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零九章 毁灭奥义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09 字数:3362 阅读进度:1037/1845

冰川石台上,石岩、费兰众人盘膝端坐着,静寂无声。

费兰、莉安娜、卡托、本尼四人,额头血sè印记虹光逐渐黯淡下来,都在将神秘异力收入体内,来增强着力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费兰率先醒转过来,她瞥了一眼本尼,一脸讶然。

本尼神体内毁灭bō动极为明显,像是处于突破的关键时刻,阵阵极为邪恶的能量之光氤氲般将他罩住,人在当中,本尼神体传来啪啪的骨骼清脆声,骨节似乎被重新淬炼着。

又过了一会儿,莉安娜也醒了过来,也皱眉看向本尼。

左诗、玄冥垂着头,默不作声,他们知道在石岩等人身上有着诸多神秘之处,是他俩难以想象的。

石岩随后醒来,淡然一笑,道:“看来我们又多了一名同伴了。”

“卡托这趟力量增强极快,想来要不了多久也将突破了。”莉安娜轻声说道。

费兰点了点头。

本尼和卡托依然沉溺在奇妙意境中,一个周身dàng漾着混乱扭曲之力,一个毁灭bō动明显。

五天时间一瞬便过去了。

卡托默默站了起来,眼睛明亮如电光,咧嘴笑道:“我快了。”他看向石岩,“师兄,你呢?”

“还差些境界体悟,需要一段时间对境界提升。”石岩微微一笑,“不过想来也要不了太久了。”

众人旋即都看向本尼。

本尼神体的bō动逐渐的平复下来,他神情冷静,眉梢略略动着,在众人瞩目下,缓缓苏醒,睁开眼本尼jī动莫名,道:“我突破了!”

众人相视而笑。

“真的没有想到,你们你们竟然也是!”本尼兴奋无比,“我还以为只剩我一个了,看来我并不孤单了。”

“说说你吧。”费兰轻呼一声。

本尼眼神一暗,叹了一口气,道:“我们家族传承毁灭奥义,我先祖曾经为嗜血八扈从之一,执掌我们暗灭星域,在七千年前我先祖从暗灭星域离开,至此消失不见。之后我们暗灭星域便被神族入侵,我们家族被神族血洗,除我之外所有人都被格杀。我在暗灭星域苟延残喘,但最终依然被神族发现踪迹,逼于无奈只能四处逃窜,偶然发现一处破损的空间通道,我便冒险钻了进来,旋即就出现在这暗影鬼狱中又被幽影族发现了动向,被这神族走狗追击……”

曾经无比强大的家族,执掌暗灭星域,最终被神族入侵,整个家族被血洗干净。

这自然不会是愉快的回忆本尼叹息着,脸sèyīn厉,“我早晚会报仇雪恨!”

“你的那一块陨石,蕴藏毁灭奥义,好像是元始级神兵吧?”石岩问话。

本尼愣了一下,旋即将那一块陨石取出,石块内部有一个血sè印记,在他掌心只有拳头大小,和之前的强悍奇妙不可同日而语,“这是我先祖的,应该是元始级神兵,在我先祖消失之后,有一天我在家族禁地修炼,它突然从天外降临,直接落向我手心,将先祖领悟的毁灭奥义一并传承给我。从那天起,我就知道先祖恐怕凶多吉少了。”

顿了一下,本尼继续说道:“据我所知,嗜血八扈从一脉,都有和奥义呼应的神兵。你们……手上没有么?”

费兰、莉安娜、卡托一脸尴尬,干笑着摇头。

“肯定是有的,只是你们未曾得到,应该藏在什么地方。”本尼认真道。

费兰三人不由看向石岩。

“我也不知。”石岩摊开手,满脸无奈,旋即心中一动,暗暗联系血纹戒,想问问清楚。

可惜血纹戒将死亡奥义传承给血魔之后,耗费了不少力量,又重新蛰伏了,并没有给予他回应。

按照戒灵所言,他的记忆依然不完整,不能记得当年的所有事情,或许,等有一天他记忆都补全了,才能给以他们更多指示和帮助,血纹戒乃嗜血八扈从主人遗物,乃极为关键点,可能有着嗜血八扈从八大奥义的至深秘密。

听他说也不知,费兰三人满脸失望。

元始级的神兵,对同属xìng的武者来说,增强的力量不是一点半点,如今三人便有越级挑战之力,一旦将对应的神兵找寻,战斗力绝对会进入新的天地,达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石岩借助于血sè巨盾,以源神三重天境界的修为,能够硬抗虚神三重天杜林一击,单单从这一点便能瞧出神兵价值。

