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五章 玄冥和左诗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9 字数:3268 阅读进度:1013/1845

莱纳德是玛琊星域西南一个名为“流云”小势力的头目,源神三重天境界,稍稍触及虚神境门槛。

“流云”的首领乃是一名虚神二重天强者,一直在玛琊星域西南活动,这股势力由收纳的各方势力武者汇聚而成,主要为暗影鬼狱输送一些杂乱武者,从中收取运输的神晶。

暗影鬼狱常年混乱不堪,有许多奇特的矿星,很多矿星无主,玛琊星域西南方修炼奥义的武者,为了得到更好的修炼环境,会冒着危险进入暗影鬼狱。

危机也是机遇,很多人在暗影鬼狱死了,也有人运气不错收集了许多修炼材杵,返回后便发了小财。

莱纳德常年从西南聚集散乱的武者,以战舰开赴暗影鬼狱,来回运输为“流云”赚取神晶,在“流云”中也算是小有名气,算是有点小权力。

大大咧咧站着战舰一角的莱纳德,一双略显**的眼睛,一直在一名腿长的清丽少女身上游弋着,嘴角挂着冷淡的笑容。

他盯着少女许久了,从少女上了他的战舰,他便眼睛一亮,一直伺机勾搭。

可娇憨的少女对他不理不睬,就缩在战舰一角,和那猥琐老者才会时而交流,让莱纳德的满心打算落空。

他虽是“流云”小头目,也不敢用强乱来,只能通过别的手段逼少女就范。

看着少女那一双动人的美腿,莱纳德暗暗吞了吞口水,心里面骚动的厉害目光愈发的火热起来。

“上船之前我们已经缴纳两千神晶,按照约定足够将我们送入暗影鬼狱了,你们现在又索要神晶,这是什么意思?”玄冥脸色难看,红着眼睛怒喝,可底气却稍稍不足,心里也是忐忑不安。

他知道莱纳德的身份“流云”的小头目源神三重天境界的修为,在西南那一块小有名气。

有关莱纳德喜好女色的传闻,玄冥也听说过一些,只是他没有预衙到莱纳德将主意打到了左诗头上。

他和左诗很早便来了玛琊星域,在玛琊星域西南一角矿星上落足玄冥当年在神恩大陆便是妖族九级巅峰,离十级只有一步之遥,玄冥对神恩大陆的认知比大多数人深刻的多。

他极早就在神恩大陆发现了一处祖先留下的传送阵那阵法催动的能量很微弱,只能支撑他和左诗传送成功。左诗身上有他圣祖玄武的血脉他发现后自然极力栽培,也知道神恩大陆即将能量枯竭,连蒙带骗的将左诗从神恩大陆带了出来,来到玛琊星域的西南角。

到了玛琊星域了,玄冥才知道在神恩大陆处于巅峰的他,有多么的渺小才知道高等级的星域有多少强悍的存在。

他们在玛琊星域生活的不是很顺心,甚至称得上艰辛,步步凶险,他带着左诗做过矿工,采摘过药草,一直很小心翼翼的活着,不敢触碰那些强悍的势力。

左诗很争气,资质在他来看简直天下无双,很快就突破到了神王境,并且洞悉了血脉之谜,洞察了圣兽玄武的奥义,让他看到了希望。

前段时间,玄冥无意中在一个小商铺发现一片圣祖玄武的龟壳,仔细询问下,才知道那龟壳是从暗影鬼狱得来的,玄冥当即就兴奋起来,要带左诗来暗影鬼狱,寻找圣祖的躯体,看看能否让左诗得到圣祖最神奥的传承,让境界再次突破一筹。

从玛琊星域西南去暗影鬼狱,路途极为遥远,途中可能凶险重重,他和左诗生活很拮据,没能力购买战舰、战车,在漫长星河航行中,也没有自保的手段。

于是玄冥找到了“流云”将多年积蓄拿出来,花了两千神晶上了莱纳德输送向暗影鬼狱的战舰,希望能够在暗影鬼狱寻到圣祖躯体,给左诗完成关键传承。

从上船那一天,他便发现莱纳德看向左诗的目光有点**,玄冥乃成了精的人物,他明白莱纳德目光的意味,便带着左诗小心翼翼的在战舰一角本分的生活着,从不轻易和人接触,也不敢与人发生冲突,就是希望莱纳德忽略他们,忘记左诗的清丽,避开这一劫。

可惜,莱纳德时常过来问话,三番五次的暗示,暗示让左诗去陪他。

玄冥自然极力维护,因为那一角各种来人很多,莱纳德也不敢放肆的用强给“流云”抹黑,几次无奈的退走。

没想到今天莱纳德终于再次行动,这次当真来者不善,指明他们缴纳的神晶有问题,要他们重新缴纳,玄冥心中明白,知道莱纳德刻意找茬,却有些手足无力,应付的很是艰难。

“你们之前缴纳的两开上品神晶,我们仔细探察讨,很多品质不对——莱绷惠仰着头,

冷漠的说道:“你们再补一千块上品神晶,不然便给我滚下船,给我自生自灭!”

