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二章 他到底是谁?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8 字数:3314 阅读进度:990/1845

维特顿住,神情错愕,不自禁的揉了揉眼睛,想要确认眼见的场面是否真实。

那真是鬼獠大人么?

他下意识的询问自己,脸上渐渐显出一缕苦涩,旋即使劲摇了摇头。

维特跟随鬼獠十来年,在他眼中的鬼獠强大嗜杀,从没有向任何人低头过,一包括暴龙族族长。

可就在今天,他崇拜的大人匍匐在石岩的脚下,以最谦卑的态度来表示敬重,还是主动将妖身背阔凑向石岩脚底,乃是发自内心的臣服。

这样的鬼獠让他觉得陌生。

古沫俏丽的小脸僵硬住了,觉得仿佛置身不真实的梦境,用力咬了咬下chún,当刺痛传来之时,她才肯定这是真实世界。

怎会这样?

古沫和鬼獠认识时间并不长,但鬼獠在暴龙族的表现和种种狠辣手段,却让她极为推崇,甚至坚定鬼獠便是她最理想的伴侣,她没有想过有朝一日鬼獠会真心臣服一人。

在她眼中,如鬼獠这般伟岸霸道的妖族男子,注定会踏上巅峰,不受任何力量势力的约束。

匍匐一人脚下,在她眼中更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场面,可现在……就发生在眼前,这让她心中泛出一丝酸楚,为鬼獠的做法而心疼。

如你这般强悍存在,是不能向任何人臣服的,绝对不该呀!

古沫心中狂呼。

身体鲜血如沟壑的麦基,逐渐变幻,重新成了人形模样,他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深深皱着眉头,和古沫、维特站到一块儿,妖瞳内光芒交织,脸sè复杂难明。

和鬼獠的jī战,让他对古沫的眼光当真信服了,他知道鬼獠的确名不虚传,这个新晋冒头的外来妖族,是有实力荣登巅峰的。

他对鬼獠有种惺惺相惜的微妙感觉,因为鬼獠比他等级低一阶,却在力量对碰中,丝毫不逊sè他。

麦基对鬼獠没有偏见,这一战过后,他将鬼獠当成了最可怕的对手。

可就是这么一个让他棘然起敬的对手,却匍匐在石岩的脚下,诚心的臣服,没有丝毫勉强,那种妖族真心谦卑低头的架势,甚至让他觉得有点耻辱。

黑石岛上,一名名附近生命之星的各族强者,全部鸦雀无声,目光mí惘看向这一块,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

飞鸟战舰上的鬼獠麾下妖族战士,皆是lù出匪夷所思的表情,看着变得陌生的鬼獠,一个个脸sè奇异之极,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石岩站在鬼獠布满尖刺的颈部,面sè沉入水,下意识的拍了拍鬼獠硕大的头颅,幽幽叹息一声,“本以为你会忘记我。”

“一日为仆,终生为奴。”

鬼獠yīn森冷厉的声音,如铁石撞击,尖锐难闻,可落在石岩耳中,却说不出的舒坦。

他声音并不高,但麦基、古沫、维特三人却听的清清楚楚,神情惊骇yù绝,眼中都射出不可思议的光芒。

呼!

鬼獠张口一吐,一块有暴龙族祖暴龙图腾的冰玉石牌,从他狰狞大口中飞了出来,悬浮在古沫和维特身前。

“这是战牌,还请交还给族长,从今之后我脱离暴龙族,不再担任战队队长。当年我和族长有约,我随时可以离开暴龙一族,请帮我向族长言明。”

鬼獠声音冷冰冰的,有点不近人情,yīn森彻骨。

那石牌乃是暴龙族战队首领的身份玉印,也是暴龙族的未来长老标志,一共只有七块,在暴龙族内至关重要。

玉印,在暴龙族乃是权势和力量的标志,每一块都弥足珍贵,拥有玉印者,都是暴龙族的权势贵人,手握实权,在附近星域也是尊贵身份的代名词,可以任意出入各大星域,享受暴龙族权贵的种种特权。

维特和古沫顿时怔住了,脸sè变得极其难看。

鬼獠交出玉印,是准备正式脱离暴龙族,他在暴龙族征伐多年,为暴龙族铲除异己,不知道杀了多少狠人才在去年经过所有暴龙族长老商榷,真正拥有了玉印。

玉印,代表着暴龙族真正融入了暴龙族,得到这个妖族最强大分支的认可。

暴龙族的族长,为了将玉印交给他,费劲了苦心,排除众多长老的刁难,甚至以铁血手段强行镇压,才让鬼獠获此殊荣。

可现在,鬼獠和石岩初见,连话都没有说上两句,就将千辛万苦得来的玉印交出,明言要脱离暴龙族,这当真让维特、古沫颜面扫地,有种难言的郁闷悲催。

“大人!”维特脸皮子一抖,急忙虚空跪伏下来,抬头正视鬼獠,倔强道:“玉印代表着暴龙族至高无上的荣耀,是大人历经无数次血战,踩着累累尸骨斩获的,大人岂可轻易放弃N……

古沫脸sè也变了,怒气冲冲的看向鬼獠,平日的柔媚也没了,声音尖锐道:“鬼獠!你搞什么?你可知道暴龙印代表什么?这是我们暴龙族的无上荣耀!”