眼见本尼境界最低,却持有相应的毁灭神兵,他们自然会心生羡慕。

“你对嗜血一脉知道多少?”费兰询问。

“嗜血一脉便是我之前说过的,在莽莽宇宙中唯一可以抗衡神族的势力,我先祖便是嗜血八扈从之一,始神三重天之境。我只知道家族一直流传着先祖传说,当年先祖还在暗灭星域之时,神族从来不敢过来,相反,我们暗灭星域还时常侵犯神族领地。据说最为巅峰之时,嗜血一脉攻入过神族所在的古神星域,逼迫的神族十二大家联合应对,依然损失惨重。”

本尼一脸向往,“我们的先辈,曾经极为强势,然而到了我们这个时代,却只能夹着尾巴做人,被神族四处追杀。”

“你可知道那些细节?”石岩又问。

本尼摇头,“有关先祖的说法,都是我爷爷告知我们的,具体情况不明。”迟疑了一下,他道:“你们也都获得传承,难道有关那一战一无所知?”

众人满脸苦笑,都无奈摇头。

本尼讶然,他思量了一下,突然间意识到什么,他猛地看向石岩,道:“你,你和我们不同!刚刚是经过你传承给我们力量的吧?”

石岩点头。

“你,你是……嗜血八扈从主人的传承者?”本尼尖叫起来。

石岩继续点头。

本尼轰然一震,突然变得局促不安,扭扭捏捏的便yù行大礼。

摆摆手,石岩立即阻止了,微笑道:“不要拘泥细枝末节,你以后便称呼我为师兄吧,和卡托一样喊就行了。”

本尼愣了一下,默默点了点头,脸sè颇为怪异,道:“我们家族有个说法,嗜血之主传承一旦留下来,未来嗜血一脉只要成长起来,必将能够压过神族,真正成就大事!”

“哦?”石岩讶然,似笑非笑道:“还有这种说法?”

本尼重重点头,道:“我们家先辈以前说过的,说只要嗜血之主传承不灭,嗜血一脉便能卷壬重来!”

费兰、莉安娜、卡托悚然动容。

“这些暂且不谈,当务之急,是将神族即将入侵yīn谋揭lù出来。幽影族即将贯通进入玛琊星域的通道,还有药器阁大长老左娄为虎作伥,帮助神族将玛琊星域战乱起来。”石岩神态严峻,道:“若要对抗神族的‘阿斯科特’家族,凭我们绝无可能,必须集结整个玛琊星域的各方种族势力!”

众人都默默点头,心情沉重。

石岩沉吟一下,一滴魔血飘向天,魔血成一束血光,朝着某个方向迅速冲去。

“噗哧!”

他嘴角一甜,一口鲜血化成血雾,脸sè略略苍白一分。

他以魔血要确定芙薇的方向,然而芙薇境界高于他,凭魔血窥视遭了反噬力,先伤了自身。

然而他眼睛还是亮了起来,道:“芙薇离我们并不远,她也在暗影鬼狱,药器阁的耳目遍布玛琊星域每一个角落,他们又和左委敌对,借助他们的能量,应该可以让玛琊星域各方势力各大种族都知道神族即将入侵的消息”

“师兄,那药器阁的扎锋对我们并不友善,你还要见他们么?”卡托有些不情不愿。

“此一时彼一时,扎锋身为药器阁长老,自当知道神族入侵的严峻着脸,石岩深吸一口气,“我们只要将消息透lù出去便可,之后立即离去,不用看他们脸sè。”

费兰、莉安娜默默点头。

众人调整了一下,旋即从这矿星冰晶地底出来,朝着他感知的方向飞逝而去。

暗影鬼狱一个荒寂苍茫的生命之星上。

一艘艘战舰停泊在山林间,仿佛匍匐在地的凶兽,在那战舰环伺中央,有一片辽阔湖泊,湖水潺潺,不时有一艘艘战舰在湖中进进出出。

这是药器阁在暗影鬼狱的一处据点,湖水直通地底,内部世界更加的宽敞奇妙,别有洞天。

湖泊一处玉石堆砌的石台上,一行药器阁高层在等候着什么,芙薇、扎锋赫然在列。

“那夏心妍乃是暗影鬼狱战盟的佼佼者,统领战盟一部,奥义极为精妙,深得战盟盟主器重。在暗影鬼狱中,战盟是唯一能抗衡幽影族的势力,大长老左娄和幽影族合作,我们便暗中支持战盟,将大长老的爪牙狠狠冲击!”跋锋寒着脸,声音yīn沉的说道。

芙薇黛眉深锁,“那夏心妍在百年前突然出现暗影鬼狱,在她到来的那一天便得到战盟之主的青睐,短短时间在战盟打下一片天地,隐隐成了战盟的代言人,可她……好像也并不是我们玛琊星域之人吧?”

“这一点不用多管。”扎锋摆摆手,“只要知道战盟是我们玛琊星域的本土势力就行,她一会儿就要来了,注意不要谈她域外来人身份的事情,免得惹得她不快。”

芙薇无奈点了点头。!。