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七章 生死桥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8 字数:3385 阅读进度:965/1845

森林深处,费兰、卡托和雾兰一行五人,深深皱着眉头,纷纷将灵hún意识恢复出来,如飞梭般环顾四周,默默的搜寻着。

没有了死寂yīn森的气息,也没了勃勃生机,和任何一处碎星域的环境一致,这儿没了异常。

之前不断变幻着的生命和死亡衍变,仿佛只是费兰、卡托的错觉,站在森林中央,两人一脸茫然。

石岩去了何处?

两人面面相觑,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神识找寻不出一点异常。

霁兰黛眉深锁,冷眼看向费兰、卡托,怀疑的说道:“你们说他之前就在这儿?不会是欺瞒我们吧?他人呢?”

“刚刚还在的。”卡托苦笑,摇了摇头,“师兄和此地奥义意境契合,之前在领悟奥义的精髓,我们生怕他受到打搅才出来一战。战斗中,我们没有闲暇兼顾身后,也没有觉察到葬常。”

“不会是被那些来人掳走了吧?”一名黑鳞族大汉迟疑了一下,“对方如果还有一名虚神境,趁着你们战斗时动手,的确有避开你们感知,进而将那小子擒拿的实力。”

“不可能!”费兰轻哼一声,神态肃然道:“以石岩的奥义精妙,以他的谨慎和做事的方法,断然不可能轻易被擒住!”

霁兰和两名魔族的汉子,都心生愕然,不明白费兰哪来的自信心。

只有源神一重天境界的武者,按照常识来看,是断然没有和虚神境强者抗衡资本的。

一旦面对了被对方虚界一罩,力量奥义都会被直接禁锢住,连反抗余地都没有。

在他们的眼中,石岩就算是再厉害,也逃避不了虚神强者的擒拿。

“不错,以师兄的奇妙神秘,很难有人在瞬息间禁锢他。”卡托也点了点头“他境界比我低但真要是生死搏斗,最终落败者一定会是我!”卡托说的极其肯定。

此言一处,霁兰和黑鳞族的大汉,都耸然动容。

“他一定遇到什么奇妙了。”费兰沉吟了一会儿,仿佛想通了什么在原地盘坐下来,眼睛微微眯着,不再去管身外的事情。

卡托也忽然笑了“不错,这儿的意境场由那位前辈设立出来那位前辈自然不会害他,只会给他带来好处。”这么说着,卡托也坐了下来,脸sè放松了,打定注意就在这儿等候。

霁兰和那两个黑鳞族的大汉,心中充斥着巨大疑huò,只是这时候费兰、卡托显然没有详细解释的意思,三人忽视一眼,也都皱着眉头,和他们一样默默等候。

时间匆匆流逝。

碎星域没有日月显现,只有浩瀚星空的繁星熠熠,不借助于特殊的道具,很难精准的知晓时间。

某一天,默然端坐着的五人,眉梢齐动,纷纷不自禁的低头看向脚下。

咔咔咔!啪啪啪!

清脆的异响声,从他们脚下地底深处传来,仿佛某种硬物炸裂开来,听的非常清楚。

五人倏地起身,脸sè严峻的将神识释放出来,朝着地底深处渗透。

轰!轰轰轰!轰!

一行五人神体猛地颤抖起来,如被看不见的重锤轰击,脚步都跄哴起来。

越是境界高深者,受创越是沉重,两名达到虚神三重天境界的黑鳞族强者,脑海中轰隆隆直响,灵hún祭台被震的摇摇yù坠,仿佛要崩塌一般。

两人脸sè骤然煞白,不及多想,瞬间将释放出来的神识收回,禁不住怪叫起来。

霁兰和费兰、卡托三人,如同喝醉了酒,神体摇摇晃晃了几下,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身势,同样一脸骇异。

他们每个人释放的神识,在渗透地底之后,都被一股反馈过来的冰冷力量针对,直达他们识海和神体内部,让他们脑袋轰鸣,神体被震的如同撕裂,疼痛的要命。

“你们,连你们也吃不消?!”卡托心中胆寒,不敢置信的看向两名黑鳞族大汉。

那两人满脸苦涩震惊,眼睛死死盯着底下,禁不住低喝道:“地底有一股非常强悍的力量bō动,极其的强大莫测,肯定是当年始神级别存在残留下来,老引那依着神识传来的一缕bō动,竟然便如此恐怖,或许大人也达不到这种程度!”

霁兰美眸泛出深深的忌惮骇意,忍不住失声尖叫:“比大人还要恐怖?”

