚神一重天境界者,此人始终被纳鑫的虚界给制住,动弹不得,没有闲暇去管别人死活。

费兰,也是虚神境,几乎可以横扫战舰上除他之外的任何一人。

战斗呈现一面倒的局势。

单单一个费兰,便将战舰上血戟的人弄的天翻地霉,大半人,都死在他手上。

莉安娜在源神三重天,力量奥义神奇,也是出了名的狠辣无情,她所过之处,也腥风血雨,在绝对黑暗中,尽情的屠戮着。

石岩格杀奥古多之后,继续在战舰上游走,疯狂的吸收着死者精气,放出黑洞奥义,吞噬一个个死者灵魂祭台。

突破到源神境的时候,他浑身七百二十个穴窍发生变化,能够容纳的精气达到了新的高度。

他一路行来,那是死者加精气如洪流一般,被他的穴窍汲取着。

这感觉……真是前所未有的好。

黑洞吞没的灵魂祭台,不断地被净化着,散逸出精纯的能量气息,在悄悄滋养着他的灵魂祭台,让他灵魂祭台变得很是舒畅。

其中一部分获得的能量,他将其导引向了血纹戒,他知道血纹戒需要,知道只有血纹戒苏醒了,才能指引他继续向前。

一道窈窕身影,从战舰后侧迅速遁走,往碎星域的方向潜去。

石岩神情一动,低喝一声,迅捷掠去。

手中神剑一挥,漫天血海显现出来,如无数血色云团,将那身影前行的方向堵住。

石岩身如血光,一闪而逝,在那血海之内冒头。

“往哪里逃?”提着巨剑,他盯着那名女人,冷然说道。

“小兄弟,何必赶尽杀绝呢?我和你们无冤无仇啊,你……能否留情?”莫妮卡娇容颤颤,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我也是可怜人啊,大家都从烈焰星域而来,也算是曾经的伙伴啊。”

“对不起,我有必杀你的理由,这次……不容有失。”石岩摇了摇头,眼神冷厉道。

莫妮卡美眸中异光衣衫,原地起舞,轻纱裙角飞扬,散发着惊人的媚态,她吃吃添着红唇,柔媚道:“让我好好伺候你吧……”。

她低低娇笑着,媚态惊人之极,仿佛一团火焰般,要融入男人的身体,让任何男人享受最动人的愉悦。

战舰那边。

费兰抽空瞥了一眼,皱了皱眉头,“那**懂得心灵奥义,擅长媚术,那小子血气方刚,可吃得消?”

她是问身旁的莉安娜。

“应该不会有事。”莉安娜眼神幽冷,“能够继承最强悍的奥义,他必然心志坚韧,若是区区媚术都沉沦,那也太小瞧传承的先辈了。”

费兰点头,“这倒也是,他刚刚格杀奥古多的时候,干净利落,的确不像是心软之辈。嗯,那我们就不管他了,着手将最难啃的骨头嚼烂吧。”

莉安娜点头。

旋即,两人看向盘坐着的涂峰,虚神一重天境界的强者。

涂峰被纳鑫的虚界影响,此时正苦苦支撑着,闭着眼睛额头显出汗珠子,似乎很是吃力。

费兰和莉安娜忽视一眼,如鬼魅般,悄悄行往涂峰,腐蚀和黑暗奥义,几乎同时呈现出来,猛地罩向涂峰。

涂峰神体一震,双眸暴睁,嘴角露出残忍的笑意。

轰!

悬浮在他神体之上的一座座山峰,顿时下压,携带着亿万斤的沉重力量。

怕!

涂峰神体炸裂开来,脸色顿时萎靡了一下,他朝着虚空怒吼:“纳鑫!你这是自寻死路!巨人族会因你今天的举动,走向灭族的灾难!”

幽暗的一处虚空,纳鑫眼神一寒,脸色激烈的抖动起来,内心在挣扎着。

“他若死绝,你们巨人族可以避过一劫,他若活了下去,你们一族,当真要遇到麻烦。”丰娆很冷静,认真的建议,“都已经动手了,何必继续束手束脚?为了巨人族的未来,我想……他应该要死!”

纳鑫心神一震,终于明白了过来,点了点头:“好,我就打破巨人族数万年坚定的规矩,主动下杀手!”