鬼獠绿幽幽的妖瞳平静如水,淡然看向维特、古沫,道:“我本非暴龙族族人,进入暴龙族之前也和族长有过明确说法,随时可以脱离。如今我等的人来了,我自然不会继续逗留暴龙族,请转告族长,鬼獠有负众望了。”

麦基深深皱着眉头,看着悬浮虚空的暴龙印,眼中满是异样。

吸了一口气,麦基认真对石岩说道:“兄弟,暴龙印总归七块,乃暴龙族最强悍战将的身份标志,是暴龙族最宝贵的权势象征,你?”

鬼獠妖瞳厉光骤然一闪,冷厉盯向麦基,低吼道:“闭嘴!”

麦基脸sè一变,口亨了一声,只是看向石岩。

维特和古沫也不由地看向石岩。

到了这一刻,他们总算是看明白了,狂傲如鬼獠这般绝不会理睬他们的意见,只有石岩的话语,才能对鬼獠有约束xìng。

这个不知道从何处冒出来的家伙,竟然让鬼獠真心臣服,能主导鬼獠的意志和决策,简直匪夷所思。

就连暴龙族族长,对鬼獠都没有这般约束xìng。

在麦基、维特、古沫的目光注视下,石岩沉吟了一下,淡然一笑,伸手虚空一拉,将那代表着暴龙族身份象征的一块暴龙印收回,把玩了一下,轻轻放在鬼獠布满尖刺的脖颈上,旋即轻声说道:“我和鬼獠单独谈谈。”

麦基、古沫、维特愣了一下,深深看向他,便不再多说什么,主动从这边飞离。

石岩皱着眉头,轻轻拍了一下鬼獠的头颅。

鬼獠仰天一声厉啸,啸声如平地一声惊雷,声震苍穹,旋即骤然狂暴冲远,霎时从众人眼前消失。

麦基、维特、古沫心情沉重,不由地来到黑石岛海边,古沫一脸烦躁,看着众多围观者,眼神倏地显出一丝暴戾,怒喝道:“都给我滚远点!”

维特和麦基也是不太忖烦,眼中煞气凛然,不善地打量着各族围观者。

附近生命之星的各族族人,脸sè一变,纷纷垂头,默默的如潮水般褪去,一眨眼功夫便走的干干净净。

只有那些鬼獠的扈从,不由自主的从飞鸟战舰聚集过来,一个个急切的看向维特、古沫,yù言又止的想说些什么。

古沫深吸一口气,tǐng翘sūxiōng颤颤的,咬着牙齿,瞪着那麦基,“他到底是谁?”

维特也看向麦基。

“我也不太清楚。”在众人注视下,麦基苦笑摇头,“我在空间夹缝与他偶遇,他救了我两次,这家伽……很可怕,来历颇为神秘,好像和血魔有点渊源。”

“血魔?”古沫、维特等人耸然变sè,心中徒然一沉,愈发觉得事情有点棘手。

附近星域有各大种族,妖族、魔族、冰族都在周边星域活动,暴龙族和孽龙族乃是妖族的至强种族,但血魔则是魔族的巨枭魔头,身份和力量绝不逊sè暴龙族、孽龙族族长,和两族sī交还极好。

血魔乃魔族大尊,在玛琊星域声名赫赫,又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护短的要命。

听说石岩和血魔有渊源,古沫烦躁的要命,下意识的扯着碎发,沉着脸道“真是麻烦!”

“就算是血魔,也没有权利让大人脱离暴龙族!”维特咬着牙,暴躁的嚷嚷,“大人必将会是妖族新贵,未来会是妖族首领之一,大人得了暴龙印,便是我们暴龙族的强者,那小子何德何能,有什么资格让大人臣服?”

古沫赞同的点了点头,语气坚定:“不错!血魔也没有这个权利!”

麦基愣了一下,脸sè古怪的看向两人,“不是我那兄弟让他臣服,是他主动的吧?他自己要求脱离你们暴龙族,并且说了早有约定,我想你们应该和叔伯亲自说清楚。”

“…特脸sè一僵,愣在那儿不答话了。

古沫迟疑了一下,终于将手中一块音石掏了出来,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放松下来,开始和她父亲联系。

麦基和维特都小心翼翼的看向她,神态敬畏,并且主动后退一些距离,以此来表达尊敬。

但两人的目光,却始终不离古沫,认真端详古沫的表情,想知道那暴龙族的族长,会给出怎样的指示。

ps:还有一章正在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