玄冥和左诗所有积蓄凑起来,才勉强缴纳了两千神晶,现在根本没有剩余,如果便这般赶下战舰,没有神晶补充力量,在茫茫星域根本无法生存。

玄冥脸色铁青,“当初我们缴纳神晶之时,你们有专门的人检查,岂会出错?”

“就是出错了。”莱纳德冷笑,旋即神态一松,淡淡说道:“要么你们补全神晶,要么滚下去,嗯,亦或者让小丫头赔我喝喝酒聊聊天,说不定我一高兴,便不给你们计较了。”

“卑鄙下贱的混蛋!我才不会陪你!”左诗小脸威满怒容,叉着腰,脆生生的骂道。

时隔多年,左诗依然娇憨动人,仿佛一朵威开的娇花,肌肤白暂,穿一身紧绷的白色武者服,一双修长美腿动人心魄,紧紧的一闪将她曲线都勾勒出来,俏丽的小脸清纯气息逼人,当真让人怦然心动。

莱纳德嘿嘿笑着,眼睛如毒蛇一般,放肆的在左诗身上游荡着,吞咽了一下口水,“小妹妹,何必呢?和我好好喝酒作乐,便省去在星河内逐渐死亡,怎么看都是你赚到了,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你好好想想吧。”

“我死也不会陪你!”左诗咬外切齿。

船上不单单只是左诗玄冥两人,还有许多各族无根武者,都没有什么背景,大多数境界也不高,真神、神王、源神者居多,所有力量加起来也不足以对抗莱纳德手中的能量。

“流云”有规定,一般输送暗影鬼狱的船上,领头者和护卫的整体力量足以压制所有人才会出发,这就是为了避免那些人会不安分,以力量震慑。

许多不同种族的人,都没有强大背景,不然不会依赖“流光”进入暗影鬼狱,加起来也不是莱纳德对手。

因此,他们明明知道莱纳德的心思,知道他是刻意。难,也都不敢说上一句公道话,只是一脸怜惜的看向左诗、玄冥,心中悲哀的叹息。

“看来你真的想死了!”莱纳德被左诗连番呵斥怒骂,脸色渐渐阴沉起来,“给你们一个时辰时间考虑,时间一到,若是没有让我满意的答复,我会扔你们下船1”

莱纳德冷哼一声,便飞身来到战舰顶端高台上,神情冷冽的居高临下的看着下方,如主宰他们生死的神明。

“小姑娘,如果你们被跑下船,绝对不可能活下去的。”旁边一人轻声劝说,“如果没有足够神晶,那就委屈委屈,能活着……比什么都要重要。”

“是啊,和性命相比,尊严清白什么的不算什么。自己放开一点,好好生存下去,就当枪……被那什么咬了一口吧。”一人话到一半,畏惧的抬头看了一眼,声音放的极低极低,生怕被莱纳德听到。

“先活平来吧,等以后有了机会可能还有报仇的机会。”又一人劝说。

都是苦命的人,一路上同乘一船,他们对左诗都颇有好感,不想见这么一个娇憨的小姑娘被莱纳德糟蹋,可更加不想见到左诗和玄冥被抛下船等死都硬着头皮劝说,希望左诗能够自己看开一点。

“我宁愿死!”左诗脸色坚决,深吸一口气,看向玄冥道:“老头子,我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玄冥铁青着连,忌恨的看着高高在上的莱纳德,咬着牙关,恨恨道:“我们就下船,只要有一线生机,将来总要让这人付出代价!”

可他心里却满是凄凉。

星海无边无际,他妖族十级程度,左诗神王二重天,手中没有神晶补充能量,一旦下船立即需要以神体垩内的能量来维持神体,就算是不遇到能量风暴域外凶险,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如果运气不佳,或许很快便会彻底陨灭。

玄冥忽然有些后悔,后悔不该冲动的将左诗带来此处,如果还在神恩大陆,便是天地能量枯竭,他们还能好好活下去,最多被打落凡尘,消散掉力量罢了。

可现在……

玄冥一脸的绝望无奈。

“不用等他赶了,我们主动下船!”左诗咬了咬牙,恶狠狠的看了莱纳德一眼,便准备从战舰上飞下去。

“你们是什么人?!”

就在此时,战舰另外一角,突然传来“流云”武者的惊呼声,语气很是惶恐不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