“我想是的。”其中一人颓然叹气,“大人虽然强悍,可我们跟随大人多年,也体会不到这么深刻恐怖的压力,曾经在地底留下残能的家伙,或许……比大人境界还要高深莫测。”

此言一出,霁兰彻底傻眼了,久久无语。

“你们的大人……、在何种境界?”卡托砸吧砸吧嘴,小心翼翼地询问。

“始神二重天。”霁兰神情敬畏。

卡托突然闭嘴了,心神凛然,眼中泛出深深的崇拜狂热之意。

他忽然清楚明白了一点。

在地底留下那残能的存在,应该便是曾经在烈焰星域出现的修炼死亡奥义者的存在,嗜血八扈从之一,算是他的师门长辈,也和石岩密切相关。

这么一个人物,只是留下来的残能意念,便让两名不知来历的魔族强者心神摇曳,并且言明比他们达到始神二重天的大人还要强悍,那这位师门前辈,到底是什么级别的不朽存在?

卡托神体一震,暗暗攥紧拳头,脸上泛出奇异的红光,兴奋不已。

霁兰和两名黑鳞族的族人,觉察到了他的异常,颇为疑huò的看向他,霁兰问:“你jī动个什么劲?与你有什么关系?”

“那是我们的长辈,知道长辈这般强威,我自然油然而生自豪感。”卡托咧嘴一笑,“更何况他还给师兄带来了好处,我相信师兄便在地底深处,我们如今所要做的,便是等师兄冉来。

“你们为何要找石岩?”费兰脸上皱褶动了动,冷静的看向霁兰三人,、‘就是因为石岩拿了你们看重的那不死草?”

霁兰一下子来了精神,笑容妩媚的说道:“大姐,问你个事……”

“你说。”费兰木然道。

“他拿了不死草以后,有什么异常?”霁兰认真追问。

两个黑鳞族的大汉,也都眼睛亮了起来,深深地看向费兰。

“异常?”费兰皱了皱眉头,“没有什么异常,那什么不死草的草汁,渗透向了他的神体,听他说,似乎能够助他凝炼什么不死魔血……”

霁兰和两名黑鳞族的大汉,眼睛同时显出惊人之极的狂喜,神体都兴奋的颤抖起来。

“果然如此!”

“竟然真的是大人同族!”

“老天!没想到玛挪星域内,还真的有大人同族!”

“大人若是知晓此事,不知道会惊喜到何种程度!无数年来,大人始终在找寻,试着寻到同族之人,可惜这么多年下来,大人始终没有收获,大人若是知道在玛琊星域中他不再孤单,一定会惊喜若狂!”

三名来历不明的魔族强者,禁不住惊喜狂笑起来,神情振奋之极。

费兰、卡托一脸讶然。

两人不傻,从霁兰他们现身并且伸出援手时,他们就知道这两人应该不会是敌人,也是因为这原因,费兰、卡托在有关石岩的事情上,会酌情透lù一点,想看看他们的反应。

这时候,听着那三人的狂喜交谈,费兰和卡托忽视一眼,心里面所渐意识到了点奇妙处。

石岩当初完成换血之时,神体发生异变,他们瞧的清清楚楚,那时候的石岩,显然不是人类的模样,和传说中的神族倒有几分相似之处,在费兰、卡托心中,石岩整个人藏着很多他们不明的秘密。

今天,从霁兰三人的口中,他们可以确知一点一石岩的神体变化和一个人一样,或许算是同族。

而对方从头到尾没有流lù出恶意,让他们意识到这或许会是石岩的一次机遇,也是如此,他们没有隐瞒。

碎星域最玄妙的地底深处,别有一番新天地。

一个奇奥难测的长桥,有五彩斑斓的流光汇聚而成,光桥通往地底深处,桥梁上印着一个个透明手掌图案,如被人按上去的,每一个透明手印上,都分别蕴藏死亡和生命bō动。

是死印和生印。

那长桥仿佛生死桥,桥体为能量流光凝炼而成,一块块透明的生印和死印烙在桥面上,死亡和生机气息同现。

生死桥,直达幽暗深邃地底,如贯通一个神秘疆域。

这时候,消失不见的石岩,便在那生死桥上步步艰难行走。

他每一脚落下,那生死桥上的透明手印,便呼啸飞出来,重重的落向他神体之上,打的他脚步跄哴,旋即手印融入他神体,也不知在淬炼他神体,还是帮他融合意境。

他每一步都极其艰难,一步落下,必要停下来恢复一阵子,旋即才敢继续行走。

那透明的手印,蕴藏着生命和死亡意境能量,威力浩大深邃,一个个手印轰然他神体,进而消失,让他神体遍体鳞伤,鲜血不自禁的飞溅出来,骨骼都传来爆碎声。

费兰等人在地表之上听到的咔咔声响,便是他骨头粉碎之声。

然而,石岩脸上却没有一丝痛楚,相反,他双眸闪亮如光团,神情甚至兴奋痴狂,好像极其享受这一切。

他继续坚定不移的深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