他终于发力。

那虚界中一根根晶莹的刀芒,蕴藏着五行金锐之力,慢慢的凝炼成形。

旋即,刀芒如蓬蓬细雨,从虚界之内激龘射下来,全部朝看那涂峰神体刺来。

费兰脸色凝重,十指指尖,泛出腐蚀之力,仿佛放出来的十条怪蛇,蜿蜒行进着,往那涂峰神体缠绕。

莉安娜眯着眼睛,虚空一拍,一个黑暗天幕从天降落,悬在涂峰头顶。

涂峰的识海,再也见不着光亮,识海和祭台之上的灵魂,似乎被隔绝了,失去了旋转的联系。

这似乎也预示着,涂峰真正走上了末路,没有了一丝生存活下的可能性

另一边。

莫妮卡媚态万千,娇笑盈盈,宽衣解带着,将一身白腻裸露出来,如精美的瓷器般,极为的耀目美丽。

她翩然起舞,层层心灵波荡连连荡漾开来,神之领域内妙境叠生,无数妙龄女子神态各异,都在将最美的风韵尽情的行义,似要将任何男人拖入温柔乡,一辈子都不愿意离开。

心灵奥义,紊乱心灵,让识海和灵魂都沉沦。

“有趣么?”石岩平静的询问一句,手中神剑随意抛射,一条血光骤然穿透,层层妙境玻璃般粉碎,一个个妙态毕露的女子,顿时消散。

“束魂!”

石岩双眸赤红,有邪异的光泽显现出来,种种负面情绪如能量洪流,直接蔓延向了莫妮卡。

和他眼神对视了一下,莫妮卡如被坠入无尽血海,在浓稠的血浆中挣扎着,浑身泛出深深的无力感。

擅长心灵奥义的她,竟然被石岩释放的浓烈负面情绪影响,自己的心智失守了。

她并不知道,在这场战斗中石岩吸收了多少精气,七百二十个穴窍之内滋生多少负面情绪,如此浓郁如海洋般的负面情绪,让石岩自己都有点吃不消,有点要精神崩溃。

她的出现,反而让石岩寻到了宣泄口,那些滋生出来的负面情绪,通过眼神的对视,都被导引向莫妮卡。

如此多的负面情绪,常人本就难以忍受,莫妮卡擅长心灵奥义,感知力更加深刻,相当于将负面之力的能量加大了不少。

此消彼长下,莫妮卡立即灵魂失守,反而自己沉沦在血海幻境中,根本不能以自己的力量挣脱出来。

“你死了。”石岩轻声的呢喃,声音带着魔力,顺着负面情绪涌入莫妮卡识海。

莫妮卡眼神倏地变得灰暗起来,生命的气息消退,粉润的娇躯,也渐渐变得苍白起来,没有了一丝光泽。

她的生命力,似乎被硬生生抽取了,她还没有感觉,还似乎在欣然赴死。

很快地,她那娇媚的酮体变得惨白如纸,眼神中最后一丝光泽,彻底的消退。

灵魂祭台在血海内挣扎着,却不能摆脱束缚,石岩则是放出吞没的黑洞,将其祭台给直接汲取了。

和奥古多同样境界的她,也被石岩这般轻易的抹杀了生机,以负面之力侵入识海和灵魂祭台,一点点的剥夺了生命的气息,化为一具冰冷没有气息的尸体。

悬浮在莫妮卡身前,他微微眯着眼睛,将其散溢的精气一点点的抽尽,旋即没有一丝犹豫的离开,重返战舰。

战舰上,涂峰被黑暗笼罩,被腐蚀之力入侵,被虚界封锁,死亡……只是时间问题。

手持神剑,他在满地尸骨中行走,轻轻旋动手腕,将一名名被禁锢的掠夺者解开来。

他突然停了下来。

前方,碧天、阿拉德和碧柔三人,眼神灰暗,呆呆的看着他。

碧天身边,炼药师杰斯特深深地皱着眉头,怔怔出神。

“你为何会屈服?”石岩叹了一口气。

碧天别头,看向阿拉德和碧柔,平静的说道:“我要给他们一条活路,我臣服了,他们能豁免。当然,便是没他们,说不定我也会臣服,在这星域中……我是弱者,弱者只有依附强者才能生存,我没有选择。”

石岩默然。

“你今日的恩情,我必会谨记。”碧天看着他,认真说道:“若能活下去,将来我会还你这个人情,我相信即便在玛琊星域,给我一段时间,我依然可以强大起来。”

“若是不嫌弃的话,去古兰星吧,我的人……都在那儿。”石岩出言相邀。

“好。反正我也暂时没可去之处。”碧天勉强一笑。

顿了一下,他深深看向杰斯特,突然说道:“当年在天罚城,杰斯特和我直接联系,他曾经受过幽盟盟主的恩惠,当然……如今应该不重要了,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一声。”

石岩一愣。

杰斯特从出神中醒来,讪讪干笑:“我曾经追随过盟主一段时日,我依照盟主吩咐和你们一道出发,但如人……我不会重夏烈焰星域,以前的事情还望不要介意?”

他是幽盟的一枚暗棋,混入掠夺者中本有图谋,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到了今天什么都不重要了。

“无妨,以后跟我便是了。”石岩淡然一笑。

PS,今日四更完毕,恳求好汉女侠将月票投给我,拜托你们啦~这个月,我会更加努力,定当不辜负兄弟们的厚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